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篇》

第11章 摩诃无量

作者:马荣成

  聂风简直无法相信,眼前这名男子的容貌竟是那样和步惊云相似!

  虽然他的样子是一个十多岁的青年,然而聂风在这张脸上,清楚看见五年前步惊云

那张冷面在这张面上演变而成的痕迹,和他那又独特的、骄矜的眼睛!

  这个男人,真的像极了十九岁的步惊云!他,严如步惊云的再生!

  但步惊云己绝不可能生于世上,他早应含恨于乐山那场水灭之下。

  饶是如此,聂风还是不由自主的低呼一声:

  “云……师兄……”

  若此人是步惊云,听闻这三个字后一定会大有反应;惟这男子却茫无反应,宛如从

没听过这三个字,也好像从没见过聂风,从没认识聂风这个帅弟一样……

  而就在暴风怔仲之间:有一件令聂风更吃惊事发生了!

  他瞥见神将乘着那男子回首之际,霍地纵身上前偷袭!

  “云师兄:小心!”聂风忘形地高呼一声,但,太迟了!

  “彭”的一声;神将已重拳轰在那男子后脑之上,当场把他与那臼衣少女一起举飞:

达到丈外。

  那男子实力本可与神将相比,然而此拳实在出其不意,吃得不轻,也设想过神将居

然会卑鄙偷袭,当下给轰得头昏脑胀,一时间竟没再站起来,似乎已给击昏了!

  “卑鄙!”聂风大骇之个,连忙捡起地上火把运气一吹,洞内登时再度投进漆黑之

中;同一时间,聂风已凭记忆办位,豁尽所能以最快速度向那男子倒下的位置扑上,应

变能力之快简直已大大超乎神将意料!

  神将于黑暗中原亦想展身扑上,可惜已线给聂风抢了先机,聂风一把抽起那个像极

步惊云的男子与其背上的白衣少女,飞快地跃进其中一个洞口消失。

  漆黑之中,神将刹那间无法辨见聂风跃进七十二个洞口中的那一个,但他似乎并不

着急,他反而狂笑道:

  “聂小子,你这次真的救对人了!你可知道,你所救的确是你的师兄步惊云?可惜

他失去了所有记忆,已完全不再认得你了!”

  “不过你不用担心,你俩今日绝对跑不了的……”

  “就在黄泉路上冉相认吧!”

  聂风一直的向前飞驰,一直的没有回头,因为他无法肯定神将是否真的瞧不见他闪

进那个洞口,他惟恐自己甫一回头,神将己在他身后遽施杀手!

  惟就在他向前飞驰之际,他还是可以听见神将恐怖的笑声,也把适才他所说的话听

得清清楚楚!

  “你所救的人确是你的师兄步惊云”这句话,宛如一道霹雳劈进聂风耳内,霎时间

令他的心更呈紊乱起来:

  难道……这个与步惊云长得异常相像的男子,真的便是云师兄?

  正如适才那个神将所说,他已经失去了所有记忆,那……他仿佛完全不认得我,也

是必然的事了……

  想到这里、聂风愈来愈相信这男子真的便是步惊云!

  而就在此时,那男子于聂风驰骋间已逐渐苏醒,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呻吟。

  好快的复原能力!适才神将那一拳,若是换了别人,早己被轰得整个头颅爆碎了,

但他却出奇地仅是昏厥一会,可见功力非凡!

  黑暗中,那男人甫醒转便本能地挣开聂风的紧兵,聂风惟有止往身形,关切的问;

  “你醒过来了?”

  那男人似乎也认得聂风的声音,像是宽心不少,惟依然有少许防范,道:

  “嗯,是……你?你……到底是谁?”

  聂风答:

  “我叫聂风。”一语至此,聂风斗然决定要问清楚眼前人的身世,不禁又以试探的

口chún道:

  “请问……你是否——步惊云?”

  那男子闻言为之一愕,顷刻无语,隔了半晌,方才徐徐的答:

  “不错,我确曾是那个……步惊云……”

  是的!他确曾是步惊云,因为这出手救聂风的男子正是阿铁!如今重提自己五年前

的名字,阿铁只觉十分陌生,但聂风乍闻他亲口承认自己的身分,不由得喜极低呼:

  “你……真的是云师兄?那实在是地太好了!云师兄,你……可认得我?我是你师

弟一一聂风……”

  “你是天下会的人?”阿铁有点意外,声音顿变得极为冷漠。

  聂风却由衷感到高兴:

  “不错!云师兄,这次能够找回你,相信大家……一定会感到高兴!”

  “别太高兴!”黑暗中阿铁漠然地吐出这句话,聂风登时站住,严如给一盆冷水迎

头泼下,阿铁续道:

  “由现在这刻开始,请你立即忘记曾遇见我。”

  “为什么要这样?”聂风一怔。

  “因为,那个步惊云,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人了……”阿铁有点唏嘘:

  “我已经不再是他,如今我的名字,是——阿铁。”

  “阿铁?”

  “嗯!所以,若你一意孤行要唤我作步惊云的话,我门就在此各行各路!”

  聂风只感到一颗心直向下沉;狭路重逢,他虽知道步惊云已失去记忆,然而却更不

明白如今这个阿铁为何会不想当回过去的自己,而且如此决绝。

  他那会想到,阿铁因为步惊云这三个字,已失去了一个娘亲“徐妈”,也失去了一

个好妹子“小情”,他的二弟“阿黑”更不知所踪,还有,如今在他背上的那个薄命红

颜“雪缘”,也因为要救活步惊云这个死神而牺牲了自己……

  一切的不幸,都只因步惊云此三字而起!今生今世,他都不想再当回这个可怕的不

哭死神!他眼前的惟一心愿,就是把雪缘救活过来,再听她唤他一声“阿铁”……

  漆黑的空间内似蕴含着一片无边沉默,何铁已开始一步一步向深处步云,且还一边

淡然问聂风道:

  “雷峰塔极度凶险,你决不会无故潜进此地吧?”他很聪明!自从活过来后,他除

了反常地愈来愈冷,也愈来愈有慧黠,再非当初那个不识江湖险诈的敦厚青年。

  聂风一边跟在他身后,一边道:

  “我……是为了替师父寻找盂钵,才会潜进雷峰塔……”

  说来真是惭愧,他这次往寻盂钵,仅为满足雄霸称霸武林的私慾,而他适才听阿铁

对神将说,他要找盂钵救他的女人;他俩一个为利,一个为情,动机相去甚远。

  然而归根究底,聂风又为何要替雄霸办事?无非是为了五年前因为步惊云而对雄霸

所作的承诺……

  阿铁对聂风寻找盂钵的目的似乎没甚反应,只是猝然问: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是了!刚才聂风只管向前飞驰,这里到底又是什么地方?会否有更大的危险?

  聂风随即加倍警惕,道:

  “对不起,适才我情急之下,一把抽起你俩便胡乱跃进其中一个洞口,我也不知我

们如今在哪?”

  一语至此,聂风像是在黑暗中斗地摸着什么似的,道:

  “这里的壁上原来有根火把。”于是忙从怀中取出火气魄点燃壁上火把,二人登时

眼前一亮!

  这里原来是……

  二人第一眼便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偌大的石洞内;第二眼,便发现这个洞的所有洞

壁,皆被人刻上无数密密麻麻的字。

  瞧真一点,这些密密麻麻的字,原来仅是反反覆覆的四个字

  我!很!后!悔!

  “我很后悔?”聂风双眉一皱,只因他已察觉这些字的刻痕深而且粗,绝非以利器

刻上,而是极可能以一种不应用来在石上刻字的工具一一

  指!

  若这些字真的是以指刻上的话,那么,刻字人的功力,想必已深不可测……

  聂风陡地又记起适才在那道石门旁边所看见的那句话:

  “我很后悔,可惜已无法补救,惟有在此门后的世界自杀……”

  那句话的署名是法海和尚,难道……世上真的有法海和尚?这里更是法海自杀的地

方?他为何自杀?他的尸体如今在哪?

  聂风随即一望身畔的阿铁,阿铁也默默看他一眼,看来,双方此刻想法完全一样。

  二人的目光在昏黯的光线下四周流转,似是在搜索着法海的尸体,终于不约而同地

落在此偌大的地洞内其中一个光线无法照及的角落。这个角落虽是一片漆黑,惟隐隐约

有些东西。

  二人又相视一眼,聂风连随取下壁上的火把,与阿铁一起步近。当火把所发出的光

亮,逐渐移向这个黑暗的角落时,冷静的聂风与冰冷的阿铁一同陡地变色!

  因为他们首先瞥见了五个石刻的字,五个触目惊心的字——

  白素贞之墓!

  接着,他们便发现这五个字原来刻在一副石棺之上。

  然后,他们更发现一副枯骨颓然坐在石棺之旁,枯骨所披的是一袭僧侣袈裟,袈裟

上挂着一块色泽润白的玉佩,玉佩之上,赫然刻着两个斗大的字一一

  “法海”!

  这一发现确实令人振奋,聂风不禁忘形道:

  “原来世上真的有自素贞与法海?那即是说,亦必定有盂钵?”

  是的!盂钵的谜底即将要揭盅了!聂风连忙趋近慾再看清楚,正当火光映遍整个角

落时,他与阿铁又再发现了一件事!

  就在这个角落的那片洞壁之上,竟然刻着一段冗长的壁文,这段壁文明显也是以指

刻成,分明亦是法海的笔迹……

  而且这段壁文,也记载了一个谜底,盂钵的谜底!

  谜底,原来是这样的……

  “贫僧法海,本潜修于镇江金山寺,以证悟菩提为终身目标,更以赞研上乘武学为

己任。

  一日,一个自称为‘神’的汉子往寺中求见贫惜,并慾招揽贫僧为其门下,贫僧向

来与世无争,遂婉言推拒,岂料这位施主一言不发,便向贫僧攻击,为了自卫,贫僧遂

与之比试,想不到此一比试,竟试了一日一夜方才罢休……

  贫僧最后终于落败,实在不得不佩服这位施主武艺盖世无敌,惟纵然惨败,贫僧亦

宁死不屈,决不会屈居于其门下,谍料这位施主并不杀我,反冷冷吐出一句:

  ‘法海和尚,你们出家人向以济世助人为己任,但你们终年躲于深山,如何济世?

如何助人?’

  贫僧闻之一时哑口无言,这位施主又道:

  ‘你知否如今天子驾崩,群王争位,烽烟四起,民不聊主?你们这些蠢秃驱只懂躲

在龟壳内做人,有否想过废去这个混乱皇朝?废去帝制?就让百姓此后各自为主,自供

自足,大家平等待遇,绝无帝民之别,岂不快哉?’

  贫僧听得目瞪口呆,皆因这位施主所言实是一个理想的人间,然而废去帝制谈何容

易?惟就在贫僧踌躇之际,这位施主又道:

  ‘废帝让万民自立,这个重任必须委于良材。冷眼横顾苍生,除了我‘神’五人外,

试问谁可担此重任?我保证,他日若能废除帝制,必会悄然引退,让庶民自主!

  不错!这位自称为神的施主不但武功盖世,才智与见解亦是超卓不凡,贫僧终于心

服口服,甘心臣服于其麾下,成为其‘搜神官’的最高执法长老。

  可是加入搜神宫后,贫僧才逐渐感到不妥,神当初的一番说话,似乎言不由衷,他

的野心其实比寻常君皇更恐怖千倍;他有一个令人不敢置信的理想,他要成为统治中土、

统治五湖四海、统治天上、地下、人间的一一神!

  同时贫僧更发觉另一个可怕的事实;神竟然悟得两种上乘武学一一移天神诀与灭世

魔身,可以长生不死:他将永无休止地扩张他的野心与统治!

  可惜此时贫僧已无法脱离搜神宫,因为神以我金山寺一千僧侣的生命为协,若我违

抗他的命令,金山寺将被夷为平地,一僧不留!

  贫僧惟有继续这无奈的生涯;终于有一天……

  神与我一起遍游四海,原慾为搜神宫找一个合适的分坛,最后,我俩在雷峰塔下发

现不少巨大的天然地洞,这确是一个喜讯!

  然而与此同时,我俩又发现最低一个地洞,有两道自然形成的天险,这两道自然天

险在这洞中互不相容,只要一触即发,西湖必会水干,半个神州亦必大难临头!

  幸而在两道天险之间,不知何故,竟然又放置着一颗奇异的石;这颗奇石晶莹生光,

阻隔若两道天险相碰,因此神州大地才一直得亨太平。

  我和神苦苦的在洞中观察了半天,终于明白,这颗奇异的石,极有可能就是古老相

传女娲丢下凡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摩诃无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搜神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