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第21章 风云际会

作者:马荣成

  神母到底还要送神行太保什么厚礼?

  不知道!只知道神母说话之间,本来理应要极力挣脱神行太保“天地玄空”制肘的

她,反而自己再加把劲,竟奋身顺势向近在五尺之内的神行太保疾扑过去!

  “哦?神母到底要干什么?”聂风骤见神母此番反常举动,当场一愕!步惊云亦不

明所以!只有雪缘……

  她乎方明白神母在于什么!但见她猝地面如死灰,震惊得脱声高呼:

  “啊……?”

  “是……血雷?”

  “神母她……吞了“神”的……血雷?”

  “啊……?她也要和神行太保……”

  “同?归?于?尽?”

  什么?神母也像雪缘适才一样,早已抱求死之心,为残灭神行太保,不惜与其同归

于尽?

  但,到底什么是……血雷?

  原来,血雷是当年神所创的一种致命暗器!这种致命暗器并没有锋利的刀刃,也没

有锐的剑锋,这种致命暗器根本就不能列为正统暗器!

  国灰血雷这种暗器,其实是——人的身躯!

  所谓血雷,实是一颗血红色的丹葯,但这颗丹葯内蕴含一种奇异火葯,是当年十殿

阎罗盂元师在未洞悉神的丑恶野心前,为神所炼!

  只要任何人服下血雷,血雷中的奇异火葯便会为人的鲜血吸纳,迅即遍走全身血液,

那时,那人的血内亦将会有那种奇异火葯,故而整个人犹如一颗活生生的雷火弹,只要

冲向对手,无论对手如何抵挡,亦势必会引爆服下血雷者体内的血;而一个人顺需服下

一颗血雷,若血雷真的在其体内爆发,一颗血雷的毁灭力已足够夷平一个十丈高的山丘,

爆炸力可谓异常骇人!

  眼见神母反向神行太保主动狂冲过去,雪缘益发肯定神母已眼下血雷!这种血雷,

当年神无论如何也并没传给雪缘及神母,神母今番能得血,想必是当日从搜神宫深处寻

得,直至如今才不惜用以和神行太保玉石俱焚!

  可是,雪缘即使已可肯定神母所使的是血雷,但眼前神母已冲至神行太保跟前咫尺,

雪缘自己却早被神行太保震出丈外,她根本来不及阻止神母冲向神行太保,她只能高呼:

  “不——!”

  “神母!”

  “求你不要!”

  “你不要这样——”

  步惊云与聂风乍闻雪缘的高呼亦心知不妙,然而二人此刻距神母亦足有一丈,也是

来不及阻止神母了!

  但最诧异的还是神行太保!他本已预期天书快将到手,却不虞神母竟会突然向他主

动狂冲,自行送上门来,这根本不合情理!电光火石之间,他亦猜知神母一定有诈,只

是神母于候忽间己冲至其面前,神行太保终于眉毛一扬……

  他亦不顾一切,挺掌便挡!

  “神——”

  “母!”

  雪缘惊呼!高呼!急呼!急得两行眼泪亦掉下来,而此时神行太保的劲掌已经一把

劈在神母右肩之上……

  偌大的洞内,当场爆出一声“隆”然巨响!

  天……!爆发了!神母体内的血雷终于爆发了!

  只不知,神母这次不惜粉身碎骨……

  又能否如她所愿,令神行大保与她一起同归于尽?

  粉身碎骨?

  不!

  不!

  不!

  当那声“隆”然巨响过后,步惊云、聂风及雪缘赫然发现,神行太保并没如神母预

期般粉身碎骨!

  他还是如泰山一样屹立!就连半点衣袂也没有被炸碎的痕迹!

  可怕!血雷的威力已足可夷平一个十丈高的山丘,但神行太保竟仍可如此完整无缺,

好深不可测的神天极功力!

  但更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是,满以为神母以身作为血雷,即命名如今无法轰毙神行

太保,她自身亦必粉身碎骨,然而步惊云等人在巨响过后定神一看,赫然发现,原来神

母亦未有——

  死!

  神母竟和神行太保一样,奇迹地并未粉身碎骨,步惊云,聂风及雪缘固然感到无比

高兴,惟亦不明所以!

  只是,神母虽并未粉身碎骨,源源鲜血已不断自其面具之下溢出,可知在其面具下

的脸,恐怕已——七窍流血!

  但听神行太保已邪厘邪气的笑道:

  “好一个锐不可挡的神母!你为阻我得到天书,实在不遗余力!不遗余‘命’!可

惜,你适才所使的血雷之虽然破坏力惊人,但比诸我的神天极……”

  “你简直就像一个只懂横冲直撞的小娃娃!我单一掌,便可将你血内的血雷威力压

下,只令它在你的体内爆发!”

  “如今,你毁然炸我不成,是不是感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已被自己体内的血霄炸得肝

胆慾裂呀?呵呵呵呵……”

  不错!神母此刻真的肝胆慾裂!她五内痛得连哼一声的力量也没有!赫见已鲜血如

注的她,面具之内忽又传出“噗嗤”一声1无数血柱突然自其面具的罐隙狂喷而出,登时

血花铺天,情况相当凄厉!

  同一时间,神母身子一软,人已向湖心堕下,一直紧执天书的手亦当下一松,天书

已脱手飞出丈外!

  神行要欣喜若狂,当场放声长笑道:

  “呵呵!神母你这贱人终于再支持不住了?今日天书终于也落在本座手上了!”

  语声方歇,神行太保已再不顾神母死活,身形电射而出,直攫半空中的天书!

  “神——母!”

  雪缘狂叫狂呼,无论她自向原伤势如何严重,当下亦鼓尽全力扑向神母,但她纵然

已快,还快不过一个人!

  不哭死神步惊云!

  只因一直潜藏死神体内的摩诃无量早前已被引发,以他目前力量,当然可比仅贞五

成移大神诀的雪缘快!

  “唆”的一声!步惊六的人己如一根黑箭般“后发先至”,“伏”的一声已接着正

堕向湖面的神母,只见神母已奄奄一息,命在毫发;此时雪缘亦已掠至,步惊云却突然

对她道:

  “神母一”

  “就由我来救活!”

  “你一”

  “快助聂风!”

  快助……聂风?

  雪缘闻言,一时间不明为河要助聂风,回首一望,即时看见一幕情景!

  原来,适才神母于堕湖前脱手飞出的天书,神行太保本以为已是自己囊之之物,只

用步惊云既然急于救回神母:一定无法两方兼顾,与他一起争夺天书!

  谁知,聂风反应之快,亦大大出乎神行太保意料之外!就在步惊云扑出抢救神母同

时,聂风亦即时知道自己眼前要务,便是必须在步惊云抢救神母之际,尽自己最快的速

度……

  阻止神行太保夺得天书!

  而聂风身法之快,亦绝对不能小觑!神行太保本以为如今在洞内的所有人,没有一

个可以再比他快!

  可是他错了!

  聂风!永远遇快……

  更快!

  蓬”的一声!就在神行太保快将攫着天书刹那,一条如刀劲腿,赫然向其掌背疾扫!

  神行太保斜目一瞄,只见劲腿扫近的人,竟是聂风,当下冷哼一声,反手一抓,便

慾抓着聂风的腿将其摔开!

  讵料“霍”的一声,这一爪居然落空!原来聂风这一腿志不在扫中神行太保掌背,

电光火石问,他突然腿势一转,反而扫中那卷仍在半空的天书,又是“噗”的一声,当

场便将天书扫得冲天而起,直上二十丈之高!

  神行太保不由冷笑:

  “聂风!想不到上次与你交手,你还未有今次之快!你居然遇快愈快!好!你总算

没令本座失望!总算还是一个值得我神行太保一杀的对手!”

  “只要假以时日,你绝对有资格与我们神族中的奇材争一日长短!”

  聂风直视神行太保,正色道:

  “我聂风从不刻意与任保人争一日长短!一直以来我也只是干自己就应干的事!干

一个人份所应为之为!正如今日!”

  “若非你誓要夺得那天书控制千神之劫,我根本便不想与你周旋下去!但你却坚持

要干这件祸延神州苍生的事,我聂风,亦一定……

  “奉陪到底!”

  神行太保狂笑道:

  “好!那我们今日就看看谁先得到那卷天书!谁可以坚持到底!”

  语声方歇,神行太保已纵身而起,直向已开始从半空落下的天书扑去!他不先行对

付聂风,全由于他知道眼前形势,还是尽快将天书抢到手为佳!

  聂风当然亦不会如此轻易让神行太保得逞,就在神行太保纵身而起同时,聂风亦飞

身而上,身法之快之劲,绝不比神行大保逊色!

  然而,二人这次全神在速度上龙争虎斗,似乎完全忽略了一个人;

  正当二人已纵上十丈之高的时候,一条人影突从横里杀出,“拍”的一声!赫然已

将还距二人数丈的天书……

  紧执在手!

  神行太保与聂风当场一怔!只因这个已将天书紧执在手的人,原应是一个不该比他

俩更快的人!此人已身受重伤,绝不可能比二人更快!

  只是,此人能比二人先得天书,全于在神行大保与聂风说话之间,此人已从另一个

方向更早动身,故才会从横里抢得天书!

  而这个从横里抢得天书在手的人不是别人,正是——

  雪!

  缘!

  “雪缘……姑娘?”

  眼见雪缘已经天书在手,聂风固然喜形于色,但神行太保却是勃然变色,铁青着脸

暴叫:

  “好!”

  “你这贱人三番四次和聂风坏我好事!我神行太保今日再不饶你!”

  “你们,今日统统都要给我!”

  “死!”

  死字乍出,神行太保浑身上下复散发一股红光!显而易见,他又再次催连他的不世

神功“神天极”,誓要将聂风与雪缘置诸死地……

  这边,步惊云已挟着奄奄一息的神母落到湖边,不由分说,第一时间已用双掌抵着

她的背门,以求尽快用真气,将她被血雷轰得“天翻地覆”的五内平伏!

  诅料双掌甫抵神母背门,沉冷的死神当场微微动容!

  除了死人,他从未见过一个人的心脉会虚弱如斯,虚弱得凡已心脉停顿,此刻的神

母,简直已和一个死人无异!

  “没……有……用……的……”神母于濒死之间感到步惊云慾以真气救她,纵已陷

于昏沉,她仍是鼓起一口余气,若断若续的道:

  “我……的……心脉……已被……血雷……完全……轰碎,你……根本……救不……

了……我……”

  “惊……云,我……的……孩……子,你……还是……省回……这……点……内力,

一会……全力……再战……神……行……太……保……吧……”

  眼见神母濒死在即,却依然为他设想,步惊云的冷面暗泛铁青,一股不忿苍天要这

女子如此死去的铁青,他蓦地沉沉的道:

  “神——”

  “母,”

  “你一”

  “不准再说话,”

  “好好一”

  “让我救你!”

  死神的语气似是带着命令的口吻,惟神母素知不再是阿铁的死神脾性,向来都是外

冷内热,他不准她说后,全是为了要她多活一口气,好让他能再多想一刻,设法助她继

续活命!

  他纵然已记不起当日神母化身成为其母的回忆,但,死神还有一颗深藏在冷面背后,

本能地对神母好的一片孝心……

  可是,神母尽管明白步惊云此举是一心为了她好,她还是若断若续地道:

  “但……,我……如今……的……伤……势,一……般……真……气……对……我……

来……说……已……返魂……乏……术……”

  “孩……子,罢……了、你……就……放……弃……我……神……母……吧……”

  “我……实在……不想……再连累……你,你应该……和雪缘……再……好好……

共度……一生……”

  步惊云的语气却是坚定如故,其实事情一开始,死神的立场与语气还是从无改变,

但听他斩钉截铁的道:

  “我——”

  “步惊云一生!”

  “已错过了一个对我最好的义父!”

  “由那时开始,”

  “我曾在心中暗暗发誓,”

  “今生再不会错过一”

  “真正为我的人!”

  “今日——”

  “我不但不能撇下‘她’!”

  “也不能撇下你——神母!”

  “我偏不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风云际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