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篇》

第12章 他比声音更快

作者:马荣成

那是一个十分惨厉的——

神魔故事。

传闻,远在很久很久以前,“神”、“魔”、“人”本是和平共处。

后来,人的文化愈来愈是进步,人也愈来愈有智慧,生活环境也因智慧激增而渐呈富庶,庶的后果是容易导致某部分人穷奢婬逸,穷奢婬逸的后果,则是必须扩展自己的疆土,以图争取更多的物质及快乐。

于是这部分人的贪念不仅祸延人间,也开始侵入地底下的魔境,那属于魔的地方。悉数制服,而且为杜绝那些人伉念所宾后患,索性一人不做二不休,反过来入人间,原是一片和谐的世界,一旦起了纷争,天上本来喜好和平的众神当然不会坐视不理,他们惟有急赴人间铲除群魔,终于,双方昔战百年,群神大胜。

众神天性仁慈,因然不会杀绝群魔,仅命他们居于更深一层的地底,要他们不见天日便作罢。

但归根究底,祸端本由部分人的野心而起,群魔纵败亦不甘心,故在临下更深一层地底前,为数逾万的魔忍不住同声一哭,且纷纷咬破指头,洒下万滴血,忿然诅咒:

“是那些人先萌伉念在先,慾厚颜无耻倚伏群神之力狐假虎威在后,我们虽败犹憾,就让我们的血,化为腐蚀人身的火,就让我们的泪,化为祸延人间的泪……”

为泄不平,群魔说着把淌着的泪拭下,他们的血泪登时在地底下形成的两道天险。

万滴因,化为一潭——“地狱之火!”

万颗魔泪,凝成一道——“黄泉之泪”!

为免两道天险立即相碰,群魔更在两者中间放置了女娲掷下人间的神石,并道:

“神石是罕世奇珍,拥有它便可雄踞天下;若今后有人再萌贪念,取走这颗神石,令地狱之火与黄泉之泪碰,届时人间便会大祸临头……”不错!这是一项死亡试控!

“但此事也怪不得我们,只怪你们部分人的贪念再度——累及无辜!哈哈……”

带着报复性的笑声,群魔终惬意地跃进更深的地底,他们在等,等待着那一天……

这个故事到底孰真孰假?那逾万的魔真的在地底深处苦候着人类自取灭亡的一天?

然而无论此事真假与否,就在“吴越王铁叔”遣人与建雷峰塔时,确会发生悲剧!

因为当时负责与建的逾千工匠,在建塔时,也会发现了此带地底有若干大大小小的地洞。

而在最低的一个地洞之内,他们更发现地洞深处,半空中有一个围异常的豪光在浮汤,豪光下的寻地面,且泛着一片迷迷蒙蒙地血红。

逾千工拓尽被这幕奇景吸引,好奇心在起下,众人纷纷步搂,慾瞧清楚这围豪光与地上那片迷膝血红到底是何方奇物。

只是,就在他们再向前走了十步时,他们还是未能瞧个清楚明白。不过,慾又发现了另外一个幕奇景。

这幕奇景,更叫他们吃惊。

因为这幕奇景,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

就在一众工惊异之间,翟地……

走在前头的百多名工匠,赫然齐齐发出非常渗厉的尖叫声!

在后的九百多名工匠闻声当场止步,众人定睛一看,尽皆哗然!

但见在前那百多名工匠,居然不慎堕进前方那片血红当中,那片血红,更俨如一个深不见底的血池。

顷刻之间,血红中惊起突变,冒起一股腥臭的红烟,红烟过后,眼前情景更教余下那九百多名工匠心胆俱裂!

触目所见,为首那百名工匠已给那片血红蚀至皮开肉烂,尸骨不全,有些工人的人头还给蚀去了半边脸肉,余下半边,只是一些亦快将要烛烂的——

白骨!

天!这里到底是甚么地洞?难道,这里就是传说中的——

黄泉?

百多名工匠仅在惨叫一声后便已尸骨无全,其余工匠惊睹这幕人间地狱,也不及再瞧清楚究竟这片血红是些甚么,已尽给吓得怆惶拔腿急逃!

回到地面后,劫后余生的九百多名工匠,也不敢把此事张扬,甚至亦没有把此事告知命他们建塔的“吴越钱叔”,只因为他们心中不约而同认为——

他们在地底深处所见的,是天机!

天机不能一泄再泄,融将会有更多人殒命。

他们更深信,那片血红,一定就是——

地狱之火!而那道半空凝止的水柱,更一定是传说中的——

黄泉之泪……这个世上,到底是什么东西最快。

有人说:

是声音。

说这话的人的理由是,假如阿甲向着十丈外的阿乙一边跑一边叫,那么,即使阿甲未跑至阿乙身旁,阿乙还是远远便可听见阿甲的叫声;那即是说,阿甲声音比阿甲本人更快到达目标。

故此,这些人认为声音是最快的。

聚听之下,这个答案听来为无道理。

不过想深一层,这话其实不对。何解?

因为如果能仔细留意自然气象便会发现端,最显著的例子,莫如——

“雷电”!

“雷”是雷声,“电”是电光;究竟人们常见的“雷电”,是先响霄后闪电,抑是先闪电后响雷?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惟是不难解答,答案是——

每次人们总瞥见天上划过闪电后,才蓦然听见雷声。

由此可知,光,确比声音快!

不单如此,光更是世是最快的!

既是这样,那贵为万物之灵的人,有没有可能、有没有办法可比光更快?

没有!绝对没有!

据说,江湖中最快的二十人,始终还是无法比光快,他们豁尽全力,达至毕生极限,也仅是——

比声音快上少许而已!

这些人听来有点不齐,只是试想一想,假若一个人在那边说话,他的声音还未至,他的人已闪至眼前,接着才听见他适才所说的那句话,这是一件多么使人骇异的事情!

能够具备这种惊世骇谷轻功的二十人当中,听说——

有一个是“他”!

不错!是“他”

就在此雷峰塔下最低的一个地洞内,此刻最快的飓,是“他”的腿!

最快的手,也是“他”的手!

神将的世魔身固是强横无匹,然而他功力纵深,若论轻功,比诸“他”,犹慢了百份之一“刹那”!

而阿铁的移天神诀虽和神将的灭世魔身旗鼓相当,轻功更不弱;可惜他背着“雪缘”,身形太重,他比神将已慢了百份之一“刹那”,比诸“他”,更慢了百份之二“刹那”!

因此,此刻洞中最快的人,只有“他”一个。

是聂风!

一直以来,聂风所习的轻功有三!

一是偷学自其父聂人王的“聂家步法”,二是当年鬼虎所传的“急转步法”,三自然便是雄霸所授的“风神腿”步法——“捕风捉影”。

而“捕风捉影”更是“风神腿法”入门的第一式,快绝无伦;聂风能一身习得三种步法已是轻功高绝,可是他素来好学不倦,五年间来不断思苦研,加上天资聪明,终于给他揉合了“聂家步法”与“急转步法”的精要,再将两种绝世步法配合“捕风捉影”一同使用,居然悟出了一种集三家所长于一身、仅属于他自己的绝世轻功——

“步风足影”!

步如风,足如影……

既然步履已快得如风如影,本身已是风影,又何须再豁尽全力捕风、捉影?

聂风的进境由“捕风捉影”至“步凤足影”,其中之奥妙变化自是不能言喻;然而其自创之“步风足影”比“捕风捉影”快上不止一倍,慾是有目共睹!

相信就如传他“捕风捉影”的雄霸,也不聂风的轻功能在短短五年便己青出于蓝,卓然成家!

也许,就连雄霸如今的轻功,亦未必能如聂风般快!

快!是聂风的“拿手好戏”!也是他此刻取胜和捷足先登的最佳本钱!

“飕”的一声犹未传至前方,聂风已比其身形所发出的声音更快掠至前方那片血红之上,掠至那圈浮在半空的豪光之旁!

他真的是三人中最快的一个!

不单腿快,手也快,他犹未及瞧清楚下面那片血究竟是什么东西,手便已闪电伸进豪光中要夺超级武器“孟钵”!

连串动作一气呵成,可是他虽比神将快了百分之一“刹那”,但这百分之一“刹那”实在是很短暂的事,还未及眨眼,这“刹那”,便已闪逝,故正当聂风把手伸进豪光中的时候……

神将已至!

“噗”的一声!神将鼓起灭世魔身一成功力,及时抓着聂风要夺孟钵的手,自己则悄伸左手进光中抢夺孟钵,惟是与此同时,阿铁亦至……

阿铁刻不容缓,一把将神将左手硬生生以移天神诀的内力扯回;三人在此刹那间,身形竟在那片血红之上飘浮:神将制着聂风右手,阿铁又制着神将左手,一时间互相僵持着。

三人身在半空,足下并不其他依籍,为何三人居然能在那片血红之上飘浮?

那只因为,在血红之上的那团豪光中,竟似在散发着一堵无形气墙把三人笼罩。

若换了是不懂轻功的常人,只怕纵然有这堵气墙,还是会跌进下面的血红中;但聂风神将各怀绝世轻功,他们只人有些微凭借之力已可以自身轻功浮于半空。

然而,为何豪光内竟会自行发出这堵无形气墙。

这堵气墙到底是什么?

是力量!是豪光内盂钵所发出的无形力量!

好利害的盂钵!居然能隔空透发这无形气墙,可想而知盂钵的威力如何举世无匹!

聂风、神将当然明白如今自身能浮于半空是盂钵所赐,大家对盂钵威力心中有数,而且就在三人于半空僵持之间,聂风已瞧汪楚周遭形势!

第一眼,他俩已发觉豪光之下五尺之处泛着一片血红,这片血红热如火,瞧真二点,这片血红赫然是——

一个盛满火热岩浆的天然大池,池内更热气蒸腾,火舌乱舞,如一池——

“地狱之火”!

聂风暗暗倒抽一口凉气,幸而三人各怀惊人轻功,尚可借助无形气墙浮于半空;否则早已跌进池内焚为灰烬,不!也许连灰尽也没有!

聂风与他不约而同心付,这就是法海壁文中的其中一道自然天险?那,第二道天险是……

第二道天险就在豪光之上,聂风与阿铁也同时瞥见了;一看之下,二人不由一怔!

这……可能吗?

这怎么可能?二人但见豪光之上竟是一道长逾五丈、粗逾半丈的水往由洞顶后冲而下,慾硬生生在豪光之上五尺凝顿。那些水,就像一行至半途、无法再沿的眼泪……

黄泉之泪……

就在聂风与怔仲这间,神将斗然冷笑道;

“惊奇吧?我是搜神宫的人,早已听神提及此处有这两道奇观了……”

“它俩正是民间相传的‘地狱之火’与‘黄泉之泪’,地狱之火是通往地心火岩的第一站;而黄泉之泪则是因为西湖底出现一个半丈大的缺口,致使湖水不断自此缺口注进地下……”

“湖水经过地下一条狭长坑道后再直抵此洞顶另一缺口,湖水由大湖往进小道,水力已不是重逾万斤如斯简单,即使以巨石在洞顶堵塞,很快便会被水力冲破……”

神将一口气说至这里,聂风与阿铁互望一眼;双方均逐渐明白法海留言“西湖水干,江潮不起”究竟是什么意思。

既然雷峰塔底有这道因西湖缺口而成的水柱,那么,若顶上这道水柱真的向在下的岩池冲击而下,也许一时三刻之间,池内的火热岩浆还能把水蒸发;只是西湖如此广阔,水深更是莫测,若湖水不断向地底流失的话……

一口或许无碍,甚至数目也无碍!

但不出一个月,西湖的湖水必会流干!既已没有湖水,当多“江潮不起”!

聂风与阿铁终于领悟法海所言之意,然而西湖的湖水干了还属次要问题,最重要的是,湖水去了何处?

湖水当然会全向这洞中的岩池注去,这个岩池既是通往地心岩浆的第一站,以其无匹热力,要蒸发部分湖水固亦不成问题,可是若持续都有湖水注进岩池的话……

那相信又是不出一月,纵使湖水最终终不能抵达地心,这个岩池以下较深一层的岩浆亦必遭大量湖水逐渐冷却。

冷缩热胀是自然定律;本来灸热无比的地底骤然冷却下来,地底的岩石便会收缩;在地底急剧收缩下,地壳表面必会因而发生异动;届时候,相信大半神州定然会发生场牵连范周极广的空前强大地震……

聂风与阿铁想至这里,不期然捏了一把汗;难怪法海说这两道自然天险相碰,神州必会发生一场空前绝后的浩劫,原来底蕴竟然是这样的!

幸而在此两道天险之间,不知于何时居然又有一颗神石置于其中,以神石所发出的特殊威力把两道天险硬生生隔空阻挡着,遏止了这场天然灾难……

寻根溯始,千千万万年前,这颗神石为何又会置于两道天险之间,难道……冥冥中真有天意?或冥冥中有女娲,早为人间的灾难作出预防?

也许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他比声音更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搜神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