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篇》

第03章 众里寻他

作者:马荣成

夜阑人静,小情不知为何,竟会在阿铁兄弟及徐妈熟睡后,悄悄溜出屋外。

天地一片混饨苍茫,她一双清澈的眸子定定注视其中一堆黑沉沉的树叶,这然道:

“你可在?”她竟然对一堆树叶说话,她可是傻的?

树叶内亦居然有人回答:

“想不到,仅仅半个月,你在西湖已艳名四播。”

小情道:

“一切色相尽属虚幻只是世人过于沉迷了。”

树叶中人道:

“已经是第十六天了,你,情况如何?”

小情道:

“很好,他们一家都待我很好,尤其是那个徐妈及阿铁,也分别把我视为女儿及妹子般看待。”她说来竟有点儿感触,是为徐妈与阿铁而感触,她似乎对他俩渐有好感。

“那,你可分辨出谁是——步惊云?”树叶中人问。

步惊云?难道小情正是那个……”

小情若有所思,答:

“我想,我已经知道谁是他了,不过还不敢肯定……”

“而且,他很冷!”

冷?”她说的可是……?

树叶中人道:

别忘记,他曾有一个外号,唤作‘不哭死神’,既然不哭,何以不冷?”

“但……”小情又道:

“他,冷得令我难以与他说话。”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叶中人冷笑。

“嗯。”小情微应。

“瞧你眼神,你似乎有点动摇?”树叶中人又问。

她为何动摇?她真的是妖?凡与她在一起的人都会被损阳元?所以她动摇?

小情只是无奈的道:

“他们……是一家很善良的人,对我……也实在是太好了。”这句话真的是衷心话。

“这个我不想听!只是此事不宜过于张扬,你明白没有?”树叶中人道。

“我明白的。”小情轻轻点头。

“好!不过你还要小心计算日子,好处为之吧!”

树叶中人说罢,树叶内嘎地传出“疯”的一声,显然那人已经远会。

小情还是呆呆的站着,口中在不断呢喃,似乎,她真的在算着余下的日子。

日子又过去了。

对于普通人,也许并不觉对日流逝,然而对于小情而言,却是异常重要。

她每天皆在细数着日子,等待着“那一天”的来临。

今天已经是小情留下来的第十九天,对她来说,也是很特别的一天。

因为阿铁终于带她一起去采葯,这还是她首次陪他俩一起外出。

目的?

阿黑这个极度的冷,除了偶尔和阿铁及娘亲说一两句话外,平素简直比哑子更像哑子,阿铁与他一起五年,固然十分清楚他的性格,他带小情一起去采葯,其实是希望小情能有多些与阿黑相处的机会,实在是他身为大哥的一片苦心。

三人上孤山,踏苏堤,一路上,小情眉梢眼角出奇地孕含微笑;阿铁心想,最大的可能,她是为了能与阿黑了起才会如此吧?

可惜,阿黑似乎并不开心,他而遥摇的跟在二人身后,俨如他们的影子。

虽然阿黑的态度令小情有点尴尬,不过既然大家已一道起行,惟有就这样两前一后,一直的向前行。

过了苏堤,但见流水淙淙之处,架着一条石桥。

小情忽然发奇起来,但还是羞羞地低下头问:

“不知道……那条桥……唤作什么名字?”

她是在问身后的阿黑,抑是身衅的阿铁?无论如何,阿黑因距她太远而装作没有听见,亦根本便不预备要答,他没发一言。

阿铁见情势不妙,惟有抢着先行回答:

“那桥唤作‘断桥’,从前,则唤作‘段家桥’。”

小情闻言更奇,道:

“断桥?这名字听来十分不祥,像是……一个玉石俱焚的故事……”

“它确是一个玉石俱焚的故事。”

“哦?”小情睁着一双清澈招水的大眼睛。

“小情,你可听说过白素贞那个传说?”阿铁老早已把她唤作小情了。

她点了点头:

“嗯,她是一个很值得尊敬的女子。”

“这条桥,正是传说当年她产子之地,跟着,她例被那许仙出卖,以盂钵收去……”阿铁说着,脸容竟尔泛起一阵唏嘘。

难怪此桥是个玉石俱焚的故事原来曾有一个女子在此写下她撤底心死的故事。

小精瞧着阿铁,目光中居然露出一丝试探之色,问:

“阿铁大哥你似乎很同情白素贞。”

“嗯。”阿铁微应声。

“那,若有天有一个像白素贞那样的女子愿一生一世跟随你。你会怎办?”

若我是那个许仙,能够遇上一个像白素贞这样为自己死心塌地的女子,必会穷尽一生心力去呵护她,保护她,,绝对不会像许仙那样出卖她!”

小情闻言轻轻一笑,她虽然时常注意阿黑而此际眼神对阿铁亦不禁暗泛一片欣赏之色,叹道:

“可惜,白素贞并不幸福,她没有遇上你。阿铁大哥,将来嫁给你的女孩,一定是天下间最幸福的女孩子。”

阿铁间语温然一笑,道:

“是吗?不过我倒认为,有一个人更能令女该幸福。”

“谁?谁会比阿铁大哥心地更好?”

“阿黑!”

“他?”小情也不禁斜瞥身后远远的阿黑,此刻阿黑双目正直视着前方,本应可看见他俩,然而竟视若无睹。

“不错。”阿铁答:

“阿黑是一个很一心一意的人,他干每一事都很专心;特别是对人,很专心。”

他语中有话,好像在极力推荐。

“譬如呢?”小情问。

“他与我及娘亲在五年前遇上,一直部把我俩视作至亲的人。”

“不过他很冷,也很孤单,就像如今,他为何不与我们一起上路呢?”

阿铁连忙为阿黑辩护:

“小情,你错了。他虽有点怪,但其实并不如他外表般冷……”

小情见他慌忙为阿黑解释,憨态可掬,不禁轻笑道:

“看来,你俩真的是好兄弟,你时常维护他。”

甫提“兄弟”二字,阿铁不期然道:

“我和阿黑,十四岁时便遇上了。那一年,我抢了大户人家的狗饭,给那群恶大噬至遍体伤;怎料就在当晚,那群恶犬也给人撕杀,我知道,是阿黑替我报的仇……

“哦?你怎肯定是他?”

“只因后来我在他背上发现许多狗的牙印和爪痕,我知道那是他把那些狗撕杀所致的。他,比我伤得更重,且更在他的背上,留下了永难磨灭的伤痕……”

阿说来仍不免伤感。

人与一群禽兽肉搏,纵能惨胜,自身亦必难逃重伤,甚至一死厄运。这点,阿黑在去之前,不会不知道的。

可是他还是冷冷地不发一言,也不告诉阿铁,去了。

只为了阿铁身上给撕下来的数片肉,和那钵得不偿失、比人肉还要贵的狗饭……

“自此以后,我曾在心中暗暗发誓,今生今世,我都要视阿黑为自己亲弟,无论什么事,都必定力帮他达成,我要对得他背上的伤痕!”

好慷慨的兄弟豪情!小情听罢,面上竟崭现一丝惭愧之色,她为何会有愧色?

是否,她的一切,都是一个骗局?她愧自己竟欺骗了这样要好的一双兄弟?还有欺骗了徐妈视她如亲女儿的情?

想到徐妈夜来为她盖被,想到阿铁采葯的工作虽忙得要命,还会为她采来香花,她想,自己这一生也从来没有人对自己那么好。

如果仅为得到那人的真情而欺骗了这双诚恳的母子,也还情有可原吧?只是……

小情想到这里,忽然不再作声,霎时间一片缄默。

阿铁也发觉她的不妥,关心地问:

“小情,你脸色很差,没事吧?”

小情方才惊觉自己的失态,为了掩饰,又复装出笑容,信口找了个话题,问:

“是了。阿铁大哥,当年你为何会抢狗饭的?”

一开口又是错,她立时知道自己问传了,她已瞧见阿铁蓦然脸色微变,并没回答。

不过瞧他的表情,不需他答,她也大概猜得他为何会去抢狗饭了。

两个飘泊无家的少年,最大的烦恼还是没有吃的吧?

都是为了阿黑。

小情的目光渐渐变得柔和,道:

“阿铁大哥,阿黑今生能遇上你这个大哥,其实……”

“是他最大的福气。”

“是吗?”阿铁突然打破沉默,道:

“依我看,这仍未算是他最大的福气。”

“哦?”她好像犹不明白。

阿铁定睛看着她,道:

“我觉得,阿黑最大的福气。也许是遇上了你。”

小情不知为何脸上一红,道:

“阿铁大哥,你在说笑……”

阿铁索性坦白一点,不再转弯抹角:

“你就当我说笑好了,但我知道,你一直都在偷看他。”

小情低下头没再作声。

“小情,阿黑并不如所想般冷,只要你能打动他的心,他一定会待你很好的。”

小情仍是没有作声,似有隐衷。

隐衷?她不是经常偷看阿黑?难道她对他并无好感?

然而眼见这个一片苦心的阿铁在为弟设想之余,为了不忍令这个尽责的兄长难受,也为了她自己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他斗然又强装出一丝笑容,点头道:

“阿铁大哥,你……猜得一点不,我……确是在偷看阿黑。”

得闻小情亲口承认,阿铁立时异常诚恳地道:

“小情,既然你真的喜欢阿黑,我身为他大哥,一定会尽力帮你!”

帮?这种事也呆以帮?

小情感到一阵失笑,惟看着阿铁那一脸为弟设想的真诚,她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

或许,她根本例不需要他的帮忙,因为……

转瞬又过数天。

这数天内,无论小情需否阿铁的帮忙,他还是义无反顾地把她与阿黑拉在一起。

阿铁既认定她喜欢阿黑,遂更认定阿黑若能喜欢小情,她将会是能令阿黑没有那样感到寂寞的人。

为要对得起阿黑背上的伤痕,阿铁在此事上简直忘我地不遗余力,“鞠躬尽瘁”。

譬如晚饭的时候,他总会让小情坐于阿黑身畔;饭后又佯装肚痛,要阿黑到厨中代替他,帮小情一起清洗碗碟。

更有一天,他还装作生病,自己硬要留在家中,推阿黑与小情一起上山采葯。

可惜,他这番苦心最后还是白费了。那一日,阿黑与小情走在一道,且还依然故我,与她保持一段两丈远的距离,甚至比与阿铁一起时更远。

他看来绝对不会接受她,仅是她的一厢情愿,不!应该说,是阿铁的一厢情愿,小情未必是情愿的。

这一日当小情与阿黑采葯后回家之时,不知何故,甫进屋门她便感不支,看来也和阿铁一样病了。

极有可能,是她不想再如此下去。但她既然不想何以在之前那些日子偷看阿黑?

阿铁乍见她那张因发热而变得赤红的脸,急忙把她扶往床上,徐妈则去取水给她额;阿黑,却远远站在房门边缘,没有作声。

阿铁心焦地问:

“小情,你……没什么吧?”

小情摇了摇头,反问:

“阿铁大哥,你……今天不是也在生病的?怎么……突然如此精神焕发?”

阿铁尴尬一笑,道:

“我……老早病愈了。”

“是吗?”小情一瞄门边的阿黑,低声道:

“阿铁大哥,你……是为要让我有机会与阿黑在一起才装病的吧?”

阿铁役答,小情又“唉”的一声,续道:

若我今天不是也病了,我想,明天你也会继续装病……”

阿铁依旧守口如瓶,等如默认。

小情苦苦一笑,阿铁的心,她是明白的。其实,她自己何尝不是在假装?只是她装病的会俩比阿铁高明得多了。至少,可以随意控制自己体内的真气形成一股热力,如真的发热一样,这是她的秘密。

此时徐妈已取水回来,她慌忙把布沾湿,替她上,还一边问:

“小情,你好点没有?”

小情点了点头,徐妈又道:

“唉,真可怜,女孩子看业真的不宜吹风风后再不要支采葯了。”

小情默然不语,仅一瞥阿铁,又看了看摇不可亲的阿黑,她终于达到目的。

然而为要让黎妈宽心,她只好倦装渐渐睡过去。

后来为知怎的,她真的困着了。

睁开眼睛的时候,已是破晓时分,可是她并非被晨曦所弄醒,而是给一声清凉的汗布弄醒的。

原来是阿铁,他仍过在她身畔,没离半分,没醒半刻,一直为她额。

小情受宠若惊,慌忙坐了起来,问:

“阿铁……大哥,你……怎么还没睡?”

阿铁道:

“娘亲说,以清水额会令你舒服一点,但她年事已高,我便着她去睡,让我来替你额好了。”

小情听罢心神一震。这忠直的汉子撤夜未眠,仅为了照顾装病的她;眼见他那黝黑的眼肚,憔悴的容颜,的不由得鼻子一酸。

“阿铁大哥,你待我……真好。”

“你是我未来的弟妇,我怎能待你不好?即使你不是,我也不能见死不理。”

不错!这才是热血诚的一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众里寻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搜神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