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篇》

第10章 惊遇

作者:马荣成

怎样才配称一条死路?

世上有许多林林总总的死路,相信没有一条,能像聂风如今滑进的路更配称一条死路!

因为这条路,除了会有令人致死的凶险,还有两个已死的人——白素贞与法海,会在这条路的尽头等待着进来寻死的人!

试问,这条路是否真的名副其实?

是一条死路?

聂风又在这条死亡甬道内向下滑行了三炷香的时间,久久犹未至尽头,看业这条死路,比适才那条地道还要深长许多许多。

聂风愈向下滑愈是怀疑,这样的一直向下滑,似乎真的漫无止境,难道真的要滑至“地心?”

传说“地心”是地之心肺,满布火热岩浆,这些岩浆奇热无比,遇物即焚,世上无一物能不给焚至灰飞烟灭;地心,也许正是传说中的阿鼻地狱。

而聂风愈向下滑便感到愈来愈热,脚下似乎有腾腾热气而上,他只要把手中那早已熄灭的火把向甬道中的石壁一插,便能顿止役身形退走;然而聂风并没有回头的意思。

既然已经到了此时此地,他坚决寻个水落石出,更何况如今寻找盂钵已非他一人之事,还有其余两名紫衣人觊觎这件宝物;若他抽身而退,盂钵势必落人此两人手中,这时给他们拥有此超级武器,也不知武林会如何大乱,也许甚至比雄霸得到盂钵更乱!一想起适才那两个紫衣人,他虽然从没见过他们,惟聂风肯定他们一定是无双城麾下其中两大护法——魅影、心魔!

闻说无双城有三大护法,大护法“释武尊”,说一手佛门绝学“如来神掌”已使得出神人化,等闲不会出动,只负责协助无双城主“独孤一方”处理会务,地位尊贵。

而其余两名护法则分别是“魅影心魔”这两名汉子,他们亦可说是大护法释武尊的左右手,二人除了精于“拳掌腿爪”四种武艺外,还深谙一套“魅影迷心法”,可以迷雾扰敌心志,直至杀敌方止!

然而二人为何会来雷峰塔争夺孟钵?难道是奉无双城主独孤一方之命前来?

那,无双城又怎会知道雷峰塔底会有孟钵?他们又怎会知道聂风前来?

聂风心念陡地一动。

难道天下会内有……

内姦?

怎会?这次他前来寻找孟钵,纵使是那些替天下会搜罗情报的探子亦不知晓。此事除他自己最是清楚外,便只有命他前来的雄霸知道,当然还有秦霜、文丑丑与……

就在聂凤想到这里的时候,他斗然已滑至雨道尽头,更滑出雨道之外。

他只感到自己已滑进一个更为广空间,正当他在这广阔空间向下直堕的刹那,他已同时再以火气魄燃点手上人把,于是这个广阔的空间登时一亮。

他还未堕至这空间的底部,已于半空把这里看得一清二楚!

只见这里是一个比上面那个洞更广阔逾倍的庞大地洞,他更同时瞥见在这地洞的四壁有七十二个洞口,而离他脚下三丈的地面正刻着一个一丈阔的圆圈;若以他此时下堕之势,势必会跌到圆圈之上。

然而就在此刻,聂风摹地有所怀疑,为何此洞的地面竟会无故刻着一个圆圈这圆圈,会否有什么特定意义?

他忽然想到,若雷峰塔底真的设有机关,那么,现在该是机关启动御敌的最佳时候了。

最接近真相的地方,也是最接近死亡的地方!

既然若顺势下堕必会落在圆圈之内,听风心忖,这圆圈极有可能是一个启动机关的中枢,于是刻不容缓,鼓动全力于半空中径自扭身,身形一歪,“噗”的一声,他已落在圆圈之外!

聂风安全了?

不!刚好相反!他错了!大错特错!

他太聪明,反应和心思也实在过于敏捷,然而雷峰塔底的机关,正是用来对付他这类敏捷的人物!

能够滑至这里而不死,绝非泛泛之辈,设计塔下机关的人想必早已料到,故设计得亦异常聪明,他设下了一个很有趣味的布局!

如果来人安安份份的落在圆圈之内,也许一切将会没事,他大可在圆圈之内享受片刻歇息,再细观那七十二个洞口,到底那个会是通向真相之路。

可是,若来人绝顶聪明,敏捷地选择落在圆圈之外时,那……

“轰隆”一声撼天巨响!偌大的山洞遽然发生一阵地动山摇,宛如即将崩塌似的!

不!不是崩塌!聂风可以听见,这阵“轰隆”之声连绵不绝,他以“冰心诀”听真一点,那并不是一声“轰隆”之声,而是——

七十一声“轰隆”之声!

“这是……”聂风很诧异,他游目四顾七十二个洞口,只有一个洞口没有传出“轰隆”之声,而这个洞口之上,正刻着“白素贞之墓”五个小字!

白素贞之墓?

聂风见之不禁为之喜上心头,可是与此同时,其余七十一个洞口的“轰隆”声已愈来愈响,愈来愈近,聂风还不及展身纵向“白素贞之墓”那个洞口,霍地,其余七十一个洞口闪电滚出七十一颗巨石!

七十一颗径阔一丈的千斤巨石,从四面八方向困于核心的聂风滚去,眼看势必把他辗成肉酱;同一时间,偌大的洞顶赫然亦射下无数森寒短剑,剑密如雨,纵然聂风能及时跃身这所有巨石之压,也势难避过无数迎头刺下的短剑,这一回他当真上天无路,落地无门!这果然是一个必杀的——机关!

他惟一的结局,一是变为肉酱,一是变为刺胃!

然而,设计这个机关的人虽已相当聪明,但好像还不及听风聪明!因为设计这机关的人似乎没有想过,这世上会有一招腿招,用在一个善于轻功腿功的聂风腿上,那种威力是一般人无法想像得到的,纵然是授他风神腿法的雄霸亦无法想像得到!

那一腿,正是风神腿法最利害凌厉的一式——

“雷厉风行!”

危机一触即发,面对大难临头,聂凤依旧神色自若,他仍很冷静!

这一个必杀机关,即使强如神将亦未必有把握可破,他顶多以灭世魔身震碎三十六颗千斤巨石,然而余下的石,他亦无能为力!不过聂风看来即绝对的信心!

就在七址一颗巨石已滚至他身畔方圆五尺之内时,就在铺天剑雨刺至他顶上五尺之上时,电光火石间,聂风居然凌空蹬出双腿,身形亦闪电急旋,所使的正是——

“雷厉风行!”

这阵急旋之快之劲,已融合了聂风过往学自鬼虎与聂人王的身法,故这招“雷厉风行”在聂风腿上使来,威力又与雄霸所使的异不同;顷刻之间,聂风愈转愈快,人已身化一阵旋风,脚更加同一根巨赞……

“刷”的一声!聂风整个人已闪电赞进其中一颗滚近的巨石之内,同一时间,“隆”然一场震耳慾聋的巨响!

七十一颗巨石终于全部撞在一起,所发出的震撼力与巨响把山洞亦激荡簌簌摇动,而此时“叮叮当当”的铁石碰击声也响个不绝,中机凶所有利剑已如雨插下。

好一个聂风!他居然在这危急存发间,想出这样一个脱身的方法!

不错!只要能赞进其中一颗巨石之内,那这颗巨石就会变为他的护甲,为他挡去从上刺下、无法可避的利剑,更会为他解去被其余巨石压成肉酱之险!

好一个比布局者更聪明的方法!看来;聂风在这五年朵内已经成长了,他的心思,他的武艺,已经跃进何止数借?

为免机关迭出,聂风在巨石内待了良久,终于再次赞出石外。他手中的火把又已熄灭,洞内充斥着一片无边黑暗,他遂再以火摺子点燃火把……

当火光一亮之际,他了瞥见地上布满利刃,和那七十一颗巨石已如被堆成迷宫般静止不动外,他还看见一股绿色的迷烟复再于洞内弥漫……

“什么?是魅影迷心法?他俩又已追来了?”

是的!就在聂风于石中避过一切危机之时,他俩又如冤魂不息般追来了!

聂风不想再与他俩纠缠下去,然而就在他游目扫视,想找回适才那个“白素贞之墓”的洞口时,霍地,十条人影自迷雾中扑出!

是十条紫色的人影!

十条紫衣人影如狼似虎向聂风疾扑过来,聂风知道这一定是“魅影迷心法”的杰作,但他霎时间不敢肯定到底十人全是明,还是当中真有那两名紫衣人——魅影心魔?

他惟有纵身急拔而起,避开了十人联手一击,可是就在他身形着地之际,十人又再回身向其疾攻。这一次,聂风感到再不能长久避下去了,就在此弹指之间,他纯熟地以“冰心诀”平定心神,静心一听,立听出来袭的只有其中两道劲风。

他绝对不想与他们久缠下去,这只会不断消耗他的时间与精力,故此他这次再不留情,鼓足七分功力紧于双腿,忽地凌空一踢,踢出他的雷霆一击!

“彭彭”两声!其中两条紫衣人影胸膛当场中个正着,二人也没料到聂风居然能在弹指之间已辨出其真身所在,故亦没有全力防卫。这两腿委实中得不轻,二人胸膛传出“功勒”的肋骨爆碎声,顿时口喷鲜血,抽身而退,消失于迷雾中!

聂风不禁吁了口气,他心知二人这一中腿必定受伤不轻,纵使不立即知难而退,至少也需一个时辰方能回气再来。

一个时辰,已足够他走进白素贞之墓寻出真相!

然而正当他在绿色的迷雾中寻找那个墓穴洞口的刹那,他斗地又听到一阵异声,一阵令人听来毛骨悚然的声音……

那种声音,就像是野兽在吸吮着浆液的声音!

听风愈听愈觉诡异,不期然朝着声凌晨出处步去。

声音,是在其中一块巨石之后。

聂风一面走近一面全身崩紧,凝神戒备,因为他的心不知为何猝地跳个不停,好像在告诉心的主人,这颗巨石之后,有真正的危险!

真正令人死亡的危险!

然而聂风还是不由自主地向石后步去,他似乎要看个水落石出。

他终于看见了一些他本来想看的东西,在看了后却又知道不该看的东西!

赫见巨石之后,竟然有一个头发半红半黑的古怪男人,正把魅影心魔其中之一硬生生提起,那血红的咀chún,正印在他眉心之间,吸吮着他的脑浆!

而魅影心魔另外一人则早已倒毙地上,眉心之内早被吸个精光,惨已遇害,一双眼睛还睁得老大,也许他根本从设想过,世上竟有一个如此恐怖的恶魔!

聂风能以七成功力将魅影心魔踢伤已是异常不凡,但此人居然可无声无息的一举残杀二人,二人却连“哼”一声的机会也没有,可想而知,此人功力之高已匪夷所恩。

是的!他是恶魔!妖魔!狂魔!

他有一个世人千秋万代者应记着,却又害怕得很想撤底忘记的名字,他叫——

神将!

聂风怔怔的瞪着神将,他在凛然之余,心中更闪过一个念头:眼前如此恐怖的景象,会否又是魅影心魔迷心法的另一条作?会否又是一个令人迷惑的骗局?

神将终于把第二个紫衣人的脑浆吮个精光,横手一挥,把他的尸体如废物般丢在地上。

他的嘴角仍在渗着脑浆,一身邪艳的血红战袍,把他的脸映照得更为邪恶,他的一双眼睛冷酷的盯着聂风的眉心,异常贪婪的道:

“白素贞的墓经己在望,寻宝游戏即将结束了……”

聂风心知不妙,他逐渐感到眼前的并不是幻觉,因为他可以感到一股绝世高手的杀气正在重重笼罩着自己,魅影迷心法只可衍生幻象,却不能无中生有一股超级杀气。

神将的杀气渐渐把聂风压得透不过气来,惟聂风始终处变不惊,他冷静的问:

“你到底是谁?”

神将邪邪一笑,道:

“嘿嘿,聂小子,念在你替我破了这个我亦无把可破的机关,我姑且就在你死前让你知道我的名字……”

“我叫——”

“神将!”

“将”字一出,神将已身声动,指随身动,一指向聂风眉心戳去。可是神将虽快,聂风亦不慢!此时也顾不得手中火把,立把火把丢到地上再飞出一腿!一指一腿硬碰,神将指头顿被聂风扫开,然而聂风反被神将强蛮指力震退半丈,霎时一阵!

“啊!适才一腿我已使了五成功力,虽已把他的指扫开,但他仅是轻轻一指己具有如此强横的反震力,功力看来非同小可!”

火把犹在地上燃烧,映照得神将的脸倍添狰狞!

心知罕见的强敌当前、聂风不禁更凝神戒备,面容更为冷静,注意着神将每一动作,因此心知对手内力之强恐怕比自己胜出许多,故他必须于对手出招前展身攻击!

不过神将反而一派悠然自得,一边以手指把溢出咀角的脑浆揩抹,再以舌尖轻舔指尖的脑浆,恐怖而妖异的道:

“多可惜!在本神将的眼光看来,以你这样的资质,相信不出五年一定可晋身五大绝世高手之列,可惜,即使我想放你一马,我的肚子却不允许……”

他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惊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搜神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