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之恋》

第03章 无双姥姥

作者:马荣成

  三国时代,除了武圣关公。刘备,张飞、孔明的事迹较为熟悉外,当然还有不少

“知名人仕”,例如孙权、周瑜、曹植、吕布、貂蝉……而就这一大堆数不清的名字当

中,有一个,相信后世无人不识,那就是天下第一姦雄——曹操!

  曹操亦曾是关羽的对头,据说,他与一代武圣关羽之间,就曾发生了这段不可思议

的故事……话说孙权设计围捕关羽之后,终于把其生擒,更将关羽推出斩首!

  后来,孙权为怕与关羽桃园结义的刘备会找其报仇,于是便立刻令人用檀香木制一

个匣子,把关羽的头盛人,送到曹操那里。

  孙权这一着其实是栽赃嫁祸,他把关羽的头送到曹操那儿,目的是要误导刘备以为

杀死关羽,乃是曹操指使。这样一来,刘备势必迁怒曹操;届时候两雄相争,孙权便可

坐收渔人之利。

  而另一厢,曹操听说孙权派人献上关羽头颅,当然万分高兴;因关羽是刘备身边一

员猛将,如今阻力既除,他大可安枕无忧。

  于是,当孙权的使者呈上那个木匣之际,曹操已急不及待掀开一看,但见关羽遗容

和生前并无异样,真是栩栩如生,私下已自一愣。

  而就在同一时间,更惊人的事发生了!突然间,关羽的头张口动眼,须发倒竖,曹

操登时被吓得四肢发软,魂不附体,大惊之下当场昏倒!

  经过好一段时间,曹操才悠悠醒转过来,但见他汗滴如雨,全身不断发抖,望着那

栩栩如生的关羽头颅,像是非常恐惧!

  此事以后,曹操不知是为了慑于关羽神威,抑或为了别的缘故,居然为关羽举行了

一个非常隆重的葬礼,并亲自拜祭,追封他为——荆王!

  以曹操一代姦雄,居然亦震慑于关羽死后神威,可知当年的关羽如何英雄盖世?

  究竟,为何关羽的头被斩下来后,仍能张口动眼、须发倒竖?

  曹操虽然已把他的头颅埋葬,但,经过千年以上的岁月,武圣关公的头……会否仍

在冰冷的墓下栩栩如生、张口动眼。

  还有,他的头会否仍在当年曹操所埋的墓下?

  抑或,更匪夷所思的是,关羽的头,已不再在当年的墓下。而是在一个令人意想不

到的地方——无双城?

  这个疑问,正是此刻在飞驰着的聂风所想到的疑问!

  关于关羽头颅死后仍能张口动眼的这段野史故事,聂风以前也曾略有所闻;那时候

他曾想过,这只不过是一个民间百姓为敬重关羽所创之后,聂风的想法却有极大转变,

他怀疑,这段关羽头颅回生的故事,未必便是民间故意编造的;只是若这个故事是真的

话,那关羽死后,一颗头颅仍能张口动眼,岂非比那长生不死的“神”更难令人相信?

  然而无论如何,聂风深信,如今躲在无双城背后的神秘高手,一定与关羽有极大关

连;所以,他预算在潜进无双城后,第一件事,便是先往无双城内那座关圣庙查探!

  而就在聂风思忖间,无双城已逐渐映人他的眼廉。

  以聂风独步武林的卓越轻功,经过了三日三夜的飞驰,终于抵达无双城管辖的范围

之内了!

  聂风并没有即时人城,他只是藏身在无双城门五十丈外的一个隐密树林内,先远远

窥视无双城周遭形势。

  虽然与目的地相距达五十丈之遥,但聂风自信在这个距离内仍能清楚视物!

  此时已近黄昏,夕阳西下,许多往无双城经商的商旅已然策马出城;而守在无双城

门外的侍卫,每人神情亦相当剽焊,明显尽是经过无双城主独孤一方精心挑选的精英。

众侍卫一直“金睛火眼”,目光在离去的商旅面孔上流转,仿佛一旦发现任何异样,立

即动手擒拿!

  好严密的防守!连离去的商旅亦不轻易放过检阅的机会,可想而知,在上午要进无

双城营商的客旅,更必须经过极严密的检查!

  可是最引聂风注意的并非这些,最引聂风注意的,是竖立在无双城门前那根高逾丈

五。粗逾三尺的巨大铁柱,和刻在铁柱上的两个大字——武圣!

  聂风势难料到,在无双城上居然竖着一根刻着“武圣”的铁柱!是谁把它插在无双

城的?是无双城内的人所为?抑或是外人所为?

  为何他们任由这根铁柱插在这里?既然铁柱上刻着“武圣”二字,那,无双城会否

亦与关羽有久远的渊源?

  聂风忽地感到异常忐忑不安,他开始感到,事情比想像的还要错综复杂。

  然而无论多么复杂,他还是要进无双城查个水落石出,这是他此行唯一任务。飒

  他将以什么方法混进无双?

  常理而言,一般人若混进某个地方,总是要乔装为另一个人;例如年青的会扮作年

老,年老的又会企图染发作年青,不老不青的,又总是往面上涂涂抹抹,终于弄至不是

脸怀大痣,便是貌丑凸额,怪模怪样的,也许比不乔装时更易被人察觉!

  唯一目的,便是要令别人不能一眼认出自己!

  只是,真正的一流高手,根本便不在乎别人是否能认出自己,因为他们甚至不会给

任何人“认出”他们的机会!

  就像如今聂风一样!呼

  侍卫甲更对待卫乙道:“哈哈!天气闷热得很,适才那阵风当真清凉无比啊!”侍

卫乙答:“可惜实在太短了,眨眼间便已不凉了,这种大热天当真难熬啊!”其他的侍

工听见二人所言,也是同声附和,然而众侍卫又可会知道,就在适才他们感到身心一爽

之际,他们一干人等,已经全部失职?

  这个世上有一种高手,他们的速度能比声音更快,而声音,当然比清风快……快得

他们的肉眼根本无法捕捉,无法瞥见,便已经过去了!

  天色渐沉,暮色渐浓,漫漫长夜犹如一只居心叵测的妖精,终于降临在无双城之内。

  无双城内,除了城的正中央建有城主独孤一方美仑美奂的府第,“无双府”外,其

余那些接近数百亩的土地,尽是布满纵横交错的大街小巷,十中有七住着独孤一方的徒

众,而其余之三,却住着不少平民,俨如一个大镇一般。

  此时已是晚饭的时候,大部分城民早已回家吃饭去,当然也有不少人喜欢上城中最

旺最热闹的馆子,所以无双城内的夜市亦颇为热闹。

  不单吃喝玩乐的馆子,就连横街窄巷,也充斥着不少摆卖油炸小食的商贩,还有人

在卖唱呢!

  就在人潮熙来攘往之际,就在那影影绰绰之间,当中,仿佛也有一条头戴草笠的人

影……是他——聂风!

  原来聂风自以他惊人的速度掠过那群守门侍卫后,为了要先了妥城中形势,便买来

草笠,继而在街中倘祥。

  这还是他第一次踏足无双城这个地方,他想不到无双城犹如一个大镇一般,住着形

形色色、不同阶级的人。

  是的!这个城的阶级观念十分严重,聂风仅漫踱一会已经发觉,坐在馆子里吃馆的,

原来全都是身披无双城侍卫服饰的彪型汉子,极其量,也只有一些来不及离城的富有商

旅在进膳或歇息;显而易见,无双城内贫富悬殊,富的,当然是独孤一方的一兵一卒;

贫的,就是那些草民,他们连上馆子的银两也没有,只好在街头流连,难怪有人在街头

卖唱,以娱一众贫穷知音。

  当然,已沦为街头卖唱的,其穷困的程度,更非想像可及了。

  卖唱的仍在卖唱,不过不单在唱,且还有琵琶伴奏。聂风隔着黑压压的人群望去,

只见在街中暗角,有一个披着粗布青衣初裙的妙龄女子,正在独抱琵琶浅唱;那个街角

实在暗,聂风一时间也瞧不清她是何生模样。

  但听那妙龄女子所唱的,竟是一阙异常哀怨的乐曲;歌的内容,却是关于一个豪气

干云的人:

  “想那关朗情重,桃园结义,义盖云天!

   何以他一世英雄,却不解奴家心意?

   仗义他去。

   独余奴家空帏冷守?

  泪眼连连……”歌声如泣如诉,声声反问,宛如一个深爱关羽的绝色红颜。本爱他

英雄重义,惟重义男人的最后下场大部不免慷慨赴死,在她心底深处,又舍不得从此与

他阴阳永隔,一颗芳心异常复杂。异常复杂,正因复杂,所以这曲子才会听来如此哀怨

缠绵……聂风没料到一代武圣关羽,在民间居然会有这样一段痴缠的恋情;这首曲子究

竟是谁所谱所写,曲中的女主角,又是那位绝色佳人?

  一曲既罢,例必到了”货银两讫”之声,群众终于一哄而散;聂风因站在数丈之外,

一时间未及掏银捐赡;他定神一望地面,只见原来仅得两个铜板,人情,未免太冷了一

些吧?

  当然不是!只因为适才围观的人本身也穷得可以,自身难保,能够有人丢下两个铜

板,已是非常难得……人潮散尽,那妙龄女子凝眸注视着地上那两铜板,静静的。似乎

并没抱怨,更似极为体谅,她只是俯身将它们捡起……这就是穷等人家的生涯了!

  古人陶渊明曾矢言“我岂能为五斗米,折腰向乡里小儿”,一时引为清高之人朗朗

上口的名句,但这句话的意思,可能是“只要有六斗米,我便折腰向乡里小儿”……然

而,穷等人家又岂会如此清高?当一个人的家里有子女成群等候哺育的话,他自己纵能

清高,子女的肚子却难清高……就在女郎把铜板捡起刹那,倏地,她顿住了,她像是发

现了一些东西……原来,此刻在那幽黯的街角,还有一个老弱的丐妇在瑟缩着,看来已

倦得睡着了,在她用以行乞的破钵内,竟连一个铜板也没有,真是可怜……那女郎看了

看自己手上的两个铜板,又看了看那老妇的被钵,猝地竟然毫不踌躇,便把自己辛苦赚

来的两个铜板轻轻放到老丐妇的破钵中,她的手是如此的轻,不知是怕惊醒了她,还是

不想给人知道自己所干的事?

  只是这一切一切,却给仍站在数丈外的聂风远远看在眼里,他心中忽地怦然一动!

  啊!好一个卖唱姑娘!她把自己仅有的铜板给了别人,还不想给人发觉,这种情操,

倒真难得!

  两个铜板仅能买一碗粗面,如今,她吃粗面的惟一机会也自行放弃了……她想必也

身无一文了吧?否则又怎会沦为卖唱?那她今夜又将如何熬过?

  一念至此,聂风陡地探手人怀……那女郎一直垂着头,正慾提起琵琶急急离去,岂

料却见一双脚站在自己跟前,还有一双异常稳定的手,把一锭银子送到她的眼前,更有

一个非常平和的男子声音道:“姑娘,适才在下陶醉于你歌声之下,一时忘了掏银相赠,

这里是在下一点小小心意……”声音的主人当然便是聂风。

  那女郎先是一楞,也许是料不到居然会有男子如此慷慨,以银相助她的困境;惟是

出奇地,她竟没有伸手去接,而且一颗头依旧垂得很低很低,像是十分害羞似的,聂风

始终无法看清楚她的容貌,她只是温柔的道:“适才实己曲终人散,小女子此刻已专用

衰力竭,无唱可卖;这位大哥厚意,我实在愧不敢当;何不把这锭银子给那边的年老丐

妇,也许,她比我较为需要这些……”原来她所记挂的,还是那名老弱丐妇;聂风闻言

鼻子不禁一酸,苦笑一下,便向那名老妇步去,再轻轻把银子放到其破钵之内,老妇仍

是睡得很沉,犹不知情……然而,放下一锭,又有另一锭银子送到那女郎跟前,但听聂

风劝道:“姑娘,萍水相逢,在下只是一心想角姑娘困境,别无他意,希望姑娘笑纳。”

  女郎身子一震,似乎亦为聂风这份死缠不休的热心有所感动,她不知是因为不便再

行婉拒,抑是为了其它原因,她终于把那锭银子轻轻接过了,道:“那……唯有多谢这

位大哥了,是了!请问这位大哥高姓大名?”聂风本来想胡乱说个名字便算了,不想此

行过于张扬;但见这女郎是性情中人,心想须以诚相交,于是便毫不避讳,直言道。

  “在下聂风。”

  “好名字,听来像是一阵清风似的……”聂风一时好奇,也问:“是了,还未请教

姑娘芳名?”那女郎又是一楞,像在踌躇着应否报上自己的名字,但见聂风一片助人以

诚,似乎也想瞧瞧这个热心的陌生男子到底是怎生模样,遂不禁徐徐把头翘起,轻轻一

瞥聂风,更说出一个将会纠缠聂风一生一世的名字:“我唤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无双姥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倾城之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