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篇》

第19章 双神会

作者:马荣成

已经过了大半天,四周一片烟香迷漫。

原来在海螺沟口那幅壁画之前,那些镇民仍在壁画前徘徊不去,有些更回家取来香烟供奉,大事祭神一番,因此沟口之处所弥漫的烟幕愈来愈浓,浓得化不开。

但见跪在壁画前的一众镇民,尽皆双掌合会什,虔诚参拜,争相问神许愿,其实各人所许的愿还不是大同小异?都是那些姻缘械财之类,又有谁个真会关心神州安危”为苍生祈福?

倏地,众镇民突听“嗤”的一声刺耳尖响,赫见在壁画后的无垠冰川中黑影一闪,一条魁梧人晾前方的漫天风雪中凌空飞出,闪电在众镇民头上两丈的半空掠过,有人眼利,一眼便瞧出那条人影,正是他们认定是“神”的——

阿铁!

“啊!是……神?”有些镇民己在高呼。

“真的是神啊!神……又回来了?”

“神啊,请别再离弃我们!求你赐福给我们吧!”

镇民一边大呼小叫,一边在地面从后拔足穷追那条半空中的人影,但那条人影实在比他们快上许多,瞬间已抛离众人,不知所踪。

其中一名镇民见又复失去神的踪影,不禁不点鼓躁:

“哎,怎么神一见我们便跑?老是这样,真不知他是真神还是假鬼?”

另一个镇民即时沉脸驳斥:

“胡说!你没长眼睛的吗?神适才犹在半空中飞驰呢!你可以吗?你这样不虔诚,难怪神不理会我们了,都是你之过!”

那个镇民连随嘘若寒蝉,其他镇民纷纷和应道:

“是啊!我们怎能对神这样没有信心及不敬?我们应该深信他就是神,只有他才会眷顾我们!”

此言一出,人群中翟地传出一个苍老而低沉的声音,道:

“是的!他确是神……”

“死神!”

语声方歇,镇民门还没找出究竟他们当中是谁说出这番莫名其妙的话,遽地,一条男子身影己如闪电从人群中拔上半空,向着适才神所飞驰的方向追去!

那条人影,甚至比镇民所见的神还要快!

甚至比声音更快!

众镇民惊见竟有第二条黑影能在半空飞驰,不现由得齐齐呆在当场,张口结舌:

“啊,适才……那条紧追……另一个神?”

“啊,实在是太好了,我们竟然遇见了……两个神,看来……老天爷迟早也会降福在我们身上啊……”

在一片迷信的气氛中,镇民复再朝适才两条黑影所掠的方向跪下,有些人,居然五体投地……

然而,就在众人虔诚跪拜之际,半空中霍地又传来“嗤嗤嗤”的三声!

所有镇民不禁抬首望天,赫见三条身影又如三股旋风般划过长空,径向壁画后的海螺沟西面冰川逸去!当中且有两条身影依稀是女的。

海螺沟之西,正是十殿罗的根据地第十殿,这三条快绝身影到底是谁?他们又为何要进第十殿?

镇民们乍见这三条身影掠过,悉数都是一呆,而且这次还是真正的呆住!

“太……神奇……了,我们……居然……在一天之内……”

“遇上……五个神……”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吉兆……还是……凶兆?”

“神啊!你们……究竟……想向……我门……”

“启……示……甚……么?”

不错!适才镇民所瞥见的第一条飞驰于半空的身影,确是刚刚离开第十殿的阿铁!

阿铁因怕遭镇民发现而被纠缠,故惟有展动身形在半空飞掠而过,企图尽快摆脱他们!

而如今阿铁所飞驰的方向,正是海螺沟之南,亦即孟恨给他的那张地图所示的搜神宫所在,与海螺沟之西的第十殿完全是两条路。

想不到,神母居然会给他一张错误的地图,阿铁心中这个疑团始终无法解开,神母为何要这样做?

然而他这个凝团没有存在多久,很快,已有一个人赶着来为他释疑了。

一个比声音更快的人!

“飓”的一声!一条人影猝地在阿铁身后一掠,一个翻身便己超越阿铁,落在阿铁跟前一丈之外。

好快好俊的轻功!能够具备这种轻功的人,除了聂风,还有他一一

法智!

“是你?阿铁眼见来者竟是法智,微感意外.即时顿足,浑身崩紧戒备,法智却反而气定神闲一笑,道:

“神果然料事如神,想不到十殿阎罗的后人并没因你擅闯第十殿而杀你,居然让你活着出来……”

阿铁凝神盯着法智,问:

“神早已预知我必会往第十殿”早已预知我一定可活着出来?”

“嗯。”法智答:

“只因他早已算准了神母的最后一着,故今日才会特准我踏足第十殿口那幅壁画的禁地边缘俟你出来,再把你带回搜神宫去。”

“神母的最后一着?”阿铁双眉陡地轻皱。

“是的。”法智道:

“神母的心思非常利害,她早猜到,神既然要你少前来搜神宫,你对神必定异常重要,所以她故意给你错误的地图,引你误闯第十殿,满以为神为免你受到十殿阎罗后人的伤害,而必会亲赴第十殿救你,届时候她便可以合你与神姬。聂风与神石之力,乘神与十殿阎罗后人比拼至伤疲时向其下手,未必全无胜望……”

阿铁至此方才了然于胸,不由道:

“可惜,神母从没见过十殿阎罗,也不知道他是谁;她千算万算,满以为神一直对第十殿顾忌三分,定是因为十殿阎罗是一个武功可与神争锋的人,遂以我作为二人发生冲突的导因,好使二人两败俱伤,而我们四人便渔人得利……”

法智道:

“可是神母做梦也没想到,第十殿令神顾忌的并非十殿阎罗,而是那万石火葯,与及那批奇门火葯武器。”

“哦?你也知道?”阿铁问。

法智浅笑:

“在我前来这里见你之前,神已约我阐明第十殿的可怕之处。神母这次的计划,是彻底的失败了。”

是的,虽然神母这着已行不通,不过阿铁私下仍不得不佩服神母的足智多谋,纵然神母故意引他往第十殿,但她并没有怨怪神母,因他深信,神母一定不会真的撇下他,让他单独面对十殿阎罗与神。

阿铁相信,也许,神母此刻已带着雪缘与聂风抵达第十殿……

然而,阿铁此行早已抱死,却并不想他们三人陪他同死,故为免夜长梦多,阿铁必须尽快实行法海所布下的局,只要能尽快以这个杀局灭神,纵使神母等人后至,也不用再受到神的伤害

一念至此,阿铁遂问:

“许伯,你突然拦我去路,不会是与我聊天叙旧如此简单吧?”

许伯似并不想口答这个问题,顾左右而言他,轻笑道:

“阿铁,想不到你犹记得老夫曾轻唤作‘许伯’,你倒真是一个念旧的人,老夫一生最欣赏的,便是重情念旧的人。”

阿铁凝目的端神着眼前的许伯,说出他心中的话:

“在我心中,由始至今,你仍是那个我异常尊重、爱为孩子说故事的许伯……”

“我始终不相信,你是神母口中那个为图大事、而具有必杀慈悲的法智。”

骤闻此语,法智的脸冒涌一阵面腆,看来有点汗颜,尚幸他仍能把持,迅速回复冷静,唏嘘道:

“阿铁,只惜无论如何,我真正的身份仍是法智,我有我的理想,我有我的职责,正如今次,我便是前来领你往搜神宫。”

阿铁听后一脸木然,似为许伯的固执而若有所恩,良久,方才故作漠然的道:

“很好,既然我也正要前赴搜神宫,得你引路,也省回不少工夫……

阿铁说着一面举步前行,一面道:

“法智大师,烦你领路。”语气仍是冷漠的,没有半丝感情。

许伯骤听“法智”二字,不由面色一变,问:

“阿铁,你终于也不再念旧,你母于也唤你我作‘法智’了?”

阿铁木无表情的答:

“我很想念旧,可是我忽然发觉……”说着余瞥法智一眼:

“原来,我已无旧可念……”

“我所认识的许伯已经死了。”

此言一出,气氛顿呈一片僵硬,法智的面色也愈来愈是苍白,最后,他朝天倒抽了一口凉气,叹道:

“唉既然你已无旧可念,何不早点与老夫聊袂前赴搜神宫见神,看看神为何会挑选你”再将一切纠葛解决?”

阿铁道:

“我正有这个意思。”

法智道:

“很好,那,阿铁,请!”

他说着已冉冉步进海螺沟南面那片浓黑而阴沉的密林中。

阿铁默默瞧着法智老得拘偻不堪的背影,眼神流转之间,似乎闪过一丝无了有惋惜。

从某一个角度来看,许怕其实本非么人,可惜……

阿铁但愿在迎面而来的未来中,不用和这个他曾尊敬的人交

果然!不出阿铁所料,神母,雪缘与聂风真的已抵达第十殿。

他们,也正是镇民最后瞥见的三条快绝身影!

惟是,尽管神母曾给阿铁第十殿的地图,但那地图所载的也仅是第十殿禁地范围的概略方向,而神母因从未踏足第十殿这地方,故亦不知第十殿的真正所在,幸而聂风有一别人不懂的奇能,“冰心诀”,纵然漫大冰雪咆哮,他仍能以耳代目,听出冰川下的地底居然是空的!

三人几经搜索,终在其中一个雪窟内找着第十殿的入口,步进人口,穿过一条向下延伸的漫长的地道,他们终于来至十殿阎罗的根据地——“第十殿”!

按照神母的计划,她本预料他们来至第十殿时,极有可能,神己和十殿阎罗斗至两败俱伤,即使不是这个战果,也准必仍在此斗,届时候,她与雪缘、聂风便可乘隙救回阿铁,四人再伺机联手对付神……

然而三人甫抵此殿,方才发觉,他们来得太迟了!

但见第十殿内,出乎意料,井没有神与十殿阎罗的激拼,也没有阿铁踪影,只有一个正盘坐着、死去的红衣男子。

和一幅令他们三人异常震惊的壁画!

当然因为壁画中的铁不与雪缘,与及那名正盘膝死去的红衣男子,也在壁画之中。

雪缘万分疑惑的道:

“神母,怎……会这样的?这里怎会有阿铁和我的壁画?阿铁他……他如今又拄哪儿去了?”

神母并没有即时答她,她扫视周遭良久,方道:

“瞧这里一切完整无投降,这个红衣男了看来亦是刚死不久,且死得甚为安祥,明显没有捕斗迹象,所以我估计,神并没有前来这里,而阿铁也是安全离去的……”

一直不语的聂风遽然问。

“但……阿铁如今还可去哪?”

神母瞄着孟恨的尸体,道:

“若我猜得不错的话,此人想必是十殿阎罗或其后人,他并不如传说中的可怕,所以他终于让阿铁安然离开,或许,还指示了阿铁前赴搜神宫该走的路。”

雪缘面色一青:

“你是说,阿铁已去了搜神宫?”

神母安慰她道。

“瞧这名红衣男子刚死不久,相信阿铁在途中,我们未必不能追上他。”

言毕又瞥了瞥壁画中的雪缘与阿铁,续道:

聂风奇问:

“神母,这幅壁画虽有阿铁和雪缘姑娘,但似乎并没任何特异之处。”

神母看来并不认同,问:

“你们可有留意壁画中的和尚?”

聂风道:

“这和尚法相壮严,除厂眼神比寻常和尚更为慈祥外,似别无瞩目之处。”

神母摇首:

“不!即使他看来平平无奇,他有一些东西比其他和尚特别。”

“哦?”聂风与雪缘不期然一同望向神母,等她解说。

神母道:

“这个和尚,我一眼便认出他来了,他有一个很特别的身份……”

“他便是百多年前曾与我同胞的——”

“法海和尚!”

“法海和尚”四字一出,聂风与雪缘当场一怔,皆因二人从没见过法海容貌。

聂风上次在雷峰塔底所见的也仅是法海的枯骨而已,如今眼见这个曾为拯救生不惜自杀于雷峰塔底的高僧真貌,居然如斯慈洋,心中不期然升起了无限的尊敬之意。

雪缘的反应却并不如聂风一样,她只是想到一件可怕的事,她惭惭地问神母:

“神母,这个人既是法海,那既是说,这幅壁画……至少已画了一百年?”

神母颌首:

“不错,看这幅壁画如期破旧,山该有百年历史了。”

雪缘道:

“那,这幅壁画既在百年前所画,画中的我,想必不是真正的我,而是……真真正正的白素贞?”

神母答。

“你猜得一点不错。”

“但……”聂风也插嘴道:

“既然画中的不是雪缘姑娘,为何又会出现阿铁?难道……在百多年前己有人预知阿铁的容貌?阿铁的出现?”

神母道:

“我也想不通此中的奥秘。不过纵然有人能预知阿铁在百多年后的今天会生于世上,这个人也不会是别人,而是神!”

聂风随即推想:

“那即是说,神早已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双神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搜神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