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篇》

楔子

作者:马荣成

  汗,一滴一滴地自他的额角流下。

  少年正在匆忙赶路,赶得好不辛苦,然而脚下所踏着的路,也不知是否他应该要踏

的归途?

  纵然渺无方向,脚仍是一直向前,一直向前,犹如一头孤魂野鬼。

  身前身后,尽是杂沓的影儿,影影绰绰;少年瞧真一点,只见影儿尽是愁眉不展的

百姓,像在逃难……

  逃难?

  逃往哪?

  少年极目一望,却见这些人原来并不是在逃难,而是在轮候……

  他在不知何去何从之下,六神无主地步近这班在轮候着的人群。

  但见人群整齐地排列,严如一条巨龙,蜿蜒也有数里,为何竟有这样多的人在轮候?

他们在等些什么?

  轮候的群众中,一个年逾古稀、牵着一个六岁男孙的老公公瞥见这少年一脸疑惑,

不禁慈和的道:

  “少年人,你呆站在这里干啥?快到人群后排轮吧!”

  那个孩子也睁着一对大眼睛道:

  “是呀!否则天色一黑,便要饿着肚子再等明天了。”

  少年犹不解问:

  “老公公,你们……在轮些什么?”

  老公公有点失笑,道:

  “米粮呀!我们全是灾民,你不是本土人?”

  少年摇了摇头、恍恍惚惚的道:

  “我……我不知道自己是哪儿的人。”

  老公公又问:

  “那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双目立时又泛起一片迷惘,答:

  “我……我连自己的名字也记不起来了。”

  此语一出,人群中顿传出不少窃窃私语,毕竟老公公年纪较长,早知道是什么回事,

叹道。

  “唉,又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准是给洪水吓坏了。少年人,你饿不饿?”

  少年脸色乍红,并役有答,不过他的肚子却“咕咕”作响,替他回答。

  “真可怜!”公公从怀中掏出一个干枯不堪的馒头,递给少年道:

  “孩子,先吃了再说吧!”

  “谢谢老公公!”少年连忙接过,毫不考虑便大口大口吃起来,可知饿了不少时日。

  那个男孩在老公公耳边悄悄道:

  “爷爷,那是我们惟一的馒头啊!给了他,我们今晚……”

  老公公道:

  “小定,别这样说!他想必与父母失散了,又记不起自己是谁,好可怜呀!而且大

家也是穷人,好应守望相助,我们也快要轮到米粮了,不用担心……”

  话虽然如此说,可是那个小定还是紧紧盯着少年在吃着的馒头,猛吞口涎。

  少年仅吃了一半,眼角瞟着他,忽然竟不再吃,把余下半边馒头还给老公公,道:

  “老公公,谢谢你!我饿得……太久了,一时间吃不下去……”

  是吗?那有这个道理?他分明是不忍心再吃。

  小定听见他如此说,喜形于色,连忙代他爷爷接下了。一边还欣赏着那留有半边齿

痕的馒头,他以为他会把这惟一的吃掉,谁知竟又不吃,不期然异常快乐地对他的爷爷

说:

  “爷爷,嘻嘻,瞧!还有半边呢!今晚小定决定不吃,用来孝敬爷爷!”

  原来这孩子如此紧张这半边馒头,只为一点孝心,真是难得……

  少年双目不禁有点濡湿,很后悔适才吃了他那半边馒头。

  少年帮意岔开话题,问那老公公道。

  “老公公,你说……大家在轮候着米粮,这些米粮……卖多少银两?”

  老公公微微一笑,答:

  “这些米粮不用银两来买的。”

  “不用银两?”少年道:

  “竟有……这样便宜的事?是谁……这样慷慨?!”

  老公公道:

  “是当今一代大帮天下会雄霸的第二弟子一步惊云!”

  “是啊!自从发生水灾之后,步惊云便遣送乐山官府一百万两,给他们购粮食和葯

给我们这些贫苦大众啊!”那个仍在拿着半边馒头的小定一听见步惊云三个字,旋即兴

奋地抢着道。

  其他在轮候着的灾民甫听步惊云的名字,不展的愁容露出了笑容,齐道:

  “不错!步惊云是我们的大恩人哩!”

  “步惊云?”少年乍听这三个字,只觉心头一阵颤动,可是想了又想,犹理不出半

点头绪来。

  这三个字,似乎在他空白的脑海里曾占着一个角落。然而,迷茫地,他始终找不着

半点蛛丝马迹;那些很久很久以前的记忆,仿佛“下落不明”。

  那个小定仍在手舞足蹈、眉飞色舞的道:

  “依我想,步惊云一定十分高大威猛,经常行侠仗义,我真想见一见他啊……”

  “啊”字刚刚出口,突然又听小定再次“啊”的一声;原来他手中的馒头,倏地给

人一腿踢飞,滚到地上,染满了砂尘。

  把馒头踢飞的是一个高瘦、作商贾打扮的人,他身后正站着两个剽悍随从。

  小定服见馒头下地,情急高呼:

  “啊,我给爷爷吃的馒头啊……”

  虽是半边蒙污的馒头,然而在饥寒交逼的境地,小定还是赶忙想抬回来再洗干净,

可是正抢前俯身,刚把馒头拾回刹那,赫地,那个高瘦的男人一腿踩在他紧握馒头的小

手上,“咯嘞”一声,小手和馒头似要一同被踩扁当场。

  “哇!”小定痛得高叫起来,老伯也即时惊呼:

  “小定!”

  急忙跪在那个高瘦的男人跟前,“咚咚咚”的叩了数个响头,乞求道:

  “柳老爷,求求你……放过我孙儿吧!”

  这个高瘦汉子原来唤作“柳坚”,本居于乐山未受水淹的“昌平镇”;他原是一名

土豪的师爷,乐山一带无人不识;后来不知为何时来运转,顿摇身一变为暴发户。

  柳坚一脚踩着小定的手,一副不可一世的暴发户咀脸,犹在气定神闲的笑道:

  “谁叫你孙儿这样崇拜那个什么步惊云呢?哼!那个家伙算是什么狗东西?”

  小定已痛得大汗淋漓,但听他如此侮辱自己崇拜的人物,仍倔强地、天真地驳道:

  “呸!步惊云是我们的大恩人,并不是……什么狗东西!”

  柳坚狞笑着:

  “嘿嘿,真是无知而又痴呆的孩子,你道这个步惊云为何捐助你们?他只是藉此增

加声势,沽名钓誉吧了!”

  沽名钓誉?是吗?他自己又为这次天灾干过什么?还不是只懂得出口伤人?

  说话之间,柳坚的脚始终踏着小定的手,眼看他的小手快给踩扁了。

  一旁的村民全都碍于他是恶霸,不敢干预;只有少年人见此面色一变,正要扑前,

却给柳坚两名手下使力擒住。

  少年人虽记不起自己是谁,但仍能分辨事非,眼见这个唤作柳坚的人中渣滓如此虐

弄小孩,他咬着虎恨恨道:

  “废物!自己发了财……却不立品,不好好……捐助灾民,反而不甘看见……别人

捐助,这样的小人,一定会有人惩戒你!”

  柳坚间言脸色一阵铁青,因为少年说正了他那颗小人之心。

  可是他忽又化青为笑,道:

  “呵呵!少年人,你竟对本大爷如此说话,真勇敢呢!大爷一定会对你好好整治,

不过在整治你前,也须向你解释一下,到底本大爷家财百万,为何也不捐助一文啊!”

  少年人狠狠的瞪着他,没再搭腔。

  柳坚道:

  “其实啊!本大爷最信因果了!正所谓种善因得善果,富贵贫贱,全因自己一手造

成。本大爷能会享富贵,兼且逃过水灾大难;当然因为我是大大的好人了……”

  他说着一指那些正饿得有气无力的村民,高声道:

  “相反来说,这些灾民所以遇上水灾,只因他们根本就是坏人,既是坏人,便得要

承受恶果,有此报应真是大开眼,而我啊……”

  他歪着咀角向少年邪邪一笑,道:

  “我既是好人,便绝不会捐助坏人的了!少年人,你明白没有?哈哈……”

  柳坚说罢顿纵声狂笑,两名手下也附和地大笑起来。

  他仍然未有移开正踏在小定手上的脚,那个老公公依旧在声声“柳老爷”的跪地求

饶,少年勃然变色道:

  “嘿,你这样……歪曲天理,草菅人命,难道……这些人便没有娘亲吗?别忘记!

你也是由你娘亲所生的!”

  柳坚想了想,笑道:

  “是啊!我差点把我娘亲也忘了!年前我把她赶出街头,不知她可有饿死呢?”

  说着又再高声大笑。

  “畜生!”少年人恨得咬牙切齿,可惜被两名手下制着,动弹不得。

  柳坚看着他咬牙切齿的样子,感到畅快极了,索性变本加厉,踩着小定手儿的脚更

用力了,小定立时痛得一声惨叫。

  柳坚道:

  “骨头折了尚可驳,踩扁了便无葯可救,这只小手是废定了!我最喜欢看见坏人受

尽折磨,少年人,我知道若我把他的手废了,你一定很痛心的,是不是?”

  他这个问题根本并不预算少年会答,他只是一边说一边脚上加劲。

  此时那些灾民瞧着也觉心中不忍,有些人壮着胆子道:

  “柳老爷,求求你……高抬贵手吧!毕竟小定还是个……孩子……”

  柳坚反chún相稽:

  “哼!你们装什么慈悲?他手废了与你们何干?他若因此而死,少了一个废物与你

们争吃,岂非更好?哈……”

  灾民即时嘴声,柳坚又再拼命使劲,誓要把小定的手踩扁不可。

  “柳老爷!不……”那老公公仍在哀求,老泪纵横,更突然一手紧抱柳坚的腿,柳

坚一怒之下大脚一伸,当场把老公公蹬开,老公公脑袋随即撞到一块大石之上,“噗”

的一声,当场脑浆迸射,死了!

  “爷爷!”小定眼见爷爷死了,急忙放声惊呼!

  柳坚见自己错脚弄出人命,也是一愕,连忙缩腿,小定立时强忍痛楚,乘势扑向他

的爷爷,拼命摇幌着他,哭着呐喊:

  “爷爷,你不要死啊!小定还有半边馒头要给你吃啊!爷爷!你答答小定啊……”

  他慌乱地把自己那只血肉模糊的小手递到他的爷爷面前,那半个馒头早已变为一团

泥浆般黏着他血淋淋的手,情况异常惨厉,可是,他的爷爷已永不会答他了。

  柳坚一步一步的向后退,也许他亦未料到会酿成惨剧;这种小人,平素不帮同胞,

只会欺压同胞,到了这个时候、也只会畏罪潜逃……

  然而就在他刚退出一丈之际,霍地,身后竟有一个冰冷的声音道:

  “你,这畜生。”

  柳坚枪惶回头一看,只见适才被其手下擒着的少年,此刻不知如何竟已站在他的身

后。

  最令他意料不到的是,少年足畔,竟倒卧着他两名剽悍的手下。

  他不知于何时把他俩击倒了,他居然有这样的力量?

  此刻,眼前少年像是换了个人似的,他仿佛蓦然充满了一股突如其来的力量,一股

——

  杀人的力量!

  他的眼神,也变得异常冰冷。

  就像是——

  “死神”的眼神!

  一个为天地履行因果的死神!

  柳坚看着少年森冷的双目,竟感到一阵浓烈的死亡气息向自己直罩,双腿登时一软,

尿也给撒了出来,他不知何故会这样的害怕,不由自主地哀求道:

  “别……别杀我!我……知错了……”

  少年静静的看着老公公爆开的脑袋,木无表情的道:

  “世上,并没有知错这一回事,我早已没有原谅你的意思了。”

  他冷冷的盯着柳坚,只说出了一句公平的判决:

  “你,绝对该下地狱!”

  接着,拳影一动!

  “蓬”的一声,一团东西自柳坚的体内飞出,跌到地上。

  那团东西仍在有规律地跳动,灾民定睛一看,尽皆哗然。

  这团物体,赫然是柳坚的肠脏,和他那颗小人之心!

  鲜血遍地,混和了老公公的脑浆,也混和了小定的哭声,终于把少年人悠悠的唤醒

过来,他眼中的冷意,居然又出奇的消失。

  他的目光又回复一片迷惘,比适才更迷惘……

  他如梦初醒,茫然地瞪着自己那个染满了血、如铁铸一般的拳头,茫然地瞪着惊悸

的灾民,似犹不知适才发生何事,骇然问灾民道:

  “我……我是谁?”

  没有人知道他是谁,故没有人敢答。

  “我……为何会有……这样的……力量?”

  始终没有回答,只有小定强忍身心痛楚的声音在哭嚷着:

  “铁拳哥哥……你……快走啊!否则……官府来了,就走不了……哪……”

  其他灾民也齐声叫道:

  “是呀!快走!别要为杀掉这一条狗而被斩首啊!”

  少年一时间只感惶然失措。

  然而在众人热心催促之下,他惟有发足狂奔。

  他如同一头被天贬滴的魔,失掉三魂七魄,迷糊地、盲目地向前乱闯。

  没有身分,也没有过去!

  可惜,迎面而来的却并非平坦的康壮大道,而是他那无法预知的未来。

  哀艳的未来。

  那是一个满布参天古树的山。

  故此,在那山的深处,终年都只有可以屈指细数的几丝阳光,且还时常弥漫着一层

诡异的浓雾。

  也间会响起一阵不知从何方传来的女子歌声:

  “不会说话的婴儿呀……”

  “人生旅程是如此的漫长,自你踏上旅途之始,父母便对你关怀备致……”

  “父母对你的深恩,又岂止米饭这些?”

  “故你切不可忘却……”

  “父母之恩……”

  如泣如诉的歌声,苍凉而带着无限空虚寂寞,就像一个遭子女遗弃街头的苦命妇人,

诉说着自己养儿育女的悔恨心曲……

  在满山浓雾当中,一条人影正在失魂落魄的跑,正是那个记不起自己是谁的少年!

  他不知为何依旧在跑,也许是因为仍染在手上的血迹,他想忘掉这滩血迹,忘掉适

才所发生的可怕事。

  然而他异常狼狈,踉踉跄跄便仆跌地上,一直向前翻滚……

  直至翻至一双脚前方止。

  这双脚并不是一双人脚,这双脚是石造的。

  少年怆惶抬首一望,只见自己已滚至一尊与人齐高的石像前。

  那是一尊女性的神像,神像上还刻着四个触目惊心的字——

  “鬼子神母”!

  “神母”!

  神像的脸客流露着一丝诡异微笑,暖昧而阴森,令人一看即不寒而栗。

  这个人迹罕至的深山,为何会出现如此的一尊神像?

  少年并不勉强自己要找出答案,他只是急忙站起来再慾前走!

  就在此时,静寂的空间忽地响起了一个迷离的声音:

  “孩子,此路只往西湖,别再前走。”

  声音似近还远,少年惑然地环顾四周,并不见任何人影,仅得这尊神像。

  “谁?谁在说话?”少年大叫。

  那声音并没答他,只继续道。

  “西湖,并不是你该去的地方,要寻回以往的记忆,你身后还有十条路……”

  少年闻言立即转身,定神看个清楚,赫见浓雾深处,依稀有十条分岔的路。

  声音又道:

  “这些,才是你该走的路。”

  这声音为何要阻止他往西湖?是否,在西湖的彼方,正有一件事情在等待着他?

  抑或,一个人在等待着他?

  前路虽然迷蒙渺茫,然而少年却并没有踏上这十条路任何一条,他反而继续向前走!

  声音异常讶异,问:

  “孩子,你不想……寻回以往的记忆?你不想寻回父母之恩?”

  少年猛然回首道:

  “不!我已经感觉到,我的前身一定是个根可怕的人,拥有着很可怕的力量,我不

想再重蹈覆辙……”

  他迷惆地凝视前方,续道:

  “我只想……”

  “理过今生!”

  说着不再受声音迷惑,坚决前去。

  空洞而死静的树林内,又再悠悠响起了一阵悲哀的歌声:

  “不会说话的婴儿呀……”

  “你为何偏要如斯狠心,忘却父母深恩……”

  “忘却杀父之仇……”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搜神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