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之恋》

第05章 无敌霸手手!

作者:马荣成

  那是一双强而有力、充满无敌霸气的手!

  这双手此刻竟紧扣聂风咽喉,誓要把他握至气绝身亡!

  而这只握着聂风咽喉的手,居然是一只穿着银线手套的手!

  手猝地一紧,聂风虽然没被它握至气绝,咽喉却赫然给它——捏破!

  五根铁铸一般的手指,竟已深深抓进聂风薄而脆弱的咽喉中!

  “啊……”聂风低呼一声,登时一坐而起。

  却原来,适才的只是一场噩梦!只是如今,他咽喉上真的有一双手,这双手,是梦

为他抹汗的手。

  “你醒过来了?”梦瞧着他温柔的问;在悠悠跨进来的晨光下,她的脸比她的声音

更为温柔,她脸上的那条瞩目的红痕,也霎时变得温柔起来。

  晨风一阵阵的吹进来,今天,看来会是一个晴天。

  小猫和小南依然昏昏沉沉的睡在聂风身料,聂风瞟见自己的左臂与小南的双臂早已

缝满粗线,不由问:“梦姑娘,他兄妹俩已经没事了?”梦浅浅一笑,答:“已经没有

什么大碍了,而且也是醒过来的时候。”“不过小猫虽已可下床,小南却还要在床上多

躺五天。”她说着从一旁的桌子上端起一碗稀粥,递给聂风道:“聂大哥,要不要喝碗

稀粥?”哦,聂风不虞她一大清早起来便已煮下粥品,虽然并不感饿,惟盛情难却,遂

一手接过,把粥一口而尽,殊不知人口之物居然非常可口,不禁脱口一赞:“梦姑娘,

你煮的粥很不错啊厂不错!这碗粥不但不错,更令聂风忆起当年其父聂人王,也曾为他

与颜盈煮过无数美味的粥,可惜如今那些粥与那个曾是一代刀客的人早已不在,真是可

惜……聂风道:“是了。梦姑娘,要你抽空照顾我们,可不知会否有碍你的生计?”梦

嫣然一笑:“聂大哥言重了!你救了小南兄妹回来,我要多谢你还来不及;更何况,我

也是在夜里才会到市集卖唱,平素大多留在家里等待病人上门。”“请恕在下冒昧。梦

姑娘,其实你既是大夫,又为何会到市集卖唱?这样做,不觉太委屈自己?”“怎会?

聂大哥,卖唱其实才是我的真正喜好!”女孩子如非为势所逼,怎会“抛头露面”?若

这句话是出于其他女孩口中,可能有点虚伪;不过出于梦的口中,却是一句千真万确的

话。

  她虽是大夫,但却不以大夫的身份来赚取生计,更在替低下城民诊症时赠医施葯;

然而她的生计,也井非来自卖唱,她自有她的财富来源:她卖唱,只为一个原因。

  她由小至大都听着她的“姥姥”重复述说一个故事,一个令她非常感动的故事;她

很想无双城中的城民知道这个故事,所以她选择了一个最有效的途径——她决定把它唱

出来。

  梦这个答复倒真令聂风有点不知所措,一时间涨红了脸,不知该如何聊下去;就在

此时,忽闻两声“嘻嘻哈哈”的鬼马笑声,聂风与梦心觉有异连忙齐齐回首一望。

  只见小南与小猫原来早已醒了,兄妹俩一直在窥听二人对话;听至这里终于忍俊不

禁笑了出来。小南虽然虚弱,犹模仿着聂风温文的语气道:“梦姑娘,你煮的粥很不错

啊!”小猫也学着梦的口吻,怪里怪气的唱和:“聂大哥言重了!你救了小南兄妹回来,

我要多谢你还来不及小南索性压低嗓子,天马行空大作一番:“既然你要多谢我,那不

如嫁给我吧!”小猫更是人细鬼大,拍掌附和:“太好哪!那我们快快成亲吧!我很怕……

自己……嫁……不去……啊……”说到这里,两个小鬼头又再忍俊不禁,“嘻嘻”的大

笑起来,小南还笑至眼泪直流,道:“师父、姐姐!你俩真是世外高人啊!说话这样

‘文皱皱’的,我们可真……熬不住……啊……”话未悦完,又与小猫一起哄笑,真害

怕他的伤口会笑至裂开。

  给两个小孩这样出言一弄,聂风与梦的脸登时如遭火烧一般。

  双方都不敢瞧对方的眼睛,梦更是娇羞无限,道:“你两只小鬼剔再笑了!好了好

了!我知道你们都很饿,我……这就给你们端两碗粥来!”说着已急急的跑出房外,不

敢回首再看聂风的眼睛。

  不过她还是再有机会看见聂风的眼睛。

  就在小南兄妹吃罢稀粥,复再沉沉睡过去后,梦遂往厨中抓了一把谷,便到后园喂

饲那里的三数头白鸽。

  她把谷撒到地上,鸽儿们便一拥而上,急相啄食。

  当飞禽走兽其实也挺不错,每天睡了又吃,吃了又睡,尽情尽性生活,完全没有任

何尤愁顾虑,没有烦恼。

  人便不同了!人太复杂,大多感情纠纷,情仇恨怨,有部分人更太贪名求利,于是

更多烦恼。

  梦撒罢手上的谷,不期然以手轻抚着正在忙于啄食的鸽儿;那些白鸽看来亦不怕她,

任其抚弄,犹如她是他们的同类一样。

  斗地,一个令她“惊心动魄”的声音在她身边说道:“梦姑娘,你似乎十分喜爱动

物。”“这些白鸽也似乎十分喜欢你。”梦一颗心怦然一跳,差点便要跳了出来;她并

非因他突如其来的说话而心跳,而是因为他已在她身后三尺,他和她已如斯接近她甚至

可以自己深不可测的功力听出他有多近。

  然而她并没有回头,只是仍佯装在抚着白鸽,悠然答:“聂大哥,你为何这样快便

下床了?多躺两天对你有益。”聂风温然笑道:“可是不知何故,我总觉自己并没损失

两成功力似的,好像还比之前更精神……”嘿!他当然井没有损失两成功力,因为已有

两个人代替他!

  梦闻言身子一震,随即岔开话题:“既是如此,那聂大哥将要留在本城多久?”

“还没想过!我看大概是十五至三十天。”聂风说到这里,不禁记起一件事:“梦姑娘,

我曾应承当小南师父,不知在这段期间,我可否时常前来教他武功?”梦一笑,依旧背

着他,道:“为何不可,聂大哥,我们随时都欢迎你。我相信小南他们也很想再见你的!”

她边说边笑,霍地,她手中正抚着那头白鸽不知何故,竟向她“吱吱喳喳”的叫个不休,

梦登时点了点头,把手缩回。

  聂风看在眼里,奇道:“梦姑娘,不知是否在下的错觉;那头白鸽,适才似乎在向

你说话……”梦井没有掩饰,湿柔的答:“不错,它适才在骂我,抚它的手太用力了。”

聂风一愣,问:“什么?你……能听懂雀鸟的说话?”梦终于回首一瞥聂风,答:“不!

我并非真的听懂它们的说话,而是我可以感觉它们的意思。”“我不明白。”梦笑着解

释:“由小至大,不知因何缘故,也许是天生的吧!每次当我以手触摸任何人或动物时,

都可以用心感觉他们在想些什么。这种能力在我愈大时愈强烈;只有睡着的人和动物,

我才无法感觉他们在想什么……”哦?想不到她居然有此异能?可是何足为奇?神州向

来地灵人杰,千百年来奇人异士辈出,一点都不稀奇!

  只是,眼前这个梦,不但懂唱,还懂人和动物的心思,或许,这正是老天爷为她面

上那条遗憾的红痕而对她所作的补偿。

  此刻,二人就这样面对面的站着;梦蓦然发觉,原来自己在说话之间又不期然与聂

风的目光接触;她不知何解会如此羞着的眼睛,慌惶又弯下腰,假装安抚着鸽群,其实

是在安抚着自己那颗怦然跳动的心。

  轻抚鸽儿,只为让自己多做点功夫,忙忙碌碌的,不须与他四目交投!

  聂风也感到气氛之尴尬,连忙于咳一声,袍拳一揖道:“梦姑娘,聂风已打扰多时,

实在也应告辞了。明天我才再来看看小南兄妹的伤势,希望不会打扰你们,后会有期。”

“那……好吧!聂大哥也要好自休息,后会……有期……”后会有期?这句给世人说了

千遍万遍的话会否正是他俩私下的心声?

  梦的声音竟有点落寞,像是全因为他说要走,而且她还同时徐徐回首一瞥,可惜,

她太慢了,聂风已步出破落的庭园,直向大门走去,她只能目送他修长飘逸的背影。

  一只白鸽速地落到她的指头上,又在“吱吱喳喳”的说个不停,她似乎听懂了他们

的说话,粉靥当场通红,低声对鸽儿说:“什么?你们也认为……我很衬……他?”声

音之中竟还暗暗带着点滴惊喜。

  “我……怎配得起他?连你们雀鸟们竟然也爱说笑……梦虽在笑骂,惟一颗芳心,

想必早已飘到门外,那个“他”的身边了……惟就在她怅然若失的同时,一个冷硬的老

妇声音突在她身后响起,道:“对了!你怎配得起他?他实在是一个外在内在都很完美

的男人……”“完美的东西只可供人欣赏,谁都不配得到他!”“姥姥?梦井没有讶异

于她的神出鬼没,她只是为自己的话给她听见而心慌。

  “虽然忠言逆耳,但你要好好的记着姥姥这句话了;这个世上最珍贵的,并非高贵

情操、伟大爱情、无边智慧或旷世才华;这些所谓外在美与内在美,到了最后最后,全

都不过沦为黄泥下的一滩血污幻影;一切都无法留下,只有一个字才会千古长存,那就

是——”“义!”聂风对梦但言要留在无双城约十五至三十天,其实也是一句真话。

  只因为他对“倾城之恋”依旧渺无头绪,他还需要时间找出线索。

  犹记得,他潜进无双城的第二个清晨,也即是他遇见小南兄妹之前,曾把一张字条

卷成条状,捆在无双城市集内其中一棵松树之上;这本来是他们天下会的探子互通情报

的方法;他们把字条捆在市集上不为人注意的地方,便会有人收集情报,也会有人发放

情报故聂风甫离梦的居所,便立即赶往市集,回去那棵他曾捆上字的松树上,方才发觉,

他所写的字条已被取走;然而,那些探子为何没有留下字条回复、交待?

  他很机警,即时已明白是什么一回事。

  探子们没有给他留字回复,那即是说,他们也许己没有命回复他了。

  也许,他潜进无双事的事已被独孤一方获悉。

  不过聂风并不怕,事实上世上已没有什么能令他感到害怕的事情;只是他明白,以

后在无双城内查察须加小心,每次出门皆要非常谨慎,以防有人在后跟踪。

  可惜他纵然万般小心,更曾暗自回去那座被烧毁了的圣关庙查察,却依然未能寻出

半点蛛丝马迹;他惟有继续留下,静待事态有新的进展。

  如是这样,一日复又一日,他留在无双城的日子,终于已有十数天了……在这段十

数天的期间,聂风已几乎走遍无双城每一大小角落,除了——独孤一方的“无双府”!

聂风并没暗探无双府,一来是为了这是独孤一方的大本营,守卫最为森严;不过守卫森

严其实也不是很大的问题,聂风自信以自己的轻功,即使被发现了犹可来去自如;当然,

他没必要给独孤一方一个发觉他的机会。

  最重要的一点,反而是聂风根本便不认为独孤一方有任何可疑;若“倾城之恋”真

的在无双府内,独孤一方早便以之来对付天下会了,又何须与雄霸结盟”所以思前想后,

“倾城之恋”,应该不会在无双府内。

  那,它到底在哪儿呢?

  聂风一直在想。

  这段期间,聂风不单在找、在想,而且每天也会去拜访梦,一来是想看看小南兄妹

的伤势,二来……二来?还有二来?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再去哪里?或许,小南

兄妹的伤势只是他的藉口……他只知道,梦给他的感觉十分亲切。

  她十分神秘。

  说她神秘,是因为她那高深莫测的医术,到底从何学来?还有她的姓,她从来都不

向聂风提及片言半语;甚至乎,聂风始终不明白何解她要固守在这座看来异常破落和古

老的大屋内;以她医木之精湛,为何不往无双城外的世界闯一闯?

  后来聂风方才明白,她不往无双城外闯,全因为这里的低下城民。

  每天午膳过后,便不断有许多低下城民从无双城的贫穷角落络绎前来,也是梦一日

之中最繁忙的时刻:城民找她,除了因她医术高明,也因她不收分文。

  每一天,她都像为病人而活,或许也自己也非常乐于接受这种生涯;聂风有时候见

她面对如此多的愁苦众生,亦感到她实在太忙了,于是便想在旁稍作协作,只是他毕竟

是门外汉,大都愈帮愈忙。

  故而后来小南双臂的驱骨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无敌霸手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倾城之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