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之恋》

第07章 英雄传说

作者:马荣成

传说,濒临大时代,或世逢大难,必出妖孽。

也生英雄。

英雄,并不是在太平盛世时出现的,而是只会在乱世及苦难中成长、茁壮、诞生,俨如一颗短暂而光芒万丈的流垦,普照万世,让迷惆无援的众生惊鸿一瞥。

而人间的英雄,双以神州最多,包括有名的……与及“无名”的。

每位英雄也曾为众生流下不少眼泪。

包括那些已经流了出来的。

和那些只凝于眼眶,至死也不会流出来的……还有一个传说。

据说,天上某些星星,都象征特殊的人或灾难。

而其中一些极为特别的星,每一颗,更代表一传说——英雄。

传说。

为了争取时间,聂风与梦一直各展轻功在通道之间飞驰,穿过一条通道又是另一条通道,也不知要穿过多少通道方能停下。

然而,约飞驰半个时辰后,聂风蓦觉眼前豁然开朗,原来他俩已进入了一个非常非常巨大的山洞!

但见眼前的山洞约为了方二十丈大小,也是铺满红砖,除了广阔,这个山洞的建似无甚稀奇,惟最令人纳罕的是,山洞之内,赫然整齐排满了一副副的——石棺!

这些石棺,少说也有数十之多,贿尽朝一样物事排列,宛如石棺在向这物事跪拜似的,虽然洞内灯光昏黯,但聂风一眼便看清什么东西了。

那是——一根长的约五丈、粗逾三尽的铁柱!

而这根铁柱的上端,早已贯穿洞顶而上,而在下一端,却没在地上一个径阔六的通路内,铁柱与通路之间仍有少许空隙,可容人身穿过,然而这条通路,究竟会通往什么地方?

乍见洞内如此情景,聂风不禁对梦道:“梦姑娘,这里为何曾有这样多的石棺?”梦今回并没有即时回答聂风,却向洞内所有石棺合掌一揖,眉目之间竟尔泛起一丝深深的哀伤,隔了半晌,方回答聂风的问题:“这里放如此多的石棺,只围为要以它们来存放,那些世世代代在这里守护倾城之恋的遗体,而那些遗体,正是……”“我历代的先人……说到这里,梦那如迷雾般的眸子,不期然闪起一片泪光。

啊!原来棺内的全是梦的先人?原来她与她的先人皆要世世代代守护这里?难怪她始终没有迁出那座看来已有千年历史的红色砖屋了。可是聂风仍有一些不明白的地方,他问:“梦姑娘,这些……既然全都是你先人的灵枢,却何解在石棺之上,并没刻上你先的名字””是了!这数十副石棺,竟没有一副是有半个字的,何解?

梦的答案居然出乎意料之外,她道:“因为,若与这个山洞下葬的那人相比,我的先人皆自觉不是什么东西,他们认为自己的名字根本无足轻重,故索性吩咐后世子孙,不用把他们的名字刻在棺上。”“而且,每副棺木,还要朝那人所葬的地方摆放,以示他们衷心的敬意……”听至这里,聂风终于明白何以这些石棺像在向当中的铁柱跪拜了,原来有这样一个原因,然而梦的先人皆自愧不如的那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这个人既葬在这个山洞上,那,当中那根铁柱与及那条径阔六尺的通路,是否正是那人葬身之地的惟一入口?

聂风道:“梦姑娘,若聂风猜得不错,那人定是葬在这根铁柱所通的地方无疑。”“嗯。梦微微点头。

聂风续道:“这人既然是你先人最为敬重的人,那这个人定必与‘倾城之恋’有莫大关连……”梦并没有否认:“不错!这个葬在山洞下的人与倾城之恋的关系非常密切,聂大哥,我们这就下去见一见这个人,如何?”言毕,梦已步至那根铁柱之畔,聂风连随赶上,惟正当他愈来愈接近那根铁柱时,他方发觉,那根铁柱的颜色极端怪异,似为一种不知名的金属所铸,这种金属虽不知名,却又使聂风感到似曾相识……啊!聂风倏地记起来了!在无双城城门之前,矗立的那根亥“武圣”二字的铁柱,正是以同样颜色的金属铸成!

“哦?这根铁柱,不正和无双城门前的那根铁柱,以同样的金属铸成!”梦幽幽的答:“它们当然是以同一种金属所铸,因为——”“它们根本是——”“同一根柱!”“同一根……柱?聂风抬首瞥铁柱直插的洞顶,如今他与梦正身处在无双城下五十丈之深,若眼前这根柱与无双城门前的柱是同一根的话,那即表示,这根柱与地面上的柱是相连的了?

“很惊讶吧?”梦道:“这根铁柱确与无双城门的住一脉相连,故从这个山洞深入地底的深度可以推想,这根铁柱至少有五十多丈长度,更不计它继续延伸而下的另一段长度……”聂风非常诧异:那,既然两根柱均是同一根,如今在我们头上的岂非便是——无双城门?”梦闻言点头:“不错!如今在我们五十丈之上,正是无双城门!”五十丈!真是一个不少的数字!一根至少五十丈长的铁柱,难怪强如无双城主独孤一方,亦无法把它连根拔起!

聂风愈听愈是吃惊,追问:“但,当初与建这个地下山洞的人,为何要把一根这样长的铁住插迸地底?这样做到底为了什么?”“我也很想知道。”梦答:“我和我的先人虽然要守护这里,但至今仍不知这根铁柱的尽头在哪?它到底有何功用?”聂风道:“梦姑娘,那你和你的先人又为何要守护这里”听你的语气,你和姥姥好像亦从没有见过真真正正的倾城之恋……”梦听罢只是摇头苦笑:“这个……容后才再谈吧!如今距姥姥苏醒的时间已不足半个时辰,聂大哥,我们还是快点下去为上!”梦说回眸凝视聂风,一双眸子更是如雾迷离,道:“我知道,即使不是要寻找倾城之恋制肘姥姥,聂大哥你也很想知道,究竟倾城之恋是怎么一回事的,是不是?”聂风会意一笑,实在衷心佩服,梦意能看透他的心意。

不错!虽然聂风并不渴望能得到倾城之恋,也不太畏惧姥姥苏醒后的狙击,惟他一直在追寻倾城之恋的犹,既然如今已到了这个地步,无论这个山洞下是血河火海,他也会继续追查下去……更何况,梦曾那样奋勇救她,即使不为了倾城之恋,他也不会在此刻弃她而去……此刻,梦与聂风又意外地互相凝视,她看他,他更看她二人就这样默视良久,四目交投,面对这个在其两位妹姊口中所形容的天下第一美男,梦终于“不敌”,徐徐移开视线,羞涩的道:“别再耽误了,聂大哥,来吧!”“吧”字一出,她已沿那根铁柱展身一纵,直向山洞之下跃去!

聂风瞧她那弱质珊珊的背影,双目竟不期然泛起一丝异常怜惜之情……梦给风的印象极佳,本已不在话下,然而为何在此时此刻,他竟会为她而泛起一丝怜惜之情?

是因为他认为她可怜?还是因为,他早已明白……真相之前是假象,假象之前是真相的真理?

然而无论如何,他已不由分说,与梦一起跃进更深一层的秘地!

当小南与小猫一觉醒来的时候,原来已是黄昏。

屋内一片死寂,死寂得连小孩子也感到气氛极不寻常,小猫搓她那双惺讼的睡眼,对身畔的小南道:“大哥,怎么天已开始暗了?我们究竟睡了多久啊?”小南仍然如在梦中,答:“你问我,我双问谁”你自己为什么不竖竖指头算算?”小猫倒真的像头小猫般听话,居然竖起指头算了起来:“一个时辰,两个时辰……”可是她平素实在是太懒了,梦教她念书时,她不专心向学,算来算去,还是算不出所以然来,小南不耐烦的道:“嘿!平时不烧香,急时抱佛脚!瞧你!没有美貌已不用说了,连智慧也欠,还时常自称是什么涉女,待我来!”说也竖起指头算了起来。

然而这回,没有须的小南也要烧须了,见他算了许久许久,算至十根指头也开始发疼了,却依然没有答案,小猫一直阴阴笑的看他,忽然佻皮的问:“大哥,你今年十岁,我七岁,你比我年长多少岁?”小南已算得满头大汗,百忙中惟有又算算小猫这个问题,这次总算很快算了,他答:“四岁。”“错!”小猫像是满有胜利感似的,立时自作聪明,兴高采烈的指出他的错处:“是两岁!”“两岁?”小南犹豫,其实他已算得头昏脑胀,但还故意扮作胸有成竹似的道:“嘿!当然是两岁!其实我早知道了,只是要试一试你吧!果然给我试出,你和你大哥——我,一样绝顶聪明!”小猫明知他在打肿脸充胖子,不过也许兄弟情深,不忍拆穿他,只是道:“大哥,我们还是不要再算了,快出去见姐姐吧!”“也好!否则姐姐又以为我们溜出街了!”两兄妹于是即时跳下床,走出房外。

二人一直向前行,犹不知这间屋已发生了惊人突变,然而当二人步至手园之时,园中的情景,令小南不禁瞠目,小猫不禁结舌,只见在后园之上,竟然有一个——很大很大的蜘蛛网!

“哗!小南隔了半晌方懂得呼叫,他不期然一面走近那个四夜五夜所结的困仙网,一面道:“怎会……有这样大的蜘蛛网”小猫,我俩……不是在作梦吧?”眼见如斯诡异的情景,小猫浑身已在发抖,道:“大哥,你别要站得那样近啊!这个蜘网好可怕!不知会不会有大蜘蛛的?”对了!要织这样大的网,当然需要一支很大的蜘蛛,小南想想也觉可怕,不由自主的后退数步,道:“小猫你说得一点不错!织这个网的蜘蛛一定很大!我们……还是先去找……姐姐再说!”说罢已拉小猫的手,便要往原路走,岂料甫一转身,便发觉他们身后,早已站两个女人——两个极端妖艳的陌生女人!

小南本能地感到不对劲,拉小猫一面向后退,一面对站在前问的女人道:“这位,姑姑到底……是谁”你是……来找姐姐……看症的吧?”哈:姑姑?

站在前头的原来是梦的二姊五夜,五夜骤闻姑姑这两个字,脸上登时一红,抚自己的脸,向身畔的四夜问:“大姊,这两支小东西,竟然唤我作‘姑姑’,我真的……看来有这么老吗?”面对年龄问题,天下女人们永远非常敏感,虑,也非常势利,四夜异常庆幸小南口中的姑姑,井没有包括自己在内,故极力在扮演同情者的角色,安慰五夜道:“二妹,你怎会看来很老?只是较我看来,多添一点成熟风韵而已……”话未说完,谁知一旁的小猫已抢道:“不对啊,在前的姑姑比在后的婶婶,看来应该年青很多……”哗!婶婶?这还了得?

可是小孩的说话往往都是真话,四夜登时老羞成怒,怒火中烧,妖性大发,嘶叫:“好哇!你两支小鬼不想活了,老娘如今便要好好整治你们说便要向小南兄妹扑去,谁断五夜虽被唤作姑姑,还有几分容人气量,拉她大妹劝道:“大姊,童育无忌,稚子无辜!别要和小一般见识,而且,姥姥也很看重那个小男孩……”四夜横她一眼,骂:“呸!我你的脑袋已长到屈股去了”二妹,姥姥曾告诉我,聂风已收了那个男孩为徒,我们若能擒他的徒儿,还怕聂风不乖乖就范?”就范”她们要聂风如何就范?五夜一想,当下已心养难熬……“好呀!那,大姊,我们快擒下他们吧!不过别太难为小孩子姊妹俩登时心意合一,出招!

只见四夜巧一翻,纤纤五指,便向小南衣襟抓去,而五夜亦于同一时间向小猫施袭!

总算小南是聂风徒儿,在短短时日练就的反应也是不弱,当下已一手牵小猫的手,步法急转,所使的居然是聂风所授的。“急转步法”。

这套急转步法乃当日鬼虎传予聂风,步法虽然简单,但却相当实用,童年的聂风也曾以之来避过一头丈五高的巨大黑熊,小南的资质虽不及聂风,惟绝世步法毕竟是绝世步法,使将起来亦刁巧非常,小南两兄妹便以这步法急转后撤,居然能避过四夜及五夜的擒拿手。

小南见自己所练的武功,第一次出师便报捷,不由喜上眉梢,小猫更为咀刁,立时助庆:“好羞好羞!姑姑婶婶以大欺小,好不要脸!如今中小也欺不了,更没有脸!”能够摩掌逃生,本来是值得庆幸的事,但他们两兄妹未免高兴得大早了,就在二人沾沾自喜的刹那,遽闻背后传来一声冷嘲:“这种步法本来极妙,可惜你年纪大轻,道行太浅还未足以应付我们啊……”是四夜的声音!她与五夜不知于何时已闪至二人身后,小南兄妹不禁神为之夺,犹未及呼叫,四夜已一爪把小南整个举起,犹如麻座鹰捉挑战鸡一般,而被五夜攫的小猫,处境也是一样!

四夜翘首对被她抓得高高的小南道:“哼!小鬼,你终于落在老娘的手上,你适才的威风去了那儿?

你要怎样整治你?宰了你好不好?”小猫但听其大哥如今要被人宰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英雄传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倾城之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