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篇》

第15章 第三个布惊云

作者:马荣成

“必杀的慈悲”阿铁闻言更感迷惑。

“是的。”神母微应,开始述说一段关于法智的前尘:

“当年法海因误信神的说话,以为真的可以推翻帝制,让万民能够平等、自供自给而加入搜神宫,目下法智的执念依旧一样,他认为,只要助神推翻帝制,万民便能得到幸福……”

聂风奇道:

“甚么?难道他还不知道神慾千秋万载统治苍茫天地的野心?”

神母道。

“他怎会不知?他早便知道,不过这正是他矢志协助神的原因。”

这下子连阿铁也感到好了,道:

“那他是助纣为虐?”

“没有有那样严重!他只是有感于神州千百年来时出昏君,道至苛捐重税,还有诸侯割据,战乱频频,民不聊生;虽然偶尔会出贤主,但毕竟大少,对草民也保障;归根究底,若要天下能持续保持安定繁荣的局面,最好的保障,还是能有一个长生不死。能统治人民千秋万载的神!”

是的!对于草根的平民来说,重税政还不及战乱可怕!兵荒马乱中,军兵强悍肆虐,姦婬掳掠,甚至比贼还更配称为贼……

法智比法海又别具更独特的见解;他不能长生,他已垂暮,在其有生之年惟一想看见,是千千万万人能在千千万万年内,都在一个神的统治下,永恒地保持安定繁荣……

这也是一种慈悲,一种别无选择、无可奈何的慈悲……

只是,何以会称——必杀?

神母又继续解释下去:

“因这个理想,法智便本着宁可牺牲一人,总较牺牲千万人为佳的想法;若我们不依其说话去做,他绝不会对阿黑留情的!”

却原来,看来外貌慈祥的法智,背后的心思竟有这番曲折;阿铁与聂风听罢,心中也不得不不暗自感叹,人,真的是一种异常复杂难明的动物。

阿铁霍然道:

“既然口此,只怕前赴搜神宫,已是我惟一的路”

神母点头:

“别无他法!惟有依他的说话携盂钵往搜神宫,否则阿黑是死定了。”

聂风动容:

“那岂不是叫阿铁送羊人虎口?”

神母一片无奈:

“我希望不是:因为适才听法智对神将说,神的计划之一,只是想把一种比移天神诀及灭世魔身更利害的力量传给阿铁;若是如此,也许情况并不如我们想像般坏,神可能只是想多添一个左右手助其复出江湖,届时候,反而是看阿铁的意原了……”

“不过,我们当然也要作出最坏打算,就是神可能另怀不轨目的;阿铁此去,可能已无法再活着步出搜神宫……”神母说着幽幽的一瞥阿铁。

阿铁此刻的表情却是冷而坚定,就像适才阿黑脸上的表情一样,他道:

“为了阿黑,我一定去!”简单的八个字说得异常铿锵有力。

神母不由得深深叹息:

“很好,那阿黑纵使此时死去,他还有一个为他不惜赴汤滔火的大哥;而我,也有两个……令我……值得永远……骄做,怀念的……儿……子”

神母说到这里,霎时硬咽起来,难以成言;世上慈母,谁不希望有两个能在人前挺起胸膛、终生无悔无愧的儿子?

阿铁瞧着神母面具下那双泛着泪光的眼睛,面上坚定的表情登时缓和下来,当下轻搭着她的肩膊,低声轻唤:

“娘亲,只是我此去,不知何时才可再恃奉你左右?”

他的声音无限低沉,聂风还是有生以来首次听见步惊云的嗓子竟会说出这样的话,私下暗自感动。

神母强自抑制自己的泪,不让它们掉下来,只是硬咽道:

“娘亲……已活上百多年了,难道还不懂照顾自己?你不用记挂我!不过在你起行之前,你还须先办妥一件事。”

“我知道。”阿铁平静的答。

他当然知道,因为这本是他硬闯雷峰塔下的目的!在他此去之前,他必须先以孟钵把雪缘救活,否则纵使他能有命自搜神宫回来,也许亦未不及救她了。

阿铁说罢把那块裹着盂钵的黑绢解开,就在黑绢解开同时。他与聂风均看见一个灿烂绝伦的钵子,眩目生光,聂风不由忘形低呼:

“这……就是盂钵了?”

神母答:

“这看来是盂钵,不过其实并非孟钵……

孰真孰假,似是而非,即使连此刻捧着孟钵的阿铁也感到异常迷惘:

“娘亲的意思是……”

神母神秘兮兮的道:

“我的意思,是盂钵本来便非钵子……”

“它仅是神百多年前把神石变成的一种形态!”

神母说着取过阿铁手中的孟钵,霍地运劲一抖,奇事就在阿铁与聂风眼前发生了!

触目所见,盂钵竟在神母一抖之下,闪电地、神奇地变为一块一一护盾!

阿铁与聂风陡地一怔,他俩终于明白,神石到底是甚么一回事!

水,最是寻常不过。

一杯寻常的水,横看竖看都不显眼,更遑论会引起人们的注意了。

不过,人们往往忽略的事物,偏偏便有独特之处,正如——水。

它在寒俚会结冰,遇热又会化为蒸气,气温不寒不暖却又呈液体的流泻状态;这样至为寻常的水,居然能一身具备三种形态,悄教人对自然界的奇妙叹为观止?

然而,自然界还有许多奇异的物质,并没给人们发现;可不知在芸芸被人发现的奇异物质中,会否有一种事物能像水那样一身能化三身,甚至——

更多身?

已是子夜。

不过这里的日和夜根本毫无分别,只因为这里终年都没有阳光能够照进来,惟有永恒的黑夜。

这里,正是搜神宫在西湖底下的分坛。

大神官已死,神将被掳,阿铁。聂风、神母已不用再栖身于雷峰塔顶;在夺得孟钵后,他们立把雪缘带回搜神宫分坛救治。

但见在搜神宫分坛其中一间寝室的炕床上,阿铁正盘膝而坐,双目紧闭,额上青筋暴现,状甚辛苦;而聂风与神母也一直坐于其左右两侧,似在替其守关。

阿铁为何会如此辛苦?却原来,此刻其双掌正在前伸,双掌所抵之物,竟是一个径阔五尺的发光圆球,圆球与其双掌接触之处还不时冒出缕缕白烟,这就是阿铁辛苦的原因?

不错!因为他正把体内移天神诀的真元翻数输在眼前这发光的圆球上。

他为何要这样做?

全因为,半生不死的雪缘,如今正被包在这薄如蛋壳的发光圆球内。

而这圆球,正是一一

神石!

由黄昏回来后一直运功至今,阿铁少说已运功超逾三个时辰,浑身亦大汗淋漓,可是在那个发光圆球内的雪缘却依旧豪无反应,聂风不禁问神母道:

“神母,这……颗神石,真的可以把雪缘姑娘救活过来?”

“一定!”神母肯定的答:

“除非死去至少已有一个晨辰以上,否则像雪缘这种半死不生的样子,神石还是返魂有术。”

聂风闻言们乎安心不少;正在闭目凝神运气的阿铁听后,看来也没有那样忐忑不安,只是加紧运气。

聂风看着阿铁双掌抵着的那个发光圆球,不期然又沉吟道:

“天地之大,真是无奇不有!人们所知所见的自然奥秘实在太少,在未一睹神石真貌之前,我做梦也想不到,世上竟有颗这样的奇石!”

神母道:

“适才你俩初睹盂钵变为护盾的表情,就俨如百多年前我第一次瞧见盂钵的威力一样;又有谁会想像得到,神石是一种变幻无穷的——液化兵器?”

是的!就在适才神母把孟钵变为护盾之时,聂风与阿铁终于明白,传说中的女娲神石,竟然是这样的……

所谓神石,其实是一颗类似水晶的半透明晶体石,兼且本身还会发光;惟神石虽是固体的石,但同时也是液体的石!

怎么说呢?应该这样说,冰在加热后会变为“水”;而神石,则像“冰”的特性一般,在加以某种力量后,它便会变为“液体”的石。

所不同的,就是神石所需要的那股用作由石变为液体的力量,并非热力,而是某些人体内的一种特殊的气——

高手的内力!

内力,是神石千变万化的主要关键只要用者把些微内力传到神石之上,神石便能即时变为一种如泥浆般浓稠的粘液,但这种粘液状态仅能维持约“一刹那”的时间,一刹那后,神石又会闪电回复紧硬,变为固体的石。

因此,用者必须乘着神石变为浓稠粘液的一刹那间,再凝神以本身内力修为贯输神石之上,把已是液化的它塑造成自己所想的大小形状,甚至——任何一种武器1

这就是神石比寻常的石。比寻常的水更为奥妙难解之处;除了以内力可把它短暂液化外,神石更是一种超级坚硬的石,相信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一种力量可以把它毁灭,包括那些火热岩浆;这亦是为何神石可把地狱之火与黄泉之泪隔开的原因!而且最奇妙的是,神石还有一个特异的优点,便是用者的内力若经由神石输出——

力量将会增强二十倍以上!

故,神石更是一种凌厉无匹的——超级武器!

纵然不懂武艺的人以神石使力打出,其气力也比常人高出二十倍,俨然高手一般!若一流高手得至“神石更难以想像,高手通过神石所打出的威力,简直已是——

天!下!无!敌!

也因为这个缘故,神石亦同样可作为一件续命圣物……

即使已濒临垂死边缘,只要透过神石,那么,些微的内力也可化为强大二十倍的内力,强大的内力当然是活命的本钱,且更有助于疗伤。

就像如今的阿铁,他已先以移夭神诀把盂钵变为一个发光圆球,团团的包着雪缘,再不断运功把移天神诀的真元逼进圆球之内。

若换了平时,以阿铁这个移天神诀的移体,根本无法把真元移回雪缘体内,令其再活过来,然而此时真元透过神石所变的圆球,早已化为强大二十倍的真元;这强大二十倍的真元压逼力当真非同凡响,纵使本来无法由移体输回正体的移天神诀也非得输回不可!

阿铁犹在努力不懈地运气,这样又过了一个时倏,终于,圆球内倏地传出,‘波’的一声,阿铁双目当场一睁!

神母喜形于色道:

“行了?”

阿铁没有作声,满头大汗的以双掌把圆球向左一转,“嗤”的一声,圆球登时随着阿铁所使的内力变为一个发光钵子;而就在圆球消失同一刹那,他们三人已看见本来包在圆球内的雪缘。已变成甚么模样。

赫见得以被移回真元的雪缘,一双枯干的手已回复丰腴,容貌的苍白亦已一扫而空,再呈一片艳色;只是,她依旧如一尊美丽雕像般沉沉睡着,木无反应,而且她那头长发,竟然仍是一片雪白。

阿铁连忙把雪缘抱进怀中,一探她的鼻息,但觉她气息匀畅,内息并无大碍,不禁回首问神母道:

“怎会这样的?”

神母看着雪缘那头长长的白发,叹息着答:

“她已经没事了。不过因半死不生太久,真无即使回到体内也非要七日后方能苏醒,只是……这头长发,既然已经发白,也就无法可再变回黑的了……”

是的!纵然可以回生,也并不代表一切可以回复从前,世上并无绝对完美之事。

聂风瞧着阿铁面上那丝郁郁之色,不由道:

“阿铁,雪缘虽然未能全复原貌,但如今能活过来已很好了。别要灰心……”

神母却道:

“聂风,阿铁并非因为雪缘的自发而灰心。”

“哦?”聂风略感讶异。

神母轻轻搭着阿铁的肩,道:

“孩子,娘亲知道,你是因为要在十天内往搜神官见神,故必须于明天起行,而雪缘,却至少七天后方能苏醒……”

啊!聂风闻言当场恍然,七天之后,阿铁已在途中,而雪缘姑娘她……

想不到他和她轮着生生死死,到她将要活过来的时候,他又要去了,也许此去……

己无缘再见。

阿铁深深看着雪缘那张带着满足笑意的脸,看着她双为筹钱医他而干尽粗活的手;想到她为爱自己,连自尊连身份也失去了,而他——

却边一句喜欢她的话,也无法向她当面说,无法为她渺茫的长生添上丝微回忆……

神母与聂风瞧见他两这个情景,二人也不禁垂目,一片黯然。

过了半晌,阿铁脸上的抑郁骤然而褪,出奇的竟换上一股坚决之色,像是已下定了无比决心似的,他突然以平静的语调问神母:

“搜神宫在哪?”

神母答非所问:

“此去你也许会与所爱死别,你真的还要去?”

“我不能丢下阿黑!”

不错,他不能丢下阿黑!若他真的忍心丢下阿黑,那他便不值得雪缘去爱;若雪缘苏醒后埋怨阿铁因救阿黑而丢下她,那她也不值得他去爱!

这才是真真正正的人性的一一情!

阿铁续道:

“而且,我还会如法智所说单独前去,希望你俩能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第三个布惊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搜神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