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篇》

第26章 最后一招

作者:马荣成

“血牢之匙?”神乍见阿铁此刻手持之物,不禁双目放光。”

“不错,你果然是识货之人,这根正是你百多年来梦寐以求的——血牢之匙!”

但见阿铁手上握着的,是一根闪闪发亮的铁匙,这根匙首未两端竟然一金一银,赫然是一根两头匙,亦是十殿阎罢的后人孟恨在濒死前交给阿铁的“血牢之匙!”

当年十殿阎罗孟山曾依照法海所布的局,把自己研制所得的千种奇门火葯武器存放在血牢之内,并装置一道机关,仅得血牢之匙才可开启,否则若有人强行硬闯,血牢之内的千种火葯武器,与及血牢下埋着的万石火葯,便会即时爆炸。这时候,不单血牢化为乌有,就连第十殿与海螺沟大部份的冰川地带,亦会付诸一炬,所有人和物……

玉石俱焚!

神看着阿铁,瞳孔益发收缩,俨如一头猛虎在看着到口的猎物:

“步惊云,我很高与你能以血牢之匙来换取他们的残命,但血牢之匙如斯重要,你这宗交易可是出于真心?”

阿铁冷笑:

“人命关天,你以为雪缘等人对我毫不重要?”

“本神固然明白他们对你的重要性,不过你可有想过,你这样轻易便在我面前掏出血牢之匙,本神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便把它抢过来?”

阿铁答:

“你得到它也没用,这是一条两头匙,只有一端方能真正可以开启血牢,另外一端,只会把那万石火葯引爆;上如今只有我,才知道那一端方是开启血牢之匙……”

是的!只有阿铁才知道,因为他曾看过法海的局,也是他亲手撕毁法海所写的局!

法海这一着真是绝中之绝!在场的聂风、雪缘。神母,甚至法智听罢,亦不约而同由心赞叹,法海,当真是一个具有大智的仁者;而法智,更是若扔所思……

可是神听罢却一脸铁青,回应:

“嘿嘿,既是如此,本神怎能相信,你一定会告诉我那一端方是真正的窍门?也许正如本神先前所料,法海其实早已有一套完整的计划消灭本神,而这个计划的第一步。便是要你诱我前往血牢,再引爆那万石火葯,与我同归于尽?”

啊!好聪明绝顶的神!他竟然连法海的精密心思也猜到了!难怪适才法智向神询问阿铁等人所逃的去向,神竟满怀自信,却原来,法海的局也逃不出神的法眼!他,早已猜到法海想以阿铁诱他往血牢同归于尽!

阿铁闻言微微动容,神打量着他的脸,似乎已看出了背后真相的端倪,他笑:

“果然不错,本神从你的表情,已能看出你是遵法海的局,想诱我往血牢同归于尽,步惊云!本神真是益发佩服你了,你真伟大,哈哈……”

阿铁眉头轻皱,问:

“既然你已自以为猜透我的心意与法海的局,那我们这宗交易是告吹了?”

神一笑摇首:

“那也未必!因为本神已想出一个可以令你替本神开启血牢,又保证你下会妄自引爆血牢的方法?”

“甚么方法?”

神嘴角轻翘,忽地双目向正伤重倒地的雪缘、聂风、神母一横,一面朗声道:

“就是这个方法!”

红,本来是一种令人感到欢欣雀跃的颜色,然而此际眼前的红,反而令人感到无比沉重。

四周一片血红,红得就像是烧着熊熊烈火的阿鼻地狱……

红得化不开!

谁又会料到.在海螺沟白茫茫的雪海下,某个极尽隐蔽之处,会建有一座红如烈火的第十殿?

一个时辰后,阿铁已徐徐走在第十殿内一条向下延伸的血红甬道之中,身后跟着的,还有——

神!

不独是神,聂风、雪缘、神母,甚至法智与阿黑,亦尾随在阿铁身后。

但见雪缘三人步履极为蹒跚,似是身上某些重要穴位给重重封住,难道,这就是神威协阿铁开启血牢之门的方法?

对了!这正是神的方法!神一边在阿铁身后小心奕奕的向前直行,一边道:

“步惊云,本神实在十分高兴你能够与我衷诚合作,不过一会在开启血牢之间时你若有甚么异样的话,别忘记你的女人……”

你的娘亲、你的一弟甚至你的师弟也在这里,即使你决心杀身成仁,却总不想这一于曾对你情之已尽的人,与你一同在送性命吧?”

啊!原来神适才所说的方法竟是如此!他先以目对了聂风三人的大穴,令他们无法再连用功力,再把他们一起带进第十殿:若阿铁真的要履行法海的局与神同归于尽,那雪缘等人便会惨被殃及,神这一着,真可说是万无一失!

他已觑准了阿铁的弱点,他深信,阿铁绝不想让雪缘他们为自己的决定而牺牲!七人一直向前走,约再走了一盏茶的时分,终步至这条甬道尽头,亦即那道血牢之门所在的地方……

到底血牢之门是怎样的?

他们终于看见了血牢之门,尽管神是绝世智者,第一眼瞥见血牢之门时亦不禁双眉一蹩;阿铁之前也没见过此门,亦是眉头一皱,雪缘、神母、法智的惊愕且不在话下,聂风,更已忍不住冲口而出,道:

“甚么?这就是——”

“血牢之门?”

众人何以乍见血牢之门,竟会如斯惊愕,即命名连神亦无法幸免?

只因为,与其说血牢之门是一道门,不若说它是一道锁。

一道拥有无数匙孔的大锁!

触目所见,赫见血牢之门竟是一道约为丈高的坚实铁门,本来平平无奇,最奇之处,却是此门之上竟胡乱排满着无数匙孔:总数居然有逾百之多,一时蔚为其观!

这道血牢之门最强的防守力,并非在于铁门的坚厚程度,因为无论多么坚厚,遇上绝世高手亦根本招架不了;它最致命的地方,反而是它的精密机关,它宛似个守正不诃的判官,一旦有人不得其匙硬闯而入,誓不容情,立即爆炸,玉石俱焚!

看着这道血牢之门,神不由坚指一赞:

“嘿嘿,这道铁门倒真别出心栽!门上逾百匙孔,任本神是孔明再世,也根本无法猜中那个才是真正开启此门的窍门,法海你这秃驱,当年本神实在是太低估本神的才智了,幸而……”神说着回首斜瞟阿铁,问:

“本神根本不用猜下去,步惊云,你说是不是?”

神的意思,阿铁是明白的;他当然不用再猜下去,因为他深信阿铁一定会为了雪缘等人的安危,替他开启这道血牢之门。

阿铁静静的站在门前,手握着那条血牢之匙,一脸木然;看来他已知道,只要他按着法海所写的开门之法开启血牢,雪缘、聂风、神母三人或会幸免于神的毒手,因为神也许会困自负是神而守诺,虽然最后阿铁仍难逃被神侵占身躯的命运……

只是若给神得到那批奇门火葯武器,那苍生何辜?

阿铁就这样站在门前,似极度犹豫不决,更徐徐回首一瞥雪缘,聂风,神母……

雪缘清澈的眸子此刻竟蒙上一片灰,她偶然的瞄着阿铁,柔声的道:

“阿铁,你和我皆曾从死亡中再活过来,这条命可以说是捡回来的,此生……我能与你度过那段日子,一死已无……遗憾,死,又何妨?”

聂风亦洒脱一笑:

“不错,死又何妨?阿铁,我只希望你别再忘记我这个师弟便好了……”

阿钦听罢二人所言,不期然深深一阵叹息,道:

“我怎会忘记你们?你俩和神母、阿黑,是阿铁今生最亲最亲的人……”

阿铁说罢回望神母,一直默然不语的神母此时却道:

“孩子,依着你的良知办事吧,娘亲即使死,也希望能有一个不会令娘亲失望的儿子……”

如何才可以令自己的娘亲不会失望?令爱自己的女人不会失望,令敬佩自己的师弟不会失望,阿铁太了解了,就在此时此刻,他心中地闪过一个突如其来的决定,一个致命的决定……

好!既然如此,他们四人,惟有令神失望了!

语声未歇,猝不及防,阿铁已用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手腕一送,便要把血牢之匙金色一端插进门上最左方的第一个匙孔,他为何要这样急着把匙插进那个匙孔?是因为他恐防神会突然出手阻止?

那他为何又会恐防神会出手阻止?是否因为他如今要插进的匙孔,与及那匙的金色一端,都是错的?都是会对神极端不利?故他才想以闪电般的手法尽快完成这个任务?好与神同归于尽?

可是,阿铁未免大低估神的智慧了;神怎会想不到这一点?就在阿铁手中的匙快要插进那个孔之际,神已霍地出手!

“噗”的一声!神已轻而易举地及时扣着呵铁正要把匙插进匙孔的手,同一时间,神的另一手已夺过血牢之匙,接着再轻轻一掌,连消带打,便把阿铁震开!

天!举手投足之间竟然连血牢之匙亦落在神的手上,神州难道已经绝望?

神悠悠的看着手中的血牢之匙,笑道:

“真是关键性的一条匙,这条匙可以令本神成功,也可令本神失败。”

阿铁手中之匙被夺,并没有太大的震惊,他只是盯着神。道:

“忘记知道如何开启血牢之门的人只有我,即使你抢过这条匙也属徒然。”

“是吗?”神冷嘲:

“你但可知道,本神比你所想你还要聪明盖世?适才本神乍见这道血牢之门,己隐隐感到门上的逾百匙孔,似根据‘易学卦象’排列,直至你要以血牢之匙插进最左方的那个匙孔,本神更能确定自己的猜测,最左的匙孔,无疑便是开启血牢的匙孔,也是引爆血牢的关键……”

阿铁一边听,面色已愈来愈青,神真的说对了?

神又续道:

“这些所谓‘易学’的排列要难本神,真是谈何容易?反而最简的如这条血牢之匙,它的金银两端,究竟那端才是关键?金或银,两者机会各得一半,猜中的机会也是一半,反是费煞思量……”

一语至此,神不期然语音一顿,满怀得意之色地以目扫视阿铁及雪缘等人,道:

“不过就在你适才把这条匙插进匙孔的刹那,本神已经知道究竟那一端才是开启此门的关键了……”

“我瞥见你与神姬等人眼神中的抱死之色,已深知你宁愿看着自己最亲的几个人陪你一起殉葬,也不慾苍生陪你殉葬!这样才是真正的——步惊云,是不是?”

神一边说一边逼视着阿铁,一边以极为权威而确信的口吻朗声道:

“所以,本神认定,适才你把金色那端插进匙孔,根本便是想与本神玉石俱焚;换言之,真正能开启血牢之门的,是这条匙的一一”

“银色那端!”

语声未歇,神已巧手一翻,立闪电以血牢之匙银色那端,直向门上最左方的那个匙孔插去!

“不——”阿铁随即暴叫一声,急扑而上,因为他绝不能让神得到那批奇门火葯武器,可是以他目前的身法,根本绝对没有可能比神更快;也许在这个洞内,只有聂风及法智的快才可勉可强与神一比,但,法智站在神的一方,势难偏帮他们,而聂风被神所封的穴道犹未解除,慾帮无从!

阿铁既来不及阻止神,神手中的匙于是便毫无阻挠地顺利插进匙孔之内,跟着,血牢之门随即发出“卡”的一下令人断魂的声响,也许亦会令所有世人断魂的声响!

啊!血牢之门终于要开启了?

乍闻这“卡”的一声,聂风、雪缘、神母面上阴即泛起一丝绝望之色,想不到终给神得偿所愿;他不但能得到阿铁年青而具潜质的躯体,更能得到那批奇门武器,统治天地之期已然不远,是否……这就是真正的天意?无意真的不想众生得到平等与自由?天意真的希望赐给人间一个万世暴君?是否真的……

——天意如——刀?

不!这绝不可能是天意!就在这“卡”的一声发出后,出乎意料,血牢之门并没有即开启,反之,这道关系苍生安危的门内,竟开始传出“轰轰轰轰”的声音……

这到底是甚么声音?

“这到底……是甚么声音?”神在同一时间也发出同一疑问,并侧脸对阿铁道:

“不可能!本神确定你适才眼中的是寻死志坚的眼神,血牢之匙金色那端一定是引爆的一端,难道……难道……”神开始逐渐明白过来,他瞪着阿铁,喝问:

“这条根本便不是血牢之匙?”

“猜对了。”阿铁魅惑的看着他,答:

“不过其实不应说这条不是血牢之匙,应该说,这个世上,根本便没有开启血牢之匙,而这道血牢之门,也是一道死门.它只可被引爆,却不能开……”

好利害法海!原来他所安排的两头匙只是一幕掩眼的假象;这条两头匙,无论以金银任一端也仅能引爆血牢,并不能开启此门,世上也根本无匙可把此门开启,门内的那批火葯武器,法海与十殿阎罢早已预备把它们长埋血牢内,并不想它们重见天日!

好一个局中之局,计中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最后一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搜神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