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之恋》

第12章 同生共死

作者:马荣成

真正的盖世高手,绝对不应会轻易滴血,甚至在决战这中被对手划下一道微不足道的伤痕,亦会被视为奇耻大辱。

但如今,正急速向前飞驰的姥姥,她身上不仅伤痕累累,她浑身……

也在浴血!

太惨烈了!适才一战,是她一生中伤势最重的一战!她受伤,一来是因她被数不清的无双门人围攻,二来,亦因为她豁尽全力,催运了不应胡乱使用的——情倾七世!

其实,以姥姥修练至这把年纪,功力比之当今天下会的雄霸,与及被誉为可与雄霸争一日长短的独孤一方,姥姥虽未必可以胜过二人,却肯定并无不及。

此外,她还有无双夫人留下来的”无敌霸手”,这只手套,令她本来已极强的功力,于行招之间威力倍增,当日她在关圣庙外,以血凝成“倾城之恋”那四个字,竟可历经数日滂沱大雨而褪,这分连雄霸亦自觉不如的功力,实在不需大惊小怪,这只是无敌霸手的功劳而已。

然而尽管是一等一的超卓高手,面对刚才的千军万马,还是难以即时脱身,姥姥为了不让独孤一方以这种人海战术得逞,她在盛怒之下,终使出了情倾七世!

情倾七世,威力与倾城之恋相比,虽是九牛一毛,但依然至阳至刚,以姥姥孤阴之辰便能恢复元气,只是……

她适才不顾一切,强行把此招催至七级七世的项级功力,使出绝对名副其实的情倾“七世”,她的下场就像眼前这样……

身伤其身,浑身冒血!

不单如此,情倾七世更耗尽了她体内的九成真气,至少需时七天方能回复功力,所以甫一使罢此招,她已立即用仅余的一成真气,尽速离开,她希望自己能在油尽灯枯之以“平反”,一切都不再是问题!

更何况,姥姥心想,梦与五夜可能已借助聂风之力,取得了倾城之恋!

姥姥的铁算盘确实甚为响亮、如意,只是当她几轻辛苦,回到红屋下的隐秘机关时,她便发觉事情并不如她想象般的乐观……

“倾城之恋……怎么还没出现?”这是姥姥心中的第一个问题。

“梦儿、五夜、聂风他们在……哪?”这是第二个。

姥姥终于掠至那道铁门之前,呆呆的瞪着门内悬在半空的巨塔,纵是她平素极为精明老世,此刻亦不免为这幕情景感到禀然。

“姥姥,你……回来了?”

是五夜的声音!姥姥一听便可听出来了,她还听出,五夜已经在她身后。

姥姥虽快将油尽灯枯,此刻不村飞快回首,不出所料!不知何时,五夜已站在她身后不远。

骤见五夜满身血污,姥姥一颗心益向下沉,连随追问:

“五夜,你……为何会受伤?你三妹梦儿与聂风,为何全都不见了?”

“他们?”五夜苦涩一笑,答道:

“姥姥,你……就放过他们吧!他们……不应该留在这里,与我们……一起沉沦在这个……不义之城!”

不义这城!姥姥第一次听五夜这样形容无双城,心头陡地涌起一阵感触,不错!直至今夜,方才明白,无双城已经彻底变了,它不再是一个义气无双的城,因为它的城主独孤一方根本就无义,在他带领下的无双门众,平素只会恃宠生骄,横行无忌,多行不义只昔了那些无双城的低下城民……

话虽如此,姥姥仍不明白,何以向来与四夜同样骄横的五夜,会有这样苦涩的笑意?她似乎己彻底改变,但,究竟是什么令她改变?是人?是物?抑是情?

姥姥之情?

姥姥愈想愈觉不妥,正想追问下去,就在此没儿,通道人人口速地响睦怀个令她无限震惊的声音,打断了她本来想问的话:

“嘿嘿!说得好!无双城确是一个不义之城,吵过现今的江湖人又有那个真的尽仁尽义?都是一利慾熏心、千方百计向上的毒蛇鼠辈!愈是卑鄙,便爬得愈高,正如我们这个不义之城,只要能不择手段得到倾城之恋,便是天下最强的城,届时候,江湖人还有什么话说?谁敢再去管我们的不义,天下英雄,谁敢不向我们无双城折腰?”

这句说话令姥姥无限震惊,非单为这句话中所含的无耻心态,还为了说这句话的人,是一个她万料不到会在此出现的人——

“独……孤一方?”

“你……怎会知道这个地方?是谁告诉你的?”

姥姥一面说一面望向那个昏黯的通道入口,只见在昏黯之中,一条人影正冉冉浮现,来的,赫然真的是——

独孤一方!

还有他身后影影绰绰的一群门下!

独孤一方盯着正伤不堪的姥姥及五夜,嘴角不期然的歪了起来,他太得意了,因为这个擒捕无双武圣的游戏,他已操胜券,他邪笑:

“真想不到!无双城百丈之下竟然别有洞天,且还埋藏着绝世奇招倾城之恋,本城主怎么想不到呢?真是白白浪费了不少心力、时间!”

尽管大敌当前,姥姥仍是临危不成,冷冷道:

“独孤畜生!你似乎仍来回答老妾,究竟是谁告诉你这个地方所在?”

独孤一方嘲讽:

“别太着急!老人家性子太臭,活不长的。”

“本城主能找到这里,实全赖一个人的功劳。”

“谁?”姥姥问,五夜的表情,看来也很想知道是谁知道她们的秘密。

独孤一方的身躯微微向旁一移,一字一字的道:

“就是这个人!”

原来独孤一方身后,一直站着一个人,只是因此人个子较小。所以给独孤一方身躯遮掩了,而就在独孤一方身形移开刹那,姥姥与五夜,终于看清楚这个人了!

一看之下,姥姥当场呆立,哑口无言,五夜更是瞠目结舌,她们怎会想到,带领独孤一方前来这里的,竟然会是——她!

四夜!

是四夜!

“很……意外吧?姥姥?”四夜看来也不比姥姥与五夜好过多少,她全身也是满布刀剑伤痕,而且胸前还有两道很深的刀伤,两道差点可令她致命的刀伤,她被无双门下围攻时所发出的那声惨叫,想必是这两道刀伤所致。

姥姥呆了半晌方才懂得答话,向来威严无比的她,此刻竟看来异常沮丧,道:

“确实很意外!我以为……你已经死了,没料到你还能幸存,四夜,你为何要出卖我们”姥姥倒宁愿……你真的光荣战死,至少,能够以命报答无双夫人的大义……”

“义?”四夜勃然反问:

“姥姥,但……你有没有想过死亡……有多可怕?你可知道……当我被刀劈进体内时,明白了什么道理?我终于什么也明白了!原来,世上一切情情义义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先保住和条命!没有命,还要什么大义来于舍?”

“姥姥,我看你和五夜……还是乖乖把倾城之恋交给独孤城主吧!反正此招本来便属于他的先祖无双夫人,我们犯不着再理会无双城的事,就让他以此招,自己好好守护无双好了……”

于此紧要关头,四夜居然还当起说客,而且一边说一边指着自己胸前的两道刀伤,以增强为自己辨护的说服力。

可是,无论她此刻说什么,她脸上的表情,就像在她脸上刻了四个字——

贪生怕死!

姥姥默默的听罢四夜的自辨,终长长嗟了一口气,道:

“四夜,你以为只要我们把倾城之恋给独孤一方,一切便可迎刃而解?你确是太天真了,你可知道,若给独孤一方这畜生得到倾城之恋,他固然会以之守护无双,但他更会利用倾城之恋残杀那些不服他的帮派,只怕那个时候,整个武林会变为杀戮战场,你可知道今日你把他领来此处,将来会害死多少无辜的人?”

话虽如此,四夜却依;日毫无悔意,答:

“那些人有多无辜,干我何事”如今我只想敬存性命,今后,我还要彻底的忘掉什么无双夫人的大义,我不要再在暗里过活,我还要好好的——享受人生!”

真是冥顽不灵!姥姥愈听愈心如刀割,一直默然不语的四夜,此时倏地打破沉默,道:

“大姐,我……看错你了……”

“从小至大,你都在耻笑……三妹貌丑,但今日……我终于发觉,最丑的人……”

“其实是……”

“你!”

四夜向来最自负本身的美貌,此刻被五夜出言一激,即时怒叫:

“好哇!二妹,嗲敢骂我丑?大姊如今就要你比我——更丑!”

当了也顾不得上的伤,鼓尽全身气力向五夜直扑,且还十指箕张,誓要在五夜脸上狠狠划下十道血痕!

动手了!说了那么多道理,最后的结果仍是动手!早知如此,便不用说那么我,省点内力留待搏斗吧!

五放不惧一切直斥其非,当然早有准备,四夜扑近之际,她袖中的困仙索已如电射出,谁料困仙索突被人以指一挟,这一指,正是独孤一方的无双神指!

困仙索本与困仙网具备同等粘力,能把一流高手制肘,惟此际的独孤一方,这一指虽挟着困仙索,指头仍能活动自如,只见他竟可摆脱困仙索的粘性,回指一戳,重重点了五夜大穴,教她动弹不得。

“五夜——”姥姥一禀,即时纵身扑上营救,手中了柄青龙偃月刀,亦不由分科劈向独孤一方,她如今仅余一成功力,这一刀根本没有多大作用,她只是想以刀势吓退独孤一方。

独孤一方却仿佛早知道她的心意似的,居然不闪不避,口中还轻蔑的吐出一句话:

“强弩之末!你还有资格逼本城主出手吗?”

强弩之未,姥姥心头一惊,暗忖,他怎会知道我已是强弩之未?难道……

无从细想,姥姥的疑问很快便有答案,独孤一方虽仍波动手。即有一个人替他动手!

“蓬”!一张困仙网铺天撒下,姥姥已是心力交瘁,此时更是无法闪避,当场被网个正着,撒网的人,正是四夜!

她不单出卖了姥姥,原来还出了她的——困仙网!

难怪适才五夜的困仙索对独孤一方毫不奏效,相信四夜在来此之前,为防万一,早已给独孤一方涂了解仙水。

眨眼之间,姥姥二人已然被制,独孤一方益发自呜得意,道:

“怎么样?姥姥,四夜早已告诉我,每次你使出情倾七世,必需七日方能恢复元气,你如今还有什么把戏,可以阻止本城主夺取倾城之恋?”

看着独孤一方那满脸洋洋得意之色,还有在他身畔陪笑着的四夜,姥姥的震怒,已令她吐不出任何说话,反而,被封了穴道的五夜此时却冷漠的道:

“别太早……高兴!独孤一方,眼前这座巨塔之内……虽然藏着倾城之恋,蛤……你绝无法破塔取招……”

独孤一方笑脸一沉,问:

“哦?为何我不能破塔取招?”

五夜答:

“因为这座塔,只有聂风,才有能力破开……”

“可惜,他已与我三妹……一起远走高飞,即使他俩,暂时未能离开无双城,以聂风的冷静,沉着,你也绝对没有可能……找到他……”

独孤一方目光闪烁,道:

“所以,你认为本城主一定不能得到倾城之恋?只能在这里望塔轻叹?”

五夜胸有成竹的点了点头,只是她蓦然发觉,独孤一方闪烁着的目光似乎比她更胸有成竹!

“噗”的一声,独孤一方突然一把紧抓着五夜的额顶,冷酷一穴:

“本城主真的十分佩服自己,因为在适才刹那,我已想出一个可以寻出聂风与你三妹的方法。”

姥姥虽被困仙网缠个脱身不得,骤见独孤一方假装对五夜有听行动,不由狂叫:

“畜生,快住手!你若伤她一根毛发,我一定会十倍奉还!”

独孤一方涎着脸道:

“放心!我怎敢伤她的毛发呀”她长得蛮不错,如此滴粉搓酥的美人儿,本城主更应将她的美貌永久保存才对……”

说时迟那时快,独一方紧抓着五夜额项的五指翟地狠银一扯

但听“裂”的一声!一阵似是撕裂布帛的声音,听得人好生心寒!独孤一方竟以他无双神指五指之劲,硬生生把五夜的人皮,自额顶至足端,整个扯了出来!

哗!

顷刻之间,本来静寂的通道,赫然响起了五夜惨绝人寰的叫声!还有姥姥在极度悲愤下所发出的——

咆哮!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惨叫地与咆哮声终于停了下来,通道,又再次回复死寂!

五夜惨遭剥皮,血淋淋的身躯早已滚到地上,鲜血涂地,就你她那颗悔过恨晚的心令人不忍卒睹,只不知死了没有,而仅余一成气力的姥姥,在亲眼目睹五夜被活生生剥皮之下,早已在无限愤怒下昏厥过去,只有四夜,仍是呆然站着,然而她亦是大汗淋漓,显然适才的轿腥一幕,对她来说,也是相当震撼!

反观独孤一方,看来依然那么气定神闲,宛如什么也没发生一般,信手把五夜给剥下来的皮丢到一旁,他手中的血亦早已抹掉,浑身上下,都没有一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同生共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倾城之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