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之恋》

第08章 剑星

作者:马荣成

  命运真的牢不可改?铁案如山?

  未必。

  关于命运能否改变这个问题,据说,曾经就有这样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

  一个英雄故事……

  中国人或许因为苦难大多,故为了自我安慰,大多数人皆宁愿深信,万事早有定数,

一切早有天意。

  故而,英雄这类濒临绝种的罕有“生物”,更彼视为一项刻意安排;他们投生世上,

只为救众生于水深火热之中。

  话说于天地初开之后,于女娲炼石补天之后,于女娲炼石补天之后,上天下地,逐

渐取得平衡;而补天所余的四大奇石,亦已随着不同机缘投下人间。

  女娲总算大功告成,她飘身于无边无际的夜空之上,正想享受片刻优闲,翟地……

  她隐隐感到有些不妥。

  到底是什么不妥?

  女娲随即闲目凝神,一颗心投向虚空之中,再在虚空中投向未来,过了良久,只见

她眼角徐徐泛起一片泪光,哽咽叹息:“原来如此!原来冥冥中早有天意安排,人间尽

管经过千年万年亿年以后,还有那样多的劫数和苦难;天意……也确实太残忍了,但,

这……将要如何补救?”

  补救?

  女娲甚至能炼石补天,却反而无法补救天意安排给世人的绵绵苦难?她何以如斯凄

枪?

  只因为,在炼石补夭之时,她已耗掉身上一半元气;现仅余下一半元气的她,若然

不再妄动慈悲之心,妄动元气拯救众主,她强也可永生永世苟存于天地之间。

  是的!只要她能见死不救,那一半元气也足够她永远享用了,但……

  若不能救众生,她,虽生何用?

  一念至此,女娲更义不容辞,她既然已预知人间将有无穷无尽的苦难,她便要豁尽

自己所能去补救,哪怕最后她形神俱灭,归于虚空?

  然而,纵使她愿意为世人牺牲自己,也须有一个能够有效地帮助世人的方法呀!

  她环顾身畔漫无止境的夜室,旋即发觉在漆黑的夜空上,除了有一轮圆月,总像是

欠了什么似的,总像……有些遗憾。

  啊!她斗地想到一个可以把众生救离水火的方法了,因为在天地初开之后,原来,

天上并没有——星!

  不错!是星!

  天上没有点点繁垦,煞是可惜。

  女娲于是不顾一切,立即凝神,把体内的元气与心中的意念汇成一道,信手一挥,

但见她掌中豪光一闪,在夜空其中一角,霎时出现了七颗光亮无比的星;七颗星更旬得

疏密有数,女娲瞄着这七颗星,道:“人间实在有大多苦恼,人更容易迷失方向,包括

他们心中的方向;北斗七星,你们何不永远为世人指引方向,把迷惘众生导向正途?”

  原来这七颗星唤作“北斗”;女娲此番以北斗七星作为世人的指路明灯,实是用心

良昔。可是,纵使世人已有指路明灯,却仍然脱离不了劫数和苦难,女娟固然明白,她

于是继续动双手,夜空之上接连又出现了不少星星,她更亲自为每颗星命名;每颗星都

混和了女蜗对世人的祝福和希望,与及她的元气而成,故而每颗垦均具备特殊的灵动力,

甚至有一些,更代表着某些将会降生世上不同朝代的——英雄。

  包括有名的,与及无名的……

  对!既然她无法千秋万载照顾世人,她便以自身的力量化为天上的星;当这些星所

象徽的人或英雄降生世间之时,便能尽量为众生解去某些天意安排的浩劫和苦难……

  她偏不信天意真的——铁案如山!

  也不知过了多久,漆黑的夜空终于繁垦似锦;天苍苍,地茫茫,不独已有燃点人心

藉重的星宿,也有象徽名人或英雄的垦;那些星所象徽的英雄,多如恒河沙数,瞳够化

解人间万年忆年的苦难;众星既各自归位,各自归命,女娟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然而,

她自身的噩运亦随开始……

  为了炼石补天,为了创造星象来扭转天意,她已筋疲力竭,油尽灯枯;她仍未形神

俱灭只因胸中犹存三口元气;惟这三口元气,也仅足够她多苟存一时三刻而已;她叛逆

天命的下场即将降临;纵使她是神,亦要永远消失于这个无边的天地中。

  其实,她虽然创造了那样多的英雄,她自己才是——真正的英雄!

  整个夜空霎时充斥着女娲的残喘,苟延残喘。

  她确是大虚弱了,然而在虚弱之中,她的眸子,霍地又露出一股无法形容的惊悸之

色!

  哦?女娲是否也害怕面对死亡?抑或……

  不!她怎会害怕面对死亡?她只是蓦然本能地感到,她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她

算漏了两劫!

  第一劫,将会发生在一个三国鼎立的战争时代;这时候将会出现一个姓刘的皇者,

和一个姓曹的一代姦雄;若然刘姓皇者无法得到一个仗义干云、天下无敌的英雄相助,

便难以制时那一代姦雄,而那姦雄,更会顺利荣登皇座,天下苍生势必饱受涂炭……

  而第二劫,却是发生在距三国鼎立的千多年后,那一劫更是影响深远,更必需有英

雄出现……

  “啊……”

  “我……错了,我……怎能……犯下……”

  “这样的……错?”

  女娲若断若续、虚弱地叹息,她为自己的疏忽而深感难过,但,难道事情真的已无

法可救?

  为了弥补这两个大错,她不断以自己仅余的生命苦思;一头长发,也因苦思而变白,

再由白变为透明;这地,她嘴角做徽泛起一丝笑意,一丝蕴含希望的微笑;但听她沉吟

道:“对了!还……有一个……方法,只要我……连这一时……三刻……的苟延……残

喘……也不要,便能……成功……”

  什么?她连这一时三刻的苟延喘也不要?那岂不是说……

  她不要命?

  是的!为了成全人间苍生,女娲决定不要命!

  然生命已无法永久,远希冀那一时三刻干什么?

  她索性豁尽了!

  只见女蜗斗地张口一吐,赫然吐出三团眩目光芒。啊!

  这三团光,是……

  三颗星!

  也是女娲以她仅余的最后三口元气,融会而成的最后三颗星!

  她真的不要命!

  三颗星尽皆璀璨无比;其中一颗一片火红,刺眼非常;余下两颗亦光芒万丈;只是

其中一颗隐隐散发着一层云,异常独特;最后那颗亦不逞多让,竟如一股旋风般绕着那

颗布满云气的星游走,两颗星俨如知己、朋友。

  这三颗垦犹在漆黑的夜空中飘荡,似乎仍未知自己将要所归之位;而女娲,在吐出

这三口元气之后,她的肉身已像她那头长发般,逐渐变白,再由白变为透明,她,即将

气尽,消失……

  可是她仍鼓起最后一分力,对这三颗星道:“武星、风星、云星,你们……本来是……

我最后……的……三……口气,所以……你们同……出……一辙,你们……所象徽……

的三个……英雄,全部……都将……会……具备……”

  “相同……的……练武……资……质……”

  武星?

  风星?

  云星?

  从外观看来,那颗满布云气的定是云星无疑;而风星,一定是那颗绕着云星,如风

游走的星……

  至于武星更不用说,必是那颗火红的星!

  女娲又再非常虚弱的续说下去:“你们所……象徽的……那三……个人,必会成……

为人间……至杰,可……是……如今已……力尽,再无……余力……把你们……放在……

两……个劫……数……的……正确……位置……”

  对了!女蜗尽管已创造了最后这三颗星,但若不能把它们放在天上代表两个劫数的

方位,未了还是徒劳无功……

  只是,那两个被疏忽了的方位,到底在何处何方?

  女娲不期然朝夜空上的极北之位看去,继而又瞥向极南之位,断续的道:“武星、

风……星、云……星,极北……之位,正是……代表三国……鼎立……的那……一劫;

而极……南之位,却是三国之后……千年的……大劫,我……已无……能为……力,你

们……还……是……各自……随缘,去……吧……”

  此语一出,说也奇怪,三颗星恍如具备灵性似的,不断自转,似在犹豫;最后,风

星与云星竟突生异变,各自生出一股无形旋力,合二星之力,硬生生把赤红的武星扯动,

一直把武星扯向极北之位。

  武星看来亦非常不愿,只是三颗星的资质本来相等,它根本无法摆脱二星制肘。

  女娲见状不由一怔,纳罕:“风……星,云……星,你们……在干……什么?”

  话未说完,武星已被二星掷至极北之位;武星甫一到位,当场再也旋走不得,却原

来星一固定在特定轨迹,便无法可以再行改变。

  武星既定,风、云二星便如短命的流垦般,朝极南之位飞去,女娲看着这两颗星最

后一起固定在极南之位,方才恍然大悟;泪,又如江河缺堤般,众她的眸子源源淌下:

“我……明白……了……”

  “风星、云……星,你们……也感应……到……极南……之位……那一……劫……

的不祥,所以……才会……把武星……掷向……极北,你……们……不想……它与你们……

一起……冒……险?”

  极北是劫,极南也是劫,然而劫也有大小之分,与武星同出一辙的风、云二星,原

来不忍武星与它们一起冒太大的劫?

  “但,你们……可知道,武星在……极北,将来……一定会……成为……一个……

天下……无敌……的……武中圣……者,圣中……武者……受……千秋……万世……的

人跪拜……景仰,名……垂……千古?”

  说到这里,女娲不禁凝视夜空中的风、云二星,相当惋借:“而……你俩,你俩……

座于……极南,将来……即使……能……为世间……化去此……大凶……之……劫,自

身……却……依旧……藉藉……无……名,你们……纵然……为天下人……干尽……好

事,也……不会……被人……记起,亦不会……感激……你们,你们更不会……在……

历史上……留……名……”

  风、云二星当然不会回答,仿无语,然而,它们看来也似是无憾、无悔……

  舞泪!

  只有女娲仍在淌着她的眼泪,她为风云二星的选择所流的同情之泪……

  “人……有人……命,星有……星命,神……有神命……”

  “我……叛逆……天意……而创星,企图……为人间……带来……救星……与希望,

纵使如……今遭……受……天谴,形神……俱灭……于天地……之间,亦……觉……无

憾……了……”

  是的!女娲虽算尽千劫万劫,挖空心思,不惜以创星来扭转天意,然而未必表示,

天意一定会被星所象徽的英雄逆改,一切一切,都要看每颗星的造化,但……

  至少,无论是女娲抑或每一颗星,都曾经尝试努力去逆转夭意。

  曾经尝试过。

  至少比甘于接受命运、坐以待毙为佳。

  说话之间,女蜗变得几近透明的躯体亦开始烟消云散,惟她仍是百般忐忑,不忘对

风、云二星作出最后的祝福:“风星、云……星,其实……我最……放心不……下的,

是……你……们“但……愿……”

  你俩……为人间……化解……大难之……后,自身……不会……像我……一样,遭……

天谴,更不用……拥抱……”

  “永……恒的……遗……憾……”

  “但……愿……”

  “但……愿……”

  “但……”

  “愿……”

  但愿?还有但愿?

  既然还有但愿,可见仍是意难平,仍有遗憾……

  女娲还未及说出她最后的“但愿”,她的形、神便已撤底消失于天地之间,直至永

远,永远。”

  而夜空之上的点点繁星,就像是女娲为世人所下的眼泪。

  这个关于叛逆天意、叛逆命运的故事,无论孰真孰假,本应就此完结。

  不过据说还有尾巴。

  虽然知道这个故事的人并不多,可是就在武星降生世上的三国时代,却有一个非常

非常聪明的女人;她精通五行艺数,擅观森罗万象;她早已藉星象预知武垦的宿命,更

发现在天上极南之位有两颗孤独的星。

  她从没见过这样孤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剑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倾城之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