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篇》

第22章 神族

作者:马荣成

  千古武林,仅流传着一句金科玉津: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

  这句金科玉律不单阐明了江湖人“优胜劣败”的永恒真理,更说明了在江湖打滚的

群雄必须具备真材实料,方能达至公认的尊贵地位。

  而在武林之中,能被称为“皇”为“尊”为“圣”的大有人在,然而,难给天下英

雄一致推崇为“神”字辈的人中至杰又有几?

  恐怕千万人中无一。

  “剑神”、“刀神”,“拳神”,这三个活在不同年代。不同的武林的人中至杰,

他们既然被尊为“神”,不问而知,三人在过去的武林中成就何等超群?地位何等尊贵?

  反观今天时移热易,这三名已故强者的尸身虽犹在此昏暗的神墓内历久不衰,三人

往昔的霸气豪情虽仍在冰冷的死脸凝顿;惟是这三个称号在阿铁耳中听来,只觉异常遥

远而陌生……

  阿铁惟一的讶异,只是这三个曾叱咤一时的神居然会和他有相同的姓氏、相同的答

貌,更是他的祖先。

  阿铁惟一的问题,仅是他们的尸身在数百年后竟然仍没腐烂?他们何解没有腐烂?

  这个在阿铁心中的问题,仍未得到解答,幸而此时此刻,“神”己背负双手,为他

细说重头……

  这三个人中至杰的所有前因后果,原来是这样的……

  前因后果,

  都在红尘里。

  由五百年前的第一段尘开始……

  “五百年前,武林出现一个剑中强者,习武的天资极高,他不单是芸芸剑术高手之

中的第一人,且以其剑道修为,纵是不使剑而擅使其它武器及武艺的绝世高手,亦绝非

其敌……

  “故而,此人已可说是无敌于天下,然而其天性却不重名利,只求在有生之年能持

剑卫道便已心满意足,更厌恶被庸俗的江湖人争相巴结,因此他每次在江湖现身皆不留

姓名,任是消息最灵通的江湖探子亦无法探得他的身世与真实名字……”

  “后来,那些曾被其救过及受其恩惠的江湖人因有感于其恩德,且有感于其剑法举

世无敌无双,大家遂私自尊称他为——剑神!”

  原来“剑神”的称号因此而来!阿铁听至这里,不由亦对这个“剑神”油然生出一

份尊敬之意,一个只求持剑卫道、不求名扬于天下的真正手,除了一个“神”字,似已

没有什么字更能配他!

  何况以其惊世剑艺,“剑神”这个称号更是当之无愧……

  阿铁道:

  “既然剑神不求名不求利,何以又要求尸身不化?”

  神道:

  “委简单!剑神虽然成就卓越,但心心中自知,自己一过四十,必死无疑!”

  阿铁一愣,问:

  “哦?为何剑神能预知自己一过四十便气数将尽?这听来十分玄妙……”

  神截断他的话,道:

  “何玄之有?我们这一话姓‘步’的男子,有一个可怕的悠久遗传,就是在我们快

要接近四十岁的,便会逐渐心枯力竭,只要一到四十,死期更是不远……”

  “我们的家庭,其实是——”

  “神族!”

  神族?阿铁闻言微微动容,天下间姓步的人虽然不多,惟亦不大乏人,何解在芸芸

姓步的人当中,独他们一族会是神族?也仅得他们这一族姓步的男子会如斯短命?阿铁

不解的问: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这一族姓步的男子,全部活不过四十岁?”

  神点头道:

  “这是一个无法否认的事实,虽然你已失忆,但你前身步惊云的生父步渊亭,也是

在寻找一声天下至奇寒铁的途中不幸染病长逝,享年仅三十九岁,可知神如何在乎步惊

云了;或许,在步惊云未诞生前,神已开始虎视眈眈其生母玉浓所生的孩子,将会是男

是女……”

  神的计划实在非常可怕、深远!

  阿铁私下极度震惊,唯仍个动声色的道:

  “为何找们家族的男子全都不能活过四十?”

  神道:

  “谁知道!也许与我们这族步家向来所出的男丁的资质有关,我们步家所出的男子,

不是练武奇才便是绝世的博学智者,各有所长,即使最糟的如你父步渊亭,少说也是一

名一流的铸剑大师……”

  直至此刻,阿铁终于了解何以他们这一族会唤作“神族”了,既然每一代皆有精英

良才,兼且连剑神、刀神、拳神这些顶尖儿角色也是其族子孙,可说神人辈出,“神族”

二字,真是当之无愧……

  阿铁虽已完全不复记得步惊云的过去,惟如今听神一再娓娓提及步渊亭的名字,也

觉异常亲切,此时神又续道:

  “正因为我们这族的男人尽皆是天才精英,天才总遭天妒,这可能与我们毕生耗用

大多的心力有关……”

  阿铁当了不禁暗暗琢磨,其父步渊亭既然不能幸免而早夭,亦即是说,阿铁自己,

也会死于四十之年?

  他猝地问:

  “剑神真的在四十岁过后便死?”

  神微微颔首:

  “不错,在剑神四十之年,已是他寿元的极限,他终于在一夜间寿终正寝,无疾而

终,然而,他不甘心……”

  阿铁轻叹:

  “死亡对每个人来说只是早晚之事,剑神一生能臻至‘神’的级数,更能持剑卫道,

无愧一生,早死又有何足憾?何以会不甘心?”

  神道:

  “他不甘心,是因为他有太多的心愿未办妥,特别是世上仍有许多不平之事,他仍

想继续能持剑术道……”

  阿铁道:

  “但他却真的要死了,纵使有什么未了心愿,纵使对人世仍存依恋热望,惟死亡是

无法避免的事……

  神摇首答:

  “不!他并非这样的想!就在剑神三十七岁的时候,他对三年后的死期愈来愈感到

困扰,他猝地升起一个他自己也认为十分荒谬的想法……”

  阿铁问:

  “什么想法?”

  神道:

  “剑神心想:既然自己也无法避免这个四十岁的死期,但他自己虽无法想到续命之

法,却并不表示后人子孙不能想出续命方法,打破四十必死的僵局……

  阿铁闻言脸色一变,他顿时恍然大悟:

  “所以,他便绞尽心思想出一个方法,把自己的尸身长久保存,直至许多年后,侍

得有后人子孙想出续命复活之法,再把他不朽的尸身纵死亡中救活过来,让他延续未了

的心愿?”

  这真是一个非常荒谬的推想!然而神已点头一笑,赞道:

  “你不愧是我们神族的了孙!你的推想完全正确!剑神的且确有此想法。他要炼制

种奇丹妙葯能保其尸身,等待复活的一天……”

  想到一代剑神竟会因恐怖死亡而将最后三年心年虚耗在研制葯物之上,阿铁不期然

有点惋惜,道:

  “那,他终于想通了?”

  神道:

  “我们‘步’家一族历代男子除了天资优厚,每隔一、两代更会出一些资质更为出

类拔萃的男子,你我也是其中之二,而剑神亦是其中之一,故以其智慧,怎会想不出能

保尸身不变之葯?”

  “那到底是一种怎样的葯?”

  神答:

  “那是一种唤作‘千年长青’的奇丹妙葯。”

  “千年长青?”

  神道:

  “嗯,这种葯与传说中的女蜗四大奇石之一的‘冰魄’有异曲同工之妙;要人在濒

死前服下一颗‘千年长青’,便能保死后尸身不化……”

  “惟一的不足,便是‘冰魄’能保尸身‘永恒’不化,而‘千年长青’仅能保尸身

五百年甚至千年不腐而已,但这已经十分足够……”

  阿铁听到这里,不由斜眼一瞥身畔的法智,因为正当法智仍是以“许伯”的身份和

阿铁相交的时候。阿铁也曾从法智的口中听过女蜗四大奇石的故事。

  想不到神此际又会重提其中一颗奇石‘冰魄’,更想不到“剑神”竟能炼就另一种

与冰魄有异曲同工之效的奇葯……

  尽管这种“千年长青”并不能像“冰魄”般永久保持尸体原状,惟能保持五百年至

一千年,也是非常难得……

  阿铁道。

  “于是,剑神终于达成了他不想腐烂。不想自己完全消失于世上的心愿,在此静俟

着重见天日的一天?”

  神道:

  “这是他的惟一选择,只要有半丝复活曙光,也总较没有一线生机为佳。”

  阿铁道:

  “那刀神与拳神呢?他们也和剑神一样,不想放弃自己的一生盖世修为,为同样想

在死后能够复活,所以才会像剑神般在此等候再生的机会?”

  “不错,剑神之后,我们‘神话’隔了一代又出了一个绝世强者——‘刀神’,人

如其名刀法如神,一生也是管尽不平之事,而‘刀神’之后再隔一代也出了一个‘拳神’,

成就亦是举世无雨,可惜……”

  “他们二人最后也是跳不出自我的执着,也像剑神一样妄想在四十岁死后仍能保存

尸体,等待重生,他们,只是重蹈剑神的覆辙而已……

  阿铁黯然看着木无牛命的‘剑神’,“刀神”、“拳神”,三人容貌虽与阿铁无异,

惟其中一人腰挂一声白玉,上刻“剑神”二字,此人莫不是阿铁五百年前的行“剑神”

了?

  其余两个,腰际虽无佩土,惟其中一人掌中虎口明显高隆,足见擅使重型兵刃,必

是四百年前的”刀神”无疑!

  而最后一人双拳紧握,臂上青猛暴现,一望便知是三百年前的“拳神!”

  阿铁凝视着三个曾力拔山河气盖世的神,只觉一切一切,仿佛都在昨天……

  即使是霸绝尘寰、强绝一世、神一般的人中至杰,到头来是冲不破生死一关,勘不

破混饨世情,直至如今,反沦为幽黯洞中三个不朽的,不见天日的尸体,神话不可,多

么可惜……

  阿铁道:

  “剑伸、刀神、拳神之后,神族之中,继后所出现的一位神便是你了?”

  神泰然答:

  “是的,而且本神也是三神之后,最强最有智慧的神!他们三人生前虽台,但毕竟

想不出如何续命,而我,我不但不希罕如何续命,更悟出能够令人长生不死的‘移天神

诀’与‘灭世魔身’两大旷世绝学,我们神族之中独我一人才能永保长生,才是五百年

来举世的最强的神……”

  神说到这里,脸上不无自负之意,也难怪,惟有他这样的一个智者强者,方配当鄙

睨苍生的神……

  然而这丝自负很快便在神的面上消失,继之而来的却是一丝出奇的无奈,神唏嘘的

道。

  “可惜,我们神族自本神之后,所有人皆各散东西,人材凋零,甚至有些人已忘记

了自己的祖先曾是叱咤一时的神族,这种情形延续了一百八十多年,直至十九年前你父

步渊廷这一脉,竟然诞下了你,才算打破这个闷局……”

  一语至此,神不由定定的瞄着阿铁,一字一字的道:

  “步惊云!你知否你一生下来便已注定是神的命运?你能够成为‘死神’实非偶然!

  只有你,才是我们神族这一百八十多年来,惟一与本神一样具备同等做视尘世之练

武资质的一一”

  “另一个将要旷世无敌的神!”

  阿铁一怔,问:

  “你虽然说我是你们神的一族,但既然神族已各散东西,你怎能认出我便是神族中

每隔一、两代便会出现的神?”

  神咀角一翘,语重深长的答:

  “这个并不太难!我们神族每出一个像神般出类拔萃的强者之时,这些强者,都会

有一个奇妙的胎记。”

  胎记?阿铁闻言旋即道:

  “那相信我更不会是你想找的人,我全身上下,并无胎记!”

  “是吗?”神浅笑着。

  “那你可知道我们这个胎记奇妙之处?”

  阿铁双眉深锁,没有回答。

  神又续说下去:

  “剑神、刀神、拳神、你我俱是神族中最强者,我们均有一个奇妙的胎记,只是我

们的胎记并非在我们身上……”

  “而是在我们的脸上……”

  “我们的脸,已是我们的——”

  “胎记!”

  什么?五神之脸,就是他们的认识?胎记?

  神此言一出,阿铁犹来不及反应,一旁洗耳聆听的法智已不由自主低呼一声。

  直至如今法智方才明白,为何神与阿铁的脸一模一样,为何五个神会一模一样?

  只因为他们都有相同的胎记,那就是他们的脸……

  阿铁仍是笔直挺立,然而只有他才知道,此际他的心有多么吃惊!

  天下之大,不同的胎记多的是,居然会有一族人,脸孔才是他们的胎记,当真匪夷

所思己极……

  可是想深一点,这个世上某些孩子,长大之后,容貌既不像他们的爹,也不像他们

的娘,反而会像他们的祖父,甚至曾祖父……

  这个情形,岂不正和阿铁一样?

  阿铁的前身步惊云拥有一张冷绝人寰的脸,这张脸既非出自其生母玉浓,更非出自

其生父步渊廷,他长得一点也不像他的双亲,他只像他的先祖“剑神”,“刀神”‘拳

神’而已……

  阿铁忽地记起海螺沟口那幅壁画,方才明白,神其实并非能预知百年后步惊云的容

貌而把他绘下,那幅壁画,也许根本便是神的自画像!

  神瞥着阿铁脸上那丝因震惊以致呆然之色,感到有趣极了,他道:

  “怎么样?你如今总算明白,为何本神与你的脸会一模一样?”

  是的!一切疑团已愈来愈是清晰,只是真相委实令人深深震惊!

  阿铁朝天倒抽一口气,答:

  “完全明白!而且我还明白,何以这里会是‘神墓’;这里其产并非你我之墓,而

是他们三个神的墓……”

  出奇地,神却摇首,脸上且泛起一丝在其脸上极为罕见的苦笑:

  “你错了,这里唤作‘神墓’,除了因这里是我们三位先祖的墓外,还有一个特别

的原因……”

  阿铁皱眉:

  “什么特别原因?”

  神翘首叹息:

  “因为,这里也将会是本神的墓,我将要把自己的这具身躯埋在这里,更要彻底把

自己的过去永久埋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搜神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