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第09章 雪异

作者:马荣成

那是在雪白中的一点红

一点相当浓烈邪异的红。

红得化不开!

那片雪白,其实是一个偌大无比的天然冰窖,冰窖周遭,不料是无数长长短短、阔窄不一的冰道。

而那点浓烈邪异的红,却原来足发自这冰窖内的一股红色浓烟。

红得就像“恶魔的血”!

是的!那也许真的足“恶魔的血”,一头也可长生不死,永远有妒恨的恶魔……

赫见那个冰窖之内,竟有一块高逾一丈的巨大冰块,巨冰之内隐隐约约有条影子,瞧真一点,那竞是一条……

相当魁梧高大的人影!

啊?巨冰之内竟有人影?难道是有人意外地被冰封在此冰窖?那,这个被封在冰内的人,是不是已经死了?

不!这个被到在冰内的人,看来仍然未死,缘于,那股极度邪异的红烟,正是发自冰窖内的这块巨冰!

巨冰是可以摧毁的世间一切美好幸福的——恶魔!

这块巨冰,就像是这头恶魔暂时的灵枢!总有一日,恶魔会从冰中苏醒过来,重回人间,再次情发挥他的——邪恶!

可惜的是,已冰表面满布霜雪,一片蒙昧,瞧不清冰内的恶魔到底是何生模样?更不知道没睡了金时的恶魔究竟是何方妖魔?然而……

就在此时此刻,居然有人步进这个奇寒无比的冰窖,这个人。啊……?

赫然正是那个永远不见面目、异常神秘的“神行太保”!

有随他一起步进冰窖内的——凶罗!

这二人为何会步进这个冰窖之内,难道那个神行太保也是极度可怕的恶魔?

恶魔,总爱与恶魔为伍?

神行太保看来仍然有点虚弱,举步之间似亦有点不稳,而那个凶罗,看来更从没到过这个冰窖,但见他一面跟在神行太保之后,一面察视四周,问:

“主……人,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你……为何把我们带来这里?”

我们!凶罗既说我们,显见和他俩一起来的,还有一些更低级的下属,他们,想必正在此冰窖之外把守。

那个神秘莫测的神行太保徐徐的笑着答:

“凶罗,我带你们前来这里,只因为,这个冰窖内有一些我需要的东西。”

“主人……需要的东西?”凶罗乍听,连随朝冰窖内那块正在散发红烟的巨冰一望,问:

“主人,你需要的……就是这块巨冰?”

神行太保徐徐颔首。

“主人,这块巨冰之内到底是些什么东西?为何它会散发着一股浓烈的红烟?”

神行太保在面纱之后发出一声神秘邪笑,道:

“你很快就会知道的!这块巨冰内的东西其实是……”

“你很快就会知道的!这块巨冰内的东西其实是……”

说时迟那时快,神行太保在说话之间,突然右手一挥,盖在巨体之上的霜雪,迅即已被他一手隔空扫清,当场清晰露出冰内的到底是什么惊世的人或物,神行太保还继续无了无限邪异的说下去:

“看见了吧?这块巨冰内的,正是我的——?”

“食粮!”

“我回复一切的食粮!嘿嘿……”

神行太保的……食粮,凶罗不禁朝已被其主人一手抹清的巨冰望去,只见清澈无比的巨冰这内,居然冰封着一个人!

一个相当魁梧、魁梧得就像远古魔神的人!

凶罗万料不到,他的主人,竟会找到这个人。

这个最邪恶、最有力量的人!

在极度的震惊之下,凶罗更身不由已的高叫一声:

“神……”

“将?”

什么,巨冰封着的恶魔,原来竟是曾被神打进冰冷地狱的……神将?

“不错!凶罗,这个人,正是神的另一个传人一神将。”神行太保说着,已一步一步接近冰封的神将,忽地一指冈着厚厚巨冰,按在神将眉心之位,说也奇怪!神将一直透冰而出的邪异红气,竟被神行大保的指凝聚为一,再被其反映端吸进体内。

神行太保以指头吸进红烟之后,像是非常受用似的,方才缓缓的继续解释下去:

“凶罗,记得神母雪缘无意中开启囚牢的门,令我们回复自由离开搜神宫的日子么?多们曾在海螺沟此冰天雪地稍为驻歇,我,便是在时候,无意中发现了神的另一传的‘神将’,被冰封在这里。”

哦?原来,神行太保与凶罗此刻身处的冰窖,是在海螺沟的冰天雪地之下?他们,已从西湖来到海螺沟?

“但……主人,神将……为何在散发着一股红气?他既被冰封,是不是已经死了?”

神行太保异常诡橘的摇头,道:

“不!他并没有死!别忘记,他与雪缘一样,除非灭世魔身真元离体或耗尽,否则,他亦将会长生不死!永永远远的在冰内增强下去……”

“在冰内……增强?”凶罗一呆。

“嗯!这厮实在相当强壮他的体质,已极为接近我,他在冰内非但不死,还很自然地以内息吐纳,不断增强自己,我们看见他从冰内所散发的红烟,便正是他灭世魔身暴强后的真气!”

“主人的……意思,岂非是说,他……在这段冰封期间,反而更能每日每夜无时无刻地增强自己?他可能已比当日我们所战的雪缘及神母……更强?”

“不错!而且,若再给他如此增强下去,相信不出三年,他便已可与我的功力看齐!”

凶罗更是倍为担忧:

“那……他既已比前更强,为何不……破冰而出?”

“那只因为……”神行太保道道:

“你虽然看见他在冰内狂睁怒目,但,他其实仍在沉睡,他只是在沉睡当中自然吐纳,自然增强吧!除非有人刻意弄醒他,否则,他将会在此长睡千年亿年,直到永远……

是的,也许长睡千年万年亿年,对神将不会好过一点!总较干睁着眼,看着自己心爱的雪缘爱着另一个男人步惊云,而自己却痛千年万年亿年……

“主人,既然神将未死,你何小破冰将他灭世魔身的真元取出以助你能过‘生门’这关?反而要千方百计去找雪缘的移天神诀真元‘幻魂’?这岂不在浪费工夫么?”

神行太保悠悠冷笑,像在耻笑凶罗的无知,他道:

“凶罗,你以为你主人是如此大意的么,若灭世魔身的直元可替移天神诀的真元,你以为神将真的仍可如此完整无缺地安睡内,恐怕,他早已被我吸尽真元,化为一滩血水了……

不错!凶罗亦立时想到这一点,他又问:

“但,主人,你真的只需要移天神诀的真元——幻魂?”

神行太保肯定的点头:

“嗯!灭世魔身的真元,也仅能解我一时之虚弱,移天神诀的真元,才是真正助我过‘生门’这物!”

难怪他在骤然虚弱之时,会命凶罗尽快将他参扶至此,原来是要吸食神将散发出来的真气,以暂解燃眉这急!至于何谓“生门”他双为何一定非要移天神诀不可?他并没有再说!

就在此时,突然有人走进冰窖,只见此人披着一身与凶罗相若的衣饰;显见亦是神行太保的手下,敢情是一直守在门外的手下之一,但见此人双手一揖,一跪,异常恭敬的对神行太保道:

“禀告主人!我们的人终于有消息回报!步惊云,赫然出现在海螺沟这一带!”

此语一出,凶罗当场一怔:

“什么?步惊云竟然也来了海螺沟?”

神知太保似早料步惊云会来此,他笑:

“来得好!想不到他真如我所料,最后也来了海螺沟!之前我曾作的猜想一点不错!雪缘,已经死了!”

“什么?主人,你既肯定……那个雪缘已死,那……小雪是不是真如你之前所料,是……神母?”

神行太保双是悠然一笑,答:

“极可能是!神母,看来真的很想引我们现身!”

好一个神行太保!他简直料事如“神”!他的智慧,简直与当日的神不遑多让!

“而且——”他又徐徐的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步惊云突然出现于海螺沟,是因为他想找出神当日在死后所散落的移天仰诀真无——幻魂!他,要救自己最爱的人冲出人的——生死界限!”

“死神,想救自己的恋人冲出最后一线希望!哈哈……”

神行太保说着说着,竟然朝天狂笑起来,仿佛在笑尽苍天,笑尽大地,笑尽苍主,笑尽上天下地凡人,世上根本没有事能瞒得过——他!

“呵呵!步惊云,即使你已记不起自己曾如何爱她,亦已让不起她曾如何爱你,你还是甘心为自己所爱负责!呵呵!死神能如此至情至性,真的令我极为佩服,但……”

“我只是佩服,却并不——感动!”

“我已很久很久未曾当过被人间七情以感动的滋味了,所以……”

“步惊云,我并不会因为你对他尽你自己的本份,而有半分容情,你想来海螺沟寻找“玄幻”的你,绝对不会成功的!因为……”

“我已经早有对付你的方法!一个对你来说极为残忍的方法!”

“步惊云!你走着瞧吧!”

“哈哈哈哈……”

在神行太保冷血而张狂的笑声中,凶罗蓦然发现,他向来阴冷的主人,浑身这然住在散发着一股邪异的热力,烘得凶罗及那个进来报告的手下,两chún亦开始干涸……

凶罗终于知道,他的主人到底会以什么方法对付步惊云了!

那确是一个很残忍的方法!

龙,向来都是神州百姓最崇拜的灵兽!在某些人的心中,龙甚至比“神”更为神圣!

这里,就有一条……

正受千人崇拜的龙!

这条龙,就立在海螺沟以北数十里的一个雪地上,一动不动。只因他并非一条真龙,而仅是一条栩栩如生、长约十丈的神龙冰雕!

而合雕刻这条龙冰雕的人,正是此刻围观这条冰龙的千名海螺光线村民!

他们,不是一直都在财富拜在海螺沟村口那幅神的壁画的?如今却为何转而拜“龙”了?

但听其中一个状似海螺沟村长的男人道:

“真好!想不到费了整整一个月的心血,我们村民才合力将这座龙冰雕全部完成,明天,我们便可为神龙开光,希望神龙真的能护荫我们村民,保佑我们在此雪地亦能平安住下去

其中一个村民附和道:

“是呀!村长,还记得当日海螺沟一带发生一场莫名其妙的爆炸,导致这带都雪崩了,第二天我们便发现,村口那幅的壁画竟然倒!显而易见,神已离弃了我们!或许更是它引动那场巨爆……”

这村民口中的那场巨爆,正是风云与雪缘神母消灭“神”的那场巨!神死去后,神母亦乘势轰塌那堵神的壁画,以破除村民对“神”的迷信!谁知,神虽去了,村民又开始迷信龙,但,他们究竟是如何这迷上“龙”的?

但听另一名村民问村长道:

“是了!村长,你真的见过——神龙?”

那村长重重点头,深信不疑的答:

“千真万确!早在巨爆所引发的那场雪崩,我在海螺沟山上因雪崩而被困!在漫天冰雪之下,差点便要冻死雪地,后来在迷迷糊糊之间,发我自己倒卧的地方之畔,不知从何处飞来一颗发着耀眼光芒的明珠,与此同时,我更看见一个异常壮硕的汉子突然如天神一般从天而降,并一手已拾起那颗明珠,沉沉的叫了一声:

“幻魂?”

接着我便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当我苏醒过来的时候,我便发觉自己回到村里,我相信,一定是那男人救了我,我犹清楚记得,那男人不但从天而降,全身更披着一袭如龙战甲,他的眼神,亦流露着一股龙的凶猛气息!所以我相信,他一定是龙化身!而他起的寻颗唤作‘幻魂’的明珠,一定亦是神龙所吐的宝珠……”

群众就是这样!永远宁愿相信是神是佛是龙救了他们,也不愿相信是一个活了救了他们!然而就在此时,有一个冷冷的声音忽地从那条冰龙这后传出来,道:

“你——”

“错了。”

“如果。”

“你真的曾听那人——”

“说那是幻魂的话。”

“那——”

“明珠便非明珠。”

“那人——”

“亦非什么——”

“神龙!”

声音冷而欠缺仰扬顿挫,恍如审判真伪善恶的判官!而此刻。这人的声音亦似要来打破村民的过分迷信!

村民们骤闻这个冰冷的声音在侮辱他们最近拜的神龙。不由勃然大怒,叫:

“是谁?到底是谁侮辱我们的龙?快给我们滚出来?”

那个冰冷的声音又道:

“你们——”

“真的相信——”

“你们所拜的——”

“是龙?”

村长道:

“嘿!是又怎样?”

那个冷冷的声音又道:

“很……”

“好。”

“那一”

“就让我来证明——”

“你们拜龙”

“是——”

“错!”

语声方歇,巨响乍起!赫听一声如灭天绝地般的巨响,“隆”的一声,那条长约十丈的冰龙,赫然一破为二,更即时爆为粉碎!

而冰龙骤毁的原因,原来仅是因为——

一支手!

一支比冰龙更像冰雪、更令人冷彻心肺的冷手!

步惊云的冷手!

啊?赫然冰龙爆开民散发的漫天飞雪之下,步惊云,竟已如一个真正的“神”一般傲立于村民这前,一个真正的——死神!

不有,死神左右,亦遥摇站着两个女子——

水灵!

小青!

原来,神行太保手下所禀告的并没有错:步惊云与水灵小清。在离开西湖三日三夜之后,终于赶来了海螺沟!

赶来这个死神当日曾差点死亡的地方!

村民们骤见和海螺沟壁画一模一样的“神”又再重现眼前,不禁尽皆哗然,有些还当场被步惊云的气势慑得悚然下跪!而水灵小青骤见冰龙被步惊云所粉碎,小青亦不由道:

“破得好!如果,这样一条由村民所造的冰龙也是神龙,那破此神龙的步惊云岂非是龙中这神?这样的盲目迷信,早就该给破的一干二净!

“但——”步惊云蓦然道:

“他们——”

“虽然迷信。”

“却——”

“告诉了我——”

“一件事。”

水灵与小青一愕,水灵道:

“什么事?”

“步惊云道:

“神母——”

“所说的东神龙”

“看来不单知道——”

“神行太保秘密!”

“更——”

“似已找着——”

“幻魂!”

“所以……”

“我们——”

“必须——”

“第一时间……?

“找……”

“他!”

是的:如果那个村民并没说谎,当前急务,便必须先找出隐伏多年的东神龙再说!因为,东神龙不但可能知道神行太保是谁,亦可能已偶然拾得神在死后散落雪地的幻魂……

然而海螺沟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在在一片白皑皑的雪海寻一条隐伏的龙,真是谈何容易?

而就在步惊云与水灵小青正思忖该如何寻找之际,他们更大的阻挠亦同时……

出现了!

霍地!步惊云、水灵与小青同时发现,一直站在他们跟前的逾千村民,竟同时把咀巴张得老大,千只眼睛的目光,亦落在他们三人身后,恍如……

三人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些令他们吓得目瞪口呆的人或物!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步惊云与水灵小青实难以置信,他们三人身后会出现任何人或物,只办他们三人的修为都非轻,若有人在他们身后暗暗出现,他们必定不会浑无所觉,除非……

那是一个武功已超出三人想像的人——或物!

已经不再忖了!因为,就在步惊云正想回头一看他身后到底何人或物时,一支强而有力的手,突然已先按住他的右肩,一个诡异无比的声音亦已比后响起,道:

“步惊云。”

“我,很怀念你。”

“我,很怀念你的一”

“脑……浆!”

什……么?脑浆?这……是一个人应该说的话吗”

纵然步惊云已不大记得前事;但他脑际支突然划过一个景象——个专吸活人脑浆的人!他不期然回过头去,于是,他终看见了披着一身火红战甲的——“他”!

还有“他”正以雷霆之势向步惊云眉心疾刺过来的一根——夺命之指!

啊……?是他:是他!步惊云让起来了!这个正挺指戳向他眉心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曾想世人千秋万世都让着其名字的……神将!

是神将!天啊!神将居然从冰里走出来了!他是如何走出来的?

他……竟想再吸步惊云的脑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千神劫之再世情缘》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