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第08章 锁神

作者:马荣成

情:甚至比人间任何盖世无敌的牙功与及武器,更能令人——

痛不慾生!

就像此刻的死神,看着床上已了元生气的雪缘,那种痛不慾生的感觉益趋浓烈,浓烈得就像当年他痛失慈父霍步天时的那种感觉,死神心知再不能这样下去,他极力收摄自己心神,咀角的血方才缓缓止他,他,又定定的看着神母,道:

“你——”

“看来还没——……

“告诉我,”

“她——”

“到底——”

“为何会死?”

骤闻此语,神母不禁又回望在床上的雪缘,她满目怜惜的叹道。

“孩子,你真的想知道她为何会死?很好!就让娘亲自告诉你!雪缘……”

“是为了世人而死!”

哦?雪缘竟是为了世人而死,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步惊云犹是默默的看着神母,侍她解释。

神母在而谱后的目光开始迷蒙起来,一幕幕令她黯然神伤的往事冉冉的浮现,她开始幽幽的为步惊云——细说从头……

“孩子,你可知道?当日雪缘那傻孩子为你灌下五颗忘情,目送己再记不起她的你与聂风离去之后,她是何等痛苦?她虽然并未终日以泪洗脸,但她脸上愈是冷静,我知她要克制的痛苦就愈深,她只是不想我这个娘亲为她担心,才会强颜装作坚强……”

“然而”无论每日如何痛苦,我和她拥有长生不死的生命,不但要活下去的,更何况,我俩还有一桩未了的心事……”

“这桩心事,便是尽快以‘神’的弟子‘神医’的葯,尽快助搜神宫那逾万兽奴回复本性,好让他们能早日重返家园!”

“故而,我和雪缘在你和聂风离开之后,每日都在海螺沟的搜神宫,为那逾万兽奴以葯解去兽性,又为怕在搜神宫深处会有我们遗漏了的兽奴,我和雪缘更曾深入搜神宫内一些我们从未到过的不毛之地,于是……”

神母说至这里语音稍顿,看了看步惊云,续道:

“我门便发现了,原来,‘神’还有许多我们仍然不知的——”

“秘密!”

哦?原来神虽死了,但神还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秘密?步惊云纵记不起这个“神”是何方神圣,但已隐隐隐清知,此“神”,一定曾是一个神母、雪缘、聂风与他一起对抗的空前强敌!他与聂风内那股小明来历的绝世神功“摩诃无量”,亦极有可能来自此人此“神”!

步惊云道:

“究竟——”

“是何——”

“秘密?”

神母目光似在追忆,她徐徐答:

“我们,在搜神宫的最隐秘深处,赫然发现了三个囚牢!这三个囚牢全以一种奇硬的铁所建,因若金汤,显见被囚在内的人必是神曾残害的敌人无疑!所以不由分说,便破牢救人,我们破开了第一个囚牢,便发现内里有一双姊妹正兀于昏迷不醒,这双姊妹,正是如今站在你身畔的——”

“水灵!”

“小青!”

水灵小青骤闻神母重提自己的往中,姊妹俩皆不期然一片迷惘,步惊云却万料不到,这双姊妹原来是神母雪缘从搜神宫内救出来的。

神母道:

“直至如今,我还未清楚她俩姊妹的身世,因为我和雪缘救出她们时,她们已被折磨得昏迷不醒,身边撒满无数神所创‘忘情’葯,而二人在醒过来后也和你一样,完全记不起任何前事,我和雪缘推断,她们的父母或亲人可能触怒了神,神才会擒她们回来加以折磨:且还囚于他的秘密囚牢当中,以她两姊妹来试验他自创的——忘情葯!”

啊?原来水灵小青也和步惊云有同样的遭遇,都曾被喂服忘情?而且她俩比步惊云可能更不幸,因为她们仅是神试葯的牺牲者!

步惊云开始明白,难怪他总觉邪气的水灵,与及清秀的小青,眼神都像蕴含一种灰蒙迷惆,对于一个失去过去身份的人,迷惘,是必然的!

而水灵小青两妹妹此刻已不期然紧紧牵着对方的手!是的!在她门被神母及雪缘发现之时,水灵小青,也是紧紧的牵着对方的手,两姊妹虽曾面对神以忘情对她们的折磨:她们不是相当勇敢,不是不舍不弃的面对基难,毕竟姊妹情深!

神母说罢第一个囚牵内的水灵小青,接着,全开始述说她与雪缘所开启的第二个囚牢:

“救出水灵小青之后,我和雪缘便继续开启第二个囚牢,第二个囚牢看来相当阔大,内里原来囚着更我的人,当中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一个满脸诡邪的汉子,还有一些余众!众人亦尽皆昏边不醒!后来我才知道,那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原来唤作‘放翁’,那个诡邪汉子唤作‘凶罗’……”

步惊云一愣,道:

“放”

“翁?”

“岂非是——”

“那个——”

“擒我的人?”

神母颔首;

“可惜,当时我和雪级并不知道他们如斯邪恶,我俩见他们昏迷不醒,也是再不打话,连随开启第三个囚牢,因为第三个囚牢内的人,亦可能能极待被救,谁知……”

“乍闻第三个囚牢,我俩发现,这个囚牢是三个囚牢之中最大的一个!我和雪缘满以为囚在这个囚牢内的人应是最多的!然而,牢内原来仅得——”

“一个人!”

一个人?步惊云闻言不期然眉头一皱,神母似乎已知道他意思,道:

“你一定很奇怪!为何神会一个最大的囚牢来禁一个人”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何以如此得蒙神的‘爱宠’,为他用一个这样巨大的囚牢?”

“其实,神要用一个如此大的囚牢,只因唯有一个大的囚牢,才可容纳缠锁在他身上的——”

“万条铁练!”

什么?步惊云当场一怔!万条……铁练?究竟是什么人需以万条铁链如此严重?

神母双续说下去:

“我和雪缘乍见此人党被神以万练紧锁,也是吓了一跳!心想他一定是神极为忌惮的敌人!再者,此人脸上更神封以三个铁铸面罩,不见面目,看来相当辛苦,我和雪缘心想此人既被神囚在此,可能与我们同属一道,都是不满神的野心及苛制的人!于是不由分说,先为他解锁再说!”

“直至我和雪缘为他劈开万条铁练之后,更发觉他浑身上下的所有大穴,亦被神以移知神的力量尽封,雪缘见耸可怜,于是想也不想,便以自己体内仅余的三成移天神诀力量,为他解开被封的大穴,因为,若有人被移天神诀封穴,便一定需以移天神诀或移天神诀同等的力量才可解开……”

雪缘就是这样子!永远都是那样先为别人顾虑,才先顾虑一自身处境,步惊云虽记不起雪缘曾为他绽放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语,惟听神母如此描述,亦逐渐明白,过去的自己阿铁,为何会她如此倾心倾情。

只因为她是一个总为人设想的一有情人。

神母道:

“好不容易,雪级才为那人——解开被封的大穴,那人终于渐有反应,更逐渐可以行动,偏偏,他第一句说的话并非要多谢我们,而是突然紧抓雪缘的手,厉声问:

‘移天……神诀?’”

“你懂得……完整的……”

“移天神诀?”

“雪缘和我当场愕然!根本不明白他为何对移天神诀有如此强烈反应!诧异之间,更令我俩惊讶的事发生了!”那人蓦然又道:

“好!无论你的移天神诀余下多少成功力,也是最完整的移天神诀!”

“我,需要你的移天神诀!”

说话声中,那人已重指戳向雪缘眉心!幸而雪缘在为他解穴后已然回过神来,方才险险避过他这一指,然而他这一指虽然戳空,支赫然隔空轰破地级身后一堵巨墙,那堵巨墙不但崩塌,更即时彼为粉碎!灰飞烟灭!他,原来是一个可以直追‘神’的——

神级高手!

“眼见此人居然以怨报德,我和雪缘当场大惊!骇异当中,那人双蓦然朝天暴叫一声,他……竟然用叫声,便将那些在第二个囚牢中昏迷的放翁及凶罗等人,以强横内力震醒!”

“放翁放凶罗等人苏醒之后,即时已明白发生何事,当场加入战圈助其主人,我和雪级,顿时陷于重重包围当中……”

“那个神秘强者自称是‘神行太保’,更是上一代江湖的人,然而纵已尖了超越百年岁月的我,亦从未听过他的名字,只知道,他真的很利害因为他所出的每一击,都强得可以和‘神’比强,我和雪缘,也只是一直不断闪避,这样边斗边追,我们终于斗出搜神宫的外的雪地……”

“然而,那个神行太保尽管强悍无匹,以我和雪缘的身手,既已逃出搜神宫,要全身而退亦非难事!那神行太保可能亦有见及此,反而不再向我们施袭,竟然以双掌使劲在搜神宫外的雪地上,刮起一个巨大无比的雪球:雪球更愈滚愈大,径逾百尺,直向海螺沟山下的村落滚去!”

好歹毒的一个神秘强者“神行太保”!他似乎甚懂窥透人心,早已看穿雪缘为救他这陌生人,已不惜耗用移天神诀,更不会对村民的生命坐视不理!所以为防雪缘与神母全身而退,人改而卷动雪球压向山下,他要雪缘——为救村民而插翅难逃!

步惊云但闻这个“神行太保”的不择手段,不期然又记起雄霸,看来,世上不少强人霸者,也是如此心委手辣!

神母又道:

“果然!雪缘眼见海螺沟下的无数村民,势必会被这个在不断滚动间已增逾二十丈的雪球压至支离破碎,生灵涂炭,许多人更不料不知大难临头,她当下心中极为不忍,纵使明知那神行太保要以此雪球勾留她,给使我一直在主硬拉她离开,她还是宁可不走!更割尽她仁内仅余的三成移天神诀之力,誓要在大雪球还未滚至山下时,将其粉碎!”

步惊云听到这里,脸上虽无任何异色,惟神的心似乎也在为这个自己曾深爱的红颜隐然自豪,毕竟,能够被死神的前身深爱,她一定是一个相当精彩的女子!

水灵与小青虽然已可能在以前听神母提过雪缘的事迹,惟如今重听此事,二人的脸上亦不由泛起丝丝敬佩仰慕之色,更敬佩雪缘那舍己为爱之情操!也许,在小青已记不起的过去之中,也和雪缘一样,曾为自己的爱而不惜牺牲,最后才会沦至被“神”囚在笼牢试葯的下场……

步惊云罕见地关心,他凝重的问:

“那——”

“雪缘最后——”

“能否救得——”

“村民?”

神母落寞点头;

“当然能够!神传她的移天神诀,即使仍未有你体内的摩何无量如斯利害,但也是一种可以令人长生不死的盖世神功!那雪球当时虽已滚逾三十丈之巨,但以雪缘之力,还是可以将它完全粉碎!可是……”

“雪缘和我都万料不到,那神行太保之强,已超出我们想像范围之外,雪缘甫以移天神诀轰碎那巨大雪球之际,球内竟然已贯满那神行大保的另一道强横力量!雪缘但觉豪光一闪,一时还未回气的她,赫然已被那道雄浑无比的豪光轰中,当场狂吐鲜血!伤重倒地……”

步惊云的身子蓦然一阵颤抖,是因为痛惜而颤抖,然而他这丝颤抖很轻微,一旁的水灵及小青并未察觉,他猝然道:

“那,”

“雪缘——”

“就此——”

“死了?”

神母苦笑摇首;

“不!她并示时因此而死!我眼见她为村民受到重创,本来一直被那个凶罗及放翁等众缠斗的人,亦不顾一切抽身掠去察看也的伤势,当场便中了二人两掌,但,这根本没有什么大不了,一切也不及我的女儿……雪缘重要……”

是的!神母曾将雪缘抚育成人,视她如亲生女儿,也因为她。神母最后才敢背叛神的命令,神母更曾对雪缘矢言,即使全奋不顾身下的人都不要她,神母,最后还是会站在她的身边,与她千秋万载相依为命,共同分担百世沧桑悲哀……

因为,只有她与她才是永恒的!

只有她和她,才是真正的——

长生不死!

然而,本来应该长生不死的雪缘,如今又为何会死了?为何如今已落得花逝凋零?

开无可开?

神母又己极为沉痛的将一切前因后果喃喃道来。

前因后果,都在数不清的山曲折折里……

我掠至雪缘那方之后,慌忙扶起已倒在血泊的她,只见鲜血已染满她素白的衣裳,她更已气若游丝,但她在昏间,还异常关心我的安危,虚弱的低呼道:

“神……母……”

“他……要的只是……我的……移天神……诀……?”

“你不用……理我……”

“快……”

“走!”

“我怎会走?我是因为不忍心看着已失去你的她,孤零一人独活,才会与她一起苟存于世!如果能忍心撇下她不理,我神母早就不会少古去了!对我米说,生命实太漫长,太没意义,与她共活,才是我在百年生涯当中所得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锁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