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篇》

第24章 长生不死的代价

作者:马荣成

  如果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

  你宁愿以永远的生命换取有限而美丽。精彩和传奇性的短暂一生?

  抑或,以那短暂美丽的传奇生命,一换取无限无尽。长生不死却又枯燥乏味的永恒?

  佛学有言,“生”和“死”是人生大事。

  有生必有死,这是自然定律;故而佛学最终目的除了助人脱离烦恼,更启发人们看

透生死,安然面对死亡……

  却并非教人逃避死亡,因为死亡原是人生必经的阶段。

  然而若一个人拒绝踏上这条必经的死路,更乘着生命裹丝微的空隙,逃出死亡的界

限,达至永生,那这个人又须付出甚么样的代价?

  相信,那一定是一个很可怕的代价……

  而这个逃出死亡的代价,如今就在阿铁与法智的眼前;他和他,终于知道神为臻至

长生不死,到底付出了甚么代价!

  赫见眼前的神已揭下了他那张与阿铁一模一样的人皮面具,他的真面目,竟然是这

样的!

  是的!这张脸确实很老了!“横放竖放”在这张脸上的皱纹,甚至比那些百岁人的

皱纹还要多还要深,深得像是一堆烂泥给马车狠狠辗过后所留下的轮印!

  而事实上,神也是相当的老;算起来,他已历遍二百年的沧桑,他仍能保持这个

“人形”模样,实属非常难得!

  阿铁惊然地看着神的真正面目,他犹可依稀从神数不清的皱纹中找到一丝与自己相

若的轮廊与痕迹,神在年青的时候,想必真的与阿铁一模一样!

  神幽幽的瞧着手中的人皮面具,似是异常怀念这个容貌,更反常地苍凉一笑:

  “步惊云!你如今总算瞧清楚本神的真面目吧?远在一百七十多年前,当本神仍是

三十多岁的时候,我确曾有一张与你相同的容貌,可惜……”

  “岁月太不留人,只留下了我的生命,却留不住少年风流;移天神决与灭世魔身赋

予本神的,只是漫元边际的长生不死,却不能一一”

  “长生……”

  “不老!”

  啊!原来神只能长生不死,却不能长生不老?

  只是一字之差,便令神抱撼了一百七十多年?

  直至此刻,阿铁与法智终于恍然大悟,为何神总喜欢吟脉那首伤春早逝的词儿了;

一个人不趁少年青春好好赏花惜花,却只顾争名逐利,虚渡大好年华,回头竟尔是百年

之身,何其遗憾?

  到头来虽然可以永享长生,却无法摆脱这张愈来愈是老的脸,真是造物对违反自然

者的天谴!

  阿铁遽地想到一个问题,他道:

  “可是,神母也曾修炼一半的移天神决与灭世魔身,她也曾给我看过她的真面目,

为何她仍能那样青春少女?”

  神闻言冷笑:

  “神母那丫头虽年己逾百,但百多岁的女人仍是女人;别忘记最喜欢隐瞒自身的年

龄;惟其真实年龄既已瞒不了你,她惟有隐瞒自己老的容貌;因为真相委实令人非常难

受……”

  不错!既然真面目令人难受,何不索性将之隐藏,成为一个永远的谜?

  神又长声唏嘘的道:

  “神母罩着面具过活,是因为不想别人知道她的庐山真貌;而本神罩着这张与往昔

无异的人皮面具,却为了怀念本神的盛年……”

  是的!想当年,他就像如今的阿铁般英姿勃发,智勇无人能及;只有他那双骄矜冷

傲的眼睛.方配脾睨天下苍生,谍料如今……

  尽管前尘如何璀璨,却被逼终日与老皱颓颜为伍,岂足堪提?

  听至这里,阿铁已完全明白,道:

  “我明白了,你穷尽心思,想以你的脑移进我的脑内,是为了再度拥有你所失去的

当年?”

  神缓缓摇首:

  “回复当年容貌仅是本神其中一个目的!最主要的目的,是本神必须拥有像你这般

年轻的躯体……”

  “哦?”

  “因为本神这具躯体也和本神的脸容一样,虽则不会死亡,去已在不断衰老委缩,

纵然功力不减当年,惟本神新练成的‘摩诃无量’若能使在一个与本神同样具备超凡习

武资质的年青躯体上,威力岂止于此,本神毕生造诣道行又何止倍增?”

  说来说去,原来神是野心勃勃。阿铁可以想像,百多年前的神本已有实力可以征服

人间;可是当他发觉自己的容貌与躯体正不断衰老,他开始避见任何人,更躲在帏帐后

苦思良策;

  最终目的,仍是脱不了要令自身功力更上一层,令征服人间的计划更稳操胜券!

  阿铁一瞥身畔的法智,只见法智似早知神这番秘密的计划而吃惊不已:他可能从没

想过,神曾说把摩诃无量传给步惊云,其实是传给他自己,因为他将会占用步惊云的躯

体,雀巢鸠占,把步惊云或阿铁的灵魂挤出体外!

  就在阿铁斜瞥法智之际,遽地,他骤觉一件不太可能的事,赫然发生在自己身上!

  他……不能动!

  却原来,阿铁全身上下所以突然动弹不得,就连眼珠子也无法转动,是缘于神已乘

他瞥着法智之时,以一双厉目封了他全身各处大穴,尽管他己无法转动眼珠回看神,仍

不由冲口而出道:

  “卑鄙!想不到以你自称是神之尊,也会乘虚偷袭!”

  神讪笑:

  “本神只是想你别作无谓的反抗,也想事情进行得较为顺利一点而已……”

  “步惊云,我很高与你在看过本神的真面目后并没惊呼狂叫,可惜,你已经没有时

间为自己将要面临的不幸而悲伤了……”

  “本神与你这个换脑的试验,将会由我得意弟子神医执刀。别奢望他会放你一马,

他是医中之痴,他绝不会放弃这个在人类历史上创造奇迹的机会……”

  “而我,我将会是第二奇迹,我将会变成你,变成如假包换的步惊云,把自己的过

去统统埋葬在神墓之内,至于你那些给挖出来的脑浆,恐怕,便只有神将那变态的畜生

才会感到兴趣了……”神一言至此语音稍顿,接着沉声道:

  “神医,立即动手!”

  一声令下,站在神身畔的神医已随声弹起,一跳便跳至阿铁跟前,嘻皮笑脸的道:

  “嘻嘻,步惊云!别这样瞪着我嘛,你与神合为一体岂非更好?若是成功的话,你

反而可以获得长生了……”

  长生?嘿,阿铁仅知道,无论这会否成功,这个试验本身已迹近疯狂?

  阿铁冷冷的道:

  “是吗?不过若我的躯体被神如此污秽的灵魂据为己用,倒不如干脆死掉,一了百

了的好。”

  神医轻咛:

  “哎呀!如今的年轻人多勇敢,出口便是死死死的!可惜你如今要死,我和神也舍

不了你呢!来来来!快张开咀巴!乖乖服下这十九颗‘忘情’,跟着,神便会在你忘掉

一切后,把‘移天神决’‘灭世魔身’及‘摩诃无量’全都传给你,然后,嘻嘻,本神

医便会在这张水晶床上,以我的操刀圣手把你的脑髓先行挖出……”

  神医说着把自己右手递至阿铁chún边,只见他掌中不知何时,已取过适才放在水晶床

上的十九颗“忘情”。

  阿铁心知不妙,不过外表仍镇定非常,可是这回他过人的镇定已救不了他,他不能

扭转颓势;因为神医已一手张开他的下颚,另一手便要把那十九颗“忘情”悉数塞进他

的嘴内。

  一旁的法智见状,头垂得更低更低,不知是否在为自己助纣为虐而惭愧?

  难道……阿铁的命运仅止于此?当他再次张开眼睛的时候,他的命运,便已变为了

神的命运?死神,也变为长生不死的神,

  不!死神绝不会轻易改变,或被改变,包括死神过去、今日、与未来的灵魂!

  甚至乎,“她”,也不想死神改变……

  就在千钧一发之间,霍地“嗤”的一声!一条白练突然凌空掷至,来势快劲无比,

神医猝不及防,右手登时遭白练击中,一不留神,“哗啦”一声!掌里的“忘情”已当

场“的的答答”的撒了一地!

  白练余劲未了,回势再掷,刚好掷着阿铁腰际,“伏”的一声,阿铁整个人已被拉

飞至神墓入口那边,全身被封的穴位更同时被人以内劲一一解开!

  “谁?是谁?”变生肘腑,神医不禁呆在当场,然而他此问根本多此一问,因为就

在阿铁身躯被白练掷飞同时,一条白影已在神墓入口乍现,这条白影,原来是……

  她!

  真的是!

  在他最需要她的时候,她终于来了!

  “雪缘?是……你?”

  乍见雪缘,阿铁忘形地低呼一声,至今沉默的眉目登时涌起一股罕见的喜悦;他喜

悦,是缘于上回他离开她时,雪缘犹在昏迷之中,他根本运一句心中话也无法对她说:

然而如今她已经来了,且看见她安然无恙,他很开心!

  可惜这丝喜悦很快例在阿铁眉间消失,他突然想到,她绝不该来的!

  她不该来陪他送死!

  “雪……”阿铁急慾张口着她快逃,殊不知雪缘已温柔的按着他的咀,一双明亮清

澈的眸子隐泛泪光,是重逢的泪光!她摇首苦笑道:

  “阿铁,我来了便是来了,请你……再也不要叫我……”

  “走!”

  是的!在过去她与他一起走过的日子,他总是叫她走,但她始终不走;眼前他又要

叫她走了,尽管他是为她的安危设想,她也不会再走了……

  霸王气势尽,贱妾何聊生?

  今日霸王已穷途末路,虞姬又怎会不含笑相随?

  不单虞姬,阿铁还斗地发觉,原来雪缘身后不远,亦站着两个人一一”

  他与她!

  “聂风?娘亲?”阿铁相当讶异,他可以理解雪缘与神母为何甘愿前来与他一起送

死;但聂风,他仅是五年前步惊云的师弟而已,他与这五年来的阿铁根本毫无关系,阿

铁甚至已记不起他,他犯不着前来送死,他究竟为了甚么?

  聂风淡然一笑,道:

  “阿铁,另问我为何也会来了。我只是不相信,你与雪缘姑娘光明正大的感情,斗

不过他的私心贪慾!”

  聂风口中的“他”,固然便是神了,神闻言仅是轻笑,一脸自右;反之法智听了,

脸色却一片苍白,像是无限懊悔、恼恨……

  是的!这个世上,无敌的也许并非一众绝世神功,许多时候最伤人心,甚至最夺命

的武器,是人与人之间的……情!”

  情能够把一个人撤底摧毁,也能令不同的人团结一致,化悲情为力量!

  聂风身畔的神母亦面对着神,一字一字的道:

  “不错!苦难实我们早在半个时辰前已来至搜神宫,且已找得这条秘道,只是一直

皆在墓门外静心窥听;如今,你的秘密已经全部说穿了,这是否已到了总结的时候?”

  神冷冷的盯着神母七彩斑谰的面具,道:

  “神母,你这个本来是小青的丫头!百多年前本神早该把你连同素贞一起处死,省

得目下为本神平添不少麻烦!”

  神母驳斥。

  “不过这百多年来我也并不好过,你可知道,这百多年来我一直甘心再受你的差遣

利用,是为了何故?”

  神斜目丽着,不语,等她说下去。

  神母续道:

  “我是为了死去的素贞!她生前视我如亲妹子,可是你却不把她视作亲生女儿般看

待,而且,你最后还把她处死……”

  “你的外号虽唤作‘神’,你的外表虽看‘人’,但你的心却是真正的‘妖魔’;

我曾发誓,无论要在你身边枕上多久,即使是千年万年,我亦一定要等至一个消灭你的

机会,把你送到地狱里去当你的妖魔!”

  好一个神母!好一个小青!百多年的忍辱负重,只为了与她情如姊妹的素贞,只为

了等待这一天,然而今天,不知是她死?或是神亡?

  神一直静静的听着神母的话,脸上的表情由泰然自若至一脸铁青,青得如同铁铸!

也许,神母已说中了他的痛处;他曾为建立威信而处死亲生女儿的痛处!

  纵使是神,每当夜阑人静之时,偶尔回想当年此事,可也感到半点莫名的隐痛?

  神面色一沉,不知是在怒还是在笑,道:

  “呵呵,神母!本神还估道你经过百年岁月后,智慧己可直追本神!真想不到,你

的智慧仍是跳不出‘情’的框框,你似乎并不如本神所想般聪明!”

  神母横目道:

  “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长生不死的代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搜神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