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篇》

第14章 法海传人

作者:马荣成

两日后的五月初七。

距离神州浩劫的日子还只有二十五天……

严格来说,这应该不是一堵墙。

可是看真一点,这又似是一堵墙。

原米,它真的是一堵墙。

它赫然是一堵以人头信手堆成的人——人墙!

赫见这堵以人头堆成的人墙,竟位于西湖一个荒郊密林,少说高逾半丈,长途十丈;人墙中的每颗头颅皆是男性,全是给人齐颈砍下,血流披面,且还干睁着眼,似是不敢相信屠杀他们的凶器,居然会是那样的!

这堵恐怖已极的人墙,究竟是以多少个人头堆成的?

“已经是一千零八个人头了。”

夕阳之下,大神官看着正坐在那堵人墙上的神将,木无表情的道:

“神将,你这五天以来,在西湖已经杀了一千零八名壮男,难道还嫌不够?”

神将漠然的横了大神官一眼,道:

“杀了一千零八个人义怎样?这些人全是脓包!只得三十多个的脑浆勉强可以下咽,其他的尽皆不堪人口,简直全是废物!”

大神官问:

“神将,你这样杀下去并非办法,到底要什么人的脑浆才可满足你”

神将睛光一闪,吃吃狞笑道:

“最喜欢吃的,当然是勇者和智者的脑浆;这两点,步惊云与聂风便最理想不过!可惜我杀尽一千零八名壮男,也还找不着半个像他们那样独特不凡的人……”

他始终念念不忘步惊云与聂风,也许只为他俩头上那看来异常吸引、美味的脑袋。

大神官没好气地劝道:

“但,神将,你可知道,自端阳佳节那天,你当众杀了百名健儿,这两天以来你还不断的杀,那些无头死尸已引起了西湖一带村民的恐慌,人心惶惶,大家一俟入夜便足不出户,而且听说此带的官兵也开始注意此事,还有不少江湖人也想来此查察……”

神将骄横的答:

“嘿嘿,如今我盂钵在手,即使‘神’也许亦要忌我三分,何况是那些什么狗官和江湖人物?他们若要来便最好不过,他们毕竟懂点花拳绣腿,脑浆相信较普通武夫易于入口,不用我再去找人头了,哈哈……”

神将这番话说得简直目中无人,大神官私下忐忑,复又劝道:

“只怕无论你得到盂钵变得多强,惟在你犹未成门立户、与神争雄之前,早已被那些什么官兵和江湖人物缠得耗尽你的气力了,还说什么要比神的野心更大?”

神将闻言面色一沉,道:

“嘿嘿,大神官,你似乎仍对盂钵的威力未有足够信心……”

“不若让本神将再给你看看它的威力,如何?”

大神官听后面色一变,而神将已一把从其血红的战袍下掏出一道灿烂异常的豪光。

一道可以说是天下无敌的豪光!

豪光是一闪!

不知为何,豪光在一闪之间,赫然变成一道发光的“大弓”;神将“大弓”在手,虽然弓上无箭,但他仅是提弓张弦,接着。他把张满了的弓弦一放!

弓上既然无箭,他还张弓拉弦射些什么?却原来,神将射出的并不是箭,而是气!

弓弦一放,立时“挣”然有声,猛地扯动周遭气流,化气成一根无形的箭,直向百丈外的一座三丈高的小山丘射去!

“轰隆”一声巨响,小山丘当场中箭,顷刻爆为片碎,砂石铺天盖地飞扬!

整个小山丘竟能在片刻间化为乌有,适才那根气箭的威力当真非同小可!而发出这根气箭的那道发光大弓,会否正是神将夺得的盂钵?

不!这道弓弦并非盂钵!因为孟钵根本就不是实质的存在!

而这道弓弦也和盂钵一样,并不是真正的存在!

真正存在的,只有——神石!

大神官终于又再次目睹神石的威力,不禁瞠目结舌。

神将惬意地瞥着正呆然的他,问:

“看见了吧?神石的威力变化无穷,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一种武器可比其比拟。”

大神官茫然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想不到世上竟有这样的一种超级武器,这简直已不应是人间应的武器,它应该是上天的武器……”

“嗯。”神将也道:

“又有谁会料到!所谓神石,根本就是一种千变万化的——”

“液化武器!”

什么?神石居然是一种千变万化的“液化武器”?

既然神石是石,为什么又会“液化?”

到底什么是“液化武器”?

神将突然又运劲将那道发光的弓弦一抖,“霍”的一声,那道弓弦不知怎的,竟速地缩为一个径阔尺许的发光钵子,这便是——盂钵,

大神官默默瞥着神将把盂钵放回其战袍之内,道:

“只是,神将,你纵然已得到神石这超级武器,也务须处处小心提防,否则在你未打倒神。成为最强的神之前,若被抢去盂钵,那就很没意思了……”

神将冷冷的脱了大神官一眼,道:

“这点不用你操心!我早有提防。”

“哦?”大神官有点讶异。

神将笑了,很有智慧的笑:

“这数天以来,我一直只杀人来食脑饮血,不吃其他东西,你知道为了什么?”

“是为怕会有人在你的酒菜下毒?”大砷官不啻是大神宫,连神将的心思他也了如指掌。

神将诡异的看着大神官,狞笑着说下去。

“不错,而且我特别提防的人——”

“是你!”

“你”字一出,大神官陡地浑身一震,他不虞神将居然开始提防自己,难怪这数天以来,他乔装往市集买回来的洒菜,神将一概不沾,大神官惟有自己把所有酒莱全数吃下。

他不禁强颜一笑,一滴汗已自其额角滴下,落在他的衣襟上,发出一声微不闻却又惊心动魄的声响,他涎着脸道:

“神将,你也实在大小心了。你该知道,我是一个聪明人,聪明人绝不会干毫无把握的事,我怎敢在你的酒莱中下毒?”

神将邪笑一下,道:

“说得也是!你怎敢在我酒菜中下毒呢?你这样聪明,这样有智慧,哈哈……”

神将赫然仰天狂笑起来,大神官也惟有淌着汗,陪他一起笑。

伴君如伴虎,相信大神官此刻最是感受良深。神将笑了半晌,忽地又止住笑声,他不笑了,只是木无表情他说了一句:

“大神官,我又饿了……”

大神官立即奉承道:

“那我立即去找人回来给你一饱口腹……”

他还没展身而去,神将却霍地搭着他的肩膊,道:

“不用再去找了,我不是说过,我最喜欢吃勇者和智者的脑浆,你这样有智慧,不若……”

惊闻此语,大神官顿给吓得浑身发软,求饶道:

“神将,我……我那里有你这般聪明?那里有胆向你……下毒?你……不要吃我……”

神将瞧着大神官满脸惶然无措之色,感到满意极了,道:

“可是,我如今饿得要命,若不吃你,还有谁?”

大神官在惊惶中限珠翟然一转,面露喜色道:

“有,还有一个人的脑浆,你一定很想吃!”

他说罢双掌一拍。

掌声方歇,一条黑衣人影已从不远的草业中缓缓步出,一直步至神将与大神官二人跟前。

这条黑衣人影,赫然是曾与阿铁情如兄弟的——

阿黑。

神将看着阿黑,不由一笑:

“嘿,连本神将也差点忘了,你还有一个吃了兽丸的‘兽奴’……”

兽丸?兽奴?这到底是甚么回事?

却原来,兽丸是‘神’亲自开制的一种奇葯;只要服下它,人便会失去常性,成为没有思想的‘兽奴’;这些兽奴只会听命于下葯的人,若然没有解葯,便会终生追随下葯人左右,替其办成任何事情,包括死……

神当初炼成此葯,目的仅为他日能统治苍茫天地后,那所有人亦须服食兽丸,于是,便再也没有人会反抗他,违抗他的命令。

大神官又强颜笑道:

“不错!你也知道我还有一个兽奴,一直都在暗中追随着我,听我的任何命令,甚至代替我给你吃也行!而且他和步惊云长得一模一样,吃他如吃步惊云,你定会感到更有食慾……”

神将斜瞥那正在茫无反应的阿黑,复又开怀笑道:

“呵呵!真是‘飞鸟尽,良弓藏’!大神官,这个阿黑也曾替你偷袭他的大哥与神姬,如今你怎地浑无良心,把他出卖?”

大神官面上露出一丝浅笑,一丝很冷血的浅笑,道:

“嘿嘿,我把他救活过来再喂以兽丸,正是要以他袭击步惊云与神姬,以泄我毁目之恨,如今他的利用价值已完,我何妨把他献给你大神将?”

神将听罢,忽尔露出一个比大神官更阴险的笑容:

“可惜,从前我在搜神宫时也曾尝过这些兽奴的脑浆,他们没有思想,脑浆根本淡而无味,如同嚼蜡;因此这个阿黑虽然像极了步惊云,我也无甚兴趣,我开始感到兴趣的……”他说着侧脸一瞄大神官,本来搭着大神官肩膊的手赫然抓紧,道:

“是你这种阴险小人的脑浆……”

说时迟,那时快,神将一语未毕,大神官霍地发难,突然一爪伸进神将的战袍肉要夺孟钵,以图抢得盂钵对付神将,逃出生天;岂料一抓之下,竟然抓了个空,神将战袍除了包着他魁梧的躯体,内里空室如也,孟钵竟已不翼而飞!

大神官不由大吃一惊,遂发力慾强行挣脱神将紧抓肩膊的手。可是他的内力与神餐的灭世魔身直如云泥之别,无论怎样也挣之不脱,与此同时,神将漠然的道:

“大神官,你适才是在找盂钵吧?”

大神官拼尽老命摇头,道:

“我……我不敢……”

神将边笑边说:

“呵呵!还装算?既然你这样想再见孟钵,我就给你看个痛快吧!”

“不!不要……”大神官极为恐惧地呐喊,因为他斗地瞧见,神将另一只腾出的手,竟然握着一根发光的长管子,那,又是盂钵?

神将极为鄙夷的道:

“你不要也不行了!你是一个可以把任何人出卖的人,留你在身边实太危险!而且我早便很想尝尝你这种阴险小人的脑浆,到底是何等滋味?还有……”

“你大神官一衔里的‘大’字,好大喜功,早已令我感到非常讨厌!”

“不——”大神官惊呼一声,仍想拼命挣扎,然而猝地“噗嗤”一声,神将手上那根发光的管子已刺进大神官眉心之位,神将更不由分说可口叨着管子另一端,提气一吮,丝丝白里透红的脑浆自管子直向神将嘴内送去,神将却像是无比受用似的,慢慢地享受着。

濒渐地,大神官在拼命挣扎着的身子停止了挣扎,奄奄一息地倒死在地上。

他曾残杀小青,并以兽丸控制阿黑,如今苍天有眼,最后也得到他应得的报应……

神将抹了抹嘴角,冷眼一扫大神官那张脸,只见他仅存的右目还是睁开,死不瞑目似的,不由冷笑道:

“想不到阴险小人的脑浆倒真不坏!以后我的莱谱中可多了一项选择!嘿嘿……”

言毕猝地又以手中那根管子朝大神官硕果仅存的右目一挑“啮”的一声!便把他的右目连根挑出。

只因神将不屑给大神官这种小人的眼睛瞪着他!

甫吸干大神官的脑浆,神将便把那很发光管子一抖,再把它放回战袍内,跟着又回首一望仍茫无反应的阿黑;他步至其跟前,徐徐的道:

“真可怜!你只是大神官一意复仇下的牺牲品!可惜我又无兽丸的解葯,否则或可把你救回原状;然后再吸你的脑浆……”

“这样吧!就看在你是步惊云的二弟份上,为了使我这个情敌更加痛苦……”

“就让本神将把你——一掌了断!”

语声方歇,神将的掌已高举,鼓劲向阿黑天灵劈去!

这一掌蕴含了神将对步惊云的妒恨,力贯千斤,势必把阿黑整个头颅劈爆!

然而就在此时,神将的掌倏地顿止!

因为他赫然发觉了一件异常可怕的事发生在他自己身上!

他竟然使不出任何功力!

他,中了毒?

“糟!”神将惊呼一声,慌忙坐下运气调息:可是他愈是提气抗御体内毒性,那股毒性益发张狂,益发侵蚀他的内力,刹那之间,他居然连半分气力也使不出来……

神将暗暗吃惊,这五日以来他已万分惊觉,就连酒菜也不吃,只吃自己擒杀者的脑和血,却万料不到,自己居然亦会中毒,究竟此毒是何时所下?何人所下?

他用不着瞎猜多久,只因下毒的人,大多会在对方毒发时现身,好向毒发者说明底蕴,以增加下毒者那份下毒成功的快感!

果然,在草从中已有一个声音传了出来:

“神将,别要再白费气力了!你愈是提气抗毒便愈发无力,在你昏迷之前,何不省点气力与我聊聊?”

来者说着从草丛中步出,神将一看,登时神为之骇!

这个人赫然是……

“法智?”

神将不由自主的低呼一声,因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法海传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搜神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