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篇》

第16章 留给最爱

作者:马荣成

“可惜,谁敢肯定……”

“世上……真有轮回?”

雪缘一面苦笑呢哺,一面把手上刚刚阅毕的短笺仔细折叠。

纸很薄,雪缘的命也没有这纸短笺那样薄。

然而如斯轻、如斯薄的纸,却填满诉不尽的恩义情浓……

故把短笺拆叠后,雪缘随即小心奕奕的把它揣到怀中,生怕它有丝毫损毁;只因为,这也许已是阿铁此生留她的唯一回忆也许,更是一纸断魂前的遗书。

而如今她身处之地,是一间简洁素净的小居,小民居内除她以外竟别无他人。

神母呢?聂风呢。他俩估哪?难道他们已改变主意,把她留下来再各自追寻找阿铁。雪缘虽甫从昏迷中醒来,却并没有为自己因何身在此处而讶异,也没为自己那头变得银白的长发而担忧,她根本全不在乎这些,她唯一关心的,只是放在其手中的这纸短笺,和短笺上阿铁所写的“心”。

她终于明白了他的心。

“精彩”的男人总有精彩的前路。精彩的一生;她庆幸自己曾遇上一个这样精彩的男人。

只是,她也是一个相当精彩的女人。

所以,她不会让他单独求死。

她怎能不去?

“轧”的一声,雪缘已轻轻推开屋门,正想离开,然而就在此时,她便发觉屋外小园之中的一座假石山上,正默默坐着一个男子,一个长发飘飞,异常俊逸的男子。

那男子乍见雪缘步出屋门,不由温然一笑,道:

“雪缘姑娘,想不到你比我们预计的还要早醒来,你早醒了整整一天……”

雪缘一愕,记忆中,她似乎从没见过这个男子,不禁惭惭的道:

“你……怎知道我唤作雪缘?你是……”

她还未有机会问下去,便有一个声音从假石山后传出,朗朗而道:

“他是一个不惜与阿铁一起冒着生命危险去寻找孟钵救你的人,他正是——

“步惊云五年前的那师弟——聂风”

“聂风?”发缘十分诧异,她锨记得,五年前她瞥见步惊云的第一眼,同时也瞥见两个年幼的少年——聂风和断浪,她想不到其中之一的聂风居然会在这里出现,且还已牵于涉于此事之中。

然而此际最令感到诧异的并不止于聂风,还有那个在假石山后说话的人,因为那人已从假石山后缓缓步出。

那人的声音本来苍老非常,如果单听那人的声音,雪缘势难料到,从假石山后步出的人,竟尔会是一个年约十六。看来比她更为年轻的一一

俏丽少女。

“你是……”雪缘有点迷惑,她虽然从没见过这陌生少女,却感到这少妇的眼神异常亲切。

“我是——”这名少女深深的飘着雪缘,诡异一笑,道:

“当年白素贞的侍婢——小青。”

“小青?你……就是百多年前与白素贞一起的小青?自从神赦免你的死罪后,你不是早被他因在神官的神秘牢狱内,不见天日?”

那名少女又是一笑,答:

“那只是神的谎话而已。神要尽地利用我,他不想当年的搜神宫门众和知道他并没有把我因禁,才命我一直隐藏身份行事,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她说着忽地以自己那条阔大的袖子往脸上一指,只见袖子过处,她的一张脸赫然换上了一张异常苍老的脸,这张脸正是——

“徐妈……”雪缘情不自禁的低呼一声,这个换上徐妈面的人复又语意深长的道:

“我不单是小青、徐妈,我还是一个你异常熟悉的人。”

言毕蓦又以袖子往自己脸上一指,雪缘乍看之下,当场咋舌!她简直无法置信,眼前的徐妈又挂上另一张花斑斑的面具,这张面具,象征着面具主人百多年来的神秘身份,这张面具,也会带给雪缘如母亲般温暖……

“神母!你……是神母?”

直至如今,她方才明白,自己一直所知的秘密,竟然是那样的少!

神母终于回复她神母独有的声音,道:

“很讶异吧?可惜如今并非解释一切的时候,而是我们全力追上阿铁的时候……”

“一切前因后果,与及你昏迷后所发生的事,就让我们在徐中再谈吧。”

雪缘勉强从极度惊中定了定神,问:

“追上阿铁?阿铁不是早已前赴搜神宫?我们仍有足够时间追上他?”

神母道:

“嗯。只因为我给阿铁的地图,并没有真正指示直接着赴搜神宫的路,而是把他引往别处……”

此语一出,不但雪缘一怔,就连一直默然在旁的聂风也是一怔,他不解地道:

“神母,你为何不给阿铁正确地图?”

神母一笑,答;

“因为我要他先去见一个人。”

“见谁?”

神母吐出一个简单不过支又耸人听闻的称号:

“十殿阎罗!”

十殿阎罗?聂风俗闻言眉头轻皱,心想;神母为何总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这“阎罗”的称号,本来是地狱中的“阎王”之意,难道,世上有那个长生不死的神,还嫌不够?

还要攀添一个“十殿阎罗”四字,花陡地失色,阵紫阵青,似已知道此人是谁,更反常地焦的低呼:

“不!神母,你……怎么可以把阿铁引去见

“十殿阎罗——”

“盂?元?帅?”

孟元帅?孟元帅究竟是谁?

为何这样一个平凡不过的名字,却会有一个令人闻之幸而胆的称号——?十殿阎罗”?且更令身怀移天神诀的雪缘也不由自主的全身一震”连她也怕他?

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谁知道!也许连雪缘也不太清楚,她只是闻盂元帅过往的事迹,所以才会怕他?

不过无论如何,在搜神宫帷帐之内的那个“神”,一定知道!

两日后。

搜神宫内,本在闭目养神的“神”迭地双目一睁,因为,他听见了一阵大量丈外的风声!

搜神宫向来静如止水,即使那群森无思想的兽奴,平素也不敢随意移动,更遑论大呼大吸,若然有风,也即是说,有人来了,或是——

有人回来了!

果然,他回来了!

刹那之间,法智已掠至帷帐之前,在刹那之前,他还在百丈之外展动身形,能够如此快捷便出现在神的跟前,不啻是一个比声音更快的人!

而神,其实很早便已听出百丈外的轻微风声,对于神这个称号,更是当之无愧!

法智虽然已知道了神的真正面目,但没有神的批准,他当然不敢擅自步进帷帐之内,他只是如常一般,异常恭敬的跪于帷帐之外。

神徐徐的问:

“法智,由西湖至搜神宫,一般高手革人匹马,也只需五至七天行程……”

“如今,已经是第八天了……”

神并没有再说下去,不过他的意思,法智怎会不明?他是在问他,步惊云为何仍未前来?

法智面露惭色,慌忙答:

“神,属下……不才,出乎意料之外,步惊云与神母等人……似乎……并不是向本宫进发……”

“哦?”神冷冷反应。

“据派出去暗中监视他们的兽奴飞鸽回报,步惊云与神母等人并不是一起出发。步惊云在救回神姬后,想必神母已给其本宫地图,故此早已不辞而去,而神母,聂风在步惊云离去不久后。亦背着仍是昏迷的神姬后后追赶……”

神猝然追:

“既然他们已相断来了,为何又会不是向本宫进发?”

法智答;

“请恕属下不知之罪!据兽奴回报,神母与聂风本因背着雪缘上路,又要找屋子驻脚致延误不少行程,幸而六天之后神姬比预期中早了一天醒来,三人才得以豁尽作力急起直追;由于三人轻功均较己失去移天神诀的步惊云为高,现仅与他相距半日行程,然而步惊云今日其实本已抵达本宫所在的‘丰都’,属下满以为他会直闯‘搜神宫’,岂料他突然改变路线,竟朝另一方向进发……”

又是“丰都”?这个神母曾向聂风提及的地方,也是搜神宫总坛所在之地,究竟在神州地何处何方?

神听毕法智所言,似乎一点也不感到意外,反而格格笑道:

“法智,你为何不敢道出步惊云转往何处进发?不若,就让本神猜猜……”

“步惊云转往之地一一”

“是否在‘丰都’以西的一一‘第十殿’?”

法智一怔,因为神所猜的‘第十殿’?”

第十殿是什么地方?难道正是神母想引阿铁前去见的“十殿阎罗”盂元帅所在之地?这座第十殿既然与搜神宫如此接近,为何却不属于搜神宫?难道双方是对立的?

神能一语道破,法智对其超卓智慧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道:

“不错!步惊云确已踏进第十殿范围之内,那向来严禁搜神宫人进之地。”

神道:

“呵呵,既然神母引他前赴第十殿,我们就由他去吧!神母的心思虽已异常细密,但始终还是在本神意料之内,她这样做,是故意的。”

法智当场一怔,问:

“甚么!神……的意思,莫非是说……神是说,神母故意给步惊云错误的指示,引他直闯‘第十殿’?”

“嗯。”神微微颔首:

“所谓‘兵行死着,反死为生’,便是神母如今用以对付本神的战略。”

“兵行死着?反死为生?神,这究竟是甚么样的战略?”

神斗然叹息道:

“法智,你已七十有余,论武功,你得自法海真传,与神母虽各有千秋,唯论才智,你明显比神母有所不逮了……”原来神的叹息,是为了法智未能人如其名——智。

“所谓兵行死着,反死为生,缘于神母自知与步惊支等人实立于必败之地,所以才会出此死着。”

“必败之地?”

“是的,神母已知道若要对付本神,即使合她与神姬、步惊云、聂风与神石五道力量,还是没有足够取胜把握,所以她索性不求胜,只求死——步惊云死!”

“但……”法智问:

“她为何偏要引步惊云往‘第十殿’寻死?十殿阎罗孟元帅真的会杀他……”

神道:

“这么多年以来,本神与第十殿素无来往,搜神宫大门大都猜想孟元帅是我敌人,而其楼身的第十殿更是埋有一重大凶险机密,擅闯者杀,神母想必深信,步惊云若擅闯第十殿必会招杀身之祸,而她,亦想必已猜到我计划要步惊云活着前来搜神宫,一定有我不可缺少他的目的……”

“听到这里,法智方才恍然大悟,道:

“那……属下明白了。原来神母要步惊云往第十殿寻死,其实是算准你计划内一定有必需步惊云的地方,绝不会让他死,必会亲赴第十殿救他,届时候,纵使你武功盖世,人了第十殿,也极可能会有伤疲之虞,她便可与步惊云等人乘隙合力把你铲除。”

神淡然一笑,赞:

“说得好,这次你是聪明多了,然而始终还是不及神母。”

“不错,神母的智慧确比属下优胜许多许多。”

神道:

“何止优胜许多?神母累积了百年智慧,现已今非昔比,当初我实不该贪图她本身的残余利用价值,放她一条生路,已成为我的心头刺、眼中钉,我早该除掉她。”

法智聚闻神母竟已累积了百多年的智慧,居然没有诧异于为何如此长生,看来,神早已把神母是小青的秘密告诉他。

神继续说下去:

“可惜,任她智慧比当年的诸葛孔明更高,以她百多年的区区心道行,又怎及神二百多年的智慧道行?任她千算万算,是难以算清十殿阎罗孟元帅与本神的复杂的关系……”

却原来,神与十殿阎罗素有渊源,他们的关系是敌对?抑是如箕所说的异常复杂?唯无论是敌是友,为何神不铲除第十殿?是因盂元帅?还是因第十殿内别有机密?

“况且,当年以神母这样一个低贱的侍婢,根本没资格一睹本神庐山,即使我有什么都她命她,亦只是隔帷对话,根本便不知道本神的真面目,若然她知道本神是谁的话……”神语音稍顿:

“她便会完全明白,她如今所使的这着‘兵行死着’,根本便不能‘反死为生’,只有更快——”

“自取灭亡!嘿嘿……”

神说至这里,终于冷知一声;笑声之冷酷,简直令人闻之心胆俱寒。

法智并没有理问下去,因为他深知使自己穷追猛问,神也会拐弯抹角,不会将全部真相道出。

正如上次,神虽说会把一切真相告诉他,但极其量也仅是在其面前揭露自己的真面目,并说什么”步惊云就是他”那些莫名其妙的说话而已。神在步惊云身上所要实行的计划,对法智来说,始终仍是疑问……

只是,为何此刻神如此关怀,法智面上反无喜色?且手心还在冒汗?

是因为他曾与神母同袍多年,他在担心神母事败后的悲修下场?

还是因为,他逐渐隐隐感到,神的计划,必会是一个异常可怖一一

比其残杀亲生女儿白素贞更丧心病狂的计划?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搜神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