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篇》

第20章 两面惊云

作者:马荣成

阅遍红尘,每个人甫生下来,硬只有一张脸孔,一个身份、一个自己、一个灵魂!

唯独如今,近在阿铁咫尺的神,赫然是另一个与他没有两样的“自己”,任阿铁如何镇定,此刻仍不免惊诧动容!

但最令阿铁震惊的还是神所说的话,神居然亦自称是——

步惊云?

不可能!阿铁心底暗自低呼,假如神是真正的步惊云,那他自己究竟是谁?

只是,若阿铁自己才是真的话,神为何又会口出此言?

一切已不再须要阿铁思索,神已邪邪的道:

“很震惊?是不是?我知道你必定在想,何以本神会和你有相同的容貌?且还自称是步惊云?不过你不用操心,你现下就为你一一解释……”

神说到这里语音稍顿,搭着阿铁肩膊的手逐渐收紧,一字一字的道:

“我说自己是你,又说你是我,只因为许久许久以前,本神早已在苦苦期待着你的出现,我要你代替我,而我,也要代替你

“代替你”我根本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阿铁说话之间,身上自然连生一股内力抗衡着神紧抓着他的肩膊的手,那双神手,竟似有万斤之重,可知神的功力何等深湛!

神谈然道。

“你不用明白太多,反正本神要的并非你的心,亦并非你的灵魂,我要的,只是没有灵魂的阿铁”神的话听来甚是荒诞无稽,阿铁冷冷回应:

“你要我”神石已在我手,你若要我,你认为自己有能力胜过神石?”

神嗤笑:

“难道你认为本神没有能力胜过神石?”

阿铁盯着神的双眼,道:

“不用再问,我俩如今就来一一”

“求证!”

语声方歇,阿铁的左手虽仍抱着昏迷了的阿黑,右手却倏地探进怀里,白光一抖.手上已多了一柄——

由神石所变的发光长剑!

接着剑光一闪!

阿铁手中剑已直向神搭着他肩膊的手斫去,连串动作一气呵成,矫无伦,这一剑已使阿铁毕生最快的速度,他要以神石劈断神的手!

可是神石虽是旷世无双的兵器,如今已没有了移天神诀的阿铁,他的身手根本无法可与神相比,这一剑纵快,也快不过——

神的微笑!

不错!神仅是微微一笑,身形竟尔双飘进二十丈外的帷帐之内,还安坐在他的宝座之上。

天!好骇人的轻功!这份轻功不单比声音更快,阿铁深信,神甚至比聂风要快!

惟阿铁不愧号称不哭死神,他目睹神旷古烁今的轻功,出奇地面不改容,毫无惧色,适才他那一剑其实并非志在必得不可,他主要的目的,是要先试神的功力!

一击未能得手,阿铁不慌不忙,紧接刺出他的“第二剑”!

也是豁尽全力的一剑!

“波”的一声震耳慾聋的巨响!一道强横无匹的剑气自阿铁手中那柄由神石所变的长剑剑尖射出,忏如霹雳般向帷帐内的神隔空矗去!

却原来,阿铁深知自己身法无论如何也无法比神更快;若再纵身挺剑向神攻击,根本连其衣角也未可沾及,故索性把全身功力汇聚神石之上,再经剑尖射出,须知道,神石向能把贯注其中的内力化为二十倍强大的内力,更何况现下阿铁已使尽了步惊云的昔日功力,这道从剑尖激射而出的剑气,无论在速度及实力上均非同凡响!

二十倍!强大二十倍的凌厉剑气未至帷帐,已先在中途暴绽为二十道剑气,恍如二十个阿铁不遗余力地向神挺剑围攻,气势异常磅礴,且剑气密不透风,尽管是绝世高手,尽管是身怀灭世魔身的“神将”面对此剑,也必毙于阿铁剑气之下无疑!

只是”神”并非一般绝世高手;“神”,更非“神将”……

神是上天下地,惟我独尊、独一无二的神!

独一无二的神,有独一无二的——超凡武学!

二十道散开的凛冽剑气己把那道帷帐矗至灰飞烟灭,更逼至神眼前咫尺,但神居然犹气定神闲,身不移,腿不动,手不扬,一点也没有闪避的意思……

他什么也没干!他只是就这样优悠自在的坐于宝座之上,他在……

等死?

神当然并非坐着等死,惟始终亦没有移动半毫半分,然而,难以置信地,遽地一声’彭”然巨响!那二十道必杀剑气不知何故,赫然竟在神面前半尺之位陡地停顿,更像是逾半丈的大殿支柱矗碎,整座神殿顷刻发生一阵激烈震动,若非神殿内犹在二十多根巨桩在支撑着,只怕早已整座崩塌!

可想而知,阿铁刚才藉神石所矗射出的二十道剑气如何势不可挡!

惟是如斯强横的剑气竟给神经而易学便挡着了;最令阿铁栗然的是,神根本没有出手!

古往今来的一等一高手,任其武艺已臻至能隔空发气,甚至以气御剑的境界,毕竟仍须动手动腿方能发劲,纵使是“狮子吼”寻以声传劲的武学,也须狂张嘴巴仰天呐喊,这世上从没有一门武学,在攻守方面完全不须动手动腿动身动口的!

可是,为何神居然能动也不动地,便把旷世神石所发出的强大威力卸于无形?

阿铁立于原地,紧握神石的掌心已在冒汗。

神复再缓缓张口,语气宛如刚刚喝了一杯由菊花所泡的清茶一样悠闲,笑道:

“嗯,石倒真不同凡品,不啻是一件天下无敌的武器……”

“可惜,今日这件天下无敌的武器,却遇上我这个天下无敌的人……”

“可惜,真是可惜……”

阿铁默默的瞪着神那张和自己无异、而又满是知意的脸,他没再说话,只在凝神戒备,他知道,像神这种野心勃勃的男人,大都笑里藏刀,不!或许神的笑脸已是——

刀!

神续道:

“兵刃是死,人却是生,其实神石本具无法可挡的绝世威力。但以这件无敌武器对付我这个无敌不死的神,反而须看兵刃使用者的修为道行……”

一语至此,神不期然余余一同阿铁:

“步惊云,你纵与本神一样具备做视尘世的习武天资,然而你目下仅是一声未经琢磨的罕世奇玉,空有满身奇才而不懂使用,神石在你手上纵能发一时之威,唯因你功力有限,始终仍是难以把神石的威力发挥至最高境界……”

喔?原来步惊云与神一样,具备做视尘世的习武天资?难道这正是神挑选步惊云的主要原因?

阿铁听到这里,问:

“你的意思,是说在只要我的功力增强,便可把神石的威力推至巅峰,把你消灭?”

“消灭”二字听在神的耳内,他似乎感受很可笑,也许神根本从没想过长生不死的自己会被消灭,他道:

“那也须看看你把自己功力提升至何等境界,倘在一百年前,你若能习成移天神诀或灭世魔身两大神功其中之一,加上神石之助,已足够把本神挫败,不过到了百年后的今天,恐怕这样已不行不通了……”

“如今,本神已练成了空前绝后、千古无敌的神功‘摩何无量’除非是我已故女儿白素贞重生,因她具备移天神诀与灭世魔身两在功集于一身,加上神石的无穷威力,方能勉强与本神一较高下,否则……”

还说什么“否则”呢?神的意思,阿铁当然十分明白,白素贞老早粉身碎骨,当今之世,除了神外,已无任何人同时身怀两大神功,亦即是说,神根本已没有对手,他己是真真正正的——

天下无敌!

何况,神还练成了那股什么千古无敌的神功“摩诃无量”,这股力量更不知比移天神诀与灭世魔身强上多少倍!

阿铁一念至此,摹然问:

“适才你全身丝毫不动,却居然能把神石的剑气格开,这股便是你所说的——摩诃无量?”

神闻言嘴角一翘,傲然一笑,似在为此神功引以自豪:

“一点不错,那股正是摩诃无量……”

“你,要不要再试一次?”

骤闻“再试一次”四字,阿铁浑身迅即如剑拔弩张,他深知神一言既出,即会随时向他袭击,他必须有所防范。

可是一切防范俱是徒劳无功,坐在阿铁二十丈以外的神虽依然一动不动,遽地,阿铁赫然感到浑身像被一股雄猛力量迎面侵袭!

啊!怎会这样?阿铁犹不及细想,身上突然爆出一百四十四下“噗啪”响声,他全身上下一百四十四个大穴竟遭这道无形力量尽数封住,登时动弹不得!

本来昏迷后给队铁兵着的阿黑,也因他的手足受制而随即跌到地上!

接着阿铁的天灵之位更被重矗,他但觉眼前一黑,立即便要昏厥过去!

然而在呵铁昏厥之前,他的脑海依然闪过无数疑问……

最大的疑问,是他为何会败?

他始终不明白,神怎么可以一动不动便能把他击倒于弹指之间?

摩何无量的威力真的能令神臻至不须出手的境界?

到底摩诃无量,会是一种如何可怕、如何无敌的——

力量?

就在阿铁倒下之际,神的身后霍地响起一个尖而刺耳的笑

“嘻嘻,他终于来了!”

什么,在神的帷帐之后,竟尔还有……

另一个人?

此人声音听来虽尖而东饵,唯一听便知是一个男子声音,老男子的声音!

这名男子,是从哪里赞出来的,假如他一直与留在帷帐之内”那何以阿铁适才完全没有发现他?

神并没有转身回望背后的男子一眼,只是惘然的答:

“是的,我等了百多年,终于等到了今天,终于等到了他神背后的男人听罢“噗嗤”一笑,道:

“我也不比你好过多少,我也等了他三十年……”

哦,这个男人居然也等了步惊云三十年,神期待步惊云的出现,似乎有一个目的,但这个男子又是为什么?

神沉默不语,那男人又道:

“既然今天他已来了,那我们是否可以开始了?”

开始?开始什么?

神淡然道:

“现下犹不是‘开始’的适当时候,你也应该知道,我必须确定他是否最适合的人选方能动手……”

那男人问:

“如何确定?”

神终于转身瞥身后男子一眼,反问:

“你认为呢?”

男子耸了耸肩,答:

“我不懂,我正为我们即将在步惊云身上完成的事而非常紧张,那将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第二奇迹……

历史最伟大的第二奇迹?那第一奇迹是……

神会心一笑,道。

“嗯!本神能够长生不死,已是世上第一奇迹,步惊云既已来了,相信这个第二奇迹亦已不远……

那男子也拍掌附和:

“不错,第二奇迹已不远矣,也不枉我俩等了这漫长岁月……”

这个男子到底是谁?他为何会与神一起在帷帐之后?

他与神有何关连?

也许,他们最大的关连是一一

为了一个不可告人的计划,神,等了一百多年,而他,也等了三十年。

三十多年……

如果一个能长久活在梦中,或是房屋地昏迷,而不用再去面对残酷的现实,该有多好?

可惜这仅是想法;定个除非死掉,还是终须从梦里或昏迷中苏醒过来,面对那不能接受而又残酷可怕的现实!

就像阿铁,当他从个多时辰的昏迷中苏醒过来的时候,他便发觉此刻他所面对的现实,确实非常可怕!

甚至比他适才的梦更可怕……

当阿铁徐徐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第一眼所看见的现实,是一个超乎常理、也是一个寻常人不敢面对的现实。

因为此刻他所面对的,是一个——万丈深谷!

若不是要堕进万丈深谷,万丈深谷其实也不怎样可怕,反而亦堪浏览,但有谁会想到一个若被吊在万丈深谷上之时,滋味会是如何,

原来,阿铁如今正是被吊在这个万丈深谷之上,这个深谷本由两个极为险峻的断崖形成,两断崖相距至少二十丈,每边断崖均有两条粗长铁炼延伸而出,合共四条,分别紧缚着阿铁的四肢,把他凌空吊在万丈深谷之上!

最恐怖的还是,阿铁此时背朝着天,他不得不俯看着自己身下的万丈深谷!

如斯诡奇的情景,寻常人家谁会遇上:倘此刻被吊着的是寻常人家,只怕早已为自身会否堕到万丈深谷粉身碎骨而惊慌暴毙,但,阿铁并非常常人!

他具备和,神”一样做视尘世的习武天赋,他具备不哭死神步惊云超乎常的人冷静,他更有绝对不能害怕的原因——

他要救阿黑,即使最终他可能救不了!

他要歼灭神,即使最后他可能要死在神的手上!

他不能就这样便恐怖、退缩!他知道,神将他锁在此处,目的之一,可能便是要他怆惶失措,要他退缩,这些自房屋为“神”为“皇”的强者,惯常都有一种希望对手退缩、屈膝求饶的心态!

然而阿铁绝对不会向神屈膝,他也不要向命运屈膝!

故此他依旧处之泰然,他只微微把头一仰,他要先瞧清楚周遭形势,于是,他一眼便眺见一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两面惊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搜神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