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第22章 我心不死

作者:马荣成

  血,大部象徽“失败”!

  只有战败的人,才会流更多的“血”!

  此刻,守劫门内的世界在风云与神行太保霹雳硬碰过后,铺天盖地都是“血化”,

瞧真一点,那赫然是风、云……

  “中”!

  啊?难道步惊云与聂风合一的摩诃无量,已经败了?

  不知道!只知道步惊云在强地与聂风使出摩诃无量之后,他吞下的二颗血雷,已在

他血内完全迸发,即使神行太保的“极刀”未有伤他,三颗血雷的爆发力在摩诃无量使

出之时,已同时将步惊云五脏六腑轰个“天翻地覆”,浑身筋脉狂迸鲜血!

  血雷爆发过后,他的人更像失去了全身力量似的,颓然向下急坠!

  他与聂风,真的败了?

  不!他们并没有——败!

  只因步惊云与聂风的血花虽然满天弥漫,但他们所流的血,却并非最多的血!这一

战流血最多的人,竟是——他!

  神行太保!

  赫见已落在巨湖彼端的神行太保,全身肌肤竟已被适才的摩诃无量逼至全部爆开,

他浑身上下俨如一个血人,甚至整个湖的湖水,亦染满了他的鲜血,于顷刻间化为一个

血湖!

  但更可怕的是,他本来拥有无敌力量的双手,赫然“噗”的一声……

  齐肩断开!

  更“咚咚”两声堕到湖水之中!

  天……!原来这一战是……神行太保败了?

  不错!真的是神行太保败了!而且他还败得——很惨!

  只见神行太保不但双臂断开跌到湖内,甚至他脸上的鼻子、双耳亦像被刀削开似的,

纷纷离体脱落,情况极度诡异惨烈!

  却原来,适才神行太保以“极刀”与风云的摩诃无量硬拼,一拼之下,他的神天极

与神所创的摩诃无量优劣立判!若以其神天极胜过风云其中单独一个的摩诃无量尚可……

  但若二人台壁,神天极便……

  可是神行太保更万料不到,他的神天极不但未能匹敌风云合壁的摩诃无量,他锋利

无比的“极刀”刀气,更反被摩诃无量硬生生逼回自己体内,向自己的躯体不断切割!

  顷刻之间,不但神行太保的双臂耳鼻跌到水中,甚至他的咽喉亦崭露刀痕!啊……?

他的咽喉……看来亦即将会断开?他将会撤底的败了?也完了?

  是的!只要咽喉一断,身首异处的神行太保即使已身负神的移天神诀,亦绝对返魂

乏术,可是……

  好一个无比阴险恶毒的神行太保!自己即使已败了,也完了,却犹在死前一刻仰天

狂嚎:

  “妈……的!我……怎可能……会……败?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我……

不可能……会败!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即使我……败了,我也要……你们所有人……”

  “陪我一起……”

  “堕……进……地……狱!”

  “吼——”

  就在神行太保断颈前的一刻,他霍地鼓尽他毕生神天极的力量使出他的最后一式—

  “极”“恶!”“地!”“狱!”

  霎时之间,他的咽喉终于齐口断开,甚至他的整个躯亦同时爆开,这妄想为人间带

来浩劫的混世魔君已完了!然而在他命绝同时,他豁尽生命所使的最后一式“极恶地狱”,

亦陡地迸发!

  “轰隆”一声撕裂天地似的雷响!这股“极恶地狱”的力量竟劲如旋风,当场在满

湖血红湖水内掀起一个巨大无比的漩涡,漩涡如赞,当场赞破湖底,最可怕的还是,原

来湖底之下并无实土,湖底一破,下面竟是一个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真是名副其实的

极恶地狱……

  而巨湖的湖水更飞快如漩涡一般,不断向这万丈深渊涌去,而湖水旋转时所带动的

气流,亦不断将山洞内的所有物事卷进深渊之中……

  更何况是已完全力尽、本来正向下堕地——步惊云!

  就在聂风险险落到湖畔之际,他赫然发现,因血雷迸发而弄至浑身重创乏力的云师

兄,竟已被深渊的强大气旋吸个正着,正在急速向万丈深渊直飞下去……

  天!想不到神行太保这个极度邪恶的强者,即使连死也要如此自私邪恶,他真的要

死神为他——陪葬!

  “云——师——兄——”

  变生肘腑!聂风当下心知不妙,即时已如一阵惊风扑出,企图在步惊云还未堕至破

开的湖底之前一把拉回他!

  总算聂风身手比声音犹快,“嗖”的一声!他已及时一手抓着步惊云的手,方发觉

他的云师兄原来以血雷迸发摩诃无量之后,掌底真的已难运半分内力,但聂风心这还不

打紧,因为他在使出摩诃无量之后,犹有他自身所习的内力,此刻既已握着步惊云的手,

他便有信心可在下堕时抓着巨湖的湖壁,可免一同堕向湖底下的万丈深渊……

  可是,聂风这回的估计却是大错特错了!他满以为他可以抓着湖壁,但此时方才发

觉,湖水漩涡所带动的吸力实在非常强大,他根本无法抓着洞壁,便与步惊云一起被深

渊的气旋强吸下去!

  步惊云纵已全身乏力,惟眼见聂风如此舍命相救,当下沉声道:

  “聂……”

  “风!”

  “你别理我!”

  “乘如今还来得及,”

  “快踏我而上!”

  “以你轻功……”

  “一定可回地上!”

  聂风虽已和步惊云一起急速下堕,惟在此生死一发问竟重重摇首道:

  “不行!云师兄!我聂风偏不信像欠这样的人会和那神行太保一起葬身于此!你虽

然冷酷,却只是外冷内热!我一定要帮你再次回到雪缘姑娘身边!”

  聂风的仁义之风向来都为步惊云暗暗欣赏,惟骤闻聂风为了成全自己而不顾性命,

死神再冷,亦陡地微微动容,而就在此时,二人的生望却突然来了!

  生望,是一条——青练……

  是神母!神母于此千钧一发间,手中青练已劲射而出,当场已“霍”的一声牢牢卷

着聂风的手,且还同时高呼:

  “惊云!聂风!我来助你……”

  可是,神母虽已及时以青练卷着聂风的手,但她和聂风都犯上同一错误!

  她,太低估了那万丈深渊气旋所生的吸力!

  赫听“蓬”的一道破风之声!在气旋的强大吸力与及步惊云风的急速下堕刀下,神

母竟亦连人带着青练,与他俩一起向下堕去!啊!就连神母也堕向深渊?那……

  步惊云与聂风能回到湖面的生望岂非更为渺茫?

  是的!三人的生望确是相当渺茫,但并未完全……

  绝望!

  就在他们三人快要飞越破开的湖底,直向湖底深渊堕下的刹那之间,一条人影,突

然以她毕生最快最尽的身法,“嗤”的一声追过下堕着的三人,这个人不是别人……

  正是雪缘!

  “雪——缘?”步惊云、聂风与神母骤见雪缘,当场一惊,只因为此刻的雪缘竟她

最快的身手追上他们,但她亦已在气旋的吸力范围之内,她自己此时亦已自身难保,更

逞可救他们!

  然而万料不到的是,雪缘似乎并没有想过自救,她只是一心要救他们!

  赫又听“蓬”的一声!雪缘不但已追上他门,甚至已超越他们,比他们堕得更深!

  “孩子,你要干……什么?”神母骤见雪缘如此,不禁骇然问!

  但听已落在他们三人之下的雪缘却苦苦一笑,道:

  “神母!我……”

  “要将你们轰回地上!”

  什……么?雪缘要将他们三个轰回地上?但听雪缘此言一出,本已伤势不轻的她蓦

然紧咬银牙,双掌一送,一股径阔一丈的白色气团已暴绽而出,这白色气团更劲射而上,

当场与步惊云三人碰个正着!“波”的一声!赫然将三人向地面的方向推上!

  啊?这股白色气团,显然便是雪缘移天神诀的功力!她,原来是豁尽自己体内仅余

的五成神诀,将三人硬送上去!

  可是,任雪缘已耗尽全力,深渊气旋的吸力还是太大,三人虽然被劲送而上,惟仅

被送上丈高之后,冲势已然放缓,幸而神母眼明手快,阵地鼓尽全力一抓,终给她抓着

其中一堵湖壁的凸出之处,三人的堕势方才遏止!

  而本已软弱无力的步惊云,也不知他突然何来如此力量,竟也在电光火石间一手紧

捉下堕中的雪缘的手,霎时之间,神母右手抓着湖壁,左手执着青练,聂风则右手执着

左手!顷刻之间,四人就这样互相紧扣,挂在深渊之上,暂时幸免堕进万丈深渊之中!

  只是,深渊气旋的吸力虽在逐渐灭弱,惟仍相当强劲,而神母的青练始终只是一根

丝索,在不堪负荷步惊云、聂风、雪缘三人身重之下,已开始传出“裂勒”之声,似会

随时断为两截!

  雪缘眼见神母的青练快要断裂,当下高声对步惊云道:

  “阿……铁,不……!惊云!神母的青人可负荷你和聂风,不能同时承担三……人,

你……快放开我吧!否则青练一断,你将会……”

  雪缘虽是异常关心步惊云,惟她话未说完,步惊云已斩钉截铁的道:

  “不!”

  “我——绝不会放手!”

  “我,已负你太多!”

  “决不会再抛下你!”

  “你,可知我此行……”

  “本为告诉你一句话?”

  是了!死神这次万水千山来寻雪缘,本为对她说一句话!雪缘、聂风、神母闻言尽

皆一愕!因如今已在生死关头,步惊云却竟还有闲情要说这句话,这句,一定是一句相

当重要的话……

  未待雪缘回答也未待聂风神母相问,步惊云已在这万丈深渊的半空之中,定定看着

雪缘,一字一字的告诉她道:

  “我——此行是想告诉你……”

  “无论我记得从前与否,”

  “你,始终还是一个,值得我敬重胸妻子!”

  “我虽然已记不起你,”

  “但对你的感觉还没有——变!”

  “你,永远是我步惊云的——……”

  “妻子!”

  “所以你若要死……”

  “我就与你——”

  “一起死!”此言一出,雪缘当场听得呆住了,也听得痴了,她不由痴痴的看着他……

  其实,步惊云本来已因血雷伤得浑身乏力,此时实在不知他那来的力量、紧紧捉着

雪缘的手不放!可能是因为他誓死不再抛下雪缘的意志,才会有这股莫名蛮力!

  这还是他回复步惊云的身份后,第一次如斯用“心”、用“力”用尽他的“生命”

握着雪缘的手,雪缘可以从他紧握着她的右手之紧,感觉到自己在他心中是何等重要!

  即使自己不是阿铁,但他的心还是本能地认为她最重要!在这个他与她共同患难的

生死关头,他终于也说清楚了;她,永远是他步惊云的妻子,永远永远……

  他和她,原来始终有着不可分割的缘份!不可再分开的夫妻深情!

  雪缘的热已经盈眶,眼泪,恍如江河缺堤一般落了下来,她多么为步惊云对她的深

情而感动,可是,青练发出的裂勒之声,恍如一道对她的催命符,又恍如一双要斩断他

俩夫妻缘份的“横手”,她已不能心软!她已不能犹豫!否则她势将会连累自己今生今

世最爱的人与她同堕地狱,她必须狠下心肠作出决定……

  她斗地苦苦摇头,眼泪洒满长空,无比咽硬的道:

  “惊……云,我……的阿……铁,我……真的很高兴听见……你这番话!这是我……

一生第三次最开心的时刻;第一次是我小时投进神母怀内,唤她作娘的时候;第二次是

与你拜堂成婚的时候,而一生中能够有此第三次的开心时刻,我已……心满意足……”

  她真是命薄如花!也实在太可怜!一生中的开心的时刻竟是如斯寥寥可数,但此刻

她虽然开心,她还不得不……

  “可……是,惊……云,我实在……不得不辜负你……想与我再续前缘的心,因为……

我真的不想你……与我……一起死,我只希望你能开开心心出门……”

  “平平安安……回家!”

  “再见……了,我最爱的……”

  “惊……云!”

  “阿……”

  “铁!”雪缘此言一出,当场狠咬牙根,她霍地举起自己右掌,狠狠朝自己被步惊

云紧执的左掌……

  斩去!

  赫听“拍勒”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我心不死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