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篇》

第21章 神墓

作者:马荣成

  狩猎,是一种极富挑战性的游戏。

  因为猎人虽然名为猎人,然而在狩猎的过程中,许多时候他们未必能够猎得任何猛

兽。

  反而,也许会成为猛兽们的——猎物!

  就像如今正跟在“神”的身后、一步一步踏进搜神宫深处的阿铁,他究竟是“不入

虎穴,焉得虎子”的猎人?

  抑或,他已是一头逐渐步进“神之陷阱”的猛兽?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条问题不独在阿铁心中不断盘算,也在法智的心中不住索绕。

  却原来,神此刻领阿铁与法智步进的,是一条极为狭长而幽黯的通道,若非阿铁手

中的神石能自生耀目豪光,他与法智根本便没可能紧随着神的背影向前进发。

  而在此之前阿铁从未踏足搜神宫,对这条通道感到陌生犹情有可原,惟法智半生长

驻于此,然也不知道搜神宫内原来有一条这样神秘的幽黯通道!

  这亦不足为奇!只因这条通道的人口,竟是设于神帷帐之内的一道暗门之后,法智

向来忠心,从不会妄自步进帷帐之内,既是如此,他又岂会知道搜神宫有此神秘通道?

  而那个曾与神倾谈的神秘男子,会否正是从此暗门赞出来的?他一直皆活在这道暗

门后的世界,活了三十年而始终不被搜神官众知晓?这样做到底为了什么?

  阿铁与法智一直跟在神的身后走了约一烛香的时间,愈走愈深,终于步至这条通道

尽头,眼前赫然是一道:坚厚的石门!

  神就在石门之前止步,却仍没回首看阿铁及法智,然而就在二人步近石上刹那,在

阿铁手中神石照耀之下,他俩赫然发觉石辨认之上竟刻着两个三尺丁方的大字——

  神墓!

  神墓!

  为何在神殿深处会有一座神墓?

  阿铁表面上不动声色,法智即使暗暗吃惊,惟亦不敢在神之前作声,也许他从没想

过在搜神官内活了半生的自己,也不知道宫内有一座神墓……

  但神并没有让二人惊奇多久,神此时已缓缓回过头来,道:

  “我知道你俩一定十分奇怪,在搜神宫内会一座神墓……”

  阿铁问:

  “顾名思义,这是你为自己所设的墓?”

  神狡黠地笑:

  “我既然是长生不死的‘神’,你认为我有没有需要为自己设一个墓?”

  阿铁摇首:

  “我不知道,那这个墓是谁的?”

  神又再度狡黠的笑了笑:

  “你为何不想想,这个墓可会是为你而设?”

  阿铁随即冷冷回应。

  “为我?我既非神,怎配拥有这个墓?”

  神答:

  “别你是步惊云,步惊云有一个外号,唤作不哭死神,神墓,或许正是死神之墓……?”

  神一面说一面牢牢脱着阿铁,一双耀如星朋月的眼睛仿佛隐藏着一个不可测的深渊,

然而阿铁的又目也没有示弱,他也冷漠的回望神,更回了一句:

  “也或许会是双神之墓,你我的墓……”

  以神二百多年的智慧,阿铁话中含意,神当然一听便已心领神会,阿铁的意思,是

他自己即使要死,也下会独个儿死,他会与神同归于尽,这里,也许将是他俩的墓。

  双神之墓!

  神对于阿铁这份视死如归的勇气感到满意极了,他道:

  “很好!那便尽管瞧瞧,这个墓将会属于我俩之间那个人吧!”

  一语至此,神霍地面向一声嵌在石门旁,两尺丁方大小的水晶,说也奇怪,神虽仍

一动不动,但那颗水晶竟似乎被一股无形力量按得向内推进,迅即向墙壁之内深入数尺,

接着“轧”的一声,墓门当场向旁滑开!

  原来那颗水晶是墓门的枢纽?阿铁并不感到奇怪,他只是在想,为何神并没有触及

那声水晶,那水晶已被按下去?

  这又是否神的‘摩诃无量’力量所致?

  自从步进搜神宫以来,神除了曾经搭阿铁肩膊,他那双手便一直没有再移动过,纵

使与阿铁交手时也是完全没有动手,就连如今按下一颗水晶的琐事,他也没有出手,阿

铁简直无法想像,神的,‘摩诃无量’赫然已到了这种不须动手动气的超凡境界……

  墓门敞开,神并没再理会阿铁与法智,逞自步进神墓之内,法智朝阿铁瞥了一眼,

目光中满是惋借,也许,他亦感到阿铁此刻若一踏进神墓,便可能永远无法再活着出来,

他惭愧的垂首道:

  “阿铁,对不起,若非老夫从中推动此事,或许你今天便不用面对这条路……”

  阿铁却始终没有看他一眼,仅是淡然的道:

  “算了吧,法智大师!即使没有你,我的路还是会一样的……”

  “不过此事以后,你却应好好考虑清楚,今后自己应走的路……”

  是的!纵然问铁不再唤法智作“许伯”,他还是给他一句最后的忠告。

  这句忠告,无论法智是接纳抑是充耳不闻,阿铁也尽了五年来相识一场的本份。

  法智闻言,一颗头垂得更低,似是不慾给阿铁瞧见其脸上此刻的表情,可是阿铁似

乎早已知道法智一定不想别人发现他此刻的表情,他并没有看他,只是昂首阔步,毫不

考虑便踏进神墓之内。

  既然已经来了,此时此地,纵使在知悉真相后的代价是死,阿铁亦义无反顾!

  法智呆了片刻,也紧跟着阿铁踏进神墓。

  然而他那曾想到,神墓之内的真相……

  将会令他更为后悔?

  更为惭愧?

  当步进神墓之内时,阿铁方才发觉,原来已不需要以他手中的神石为照明周遭的环

境,神墓之内已是异常光亮。

  光亮的来源,却非来自任何火把,神墓之内根本便无火把!

  光,是来自神墓中央置放着的——

  十九个鼎!

  十九个烧得火红的大鼎!

  阿铁与法智只见这个神墓奇大无比,甚至可媲美神的大殿!

  但最令人瞩目的却非此墓之广阔,而是在神墓中央围成一个圆形的十九个大鼎!

  这十九个大鼎外观看来别与一般炼丹的葯鼎无异经们炼丹的方法却十分特别,原来

每个鼎脚下均有一个火坑,不断生出熊熊烈火把在上的鼎烧得整个通红,也不知这些鼎

是那类顽石所造。尽管给烧得通红一片仍没干枯崩裂,究竟在鼎内的是什么奇丹妙葯?

需要如此强猛的热力方能炼成?

  再者在这十九个大鼎之间,还放置着一张水晶雕成的床,整张床在四周熊熊火光映

照下,犹如一颗晶莹剔透,兢艳尤边的红色宝石,这张床到底为谁而设?

  为阿铁?还是为了神?

  墓内除了这十九个火眉与这张水晶床外,在墓的最后方,还有三道高逾一丈的巨大

石门,这三道石门之后,究竟又是通往何处何主?抑或,门后藏着一些更令人骇异的事

物?

  此外,神墓内所有墙壁尽是钉满置放铁瓶的木架子,林林总总,目不暇给,观乎这

里的十九个炼丹火鼎和这些形形色色的经,与其说这里是神墓,不如说这里是“葯墓”,

更来得贴切恰当!

  阿铁默然看罢整个神墓内的形势,一脸镇定如昔,似并没为此中情景而有丝毫不安,

神却道:

  “如何?本神这个神墓如何?”

  阿铁答非所问:

  “我只想知道阿黑在哪。”

  神道:

  “毋庸着急,他很快便会现身与你相见。”

  说着朝墓内其中一个光线无法照及的阴暗墙角道:

  “神兽,出来吧!”

  神一声令下,黑暗之中,冉冉步出一条巨大人影。

  但见步出来的人拥有一张似因极度痛苦而扭曲了的容貌,和一副高逾九尺、暴长了

的庞大身躯,他的脸已完全失去了常人应有的生气,只有一脸暂时夸大着的兽性,与其

说他是人,不如说他已是一头野兽。

  野兽中的猛兽!

  “阿黑?”阿铁再见阿黑,一似是血脉相连、血浓于水的感觉霎时涌上心头,令一

直冷静的他亦不期然微微动容,然而阿黑却木无反应,双目茫然,呆立原地,他,仿佛

只对神的说话有所反应。

  神冷笑:

  “别要白费心机了,他不会再认得你的。”

  阿铁咬着牙,狠狠斜睨着神,问:

  “到底要怎样才可救回阿黑?”

  神摇首轻叹,像是非常得意:

  “难道法智还没有告诉你?阿黑是因服了‘断心’而进入‘极恶兽道’成为‘神兽’

‘断心’是没有解葯的,当今之世,也没有人能解本神所炼的葯……”

  神语气之间像是仍为自己能研制“断心”这种无法可解的葯而沾沾自喜,阿铁不由

更怒火中烧,怒道:

  “我偏不信世上有无法可解的葯!你能炼成此葯,总有一天,我也会想出解去此葯

之法!”

  是的!世上没有不可能之事,也没有不可解的葯,只因世上还有——

  不可解的情!

  神异常骄傲的道:

  “真是非常念旧的死神!不过从今日开始,相信你已不会再念旧了,你将会彻彻底

底的忘掉这个鄙贱不堪的贱种……”

  阿铁闻言脸上一片冰冷:

  “你以为自己真的是神?你以为你真的有能力可以令我忘掉阿黑?别再作梦!即使

你给我服下‘断心’,令我忘记所有人,但届时候我也变得如野兽一般,相信这已不是

你所要的步惊云吧?”

  神道:

  “说得对!我要的当然并非野兽般的步惊云,本神早已说过,我要的,是一个没有

灵魂的你……”

  没有灵魂?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神继续道:

  “要把你变成没有灵魂,却又不想把你变为六亲不认的神兽,就因为这个缘故,本

神特地花了一段冗长岁月,为你炼了一种奇葯,唤作——”

  “忘情!”

  “情”字一出,位于神墓中央的十九个火鼎翟地在同一时间悉数爆为片碎!

  这十九个火鼎何以会在同一时间爆为片碎?是否神在言谈之间已暗连其绝世力量

‘摩诃无量’,把它们尽数摧毁?

  不用猜测!因为在十九个鼎爆碎之时,十九颗浑圆的哦事同时从鼎内射上半空,更

被一股无形力量牵引,纷纷落在中央的水晶床上。

  目睹此情此景,站于一旁一直不敢作声的法智早已瞧得目瞪口呆,惟阿铁仍保持高

度镇定,他的目光冷冷朝那水晶床上的物事一扫,只见水晶床上已整齐排列着十九颗如

珍珠般大小的丹葯,这些丹葯最奇之处,就是每颗皆不知以何种草葯所炼,每一颗均是

透明晶莹,简直与那张透明的水晶床相映成趣!

  但是令阿铁惊异的非独是这十九颗透明葯丹,而是神那股举世无匹的无形功力,只

因阿铁始终不见他出手!

  神道:

  “很漂亮吧?这十九颗丹葯唤作‘忘情’,正是本神专诚为你而炼的葯。”

  阿铁木然的答:

  “多谢!不过这些透明丸子并不似葯,反而像是价值连城的珠子”

  神笑了笑:

  “漂亮的珠实总是令人难忘;不过漂亮的葯却令人更快忘记。”

  阿铁道:

  “无论你给我什么服下,我也不会忘记曾经忘记曾经对我好的人。”

  他说罢微微回望法智,法智,也曾经是一个对阿铁很好的长者。

  神道:

  “是吗?你也实在大小觑这些‘忘情’了。步惊云!你可知道,只要你每服下一颗

忘情,便会失去一年记忆,这里有十九颗,你今年只有十九岁,若你把这十九颗‘忘情’

全部服下,你猜你会变成怎样?”

  每服一颗便失去一年记忆,十九颗便是十九年,倘若把它们全部服下,相信阿铁会

把自己今生十九年岁月内的无数回忆彻底忘记,成为一个真真正正没有回忆的人,一张

空无一物的白纸!

  阿铁一脸惑然:

  “既然捡选了我,为何又要我成为一张白纸?成为一个没有灵魂的人?”

  神道:

  “因为只有没有灵魂的你,才能代替你?”

  神轻轻叹道:

  “真是毫无耐性的小伙子!‘我’和‘你’的故事,如今才是是楔子,为何这样急

着要知道‘结局’?”

  谈到这里,神忽地又诡橘一笑,续说下去:

  “不过既然你真的想快点知道一切,那本神就教你一个方法……”

  “你见否墓内那三道石门?这三道石门其实藏着你我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神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搜神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