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第05章 缘生缘灭

作者:马荣成

又是雨!

仅是街头至段短短路程,仅是百屋之隔,步惊云与聂风在这段距离飞驰之间,天际忽然又再下起雨来。

西湖的雨怎地会如此的多?是向来都如此?

还是因为,曾经是阿铁的步惊云终于也回来故地西湖?

整个西湖,都为他将与一个穷途薄命人重聚……

而感极哭泣?

如果西湖真的在哭泣,那这回的泪水未免太多了!雨丝甫落。便已变得急速起来,宛如无数急泪;整个西湖,霎时复再烟雨迷蒙,如梦,如幻……

如泣……

如诉!

就在如梦如幻如泣如诉的烟雨之下,步惊云与聂风终于掠至长街之未!果然!这条长街之未,真的是西湖其中一段湖边!

夜已渐深,前来西湖岸边溜哒的游人亦早已乐极而散,湖边人迹疏落;步惊云木然环顾湖边,只见原来湖边也建有少少湖畔小屋,然而,他还是一眼便瞥见了……

它!

它是一位于湖边一个偏僻角落的小居!与其余的湖畔小居相距极为遥远!仿佛,屋主似有无数不可告人之秘,与及无数不可告人的苦衷,并不想村民前来相问!

相知!

步惊云能够一眼便发现它,只困这爿小居真如程妈程素所言,是白色的!

它白得就像雨中的一双痴心妖精!一双曾经为情落得惨淡收场、身世可怜的妖!

“蓬”的一声!步惊云甫发现座白色小居,已经飞身一纵,幌眼间便已落到小居之前,聂风当然亦是如影随形!

只因他曾经暗暗对自己说过,若他的云师兄真的要踏进圈套,他也会陪他一起——

步人圈套!

步惊云与聂风但见眼前的白色小居,原来并不太大,然而却相当整洁,而且小居门前左畔的石壁之上,还浅浅刻了两个字……

雪庐!

“雪……庐?”聂风微微沉吟:

“连小居之名也有一个‘雪’字,相信,这爿雪庐定是那小雪姐妹的家……”

他说着又斜眼一瞄身边的步惊云,问:

“云师兄,你真的要找这个小雪姑娘?也许,一切都只是人有相似而已;她,根本并非你所要找的人!”

步惊云却是邪异的瞥了聂风一眼,冷而缓慢的道:

“但——”

“她也可能——”

“真的是她!”

步惊云口里的“她”,正是指适才程妈所说的——阿铁之妻“雪缘”!

既然如今步惊云已知道自己曾叫阿铁,亦已知悉他曾有一个刚过门的妻子“雪缘”,聂风至此亦深知自己多劝无用,就让一切顺其自然吧!

更何况,他其实在心里也很希望“他”和“她”能够重聚,也许,如果小雪真是雪缘的话,那她敢情已有方法回复原貌,否则也不会如此年轻、美丽……

然而,聂风倒在怀疑,他和步惊云虽已来到小雪居所门前,惟是,他们如何可证实小雪就是雪缘?

难道步惊云真的敲门,然后便待小雪前来应门之时,直截了当问她:小雪姑娘,你到底是不是我刚过门的妻子——雪缘?

聂风不知道步惊云会否这样做,不过就在他暗暗思忖之间,步惊云已缓缓伸出他的右手……

咯!

咯!

咯!

咯!

死神四下沉慢的敲门声,只换来雪庐宅内传回四下空洞寂寥的回音,而且久久还未见任保人前来应门!

步惊云微微首一望聂风,聂风不由喃喃道:

“哦?难道我们找错地方?雪庐并非小雪居所?抑或,小雪姐妹还未回来?”

步惊云不语,他用一个最快的方法找出答案!

但听“伏”的一声!只见死神高大魁悟的身形已拔地而起,又是“噗”的一声!人已越墙落到雪庐庭园之内!

聂风虽然“后发”,但亦没较步惊云“后至”多少,就在死神着地同时,聂风亦已紧随着地!

二人只见雪庐内的庭园,仅是一个狭小朴实的庭园,不过,庭园之内却有一样事物,令二人极度瞩目!

那是一幅——

壁画!

一幅画着步惊云的壁画!

赫见庭园其中一面石壁之上,竟然绘了一幅高与人齐的壁画!不过这幅壁画内的步惊云,与其说是步惊云,倒不如说是另一个人!

缘于这个步惊云并非身披斗蓬,且还一身材夫装扮,背上背着一个采葯的草萎,神情更在微笑,相当温和;无论横看竖看,都不像冰冷无情的不哭死神步惊云!

“阿……”

“铁?”

步惊云当场眉头一皱,如今就连他亦已逐渐猜知阿铁是怎样的一个人!从前的阿铁,一定曾为许多人展露过无数灿烂温暖的笑容,否则,适才大街上的程妈不会一见步惊云,便会如此满心欢喜;而雪庐之内,也不会有人为怀念这个阿铁……

而将阿铁画于壁上,朝夕相对!

步惊云定定的看着壁上的阿铁,霎时间内心的深渊竟如卷起滔天巨浪!他其实造梦也没想过,自己可以是一个能够温和微笑的人!记忆当中,他也仅是为霍步天而笑过,但也不是如此开怀的笑!

能够令他笑得如此灿烂,想必,他在过去五年确曾拥有无数难得的人和物……

亲情……

爱情……

友情!

无论如何,这双小雪姐妹在国内绘下阿铁画像,肯定已和步惊云有关!小雪亦有九成可能会是步惊云要找的人!步惊云不由分说,当下便要穿过庭园直进雪庐屋内找寻小雪,诅料就在此时……

雪庐之外,修地传来一声大叫:

“哇……”

这声叫声之大,直如有人在雪庐外看见一幕人间惨剧的!正慾步进雪庐内的步惊云与聂风,闻声当场止步,二人更互望一眼,“蓬蓬”两声,便已掠出雪庐,看有何事发生!

谁知甫掠出雪庐之外,二人方才发沉原来根本……

什么事也没发生!

适才“哇”的一声大叫的,原来只是一个夜来在湖边垂钓、披着蓑衣的老翁,但听这老翁还在大叫:

“哇!真见鬼!”

“钓了这么久,竟然连小鱼也没一条!敢情是……”

“给那边的白衣女子吓跑了!”

“雨下得不小!我喜欢垂民没办法了!但那白衣女子却在湖边长堤上站了许久,正常人家又怎会在雨中这样呆立啊?也不知她是人是鬼……”

老人家最喜欢喋喋不休自言自语,更一口气吐出如此多的怨盲!步惊云与聂风本来毫不感到奇怪,然而,就在二人顺着老人所说而望向数十丈外一个长堤之时,赫然发现,长堤尽头,真的有一个白衣女子在持伞停立!

啊?是……她?

小雪?

步惊云与聂风一眼便认出来了!尽管眼前长堤上的白衣女子正背向他们,但她身上的那袭白衣,显然是今日遇见小雪时所披的白衣,看来小雪在因家之后,再步至此长堤尽头持伞赏雨!

然而在烟雨迷蒙当中,步惊云与聂风仍不能确定这女子是否小雪,不过步惊云想也不想,已然大步向长堤那边走去!

聂风亦紧跟其后,因他实在无法想像,步惊云一会再见这小雪之时,他会如何问她?她若真的是雪缘的,她,又将如何再面对他?

她会否真的不认不认还须认?

与步惊云再续前缘?

然而,聂风的猜想根本全不需要,因为……

步惊云根本毫无机会间她是否他要找的人!

就在步惊云已近在她两丈之内时,她突然……

回身一纵,一个飞身便已在风云顶上掠过,向湖边彼端的一个隐蔽叶林驰去!

变生肘腑!步惊云陡地一怔!聂我更不虞事情会突然变为如此!莫非小雪真的是雪缘?而她亦有仍不能与步惊相认的苦衷?所以才会飞身逸走?

不!聂风在这刹那之间已即时否定自己这个想汉!因为当小雪回身掠过二人顶上之际,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聂风蓦然涌起一股不样的感觉……

他犹记得,当年雪缘给他的感觉相当柔和,即使是今日往拜神母像时的小雪,亦给他相似的柔和感觉!然而如今掠过二人顶上、仍然不见面目的小雪,给聂风的感觉却截然不同!

那是一种令他感到危险与不安的感觉!

而在此电光火石之间,聂风理蓦然记起,他曾经在西湖也遇到类似的危险感觉,这股危险的感觉其实是属于……

啊?啊?啊?

聂风陡地心头一动!他终于记起这股危险感觉是属于什么人了!然而与此同时,他身畔的步惊云眼见小雪逸走,“嗖”的一声!已如一根离弦快箭般紧追而去!

“不!云师兄!别要追她!”

“她不是小雪!她其实是……”

聂风一面高呼,一面慾展身阻止已经远去的步惊云穷追小雪,可是呼声未歇,他忽然又感到一股令他异常心悸的恐怖感觉,赫然已经……

从后降临!

嘎地一声“匐”然巨响!他身后长堤边的湖水,遽地有一道水住冲天而起!一冲便冲上八丈之高!只见水柱之上更站着一条人影——

一条头戴纱帽的人影!

夭!聂风见这条水柱上的人影,已即时感到,刚才那股令他无限心悸的恐怖感觉,就是来自这个人!在这世上,要令百劫不惊的聂风心悸,数来算去,也只有一个长生不死的神!但神已经死了,这条头戴纱帽的人影到底是谁?

最令聂风瞩目的还是,这个人的身形随着冲天的水柱而起,但却还是凝留于半空而未有落下,甚至……

在“他”足下的水柱,亦给其无比力量所制,赫然硬生生聚于半空,霎时间“他”整个人高高在上,大有君临天下、上天下地唯我独尊之势!

而这个神秘强者,更已用其匪夷所恩的力量,将足下凝聚不动的水住一踏,水柱登时如天梯级绕到聂风面前,而“他”,更已顺着这天梯昂首滑下,拦在聂风去路之前,“他”道:

“聂风!你要阻止步惊云追刚才的那个她?”

“可惜已经太迟了!因为——”

“你若要阻止他追……”

“便必须先过我这一关!”

骤见眼前人那份以气御水为梯的盖世修为,聂风已心知恐怖强敌当前,然而还是不动不惊,他冷冷问: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一定便是在天下留字诱云师兄前来西湖的策划者!

“你到底是谁?为何要诱云回复记忆?”

“更为何要阻我追回他?”

那神秘强者在面纱背后发出一声冷绝人寰的笑声,答:

“哈哈!聪明!”

“好一个智勇双全的聂风!不愧是雄霸那丑角的第三弟子!但你虽然已猜得是我刻意诱步惊云前来西湖,我却没有须要告诉你到底我有何目的!不过……

“我,却可告诉你一件事!

好张狂的一个人!“他”居然唤雄霸作丑角!简直已不把人间所有强者放在眼内!

“我可以告诉你的事就是……”

“本来,我有一个计划与那个神姬雪缘有关!我亦很想步惊云能找出那个小雪,然后看看她是否那个雪缘,可惜,那个小雪似乎并不想被步惊逼她承认,她早已一走了之!避而不见!”

“所以,如今我唯一可证实小雪是否雪缘的方法,便是擒下步惊云,再以步惊云诱她现身!”

“如果她真的是雪缘,她一定不会眼白白看着她最爱的男人,落在我手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哈哈……”

啊?原来“他”想擒下步惊云诱雪缘现身?聂风正色道:

“不管你有何匪夷所思阴谋!你也绝对不会成功!因为,我绝对不会违背当日雪缘姑娘及神母的托付!”

“为了雪缘姑娘与云师兄的爱情……”

“我绝不会让你伤害云师兄!”

“我如今就去追他回来!”

聂风说着正要再追上去,谁知那神秘强者突然右腿轻轻一踢,天……!

一直在他足下凝聚如天梯的水柱,竟然被他踢得劲时如一柄丈阔水力,闪电朝聂风狂斩过去!

水刀来势汹汹,可是聂风犹临危不乱,左腿一扫,蓦然已命名出风神腿法的“风卷楼残”.将逼近眉睫的水刀一卷……

水刀虽然力可斩天,惟是被聂风顺势一卷之下,霎时竟如四两尽拨千斤,所有澎湃刀劲顿消失无形,那神秘强者见状不由一笑,赞:

“破得好!果然是天赋极高的武学奇才!难怪你会在武林中与:神族,之后的步惊云齐名!聂风!你真不在我亲自出马来阻你!”

“以你的惊世资质,若然和步惊云一起合使神力量‘摩诃无量’,相信即使是我,在万招之内仍未可将你们二人收伏,可惜……

“如今步惊云已被引去,你纵然身怀部份摩何无量,若没有步惊云与你一起引发,也是难以悉数发挥,你根本无法可以胜我!”

想不到这神秘强者遣那白衣人影引开步惊云,原来是要将风、云逐个攻破,然而,聂风却仍未有丝毫惧意,他又对“他”冷冷的道:

“是吗?”

“你真的认为你可以将我和云师兄逐个攻破?”

“好!”

“那你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缘生缘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