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神篇》

第04章 妖夜

作者:马荣成

古庙已有二百岁了。

故此,无论庙内庙外,尽皆残破不堪,一片颓垣败瓦。而且这座古庙还建于人迹罕至的深山野巅,路途迂回曲折,偏僻非常。

这个年代,神佛已是满天都是,庙字寺刹更是密如店铺;人们要参神求签,只消走几步便行,谁会有此毅力耐力长途跋涉,登山祈愿?

最要命的远是,据说此座占庙所供奉的神抵,是方圆百里内最一一

不灵光的一个,有求必定不应。势利的人心,更是对此庙敬而远之。

古庙,于是更寂寞了。

庙内也无庙祝,或许由始至今,庙内根本便没什么庙祝。

人们最后一次来上香参神,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随后,连猫狗也不愿来。

到底,古庙内供奉的是何神抵?可会因无人参拜而感到——怒?

就在今夜,就在这座古庙,一切的恐怖祸端终于正式展开。

已是午夜子时,古庙外凄寂的周遭,忽尔响起了一阵女子的呼叫声:

“救命啊!来人啊!救命啊!”呼叫声由远弗近,逐渐逼向古庙,当中远夹杂着若断若续的男子笑声,却原来是雨名大汉正背着一名少女朝古庙奔近。

两大汉身躯十分魁梧,却长得贼眉贼跟,衣襟敞开,腰挂大刀,明眼人一看便知他俩是山贼;想必二人不知从哪儿抢来这个少女,也无法等至回到山寨之时,早已急不及待要在附近觅地向她施以婬辱。

两名山贼把少女肩往古庙内,一把将她抛到地上,少女慌惶站起来慾夺路而逃,但终给他俩逼至一个墙角,已是退无可退;少女泪流披面,拱手乞求道:

“两位大爷,求求你们做做……好心,放过我吧!”

两名山贼一边邪笑一边逼向她,道:

“哈哈!小姑娘,大爷们只是想把你纳为押寨夫人吧了,你怕啥?”

说毕已不由分说,一同扑向那少女。

荒山消寂,真是呼救无门.二人又如狼似虎,纵使庙内举头三尺有神灵,还是如常作恶眼看少女快将被两名大汉年龄着之际,翟地,庙内赫然响起一阵奇怪的声音:

“嘎嘎……”

“嘎……嘎……”

声音异常迷离,似是沉重的呼吸,又似鼻鼾,两名山贼乍闻之下,登时顿足。

古庙虽然阴暗,惟却狭隘得很,任何角落亦可一目了然,根本便无法让人藏身。既然庙内并无其他人等,那,这阵沉重的声音从何而来?

“嘎……厦……”声音犹在继续,就连那个本想逃走的少女也听得阵住了。

两名山贼不断游目四顾,突然间,二人两段相觑,因为双方逐渐辨出声音出处,大家不约而同升起一个想法,一个很荒廖很可怕的想法!

声音,是从案上那尊神像发出来的!

“嘎嘎……嘎嘎……嘎嘎……”

二人半生女婬掳掠,最是作贼心虚,此时也再顾不得那少女,慌不择路夺门而出,没命奔逃。

心忖自己即将难逃被辱厄连,却侥幸逃出虎口,少女当场大大吁了口气,虽然那阵声音急速而怪异,少女还是不由自主地步近案上那尊神像,感动地道:

“真好,原来真的举头三尺有神灵……”说着举头慾瞧清楚案上的究竟是何神抵,才发觉自窗子透进来的月光根本无法照在神像之上;那尊神像,仍萎于幽暗之中。

少女连随从袖中取出火招子点燃案上神灯,当灯光一亮之际,她赫然发觉,那是一尊自己从没见过、外型极尽古怪的神像。

眼前是一尊麻石所造的神像,笔直挺立,由顶至脚高逾八尺;一头长发,险容凶恶而阴森,身上所披的也不知是何朝何代的服怖,只知道那是一层层像是护甲之物。

少女私下一阵忐忑,心想:为何自己从没听闻世上有这样一个神?这座,到底是什么庙?

她虽心存怀疑,惟无论案上的是何方神圣,自己毕竟也是为神像发出的声音所救,至少也该向神像虔诚上香,好好答谢才对,于是旋回察看案上有否香烛。

终于,如找到了一束——

火红色的香!

少女一愣,没料到世上居然有这种颜色的香,那种红,邪艳似血!

她略为踌躇,不过最后还是燃香叩首,把一住火红的香插在案的香灶之上。

浓浓的烟,瞬间在庙内飘漾,少玄但觉这些浓烟竟有一种怪异的香味;而就在此时,更怪异的事接着发生。

但见那些飘于庙内的浓烟,不知何故,怎然全往那尊神像的鼻子赞去。少女忙再趋近瞧个清楚,方才发觉,原来神像鼻下竟有两个鼻孔,正源源把浓烟吸入。

“怎……怎会这样的?难道……神像真的显灵?”少女迭遇奇事,霎时间不知所措。

不错!神像确在显灵!然而显的也不知是真正的神灵?抑是恶灵?

正当神像把袅袅浓烟悉数吸进鼻内之际,神便又发出声音,但这次再不是呼吸,也不是鼻鼾,而是清晰可闻说话:

“三……年……了……”

“我在这里,己沉沉睡三年,也等了三年,可惜,从没有人向我上一根香……”

啊!神像竟在说话?真的在恼怒三年来没有人上香?

“今天,终于有人为我上了一炷‘唤魂香’,把我从漫无边际的沉睡中唤回这个世界来……”

“我得要……好好的谢谢这个人。”

神像内居然传出人话,少女愈听愈奇,与此同时,突闻神像又传出“叱嘞”一声。

神像表面立时崭现一道深长裂缝,少女犹来不及惊讶,嘎地“隆”的一声巨响,整个神像由顶至脚爆开,顷刻化为片碎。

在满庙飞扬的砂石中,少女翟然瞥见一个与神像一模一样的汉子做然从案上飘下,他有一头左黑右红的长发,有一袭火红色的战袍,还有一身灰黯如黑夜的金属战甲!

红和黑,如此“爱恨分明”地在他头上身上对峙着,命名他整个人看来,严如无边黑夜中的一团烈火!

一团极度邪恶的烈火!

然而他那双眼镜,弥漫着的却非熊熊热焰,相反却流露着一股冷……

一股灭绝人性、极度危险的冷!

他冷静的看着广名阵在当场的少女,说道:

“是你……以香把我唤醒的?”

少女早给吓得六神无主,方寸大乱的点了点头,惟依然问:

“你……是……谁?”

那汉子一脸木然,一字一字地答:

“我有一个世人千秋万代都应该好好牢记的名字,我叫——”

“神将!”

神将?

少女闻言一怔,难道这个从神像内走出来的男子真的是神?

“你……为何……会从神像……内走出来的?”少女又战战兢兢的问。

神将依旧木然,只冷冷的答:

“因为,三年前我犯了一个弥天大错,触怒了那个所谓至高无上的神,驰便对了我浑身经脉,令我一直龟息在神像之内……”

“不过,他也留下了一束香味能通全身经脉的‘唤魂香’,只要有天有人能经过此无人顾进的古庙,向我上一根香,便是我从沉睡中苏醒之时……”

他说着定定的注视那名少女,道:

“谢谢你把我唤醒过来。”

神将的脸容虽冷而凶恶,然而他既出言多谢,少女还是不禁脸上一红,惧怕之情也消灭大半,遂继续间:

“那,既然……你已苏醒,你……今后有何打算?”

“我从不会为明天打算,我只为目前打算……”说着,神将那双粗壮的手轻轻抚着少女的脸庞,少女不知为何被他的眼神深深慑着,完全不修挣开,只任得他的手从她的脸靥抚至她的两眉之间。

“我已经饿了三年了,我希望,你能够……”神将右手的食指轻轻抵着少女的眉心,少女却恍如给他的眼睛迷往了似的,一动不动。

“当我的晚餐!”

“餐”字甫出,神将的食指登时向前一挺,“噗喳”一声!

死寂的古庙,随即响起了一阵惨绝人寰的女子叫声,跟着惨叫顿止,继之而来的是一连串吸吮浆液的声音。

就像是一头野兽,在吸吮着死尸的脑浆。

当一切平静下来之后,余下的,仅有古庙外呼呼的风声。

连风,似乎也为适才所发生的事而战抖。

庙内,那个少女早已尸横地上;在她的眉心之位,已给戳开了一个如指头般大小的深孔,瞧真一点,深孔内一片空洞,显见内里的东西早给吮个清光。

那些东西,可是她的脑浆?

那个神将仍是做然屹立,一丝如血如浆的黏液自其嘴角缓缓淌下,他不慌不忙,以舌尖把那些黏液舔回,回味半响,才悠悠的自言自语:

“好新鲜的脑浆!已经三年没有吃过这样的脑浆了,惟一美中不足的,是这个脑太无知。我最喜欢吃的,是智者的脑浆,还有,勇者的脑浆……”

“这两种人的脑浆,最令人回味无穷。”

言毕冷冷睨着那个死不瞑目的少女险上那丝无限惊恐的表情,邪邪一笑,道:

“你太俊了,你为何要如此害怕?”

“这个世上的人自出娘胎那刻开始,便已往定了死的命运;故人生就是如此,没有真正值得哭或笑的事情,也没有值得惊恐的事情……”

“而且,为了答谢你把我从漫长的沉睡中唤醒过来,我让你成为我这个强者的晚餐,其实,是你一生最幸福的事,你明白没有?恩?”

那个神将说罢倏地一回蹬在那少女的脸上,“勒”一声,那少女的头颅当场如瓜般给他踩个稀烂,骨血横飞。

神将满意极了,因为他不喜欢看她惊恐的表情。

他徐徐的转身,刚想步出庙外,便看见一个人正站在庙门边。

那个人身披一袭曳地长袍,满脸花斑斑的油彩,惟是左眼窝却空出一个深黯的窟窿;那个窟窿,就像是他心头一股无法平息的恨,深不见底。

那个人赫然是给白衣少女重创、慌惶掳走阿黑的——

大神官!

乍见大神官,那个神将似乎并没什么表情,魁梧的身子仍是一直向前走,直至将要与庙门的大神官擦身而过时,大神官猝然道:

“神将,想不想知道谁弄瞎我的左眼?”

哦,原来,他与这神将是认识的?

神将闻言方才遏步,沉沉的道:

“世上,已没有什么人值得我注意了,你既然问我想不想,那弄瞎你左;良的人,一定是我惟一还想注意的人,莫”是‘她’?”

他很聪明,简直料事如神,也许全因为嗜吃脑浆之故;然而,能令一个如此恐怖的男人顿足一间的,世上仅得一个“她”?那他对“她……””

大神官微微点头,再出言肯定自己的答案:

“不错,正是——‘她’!”

神将冷酷的脸容居然一愣,道:

“不过她是那种连缕蚁死了也会哭上一场的人,除非逼不得已,她绝对不会妄自伤你,她到底为了什么?”

大神官斜眼一瞥神将,阴险一笑,一字一字的推波助澜:

“为了一个她所喜欢的男人。”

神将一直都不屑直视大神官那张花斑斑的脸,骤闻此语,当场不由自主向他横眼一看,高声喝问:

“什么?你说什么?”显而易见,他在乎”她”。

他一共说了六个字,每个字都像蕴含无匹力量发出,空寂的古庙登时给他的声音震得摇摇慾塌似的,庙顶不凡片亦籁籁堕下。

大神官却气定神闲的道:

“那个男人,唤作——步惊云!”

“步?”、“惊?”“云?”神将瞪着眼,不可置信地重复吟着步惊云三个字。为了她,他坚决要把这个名字狠狠刻在心头,他将要撤底的妒忌他,撤底的憎恨他!

排出倒海的妒恨,霎时间在他体内不住膨胀,令本来冷如止水的他突然变作另一个人。他恨得狠咬牙根,两拳紧握至虎口迸血,额上青筋暴现,双目似要喷出熊熊妒火!

是的!他绝对应该妒!

因为他是惟一可以与“她”一比高下的强者,也是惟一有资格匹配“她”的强者!

可是三年之前,“她”已拒绝了他的爱。

他因求爱不遂便想硬来,然而他虽霸道,她更不弱,他只能与她打成平手,根本制服不了她。

而此事更触怒了神,神便尽封他全身经脉,把他藏在神像之内,再于三年前把神像放在此无人愿来参拜的古庙中,要他在无边的沉睡中好好反省。

只要有老一辈有人会来此古庙为他上一根“唤魂香”,便是他刑满出关之时。

不堪回首的前尘在神将脑海再度波起伏,令他早已妒火中烧的心更烧得一片通红,无纵宣泄,他惟有恨得仰天怒吼:

“三年了!我为你在这荒山古庙寂寞了三年!”

“为什么?为什么你偏偏要拣那个什么步惊云?你为何偏偏不拣我?”

“到底谁是——步?惊?云?”

撕天抢地的呐喊,顿时迸出膨湃绝伦的压逼力!古庙已古,那堪如此摧拆?“隆”然一声撼天巨响,整座古庙赫然给他如痴如狂的声音震个崩塌!

好可怕好骇人的力量!这究竟是什么力量?

屋梁砂石汹涌盖下,大神官本故意以言语相激,亦不虞他会如斯激动,怆惶后撤。

但,神将居然没有后撤!

他竟然不闪下避,任得屋梁砂石塌在自己身上!

惟尽管石块与屋梁不断向他压下,甫触及他的身躯,却当场纷纷迸裂飞散,他,浑身丝毫无损。

巨响过后,漫天蔽目的飞沙亦冉冉散尽,神将赫然依旧傲立于颓垣败瓦之中。一切已经倒下了,只有他,是不倒的!

他的脸又再次回复一片冷酷,激情不再,且还开始盘算,他漠然的道:

“大神官,你深夜来访,决不会是那么安着好心,来告诉我关于她的近况吧?”

大神官狞笑:

“当然另有所求!本来我还想违反神的规矩,亲自为你上一根‘唤魂香’把你唤醒过来,幸而刚好有一个无辜的女孩为我办了这件事。”

“能令你敢违反神的规矩来唤醒我,一定是为了你地夺目之恨?”神将说时一瞄大神官空洞的左眼窝,续道:

“你要借刀杀人,以我来对付她?”

他的分析力极高,可是大神官却摇首道。

“不,要对付她,我大可回去告诉神关于她偷恋凡夫的事。让神去处罚她。不过这样并不太好,一来是神未必会信我;二来是她大不了一死,死并不痛苦,也太便宜了她,我要她比死更为痛苦,方能雪我夺目之恨!”

不错!死并不痛苦,世上还有些东西可以令人比死更为痛苦,神将如今终亦明白,因为他的心亦在痛苦。

令他痛苦的人,正是她!

真是爱煞这个人,也恨煞这个人!

邪恶的笑意斗然又再泛现于神将脸上,他冷静的问:“所以,若要令她痛苦,要杀的,并不是她,而是那个她喜欢的……”

大神官未待他把话说完,己代他说出那个人的名字:

“步惊云!”

神将惬意一笑,道:

“呵呵,大神宫,你不愧是一个阴险毒辣的小人,可惜,你还是估计错误了……”

他瞪着大神官,一字字道:

“我绝对不会为帮你而去使她痛苦!”

“为什么?”大神官一怔,神将向来飘忽难料,喜怒无常,他猜不透他想怎样。

神将邪笑着道:

“因为,我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神将,我根本不会为任何人,我只会为了自己的痛苦而去令她痛苦!”

好狂妄自大的人!大神官心想,但无论他为了谁,自己的目的总算已经达到。

“步惊云这厮我是杀定了,她,我也是要定了,大神官,你就走着瞧吧!”

“你真的那样的恨她和他?”

神将仰天狂笑,一面举步前行一面道:

“从今天开始,我对他的妒恨,单是回忆,也足够一百年用!”

“而且,我才息在神像三年,功力已突飞猛进。就让我来撤底证明,我的‘灭世魔身’比她的‘移天神诀’更为优胜,今次即使神要阻止……”

“也绝对阻止不了!”

灭世魔身?这是什么妖法?

然而无论这是不是妖法,神将已带着恐怖而残忍的笑声缓步而去,迎面而来的树木挡者披靡,尽给他的笑声震个一断为二;看来,他真的身怀可以灭世的力量!

而下一步将要被他的笑声震断的,也许是——

步惊云!

秘密,顾名思义,隐秘而密,蕴含不为人知之意。

只是,世间可有完全不为人知的真正秘密?

除非不言不语不写,否则始终还是难以守秘。

故今夜的一切秘密对话,除了大神官与神将各自心中有数外,原来还有两个知道的人。

就是正藏身于不远山岗上,暗暗窥伺整件事情的他和她。

许伯,与假徐妈!

假徐妈似乎有点担忧的道:

“想不到‘神将’会在这个时候苏醒,看来会为神的计划增添不少麻烦……”

许怕却道:

“不,正好。”

“哦?”假徐蚂一愣。

许怕胸有成竹的道:

“步惊云是神从茫茫众生中挑拣出来的人,“神将”出关,正好可一试其资格。”

假徐妈道:

“这个主意本来不错,只是,步惊云仍未懂得使用他过往的力量,即使他懂得使用他过去的力量与‘神将’硬拼,处境还是相当堪虞……”

许伯浅笑:

“别忘记,如今他身旁还有那个‘她’,她的‘移天神诀’绝对不会比神将的‘灭世魔身’逊色……”

“而且移天神诀最大的妙处,乃在于为首那个‘移’字,难道你还不明白?”

假徐妈闻言似乎也逐渐恍然大悟,徐徐问:

“你的意思是,极有可能,步惊云将会拥有与她一样的力量?”

许伯道:

“如果她真的喜欢他,她当然会尽力令他生存下去。在他身旁守护是其中一法,但最撤底的方法,还是使他能有足够的实力自己保护自己!”

假徐妈叹息道:

“爱一个人就是这样,处处都会为他设想,只是这样做的结果,对她,未免太不公平,也太残酷了些……”

哦?这样做为何会令步惊云拥有与她一样的力量?为何又会对她残酷?

许怕也叹道:

“这就是情令人盲目之处,她既然背叛了神,选择爱情,当然须要付出代价。”

说着斜睨假徐妈:

“所以,我和你最好还是置身事外.讶好的看一看步惊云是否真正适合当神所挑拣的人……”

“我们,才是真正须要——”

“袖手旁观的局外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搜神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