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之恋》

第11章 无敌回极

作者:马荣成

“五夜……二姊!聂……大哥!”

豪光冉褪,给矗退百步的梦终可勉强再次上前,然而两度给倾城之恋的招意重矗之下,目下她己举步维艰,只能一步一步的瞒珊前行,嘴角的血丝还源源不绝滴到地上,她似乎已受了亚重内伤。

好不容易才步至铁门之前,步至深渊之前,梦的一双眸子,已急不及待的扫视铁门之内,在此瞬间,她在心中祈求了千遍万遍,五夜二姊,请你……别要……死……

还有……聂风……

令她最感内疚的聂风,只因她骗他实在大多……

遭受如此强猛的招意所袭,聂风与五夜还能幸存吗?纵使能够幸存,适才他们的身子犹在半空,或许早已给招意矗塔下的万丈深渊,尸骨无觅……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

正如梦眼前的情景,也是一个例外。

聂风并没有死,五夜也没有死,可是二人目前的情况也相当堪虞,距死不远。

他俩的身子正凌空悬在塔底之下,聂风一手紧扣五夜的手腕,另一手却拼命抓着塔底其中一个尖角,暂可勉强令二人的身躯不臻随进深渊之下,只是谁都可以一眼瞧出,聂风抓住着塔底尖角的手在不住颤抖,他俩的命,已危如累卵。

看此形势,聂风应在刚才招意暴绽之间,已用他那比声音更快的身法,挟着五夜闪至塔底,而且一手抓着塔底尖角,他这样做,是估计从塔透出的招意,极可能会集中于塔正面而出,而塔底,纵使有,也不会是火力最强的招意!

不出聂风所料,从巨塔正面透出的招意,果然最为强劲,故在铁门外的梦与招意迎个正着,当场伤上加伤,然而聂风虽猜中招意最强之位,其实也不好过,尽管他与五夜已悬身于塔底之下,他俩还是给一些向各方乱散的招意矗中,身上皮开肉绽,衣衫破碎,只是若论内伤之深,他们并不如梦而已。

饶是如此,聂风与五夜所受的内伤,还是足以叫他们再无力掠回铁门那边,聂风更糟,他一方面要紧捉五夜的手,另一方面又要紧抓塔底尖角,身负内伤的他,二双手要支持他自己与五夜的体重,还有五夜另一手仍紧抓着的青龙偃月刀,他那支紧抓塔底的手,已然青筋暴现,五指也在迸裂出血!

二人就这样悬在塔底之下,五夜翘首看着正紧捉自己的聂风,看着他满身满脸的伤痕,她方才恍然大悟,适才误会他与自己争夺倾城之恋,真是何其可耻!他其实是急于救她,才不借妄顾自身安危,一起掠进铁门之内,可是她还恩将仇报,以刀劈他……

一念至此,五夜更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有点羞惭不安,她定定的瞄着聂风,虚弱的道。

“聂……凤,你……与我们……无双城的人……势不两立,你……为何还要……救……我?”

聂风昔笑道:

“不为……什么,只因为……我没有……”

“不救你的……理由!”

没有不救人的理由,所以才尽力救人,天!这真是一个优得可以的理由!

五夜虽受内伤,听罢这个“傻人”的理由后也不禁心中穷笑,她忽然发觉,聂风的心,可能比他的脸,更易令人折服……

此时聂风双苦若续的道:

“我……从没有……怪你们……利用我引出……倾城之恋,相反,我……认为,你们为了替你们的……先祖华恩……报答无双夫人,尽管……所于的不为……世人……谅解,也一直……坚持……暗中守护……无双……这种情操,其实更值得……敬重……”

五夜道:

“可是……无论我们……应否……值得敬重,人与我们……始终是对立的人,聂风,你用不首……同情我……若你如今放开……我,你自己……一定有能力可以,掠回铁门那方,聂风,即你……这样作,我也不会……怨你,在战场上,这是……应该的……”

聂风听毕,紧扣五夜的手竟然扣得更紧,道:

“多谢……你五夜……姑娘,但……你……侮辱……了我……”

五夜间言面色更为惭愧!她满以为自己已看透聂风,实质上,她还是未牟完全看透他,其实在这个世上,截至目前为止,又有谁能真正的看透聂风?

而就在二人说话之间,铁门那边,猝地也传来了一个比他俩更虚弱的声音:

“二姊,聂……大哥,你俩……不用再……多说下去了……”

“就让……我……来为你们……解决……问题……吧……”

铁门内外暂时都别无他人,说话的,固然便是负伤最重的梦,她早已在深渊边缘听毕二人话。

聂风与五夜吃惊地眺着危立在十丈!外的梦,由铁门至巨塔的距离,尽管足有十丈之遥,但二人还是一眼便能感到,梦此刻伤势之重,简直连站起来也非常吃力,而五夜则更为讶异,因为她瞥见梦的无敌霸手,正横于脸胸前,那似乎是一式劲招前奏……

“三妹……你……想于……什么?”

梦幽幽的答:

“二……姊,难道……你不知道……我想……干些什么?”

五夜听罢倍为震栗:

“你……要使出……那一招?不,你……怎可使出……那一招?”

“那……一招?”聂风乍听之下,也是纳罕:

“什么……是……那一招?”

五夜急道:

“聂风,你……记否姥……的无敌霸后,曾把周遭……气流卷动,以图……把你吸至……她身前?如今,三妹也想以……同一方法……把我们……吸回……铁门……那边……”“只是……这座铁……距铁门足有……十丈,她必须……用一招……同样……可以……卷……动……气流,却又威……力更强的……”

“无敌……回极!”

“无敌回极?”

“吸!只有无敌……回极,奢有足够……的吸力,……把我……吸回去,但三妹……现已严重内伤,强……行驱动……此霸道……一式,她……她……将会……”

“气尽身亡!”

惊闻“气尽身亡”四字,聂风为之一怔,忙不及对梦高呼:

“梦,你……别傻,即使……你把我俩……救了,我俩……也难心……安

五夜亦五内如焚,她还是头一回哪些关心自己的妹子,放声大嚷:

“对……了!三妹,二姊我……一直与大姊……疏远……你,对你……千般……不好,你……犯不着……为二姊……这样……牺牲……啊……”

二人虽已叫得力竭声嘶,但梦似乎心意已决,那支无敌霸手已逐渐贯满她体内的残余真气,她嘴角的鲜血随即淌得更急,惟她还是坚持吐出一句话:

“二……姊,请……你……别再……说……下去了,你……和大姊、姥姥,永远……都是……梦在这世上……最亲……的人,为了你们,梦……甘愿……任何……事……”

“包括……”

“出卖了……聂大哥……”

“也包括……”

“为你们……死!”

此言一出,梦不期然又朝聂风一望,她的眼神极度悲哀,恍如在向聂风说:

对不起,聂大哥,为了亲情,为了无双夫人,我出卖了——你!

与此同时,梦那支无敌霸手已蓄势待发,但听她轻喝一声,霸手遽地急剧旋转……

“波”的一声!无敌霸手,当场卷动一个非常庞大的无形漩涡,漩涡如钻,直向十丈外的聂风与五夜汹涌卷去!

“梦——”

“三妹——”

聂风与五夜拼命呐喊,可惜一切已经发生了!那个雄浑无比的漩涡已卷着二人,硬生生把他俩卷向铁门所在的方向。

只是聂风二人所关心的却并非自己能否得救,而是梦在使罢此招之后……

下场将会如何?

“砰膨”!聂风与五夜终于安然脱险,二人已被“无敌回极”吸回铁门之外,跌到地上,可是与此同时,他们亦看见梦已奄奄一息,颓然向后翻跌,一大蓬鲜血从她的嘴中哗啦喷出,直喷上半丈之高!

好惨烈的一招“无敌回极!不过聂风并没有时间去惊叹此招之凌厉,他已第一时间,甚至比五夜更快抢前,双手一接正人仰马翻的梦,伸指一探,发觉她有些微鼻,当下刻不容缓,把她放到地上,两掌一抵,便抵着其背门,体内真气,已急不及待向其五脏六腑,倾吓贯去。

连串运输生气呵成,聂风救人之快,可说是当世无两!可知他这五年来为雄霸出生人死,早已累积不秒丰富的救命经验!

五夜原亦预算自己会立即抢救亲妹,却料不到聂风比她更情急,他如此情急救梦,当然也是为了没有不救梦的理由,惟五夜深信,除此以外,一定还有别的原因……

她瞧着正全力贯气给梦的聂风,瞧着他因豁尽真气而源源不绝从嘴中淌出的血,不禁道:

“聂……风,别要……太急,你身身……也受了内伤,再……这样……强连真气,你自己……亦会……返魂乏……术,这又……何苦?”

何苦?

聂风并没回答,依旧鼓尽真气贯进梦的体内,他,看来即使死,也非要把梦救离死亡边缘不可!

他与梦,二人总是永远都在忙于救这救那,忙于牺牲,好像不救人便没有生存意义似的,倒真是天生一对!

眼前的聂风已是非常脆弱,五夜遽地醒觉,她此刻要擒他,再逼他替自己引出塔内倾城之恋的招意,正是千载难逢的良机……

对!只要轻轻在其腰际大穴一点,她便可以控制这个男人,把他玩弄于股掌之间,这,对于五夜来说,不啻是一个十分引人的诱惑……

但,此时此刻,看着聂风如此在乎自己的妹子,拼死救她,她,还可以……这样做吗?

五夜一步一步的接近聂风,每一步对她而言,都似是非常沉重,她全身也在冒汗。最后,她步至颗风身畔了。

她缓缓的把手中的青龙偃月刀高举,啊!她想干什么?

她……

“铮”的一声!五夜倏地把青龙偃朋刀重重插在地上,随弯坐到梦的眼前,双掌一抵,便与梦两享相接!

她终于并没有那样做!

只因聂风与梦,已令她忘记了——倾城之恋!

聂风本在闭目运气,不虞有另一股真气输进梦的体内,张目一瞄,骤见五夜正以气为梦疗伤,不由一呆,五夜反而故作若无其事的道:

“别……太……大惊……小怪……”

“聂风,别要……忘了,梦……也是我的……三妹……”

话声之中,一道浓血已从五夜的嘴里如泉涌出,显见她以气为梦疗伤,亦是非常辛苦,不过她还是苦苦一笑,无惧地继续下去。

聂风默默地凝视五夜,她的意思,他怎会不心领神会?他淡然一笑。

再者,能够得五夜一起分担,聂风的压力总算略减,二人就这样一起以体内残余真气,不断贯进梦的体内,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奇迹地,本已气若游丝的梦,遽地微北的“唳”了一声……

她终于再现生机!聂风与五夜为之喜上眉梢,二人互望一眼,当下努力再加把劲,因为梦正处于紧张关头,一切须看聂风与五放的努力!

过了良久,死气沉沉的梦,复再发出“嗯”的一声,而且这一次,她的双眸更能徐徐睁开……

她看见的第一个人,当然便是正与她四掌相接的五夜,不过她同时感到,自己的背门亦被两掌紧抵着,她随即明白身后的是谁,也明白五夜与聂风在于什么了,当下急如热锅上的蚂蚁,面上焦急的表情,宛如在说:

二姊,聂大哥,你俩不要这样……

你们亦身负内伤,这样做非常危险,偶一不慎,便会……

可是梦虽有千言万语,还是连一句话也无法说出来,她刚从死亡边缘挣扎回来,现下比一个初生婴孩还要虚弱,能够睁开眼睛,已是万幸!

五夜乍见悠悠醒来,固然异常高兴,而且看见梦脸上那焦灼的表情,也明白她为二人安危而操心,然而出奇地,只此一眼,五夜已没有再看梦的脸,只是垂下头道:

“三妹……别傻,这是……二姊懈……应当做的,难得……的是,聂风……也非常……关……心……你……”

这是五放最真的一句真心话。

在梦身后的聂风骤闻此语,不由处眉目一蹩,他没料到,五夜在梦醒过来后,忽然说出一番这样的话。

五夜依然没有看梦,依然垂首道:

“三妹,直至……适才你……拼死……救二姊……的刹那,二姊终于……明白……自己……自己在你心中……的地……位,原来……是这……样……重要……”

“一直以……来,二姊都……对你……不好,实在是……二姊……辜负……了你,我……不希冀……你会原谅……,只希望……你……如今……能给我……一个机会……补偿……”

五夜说着,贯进梦体内的真气更急,可知她如何惭愧。

聂风一直把她的一切看在眼内,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无敌回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倾城之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