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篇》

第25章 杀神之局

作者:马荣成

  四人终于踏进这片一望无垠的冰天雪地中,神母虽已猜中阿铁故意诱神来此,但终

究猜不透他何以诱神来此,她不由道:

  “如果我猜得不错,十殿阎罢或其后人想必已教晓你一个对付神的方法。”

  不愧是智慧与神仅相距百多年的神母!一猜即中!阿铁亦不禁由衷赞叹:

  “娘亲真是料事如神!既已被你猜中,那请娘亲立即带雪缘与聂风远走高飞,就让

阿铁一人对付神。”

  一旁的雪缘闻言心头为之一惊,霎时焦灼的道:

  “不!阿铁,我们怎可丢下你与神单打独斗?要死,我们大不了也死在一起……”

  阿铁乍闻她的说话,不由得轻轻抚了抚她深情的面庞,道:

  “缘,可惜,如今已不仅是我们这和个人的生死问题,已是关乎人间苍生的问题;

若神一日不死,始终后患无穷……”

  不错!如今一切真相大白,余下需要解决的,并非他们数人与神的情仇纠葛如斯简

单,即使早已抱必死之心,亦未必能撤底解决问题……

  雪缘忧的凝视阿铁,眸子又泛起一片泪光:眼前这个她极爱极爱的男人,如今看来

即将要步进十殿阎罢冰冷无边的地狱墓家,等待着与神的最后一次对决,也许,那里将

会真的是他的墓,他将会含恨九泉……

  若换了是别的女子,一定会在这个生离死别的关口拖拖拉拉,劝阻着心中的人别去

送死,然而雪缘并非别的女子,她只是痴痴的看着阿铁,终于深深点了点头,柔声道:

  “我明白的,阿铁。”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固中却包含无限体谅、衷情。

  她当然明白,想当初,她瞥见步惊云的第一眼,是在乐山那场洪水之中,他正豁尽

生命的余力去保护一群痛失父母。陷于绝境的小孩。

  那第一眼,他澎湃!悲壮!为悍卫孩子勇猛得像一个绝不要在天威之前倒下的盖世

霸王!正因为这一眼……

  他的脸,他的背影,他的眼睛,参她的眸子内芳心内,终生不灭……

  矢志不渝,义无反顾!

  而今天,阿铁又要去了;她爱的既然是那个为救孩子甘愿一死的步惊云,那目下阿

铁为了苍生而要与神作最后对决,她更没理由阻挠;否则若阿铁真的可以为了与她远走

高飞而弃苍生于不顾的话,那么他,可还是当初她第一眼看见的——

  步惊云?

  只是,她纵然明白他的苦衷,她纵然不想左右他,惟独眼中那片泪光,还是忍不住

狠狠划下她的面庞……

  阿铁手中挟着的聂风虽然已渐渐陷于昏沉,惟仍可隐约听见二人这番对话,尽管已

气衰力竭,聂风犹鼓起一口气,断续的道:

  “真……好,阿……铁,人生……得一知己……死而无憾,你……能够……有一个

像雪缘……姑娘这样的……红颜知己,可真……比五年前孤独的……云师兄……幸福……

多……了……”

  一语刚罢,聂风一口真气斗地接不上来,已然不支,终于昏厥过去。

  神母见状大骇,连忙抢前一探他的手腕经脉,翟地惊呼:

  “糟!聂风他……”

  阿铁与雪缘齐声问道:

  “聂风他到底怎样了?”

  神母极为担忧的答:

  “适才他首当其冲与神硬拼,神的摩河无量虽未有震碎他的五脏六腑,但已把他体

内原有的真气轰得大乱,最可怕的还是,他的血,如今正倒逆而行……”

  阿铁面色一变:

  “甚么?血液倒逆而行?那即是……”

  神母道:

  “那即是说,若一个时辰内仍无法拯救聂风的话,他将会因血液倒行太久而祸延全

身各穴,必死无疑……”

  阿铁瞥着已昏迷了的聂风,咀中坚定的吐出一句话:

  “聂风本来与此事无关,却自己涉人这场斗争之中,我一定要救回他!”

  神母叹息:

  “很好,也不在聂风曾声声唤你作云师兄了,毕竟,你们还是师兄弟一场……”

  说到这里,神母语音稍顿,继而续道:

  “要救聂风,只有一个办法!”

  阿铁与雪缘道:

  “甚么办法?”

  神母解释:

  “我们三人之中,目前以雪缘身负最完整的移天神诀,功力最高;故她必须以掌抵

着聂风背门,以移天神决的上乘真气导引其体内紊乱不堪的真气纳回正轨;而呵铁和我,

则须在聂风跟前,隔着神石,各自抵着其左右双掌,气分两路,以神石强大的疗伤神力,

把其倒逆的血液硬生生再扭转过来;那聂风便有救了。”

  阿铁听毕,连随环顾四周那片白皑皑的雪海,只见距他们所站之处约百丈开外,矗

立着一座数丈高的雪丘,雪丘下隐约有个山洞,不期然回首对神母道:

  “那边看似有个山洞,我们就往那边替聂风疗伤,如何?”

  “好!”神母回应,三人遂一起兵着聂风步进百丈外的那个山洞,方才发觉,那个

山洞原来极深。

  由于神可能会随时追至,故三人也不再深究这个山洞到底有多深,仅深入洞口三丈

之处已然止步,神母道:

  “别再深入了,我们须尽量争取时间,务求胯神现身前把聂风救活,这时候,阿铁

便可再以十殿阎罢所说的方法对付神……”

  阿铁与雪缘如言把聂风安放地上,让其盘膝而坐,接着,雪缘及神母亦相继坐下;

雪缘在后,阿铁与神母则在聂风之前。

  神母又道:

  “记着!无论发生甚么事,千万不能移动!否则我们三者之中任何一人若妄动半分,

真气有少许偏差,不仅聂风救不了,就连我们三人亦势必像聂风那样血液倒行;直至衰

歇而死……”

  阿铁点了点头,接着瞥了瞥神母,又瞥了瞥雪缘,雪缘似亦十分明白,阿铁遂道:

  “娘亲,我们开始吧!”

  神母答:

  “好!”

  “好”字一出,三人便各运内力贯迸聂风体内,誓要把聂风从死亡边缘救活过来!

  约过了一盏茶的时分,聂风本来苍白的脸逐渐回复一点血色,阿铁见状喜形于色,

问:

  “聂风他……似乎开始有复原的迹象。”

  神母道:

  “毋庸着急,照看他的脸色距复原还远,我们且再聚精会神运气,希望在两盏茶的

时间内完成……”

  神母话没说完,一直闭目凝神运功的雪缘霍地杏目一睁,柳眉轻蹙,对阿铁及神母

道:

  “慢着,我好像听见一些……”

  “一些甚么?”阿铁问。

  雪缘道:

  “好像是一些呼吸声。”

  “呼吸声?”神母心中一沉,连“洗耳静听”;的确,在这个冰洞内,原来竟隐隐

存在着一阵沉重的呼吸声,一阵类似猛兽的呼吸声……

  这阵呼吸声,更是传自这个山洞深处,那幽黯得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处。

  三人心中陡地一惊,想不到这个山洞除他们和聂风外,还别有第五者,究竟这个第

五者是人,抑是兽?

  答案很快便揭晓了!因为在那片幽黯之中,有一团黑影冉冉浮现,逐渐朝阿铁四人

接近。

  这团黑影,赫然是……

  神将!

  “神将?”再见神将,阿铁不由自主的低呼一声,他做梦也没想过,竟会在此时此

刻与神将狭路相逢。

  但见神将咀角轻翘,一脸邪笑,且脸色较前已然红润不少。显而易见,自给阿欣以

神石轰伤以后,经过数个时辰的培元养气,他的伤势已经好转许多。

  转瞬之间,神将已步至阿铁四人身畔,阿铁摹然记起上回神将战败后曾经矢言,即

使阿铁放过他,他亦必会以怨报德,誓不会放过阿铁这个情敌,如今……

  神将可也会记起自己曾说的话?

  阿铁一颗心直向下沉,他井非惧怕神将会向自己遽施杀手,而是惟恐会误了聂风。

  神将一双眼睛瞪着阿铁与雪缘,神母,反常地笑道:

  “呵呵,步惊云,自给你轰伤后,本神将为避神那老匹夫的耳目,才找来这个人迹

罕至的隐神山洞藏身,以求尽快回复功力,想不到,居然会与你及神姬在此相遇,真是

冤家路窄……”

  原来神将一直栖身于此?也难怪,这里位于搜神宫众严禁擅闯的第十殿范围,神将

挑选这里为疗伤之地实是明智之举,只怪阿铁他们运气太差。

  雪缘凝眸看着神将,柳眉轻竖,问:

  “神将!你到底想怎样?”

  神将邪邪一笑,答:

  “不怎么样!我只想……”

  “动手!”

  “动手”二字一出,神将猝地双掌一扬,掌心中中央已暴绽两道红芒,正是其受伤

后灭世魔身所残余的六成功力,宛如双雷轰顶,猛向雪缘脑门之位砸去!

  雪缘曾是神将心中所爱,但他始终得不到她,所以他要毁了她?

  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须知道众人正潜运全身功力替聂风疗伤,只要稍动便会四人

俱亡,故雪缘已无法反击,难道真的要坐以待毙?

  直至此刻,阿铁方才开始后悔为何自己会放过神将,神将这厮心性暴戾难测,只因

他一时之仁,放虎归山,想不到竟连累了雪缘……

  “雪缘!”阿铁与神母齐声惊呼,正想不顾一切出手抢救她,然而就在此时,突听

雪缘顶上两尺之上爆出一声轰心雷响,迅即“碰”的一声……

  神将两道灭世魔身的红芒原来并非要轰在雪缘脑门之上,而是刚好替她轰散两道正

疾射向她脑门的无形气劲;神将,原来并非杀她,而是救她!

  但,为何会有两道无形气劲攻击雪缘,众人不期然朝洞口一望,赫见洞口不知何时,

已矗立着三条人影……

  这三条人影,其中两条居然是法智与阿黑,最后一条,不看而知,正是一一

  神!

  他终于追上来了!

  神摹地现身,阿铁等人尽皆为之震惊,只因他们还差少许便可把聂风救活,难道真

的要功败垂成,功亏一篑?

  而神将乍见神那又老又鬼的真面目,骄横的脸亦斗地一阵。脱口而出问:

  “甚么?你就是……神?”

  神浅浅一笑,一脸的皱纹似快要挤作一团,变为鳞峋奇形的化石,他道:

  “呵呵,神将你这叛徒,总算你还有些微聪明,一跟便认出本神来了;可惜你有一

点却不很聪明……”

  “哦?”

  “你居然出手救了神姬那贱货,你可知道这样做会触怒本神。会把你自己推向万劫

不复之地?”

  神将闻言冷笑,答:

  “嘿,本神将怎会不知?我早已好好领教过你的手段,不过我却要你知道一件事,

本神将喜欢的女人,你绝对不能杀!”

  此语一出,雪缘花容陡地苍白起来,神将,实在太坦白了。

  神听罢却残酷一笑,鄙夷的道:

  “嘿嘿,真看不出,原来你和步惊云一样,也是一个多情种子?好吧!今日本神就

姑且纲开一面,成全你的心愿;若你不阻碍本神擒回步惊云的话,本神就赐神姬这贱货

给你享用如何?”

  神将凛然的答:

  “别妄想了!你以为本神将是甚么货色?今日只要有我神将,亦不许你擒下步惊云!”

神将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阿铁、雪缘、神母闻言不禁动容,即命名是站在神身后的法

智,也是惊诧不异,因为神将素来视步惊云为情敌,如今怎会反过来保护他?

  神讪笑:

  “呵呵,步惊云不是一直都是你的情敌吗?你似乎真的疯了,竟反过来维护自己的

情敌?”

  神将怒斥:

  “不!我并没有疯!疯的只是你……”

  “步惊云曾放我一马,本神将绝难容忍自己拖欠自己的情敌,今日我已决定助他一

把,与他再两不相欠!”

  是的!既以“神将”之名自居,神将又怎能容忍自己拖欠情敌,一个他极恨极恨的

情敌?

  神将此言一出,阿铁随即变色,道:

  “神将,你犯不着……为我如此……”

  神将未待他把话说完,先行打断他的话,皆自吆喝:

  “呸!步惊云!你道你自己是甚么东西?本神将怎会全为了你,你是我的情敌,永

远都是!今日我助你一把,除了不想欠你这个情敌,也是为了……”

  “她!”神将边说边指着雪缘,狂笑着续说下去。

  “她是我最爱的女人,我曾经想过要毁掉她,但后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 杀神之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搜神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