《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第20章 天地玄空

作者:马荣成

原来,石奴像内并没有什么千神劫的秘密,石奴像根本便不是一个收藏千神劫秘密的地方!

而仅是一个机关枢纽!

故当步惊云与聂风合使的摩诃无量将石奴像破为粉碎之时,亦同时触动了石奴像这个机关抠钮,他门在同一时间听见的那道“轰”然巨响,便是机关发动的响声!

可是,步惊云与聂风造梦也没想过,他们触动了的机关会在他们身后发动!

而当二人回首一望的时候,更难以想像于此短短的瞬息之间,他们身后已变为……

如斯模样!

赫见在步惊云与聂风身后的巨湖湖面,不知何时,竟冒起一个巨大无比的——

石佛!

这尊石佛之巨,仅是佛像之头,便已高与人齐,可想而知,这尊石佛纵然盘膝而坐,少说也有十多丈高!

但这尊佛像之巨大,还不是令步惊云与聂风讶然的主要原因!他俩讶然,是因为当佛像从湖里冒出之时,湖水不断从佛顶向下流泻,流经佛像两眼的时候,仿佛在佛眼之下狠狠划下两行眼泪!

仿佛,这大佛也在为操控千仰劫的秘密快将被人得到而落泪!

为人间快将遭受千神之劫的蹂躏而落泪!

然而,为何这尊巨佛甫从湖面冒出,千神劫的秘密便会快被人得到?

步惊云与聂风很快便发现了原因!

原因,就在置放于大佛掌上的一件物事!

天……!步惊云与聂风赫然发现,这尊大佛的掌上竟置放着一个长约尺余、阔约半尺的水晶匣子!

而在这个晶莹剔透的水晶匣子之内,正藏着一件令步惊云与聂风感到莫名其妙的物事。

那是一卷东西!

一卷似是字画的东西!

啊……,这卷似是字画的东西,难道便是那卷得之便可看见自己想看得天地真相、甚至可看见如何控制千神劫灭绝神州。

无,字,天……

书?

对!此刻置于巨佛掌心的那卷物事,正是神行太保一直希望得到的“无字天书”!

想不到,这卷操控千神劫的秘密,终于在步惊云后悔聂风误打误撞之下,再度出现人间!

只不知,无字天书这次“出水”再现人间,会否真的会为人间带来一场……

千神之劫?

遽见这卷无字天书与巨佛冒水而出,步惊云与聂风只感到莫名其妙,缘于二人只知守劫门内藏着足可操控千神之劫的秘密,却从没听闻大禹与那卷无字天书的事迹。

惟是,这卷无字天画既然以水晶匣子藏着,再置放于巨佛掌上、步惊云与聂风亦心知它非比寻常,聂风已即时对步惊云道:

“云师兄,我们触动杉后便出现这尊巨佛,巨佛掌上的那卷字卷,恐怕……异常重要,不知会否与操控千神劫的秘密有关?”

其实不单聂风如此认为,步惊云亦是同一想法!不过他还未及回应聂风,偌大的洞内却赫然响起一个冷冷的声音,一字一字的道:

“不愧是名动江湖的风神腿聂风!你果然如江湖人所传的一样——智勇双全!”

“不错!你猜得一点不错!那卷东西确是一卷关紧着千神秘密的物事,也是我一直想得到、用以控制千神劫的……”

“无!字!天!书!”

“而此时此刻,这卷无字天书……”

“亦已是本座的囊中之物了!”

“哈哈哈哈……”

无字……天书?

骤闻这个冷而张狂的声音,步惊云与聂风不期然两面相觑,二人至此方才知道佛掌上的那卷物事唤作无字天书,而这个冷而张狂的声音。

正是神行太保的声音!

他,原来也一直在洞内?

赫听“隆”的一声震天价响!只见那十数块从洞顶落下的万斤巨石,忽尔悉数爆开,在漫天砂石横飞之间,一条人影已如电射出!

步惊云与聂风万料不到,神行太保原来一直在那万斤巨石堆中匿藏!他的修为,居然已可随意收摄自己身上的强者气息,瞒过风云!

但,神行太保修为的利害似乎犹不止于此!他期实不仅将自己的强者气息隐藏,他,还把另一个人的气息亦一并隐藏!而这个人正是……

此刻被他一同挟着电时而出的一雪缘!

“缘?”步惊云与聂风不虞巨石堆中不但射出神行太保的身影,还同时射出雪缘!

但见雪缘此刻正被神行太保挟在怀内,咀角源源渗出鲜血,显然已身受重伤!

而从巨石堆中飞出的神行太保此时已身在半空之中,格格笑道:

“步惊云聂风!多谢你们为本座破了那石奴像的无形剑气,令我省回不少工夫!为了感激你们助我更快得到那卷无字天书,我神行太保如今就……”

“送你们一个大礼!”

大礼?

是的!确是一个大礼!只见身在半空的神行太保,霍地将挟在自己怀内的雪缘重劲一掷,居然将已受创不轻的她摔向十丈外的洞壁!而神行太保自己,则已身如雷动,直向佛掌上的无字天书扑去!

“雪——”

“缘!”

步惊云与聂风当下心知不妙;神行太保将雪缘如此一抛,看似稀松平常,惟私下已暗连其神天极的无比功力,已受创不轻的雪缘于半空之中,根本无法遏止自己撞向洞壁之势,势必被摔至粉身碎骨!

而神行太保这一着亦是一招极利害的杀着!无非是要逼步惊云与聂风飞身抢救雪缘,而无法与他一起抢夺天书!

雪缘似乎也洞悉神行太保这一着,故较旱前与神行太保同归于尽的一招尽管已令她重创不堪,她还是鼓尽全力高呼:

“惊……云!聂风!你们不用……理我!……制止他拿卷……天书!否则……”

“一切都将……来不不及了!”

是的!若步惊云与聂风此刻犹不动身阻神行太保,天书势必落在神行太保手中,那时千神之劫便会被他的魔掌带来人间!

可是糟的还是,若他俩犹不动身制止雪缘撞向洞壁,便真的来不及救她了!难道真的要他俩干睁着眼,看着雪级在他们眼前身死心死?

再者,即命名步惊云与聂风分头行事,一个往救雪缘,一个往阻神行大保,这个方法亦未必可以成事!只因瞧雪缘此刻撞向洞壁的势道,以风云其中一人之力;亦绝对无法可以阻遏,除非二人合力……

可以这样说,神行太保这一着确实“弄”尽人心!他要步惊云与聂风在这瞬息之间犹豫不决!

但,神行太保还是低估了一个人的心!

死神的心!

死神,并没在选择天书与雪缘之间犹豫不决!

他甫见雪缘被重摔向洞壁,已经想也不想,毫不犹豫地飞身扑向雪缘!

只因死神从来都未有想过,自己会是那种救万民于水火的——人!

若给神州苍生与自己最亲的人让他选择,他一定会——

先救自己的人!

“蓬”的一声!步惊云已当机立断,如一头巨幅般扑向雪缘,他身畔的聂风不由一愕:

“云师兄……?”

然而,聂风虽然为步惊云放弃阻止神行太保夺得天书决定而微微诧异,惟为步惊云不惜一切先救雪缘而暗暗感动!

毕竟,雪缘曾倾尽自己的生命、心力深爱步惊云一场,即使步惊云今日已再记不起对她的爱,却仍如此为她蒙上不顾苍生的罪名,总算她爱得不在了……

故此时此刻,纵然聂风亦很想救神州苍生,然而他亦心知非与步惊云先救雪缘不可!若真的要夺回天收,唯有在救回雪缘之后再作打算!

他也不想看着他的云师兄,与他敬重的雪缘一从此阴阳相隔!

一念及此,聂风也是身随心动,“伏”的一声紧随步惊云身手,以他独步武林的快绝轻功,他甚至与步惊云——“后发同至”!

但听“噗噗”两声!步惊云与聂风已及时追上还距数步例要撞上洞壁的雪缘,二人更同时出手各自紧搭雪缘左右两肩,合二人之力险险将她的冲势遏止!

雪缘险死还生,惊魂未定,却已满脸愧色的沉吟道:

“想……不到,今日竟……为了救我……而令你们……阻不了神行太保夺那……卷天书……”

“一切,都是我不……好!”

雪缘虽是声声自责,惟步惊云却直视着她的眼睛,他看着她,无比坚定的道:

“你——”

“错了!”

“不好的——”

“一直是我!”

“一直都因为步惊云这三个字……”

“误了所有人!”

“也误了……”

“你!”

是的!追源溯始,当初最早最早的时候,一切承她爱步惊云而起,是她对他的爱累了她,陈陈相因,今日也因为他不能干睁着眼看曾痴心爱他的她就这样死去,而背负上不顾苍生这个“千古罪人”之名……

然而于步惊云来说,“千古罪人”之名又何足俱?他早已背上人见人怕的“死神”恶名,不介意再多背负一个臭名,他根本对一切毫不在乎:

如今,他只在乎能否再对得起!她!

“惊……云……”雪缘乍步惊云如此说,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但能够得一个男人为自己如此坚侍,两行珠泪,已经情不自禁划下她的面庞!

只是、聂风虽然也为步惊云的坚持而感动,他依然相当顾虑神行太保会否得到那卷天书、就在此电光火石之间,他同时回首一望,只见在彼端的冲行太保,赫然已经掠至巨湖中央的佛掌之上!

天啊!只要他伸手一抓,便已可将天书到手!

说时迟那时快!神行太保已一面送出右掌抓向天书,一面仰天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无字天书!千神之劫!今日你们统统都要落在我神行太保手上!”

“由今日始,本座便可以千神之劫令中原天下大乱.将万里神州置之死地,最后本座才乘乱势而起,再让中土在我手上重生!”

“如今我体内更有可令人长生不死的移天神诀,本座,即将会成为浩瀚神州永生永世的——皇!”

“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传说这卷天书可以尽览大地之间所有事物,只要天书到手,神行太保便可掌握控制千神之劫降临人间的方法,那时候,他的野心与霸慾势必轻易能偿!

然而,尽管天书己势将到手,神行太保却未免笑得太早了!

他应该待自己真正将天书握在手上才笑!

就在天书快要被他抓在乎上的时候,一条物事霍地“嗤”一声。由远弗至,按着又是“噗”的的一声……

天……!眼看神行太保快要到下的天书,竟在这电光火石间,被这条物事一卷而起!瞧真一点,这条物事不是绳不是线不是丝……

而是一条青练!

神母的青练!

啊……!

就连神母终地赶来了?

变生肘腑!就连步惊云、聂风及雪缘亦意料不到,神母竟会在此时此刻突然出现,已还于此关键时刻将天书弄到手!

雪缘本以为上次神母在雪地失踪之后,已经凶多吉少,因此骤见她此刻安然无恙,不由喜形于色,低呼道:

“神……母?啊……?神母你无恙就好……了!”

不单雪缘,就连步惊云与聂风再见神母出现,眼神似亦如释重负一样;此时神母已然将青练卷回的天书紧接在手上,但听她对他们道:

“你们不用操心!只要我们一日尚在,我神母也一样不会如此轻易死的,我,一定会长伴你们左右,因为,你们全都是我神母今生今世都忘不了的……

“孩子!”

神母此言一出,此刻犹站在佛掌上的神行太保却霍地语音一沉,冰冷无比的吐出儿句话:

“是吗?”

“神母!你这个神最讨厌的贱人,我神行太保本来也想姑且放你一马,可惜你三番四次与我作对,坏我好事,今日我再饶不得你!”

神母也冷冷回他一句:

“如果我神母是一个如此容易屈服的人,当日就不会与雪缘一起背叛神!我既然连神也不怕,难道就会怕你这个神的‘替代品’——神行太保?”

神的替代品?

神母为何突然会说神行太保是“神”的替代品,替代品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只知道神母此言一出,神行太保的身子陡地微微生震,似被神母说中他的痛处,他忽然笑道:

“呵呵!好一个神母!你居然已知道我是神的替代品,那你已经知道我的真正面目了?”

神母正待回答,谁知此时另一边的聂风猝然插咀道:

“不错!那次你将我轰进水内,我在无意中瞥见你在纱帽下的真正面目,我早已知道你是谁,更已将你的真面目告诉神母!”

神行太保道:

“好!既然你俩已知道我的真正面目,那我也不用再遮遮掩掩,就让步惊与雪缘也一并知道我是谁,让他们也吃一惊吧!”

“步惊云雪缘!你俩可仔细看清楚了!我神行太保其实……”

一语至此,神行太保斗地将自己纱帽下的薄纱一掀,接着再一字一字吐出一个骇人异常的答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天地玄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