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之恋》

第10章 无限可能

作者:马荣成

“啊,师父,你……怎样了”?

“没……什么,为师只是……突然感到有点……心绪不宁……”

“师父,晨儿跟随你这么多年,从没见过你如此忐忑不安,以你的剑道修为,早应臻至古井不波的境界,难道……难道江湖将有……大事发生?”

“嗯。我也是这样的想,不知何故,我体内的剑气遽地急剧乱窜,仿佛受到一种不知名的力量远远挑衅……”

“这些年来,师父你已提不起任何战意,究竟是什么力量,能够牵动你的剑气?”

“我隐隐感到,那……应该是一股异常可怕的——必胜力量!”

“必胜力量?师父,会否是你曾向晨儿提及的那个‘剑中圣者’,被你险胜之后深深不忿,如今终于悟出了他的下一剑,一式他自信可以把你击败的剑?”

“相信不是。当年与他决战之后,我对他的剑已十分熟悉,我甚至可以从他的剑,推测他在未来十年的剑道进境。”

“什么?师父,你……竟能推测他在未来十年的进境!”

“哈,当年他已擅使‘二十一式’绝世剑法,为师深信,他在未来的八年内,一定会悟出他的‘第二十二剑’。”

“师父,你既能推断他会悟出第二十二剑,是否表示,你已经有破解这一剑的方法!”

“能否破他的第二十二剑,井非问题所在,最重要的,是他若依着第二十二剑钻研下去,还会悟出他的‘第二十三剑’,这一剑,亦将会是他毕生最强最匪夷所思的一剑!”

“最强最匪夷所思的剑,未必便是无敌的剑,师父,假如这位剑中圣者真的能悟出此剑,你可有把握破它?”

“这就须视乎届时我的进境而定,再者,他的第二十三剑,也真的足可灭天绝地,且还远远地超出剑道以外,它,根本便是一式不应存在人间的剑招!”

“晨儿不明白,何解这一剑不应存在人间?”

“因为这一剑的威力,可能……足以把我们如今所存在的世间——停顿,让一切生灵任其宰杀!”

“把世间停顿?这……是什么剑法!”

“当剑法已超出剑道以外,或许已不该称为剑法,而是‘绝世奇招’,为师只是感到他若真的悟出‘第二十二剑’,便能把世间停顿,至于其中奥妙,此时还未至为师可以完全参透的时机。”

“那,适才向师父便气挑寡的力量,真的不是那个剑中圣者的力量?”

“绝对不是,那是另一股与他将来的第二十二剑同样可怕的力量,它,也是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上。”

“难道……那股力量亦可把世间停顿?”

“不,适才牵引我体内剑气的力量,并非把世间停顿那样简单,它可能是一股,已经超越我们这从此时代的人……所能认识的可怕力量!”

“师父,若……这股力量真的超越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所能认识的范畴,那……它岂不是属于未来?”

“不单是未来,我相信,直至很久的未来以后,这个世上的人才会知道‘它’究竟是什么,就像如今我们都不能确定世上是否真有鬼神一样,或许在许久之后,世人才懂得如何证实或定鬼的存在。”

“但,刚才这股不应是我们这个时代所能认识的力量,不是向师父的剑远远挑寡吗?那即是说,无论它应否在这个时代出现,它亦已经出现了……”

“嗯,而且为师亦已隐隐感到它出现的方向。”

“那个地方?”

“南方。”

“哪里?”

“无法知道!豁尽为师的剑道修为,为仅知道这股力量正在南方一个遥远的角落重生,它就像一个眸脱天下的绝顶高手,将要向世人展示它深藏许久的——无敌!”

“无限可能的无敌!”

对了!真正的无敌已即将重现!而无敌——

就在这里!

就在聂风眼前!

无敌未露,无敌招意已把聂风、梦及五夜深深矗进洞壁之内,小南与小猫虽一直在五夜这前,以她为垫,未致受伤,惟招意中的逼人压力,亦把二人压至喘不过气,早已双双昏厥过去。

同一时间,眼前那道巨大铁门内所暴绽的豪光已然黯淡下来,那股空前强大的招意亦开始冉褪,聂风、梦与五夜不期然朝门内一望,当场哗然!

门内的是……

是一幕奇景!

铁门之内,已没有刚才那股夺目豪光,相反,居然相当昏黯,但聂风三人仍是一眼便把门事物瞧得清清楚楚。

门内的世界,赫然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洞,惟这个洞的洞壁却非山石,而是铁!

与那道铁门一模一样的铁!

整个地洞,上至洞顶、洞壁,全都是以相同的奇铁铸成,犹如一个坚固无比的铁桶,难怪若不能记动那道巨大铁门,便绝不能进入洞内。

然而,这是一个没有底部的铁桶,因为这个洞竟然没有地面,本来该有地面的地方,只有一个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

这个牢如铁桶的洞虽已甚奇,洞内还有一些东西,更奇!

聂风翘首一瞥,只见铁铸的洞面,有一根粗逾五丈的铁柱延伸而下,他一望便知,这根铁柱正是无双城城门前的那根铁柱,没料到铁柱自地面向下延伸,居然能抵达这里,若仔细一算聂风等人目下在地底的深度,这根铁柱,想必有百丈之长。

到底一根如斯长的铁柱,为何要深入地底百丈?

这根柱的尽头,又在哪?

已经不用再疑惑了!聂风三人已同时瞥见,这根巨柱的尽头,竟把一庞然巨物悬在深渊之上,而这巨物,赫然是一座非常宏伟的——”

三角铁塔!

这座铁塔之高,几达九丈,铁塔底部之广,少说也有十丈丁方,可说是相当壮观,而铁塔之内,隐隐然还透现一道微光,显见适才那道万丈豪光,正是从塔内绽出。

这麻铁塔仍旧以相同的奇铁铸成,故亦无坚不摧,密不透光,惟是,那道万丈豪光竟能透过奇铁绽出,不问而知,塔内的,一定是一股无或匹敌的力量!

一般暂时在历史上最强大的力量……

“倾城……之恋?倾城之恋就在塔内?”聂风眉头紧皱,他不虞“它”的威力已惊人至此,单是招意,已能透铁而出,还把他们三人打进洞壁内,重伤咯血!

而就在他眉头紧皱之际,出其不意地,死寂中蓦然响起了一个声音,道:

“你猜得一点不错,塔内的,确是你们想找的——”

“倾城之恋。”

骤闻此语,聂风的心倍觉惑然,这个声音,绝不属于与他一起被打进洞壁的五夜和梦,他认得,这人声音,是属于……

无双夫人!

果然!三人惊愕之间,无双夫人的幻影复再悠悠出现,飘浮于那座巨塔之上。

“无双……夫人””再见无双夫人,梦感到相当诧异,不自禁的低呼:

“你……怎会再度在此出现?难道……这里也施了你的……神移虚空?”

“嗯。无双夫人的幻影微微点头,答:

“这道铁门之内,确是丁了我神移虚空的迷香,不过你们毋操心,铁门内的所有景物仍是真的;只有我,才是幻影……”

无双夫人说轻又朝聂风三人一瞄,温柔地续说下去:

“能够开启铁门进至这里,你们三人之中,想必有一个是倾城之恋所等待的人,今次我再度现身,便是要告诉这个能够匹配此招的人,如何才可得到塔内的倾城之恋。”

聂风闻言,目光斜斜朝那座巨塔一扫,道:

“这座塔浑无半丝缝隙,牢不可破,且用以铸塔的金属,看来与那道铁门所用的奇铁无异,似乎,若要破塔取招,非要用这种奇铁的克星——青龙僵月刀不可!”

无双夫人唯着聂风,眼神像在赞叹他的目光锐利,她道: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可惜,铸造这个塔的奇铁虽与那道铁门一样,但到了此时此刻,纵使是能破那道铁门的绝世神兵‘青龙偃月刀’,也决不能再依样葫芦,把这座巨塔一刀劈开!”

“为……什么?”一直不语的五夜亦好奇追问。

“因为——”无双夫人的答案极为出乎三人意料:

“塔内根本便没有倾城之恋的——”

“秘籍!”

此语一出,梦与五夜不由脸色陡变,“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就连比她俩更快回复冷静的聂风,亦为之微微动容。

这亦难怪!他们几经波折才进至这里,梦还一直在演戏,谁知铁门内的无双夫人居然对他们说,根本便没有倾城这恋的秘籍,简直是开玩笑!

无双夫人巧笑回眸,道:

“少操心!塔内虽然没有倾城之恋的秘复,却有它的——招意。”

“招意?”

“不错,当年关郎虽把倾城之恋的秘复留给我,但,临世奇招便是旷世奇招,以我当时的智慧,一时间亦无法领悟其其中奥秘,更遑论可将它善用,直至后来我为保护华恩而受了重伤,只余一年寿命,那时候,我方才真真正正的心无旁惊,专心一意的钻研确是一式博大精深、超乎想像的奇招,可是博大精深的东西总是过于繁复难明,为了让千年后的那两个人,在找到倾城之恋后,更快领悟,我索性毁掉了倾城之变的秘复,而把其精髓及招意,以神移虚空之法贯进这认巨塔之内……”

“故此,眼前的这座巨塔,不独铸造它的奇铁无坚不摧,内里还充盈着倾城之恋的招意,由于有这股无敌招意在内里守护关这座巨塔,这座巨塔更是固若金汤,即使以青龙偃月刀,亦无法可把它劈开,除非……世上有一种绝世神兵或力量可以比倾城之恋的招意更强,才可劈开这座塔……”

听至这里,聂里蓦然插嘴道:

“只是若真的有此绝世神兵或力量能比倾城这恋更强,那身负这种力量的人,也不会再希冀倾城之恋,反正己可天下无敌。所以我猜,应该还有另一个方法可以破塔。”

无双夫人一笑,道:

“正是这样,这座塔的设计,与那道铁门有异曲同功之妙,你们何不先看看塔上的记号?”

说着一指巨塔其中一面,只巨塔之上,赫然有一个和那道铁门上一模一样的——

掌印!

聂风一愣,问:

掌印?难道……又必须以倾城之恋所等之人的掌中之气,启动这座巨塔””

无双夫人道:

“虽不中亦不远,这座塔的四壁尽皆厚逾一丈,惟独那个掌印才是整座塔最薄弱之处,但亦厚达三尺。倾城之恋源自关郎,与他体内的气亦息息相关,只要一个与关郎资质相同的人把手按在掌印之上,塔内那股倾城之恋的招意便会如见主人一般,破塔而出,届时候,在倾城之恋的无敌招意之下,那个人便会完全明白如何可以使出倾城之恋……”

以招意护塔,再以塔护招意,彼此相护,真是非常周密的安排!无双夫人为了不让倾城这恋落到不值得的人手上,拱卫它的机关一重又是一重,可见用心良苦!

“但——”梦道:

“无双……夫人,塔内那股敌意,既然是你以神移虚空之法迸塔内,那即是说,那股招意其实仅是幻象,幻象绝不应有任何实质威力,它能破塔而出?”

无双夫人摇首:

“这便是倾城这恋最独妙之处了!我贯进内虽仅是其如意及精髓的幻象,以求令破塔者更快领悟,可是倾城之恋已超越了人类“所能想象的范畴,尽管是它招意的幻象,也有无限量的惊世威力,适才,就在那道铁门上升刹那,相信你们已领教过它的无敌招意

是的!聂风、梦、五夜三人井没忘记,适才那道夺目豪光如何绚烂,与及那股招意如何把他们三人矗进洞壁,那股招意虽未能破塔而出,但能够“透”塔而出,想必是受到聂风以掌启动铁门时,所生的远远牵引。

聂风愈想愈觉此招不可思议,无双夫人复道:

“今次我再度现身,除了解释破塔之法,还为了要给将要得到倾城之恋的人——”

“一个劝喻。”

“什么劝喻?”

“倾城之恋,根本便不属于三国时代,也不属于千年后的人,它可能是属于距我们很遥远未来,只是意外地给关郎在练功时悟得,因此纵然禀如他,也未能知倾城之恋的力量极限,所以,即使是能够匹配倾城之恋的人,若未能想出如间把它善用,还是不要随意破塔,把这式绝世可怕的奇招带回人间……”

“再者,绝世奇招所虚耗的内力极巨,当年若非关郎自身的内力修为深不见底,只怕使出一次倾城之恋后,早已气尽而亡,故而,我希望倾城之恋的拥有者,在未有可以负荷此招的内力前,别要胡乱使用,否则纵能把此招施而出,也仅会在招尽时——”

“与招同亡!”

与招同亡!这简直已不是一句劝喻,崎是一个严重警告!

说到这里,无双夫人的幻影已开始冉冉消失,事实上,到了这个地步,她为倾城之恋所一切,经已大多,纵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无限可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倾城之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