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篇》

第09章 石中之神

作者:马荣成

古老相传,在那太初之始,这个世间本来一片混沌不明,不分上下左右。

后来,“盘古”开天关地,于是这个混沌的空间便出现了天和地。

天在上,地在下。

可惜过了不久,天际竟尔出现了一个破洞,导致天灭频盈,生灵饱受涂炭。

盘古之妹“女娲”心怀神的慈悲,眼见苍生受劫,心中不忍,为泽苍生,遂不惜耗尽心思,想出一个补救的方法。

她决意一一

炼石补青天!

女娲于是穷毕生精力千锤百炼,炼得三万六千五百零四颗形形色色的顽石,一颗一颗的嵌在天空的破洞上,总算有志者事竟成,最后,青天无缺。

可是,却又出现了另外一个问题……

一个不很严重、但必须解决的问题。

原来,女娲今回估计错误了,她补天之后,居然还余下四颗不同的石。

四颗奇石!

这四颗奇石,是所有补天的顽石中最出类拔萃的石;各具神奇力量,可惜它们空负“一身卓尔不凡”,却无缘可以补天。

女娲只感到非常可惜。这四颗奇石同是她一手艰苦炼成,如今无法“石尽其用”,若四颗奇石有知,想必也会慨叹一句——“怀才不遇”!

为免辜负了这四颗石的“鹤立鸡群”.女娲又再度陷于沉思当中,她要想出一个处置四大奇石的解决办法。

想呀想,想了半晌又是一会,想了一会又是片刻,想了良久,她遽地想通了!

这四大奇石既各具神奇力量:何不把它们扔下凡间不同角落,就让它们各自随因随缘,造福与它们深有缘分的人?

心念一决,女娲亦不犹豫。她决定为这四颗奇石郑重的送别。

第一颗要破扔下凡间的奇石:名为一一

“冰魄。”

“冰魄”是一颗完全透明的水晶石,晶莹剔透,眩目非常:女娲依依不舍的拿着冰魄,柔声为它的前程祝祷:

“冰魄,你是四颗奇石中最美丽悦目的一颗,而且你石性清凉。若把你置于死人口内,可保尸身不会腐烂,永远不变……”

“冰魄,就让我为你的前程祝福,但愿你最终能遇上一双有情人;倘苦这双情人其中之一先死,你便把他或她的遗体永恒保存,好让仍偷生在世上的其余那个可怜孤独的人,终重生尚有半点微未的安慰和思忆吧。”

说到这里,女娲尽管千般不愿,还是把冰魄掷下人间,可是同时亦情不自禁地流下了一滴眼泪,也不知是为不舍冰魄此去?

抑是为了将会发生在冰魄之上,那段可歌可泣、痛苦缠绵的爱情?

第三颗要落人凡间的奇石,唤作——

“白露”。

严格来说,“白露”并不完全算是一颗石,因为在白露蛋白色的石质中混杂了不少闪闪生光的白色寒铁。

女娲轻轻的捧起白露,又再祝祷:

“石中之铁,铁中之石,白露啊!你是天地间至寒之物其中之一,你的寒气足可化气为冰,冰封三尺;而且你还含可以传造绝世神锋的白色寒铁,即使你无缘补天,又何须自嗟自叹:落入凡间,将更能发挥你的长处……”

女娲说着猝地手里一扬,便把白露掷向凡间,一边犹道:

“去吧!就去人间寻找!但愿你石中之铁能被铸成一柄绝世神锋,但愿你最终能落在一个心地善良、愿为众生幸福而甘于作出牺牲的主人手上,把千千万万活在水深火热的人从苦难中拯救出来……”

一语至此,女娲已哽咽失声,默默的目送下堕着的白露,衷心盼望它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归宿。

第三颗要落下凡间的奇石,是——

“黑寒”。

如果说白露是天地间至寒之物中之一,那这颗“黑寒”,唤作天地至寒之物其中之二亦当之无愧!因为女娲甫把它端在掌中,便立觉这块黑得闪闪发亮的黑色石块,石中正有一股无底深潭般的寒气正在源源吸纳女娲体内的力量,令她亦不期然打了一个寒颤,然而女蜗仍没有放手的意思,她只是幽幽的瞧着黑寒,道:

“黑寒啊!你虽也是至寒之物,你虽也像白露般蕴含石中之铁,但你当中那黑色的寒饶恍如一颗黑色的心,与白露那种向石外散发、发化气为冰的寒气截然不同,你的黑,你的寒,只会把世间所有的力量吸进:化为己用,而且我如今己有预感,你将来必定会被铸成一柄——绝世好剑,与白露所铸的神锋不相伯仲……”

“可惜,你却是一柄杀孽奇重的绝世好剑,你极有可能为世间带来无数死亡……”

“我本不想你这样的凶物落入人间,不过因你与白露同样具有足够的实力可以拯救人间,才让你去碰一碰你的运气,所以你必须等,纵使等上千秋万载……”

“你也要等至一个与你同样凄于黑暗的真正剑手,只有他,才配当你的主人……”

女娲说到这里,不禁唏嘘一声:

“只有曾长久苟活在黑暗与冰冷中的人,方会知道黑暗与冰冷的可怕。得到绝世好剑后,才会懂得利用此剑来把众生救离黑暗,最后才会把他自己与黑寒天生悲哀的命运扭转过来……”

不错!人有人的命运,石也有石的命运,只不知黑寒此去的命运,可否等到一个和它一样属于黑暗的——他?

“因此,若你最终还是等不到他的话,尽管要沦为黑暗中的锈铁,也不要苟全在这个混浊人间!”

宁为玉碎,不作瓦全。这就是女娲对黑寒的惟一寄望,她虽百般忐忑,最后还是把黑寒抛下人间,接着,她又捧起了另一颗奇石。

也是最后的一颗奇石——

“神石。”

“神石”,多么至高无上的一个名字!神石也是四石之中,最为神奇、威力最大的一颗石!

女娲端视着这颗神石,徐徐道:

“神之石,石中之神,你的命运比黑寒也好不了多少,因为以你石质之威力,你大可成为一件天地间最利害无匹的——超级武器!”

“幸而,你有一点较黑寒优胜的地方,就是你同时也可成为一件尽快救人脱离死亡的圣物……”

“杀与救,害与益,正邪善恶,就要看你的一场造化了。神石啊,好自为之吧!”

女娲叹息一声,也把神石脱手掷出,她终于弥补了自己的疏忽,也补偿了四大奇石空负独特不凡的遗憾。

四大奇石,亦各自随着本身不同的石实,随着不同的命运与机缘,分别下于世间四个不同地方。

姑且勿论这古老相传的故事孰假,因凡尘众生总喜欢把一些无法解释的事,赋以哀艳的神话传说,以图自圆其说。

然而世上真的有许多千奇百怪的石,从使有此四大奇石亦不足为怪。

而且,据说这世上真的有些匪夷所思的一一四大奇石!

石的命连,看来亦与女娲所说的有些微相似之处。

譬如“冰魄”……

“冰魄”听说已落在一武林世家手中,而且还以之来保存其先祖遗骸,供后人上香参拜。也许,这仅是“冰魄”暂时的宿命而已。总有一天,总有一个痴情的人,会把冰魄从这尸身中取出,再放到自己死去的爱侣嘴里,即使不择手段……

只怪情之为物,误尽苍生。

至于第二颗奇石“白露”,则是四石之中最幸运的一颗。据闻它早已落在某用刀世家手上,且经过千锤百练之后,已被铸成一柄天下第一宝刀一一

“雪饮!”

这柄雪饮,刀出必能把用者内力化为冰箔,寒气惊人,与女娲所说的不谋而合!

而另一颗寒石”黑寒”,似乎比“白露”命途多难,至今依然下落不明。也许它正在某个黑暗的角落,仍旧静静的等待着与它相同命运的主人出现,把它带离永恒的黑暗,即使宁为玉碎,不作瓦全……

最后的一颗奇石“神石”,据说在距今百多年前,曾被一神秘门派所得,井以之炼成一件天地间最利害的超级武器,这件超级武器:正是一一

“盂钵!”

他终于把这卷探子写下的女娲事迹一口气阅毕,跟着便紧闭双目沉思。

这里是一间位于西湖市集内的客栈厢房,看来不算美伦美奂;对于他这个地位尊贵的人而言,其实并不十分相亲;

不过他的地位虽然尊贵,却有一颗不贪图名利的心;生活于他,只求简朴、整洁便已心满意足,他并不是那种穷奢极侈的人,纵然他极有资格这样做。

惟是,可悲的宿命却一直把他牵涉于江湖喘不过气的斗争中。五年了,五年来他没有一刻不想可以停下来歇一歇,然而为了坚守五年前与其师的一宗交易,他不得不继续为其师奔走、效命。

而他与其师的交易,也是为了五年前曾救了他与一群孩子的“他”、也是为了当年乐山的无数灭民……

为守诺言,数不清的任务、他均全力以赴,未尝败绩,也许包括,他如今将要去执行的任务一一

寻找孟钵!

他正是被江湖人公认为地位比其大师兄秦霜更重要的一一

“聂风”!

聂风已经十六岁了,个子较之五年前的他已高出不少,可以说已是一个昂藏七尺的青年,而且当年他脸上的童稚之气早亦一扫而空,换上的,反而是一脸的英挺俊拔,和一股处变不惊的冷静。

惟一不变的,是他那头乌黑的长发,依旧如童年时般,不受世间任何束缚,脱地在江湖中飘荡,在江湖人的眼中心中飘荡……

洒脱的他,始终仍是洒脱的他。

温热的心,始终仍是温热的心,或许会终生不移。

聂风沉思半响,又再缓缓张目,他从客厢中的窗子望出窗外,便瞥见雷峰塔正远远傲立于半里之外,傲立于正午的烈阳之下。

这正是他拣选这间客栈的另一原因,除了因他喜爱这里的房子朴实无华,还因为他喜爱这里的窗子;从这里的窗子,可以看见雷峰塔附近的形势。

据天下会探子所提供的资料,雷峰塔正是当年白素贞被埋的地方;而盂钵,也极有可能会埋于雷峰塔下,故聂风虽已来了西湖三天,一直皆在附近观察。

其实聂风早把探子所写的那卷女娲事迹先后阅了无数遍,惟适才还是再谨慎的重阅一遍;一来是为了加深对此事的认识,以防不时之需,二来,也因为当中提及的四大奇石,有一颗,是他异常熟悉的——

“白露!”

只因为“白露”石中之寒铁,最终铸成的,正是他门聂家世代相传的神锋——

“雪饮!”

由于聂风当年与聂人王死别时年纪尚小,聂人王根本不及告诉聂风,究竟雪饮是由甚么奇铁所铸,故聂风一直也感惑然。直至阅毕女娲的事迹后,才得知寒气凛冽、令人不寒而栗的雪饮,森寒的刀背后,也有这样一段哀艳的故事……

纵然这段故事只属世人穿鉴附会,不过聂风倒宁愿这段故事是真的。他十分希望雪饮真的背负把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人拯救出来的神圣宿命……

这个曾远在千千万万年前,女娲对雪饮的寄望……

正如盂钵,既然它是以“神石”所造,那它就不仅是一件天地间最利害的超级武器;极有可能,它更会成为一悠扬救人的圣物。

故聂风此行虽为履行对雄霸的诺言而来寻找盂钵,其实心里也暗自有一个盼望,他希望他找着的盂钵,并不是一件超级武器,反而是可以用来救人的圣物。

聂风一面想一面看出窗外,倏地,平素冷静的面涌起了一股疑惑之色。

他忽然发觉在市集的大街上,有两个——

人!

市集向来是村和镇最热闹的地方,由早到晚行人都摩肩接唾,怎会仅得两个人?

那只因为,当聂风的目光自远方的雷峰塔,移向客栈外的市集时,他第一眼便从面目模糊的群众当中,看见了这两个人,紫衣人!

因为他们的身上,有——

不寻常的高手杀气!

这两个人均头戴草帽,低低的垂着头,并没有露出他俩的面目,故而大半张脸皆藏于帽子下。聂风仅勉强可以瞥见他们的嘴,再者二人阔袍大袖,令人一时间也难辨其是男是女。

二人背着一些轻便行妆,看来也是刚刚抵达西湖,行色匆匆。神秘兮兮似的;聂风但见二人一边前行一边说话,于是不由分说,立时平定心神,慾以家传“冰心诀”把市集内的鼎沸人声摒诸耳外,凝神冰心静听这二人到底在说些甚么。

讵料一听之下,结果大大出乎意料!

这两个人竟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他们原来并不是在说话!

他们仅是在干动着嘴巴而已!

若以两个寻常路人,怎会无缘无故在布集内不断动着嘴巴,而不是在说话?

这二人分明是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来,故也不慾过于张扬。聂风猝地恍然大悟,他俩只动嘴巴而不发出任何声音,其实是惟恐会有一流高手可以远远窥听他们的秘密,再者若瞧真一点,二人所动的嘴形亦并非平素说话所动的嘴形,显见二人早有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石中之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搜神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