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篇》

第23章 神的计划

作者:马荣成

乍闻此言,阿铁不由一片惘然,神不是早已凭藉“移天神诀”和“灭世魔身”成为一个长生不死的神,何解又要埋掉自己?难道……

神也会死?

阿铁百思不得其解: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神瞟着他,道:

“既然你不明白,你不尝试开启神墓内的第二道石门,石门之后,可能有一些东西会助你对真相知多一点……”

阿铁道:

“石门之后,不会又是一群一模一样的步惊云吧?”

“怎会?本神这三道石门只是三个猜谜游戏永远都不会重复。永远都有新意……”

神的语气隐含怂恿之意,阿铁不期然步至第三道石门之前。

这道门内,又会是些什么东西?

阿铁静立半晌,终于大大呼了口气,跟着一把扭动了墙上的狮头机关!

既然真相已揭开了一半,即使门后是刀山火海,好歹也看了再算!

然而正第三道石门上升之际,阿铁瞥见的却并非什么刀山火海,在一片昏暗之中他隐隐可辨,一些东西正在昏暗中蠕动!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阿铁心头一阵纳罕,正想再步近少许,霍地,门后的昏暗中响起了一阵“哗啦”的嘈杂声!

是什么声音?

阿铁刚想止步,但就在此时,声音闪电朝他逼近!

他已来不及闪避!他逼于奈要面对眼前正在涌过来的一切!

天!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阿铁终于看清楚了,第三道石门之内,赫然堆满了一一

无数给斩下来的猴子头额!

这些堆积如山的猴子头额,脑袋尽给割了下来,在他们割开的脑袋中,犹有不少滑潺潺的脑髓黏连,每个猴于脑内附生了数不清的蛆虫,不断蠕动,千虫万蚓,令人毛管直坚……

最该异的还是,就在第二道石门尽开之际,这个以猴头堆成的小丘在乍失石门依靠之下,恍如江河缺堤,即时崩塌!

血淋淋的猴子头额及脑袋,丰腴饱满的蛆虫,还有那些“藕断丝连”的残余及其髓,在迅雷不及掩耳下俨如排山倒海,“哗啦哗啦”的向阿铁迎头盖下,阿铁一个措手不及,顷刻便给猴头及蛆虫淹没……

直没至顶!

霎时之间,墓内似又添了一个由猴头堆成、两丈高的小丘,脑髓的腐臭与蛆虫的腥昧登时充斥整个神墓,令人慾呕,缠绕不散,这个猴山少说要以数万猴脑方能堆成,真是骇人已极!

一旁的法智怔怔的瞪着这个把阿铁整个淹没了人脑海猴山,看着那些肥美的、犹在小断钻动的蛆虫,眼前情景极尽诡异、惨厉,阴森,以其这把饱阅世情的年纪,也不禁看得满脸满都是汗,呆视良久,他方才懂得张口问神:

“神,阿铁……他被活埋……在这些……猴头之下,要不要……属下帮他一把?”

神冷然一笑:

“有此必要吗?若要真的有此必要,他便不配当我们‘神族’的人,更不配当‘不哭死神’!”

是的!不哭死神怎能惧怕?怎会惧怕?死神只应令人害怕,自己绝不应有惧怕的感觉!

就在神与法智言谈之间,猴山内速地传出一阵“啪勒”之声,一条人影已从猴山之项破山射出,正是阿铁!

但见阿铁此刻一脸一身都是脑髓血污,还有不少蛆虫依附在他身上不断蠕动,然而阿铁除了适才在门开时稍为惊讶外,此时居然异常从容自若,似对这些极尽恐怖能事的小虫毫无反应……

倏地,阿铁身上传出“蓬”的一声,身上所有蛆虫尽给其内功震脱,远远飞开,一虫不留!

神赞许:

“真不愧是死神!竟然仍能面不改容!以你过人胆色,实在能与百多年前的本神相比了。”

阿铁一片冰冷的问:

“这里少说有数万猴头,你为何要残杀这么多的猴子?”

是了!这第二道石门后为何会堆满猴头?是否又有一个令人不寒而粟的原因?

出乎意料,神竟尔简单真接的答:

“为了本神和你。”

阿铁又冷冷道:

“我不知道猴子与你有何关系,但我似乎与猴子扯不上半点关系。”

神老姦巨猾的答:

“呵呵,关系倒是有的!只要你再把第三道石门开记,便会一清二楚了。”

阿铁双眉紧蹙,第一道门内藏着的是三个过去的神,第二道门内的是数万猴脑,至于第三道石门,内里藏着的必非好东西,只是……

沉思之间,阿铁已然大无畏地踏前,这一次,他并没有扭动墙上的狮头机关!

但见寒光一闪,他只是手腕轻抖,手上那柄由神石变成的大刀已猛地把第三道石门当场劈个粉碎!

就在门碎之际,阿铁已在同一刹那瞥见门内的事物,赫然是……

一双精灵的眼睛!

也是一双会转动、眨动的眼睛!

啊!这一第三道门内藏着的原来并非死物!而是活的!

内里的是人?抑是兽?

正当阿铁怔忡之间,这双眼睛的主人已冉冉从门内无边幽黯的世界步出门外,当光线落在其身上的时候,阿铁方才发觉步出的原来并不是兽,而是人!

一个奇矮的人!

也是一个奇丑的人——男人!

赫见步出来的男人眼大、鼻大、口大、耳大、嘴大、头大,偏偏却是五短身材,且看来已年届古稀,整个人老丑猥琐无比!

这个又老又丑的男人且一直步至神的身畔,与神那傲岸的容貌及神态一比,更是想形见拙,如同地上的一滩烂泥……

这个丑男人,难道正是帷帐内与神对话的男子!

阿铁见从第三道门步出的竟是一个如此不堪的男人,私下暗奇,但其奇怪之情实不及站于一旁不敢多言的法智,只因为法智在搜神宫内,也从未见过此丑男,他终于忍不住插咀问神道:

“神。这位……是……”

神洋洋笑道:

“法智,别大惊小怪!他只是本神于三十多年前秘密所纳的人室弟于。”

哦?神居然在三十多年前纳了一个秘密弟子,而搜神宫众居然全不知情,神的心意当真变幻难测。

神又续道:

“可是,他并非本神在武学上的弟子,而是本神于医理葯上的弟子,故在他学有所成之时,本神便赐他一个切合他的名号

“袖医!”

神除了武学,其智慧更是当世无人能及!他博闻,精通医疗炼葯之理,这些知识若与其绝世神功相比,也是毫不逊色,这些医理当然也需要找一个合适的传人。

而从“神医”这个名号听来,这个男人似乎已尽得神的一切奇门医术,否则神也不会赐其“神医”的称号。

而这个模样极块的神医,此刻正紧紧的盯着阿铁,嘻皮笑脸的道:

“嘻嘻,步惊云!我知道你并不认识老子,不过老子早便听过你的大名了!自从十九年前你生下来后,神无日不对我说,第二奇迹也许快要来临了……”

“第二奇迹?”阿铁一愣。

神医歪着嘴笑着道:

“是呀!否则神挑选你来干舍?就是为了完成他的第二奇迹呀!”

神挑选步惊云的目的一直成谜,如今阿铁与法智乍闻“第二奇迹”四字,心中不由闪过一丝曙光。

然而步惊云、神、数迈出铁脑、神医和第二奇迹这种种的人和物,串起来似乎仍不成理,到底每者之间有何关系?

就在此时,在一片静寂之中,神遽地高声吟诵起来:

“花儿灿烂的开,

如不观,如不赏,

如不采,如不折,

花自调零,

无奈伤春……”

词意无限迂回伤感;任谁都无法想象,神这个也许会是千秋万世的强者,竟然会在此时吟诵这些伤春之词……

阿铁犹可记得,在那条通向神殿的漫长通道内,他也会听过神曾经吟泳这首词,如今神在此时此地再来一次,这首词,是否与其第二奇迹,与及整件事情有紧密关连?

一词既罢,神摹然回道瞥着阿铁,满目伤感换了满目精悍,一字一字的道:

“是结局的时候了……”

是的!己是结局的时候了,然而神这个局,是一个对阿铁有利的局?

还是一个杀局?

“神医……”

“动手!”

神一声令下,站在其身畔的神医立即身随声起,手中更多了一条三尺红绳,连人带绳,热如疾矢般向阿铁射去!

这一着实大出阿铁与法智意料,没杨到神竟会在无限伤感中乍露下手之机,更料不到神医与神如此泞有默契,说动即动!

究竟神要神医动手干些什么?神医手上那知三尺红绳又是要来何用?

阿铁当然不会给他俩达到目的,面对突变,他非常沉着镇定,举手一扬,神石已化为一条七尺长鞭,重重向神医身上抽去!

神医身在半空,一个闪避不及,便被发光长鞭掷个正着,阿铁正想再连功一甩,以图把他飞出,谁料就在这时,阿铁突觉一股无形力量隔空袭至,跟着肋下一麻,长鞭登时失控;虽然未致部手,但神医已可脱身,兼且一个翻腾,便翻到阿铁顶上两尺,手中红绳一放,顿时在阿铁脑袋围了圈,一量……

阿铁一惊,只因神医此举非常怪诞,不知他在量些什么!

他深知适才那股无形力量定是神暗中协助神医怕发,连忙回鞭再抽,这次神医已学背乖了,巧身避过,在半空中又来一个翻身,连人带绳再落到神的身畔!

神医细意打量着手中的红绳,道:

“脑门一尺六,非常适合!”

却原来,神医适才出手只为量度阿铁脑门大小,阿铁与法智当场齐齐一怔。

神淡然的道:

“很好,既然完全符合本神之需,那如今已是……”

“本神动手的时候了。”

乍闻神提及动手二字,阿铁更是执紧手中长鞭,他早已领教过神的绝世力量,他不出手已如斯利害,如今若要出手,威力更是不敢想像!

神却是轻松一笑,道:

“步惊云,毋庸紧张,本神适才只是说动手而已,并非真的出手,事实上以你目前功力,还未能令本神出手……”

阿铁额上已淌下了滴斗大的汗珠,紧盯着神的每一表情动作,问:

“我仍然不太明白,你纵然已练成绝世神功‘摩诃无量’,但无论怎样利害的神功也必须出手,何以你不须出手已能攻敌于无形?”

神闻言巧笑,道:

“那正是‘摩诃无量’穷妙之处,步惊云!你可知道‘摩诃无量’四字究竟是什么意思?”

阿铁只想拖延时间谋出对策,道:

“摩诃无量到底是什么意思?”

神道:

“摩诃,本为梵语,意指无限大,无量,即无不估量之意。摩诃无量,亦即是说,这股力量将会无限巨大。无法估量……”

“而且,这股力量更是本神究思百年,想通大地间两自然天象方能悟得……”

这下子阿铁可真的感到好奇了,问:

“哦?你从什么自然天象悟得摩诃无量……”

神吐出两个简单的字:

“风、云!”

“风云?”

“嗯,风本无形无相,云,亦聚散无常,飘渺无定,本神穷思风云之间的无形无相无常百年,方才明白,真正的力量,在于——”

“无!”

无,阿铁不禁心中一沉,难怪神一直全不出手已具备毁灭的力量!原来‘摩诃无量’的要诀在于‘无’?”

就在阿铁怔忡之间,神已续道:

“正因为摩诃无量的要诀在于‘无’,故本神根本不须出手、出腿、出掌、出口,本神只需——”

“出眼!”

此言一出,神猝地双目一横,说时迟那时快,阿铁登时感到一股无形的凶猛罡风杀至,连忙回鞭一挡!

“彭”的一声,尚幸阿铁及时以神石所化长鞭把来功挡格,未致中招,然而来功给神石一挡,当场向四周迸射,把墓壁激汤得籁籁慾坠,好雄猛无匹的摩诃无量!

神已仰天笑道:

“看见了吧?步惊云!茫茫天下,所有能人豪杰,一生尽皆忙于追求什么绝世掌劲、拳劲、腿劲、剑劲、刀劲,但为何从没有人像本神一样聪明,练成——”

“眼劲?”

天!阿铁只感孙心头一禀,想不至摩诃无量竟能从神的眼睛中射出,这是多么令人想象不到的一件事!

原来,神竟有一双——

杀人的眼睛!

难怪阿铁至今不见神曾出手,只因为神的眼睛已是他的手!杀手!

而此亥神那双似是藏着妖魔的眼睛,正在紧紧瞪着阿铁身上每一寸的地方,阿铁但觉自己犹如透明一般,全身破绽在神眼内无所遁形!

神的意态似乎愈来愈是雀跃与兴奋,愈来愈是骄狂,道:

“步惊云!认命了吧!你应明白,在本神双所及,你绝对逃不了,也绝对挡不了的!”

不错!阿铁也深信如此,只因眼前的神确是一个深不可恻的对手,他根本没有可对付他的把握,唯一的对策,只有——

自我消失!

情急智生,“嗤”的一声阿铁手腕一抖,却并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 神的计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搜神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