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哭》

第一章 天哭

作者:马荣成

红尘世间,试问“谁可独尊”?

有人说是天上的“神”。

盖因“神”的地位远在“人”之上,一直脾脱茫茫众生,受千人拜万人敬,地位尊崇无比。

亦有人认为是地狱的“魔”。

缘于“魔”的存在由来已久,天上的“神”却一直无法将“魔”彻底消灭,千秋万世下来,魔道依然横行!

故而,“魔”的本事可能比“神”更强更大,更有资可靠“独尊”于天地之间!

然而,人们的想法全都错了!

若“神”及“魔”代表“正邪”两方力量,那未这个世上,便该还有一种力量,可以比“神”及“魔”更为超然,更有资格说一句“唯我独尊”!

即使强如“神魔”亦须俯乎称臣,逃不出其播弄!

那就是……

“天”至高无上的“天”!

神大魔大,始终不及“天”大!

“人定胜天”这句活更可能是错的!

只因“天”已包罗世间一切,不但操控着“人”的命运、操拄着“神魔”之命,更操控着万物秩序!

“天”要安排“人”哭,“人”又怎能不哭?

毕竟“天”命难违……

可是,既然这世上曾有人自封为“神”,亦有人自号为“魔”,那未,又会否有人自尊为“天”?

若真的有人如此狂妄,以“天”自居,那这个人,又会否身负可与“天”比高的力量?

甚至“野心”?

在“三家镇”的镇民口里,就一直有一个关于“天”的可怕流传……

所谓“三家镇”,原来真的可分“三”家,共有三个不同姓氏的镇民聚居于此,因而得名。

由于聚居者众,故而,三家镇亦可以说是一个大镇,镇上的市集,更是人来人往,由早到晚络绎不绝。

事情就发生在两月前的一个晚上。

那夜,镇上一个占卜老头“字仙”,正又如常坐在市集一个茶买上,为镇民以测字定吉凶,更一直测字到深宵时分,围拢着茶室的人群依然未有散去。

这亦难怪!据闻“字仙”少年时曾得一个玄学高人指点,精于测字神技,经其妙算之下,事情吉凶灵验无比,无一失准!

因此,不单三家镇镇民对其惊为神人,镇外人亦慕名而至,已经挤拥不堪的茶室,每夜更是座无虚设,茶室老板也乐得让字仙继续在此卖艺,以广招来客。

然而今夜,字仙每在测字之际,身躯竟不时轻轻烦动起来,围拢着他的众人见状,亦感到好生奇怪,有人更忍不住问道:

“字仙字仙,你今夜为何浑身极不自在似的?身躯还不时颤抖?”

字仙半张垂垂老目,答道:

“老夫……也不明所以,今夜总是有股寒意打从心底冒起,心绪极为不宁,仿佛……,将有有些可怕的事发生……”

一语至此,字仙忽地一站而起,道:

“心不宁……则玄机不难,老天今夜恐……再难为任何人测字,我们就到此为止,各位明日再来吧!”

字仙说走就走,当然令那些苦侯整夜的客人异常失望,但他既然心绪不宁,众人亦知不宜勉强,只有目送他离开。

然而,字仙慾离开这里的决定未免下得大迟了。

因为就在他举步慾离的一剎那,令他今夜一直心绪不宁的原因,终于来了!

霍地,茶室后方一个暗角,竟传来一个异常沉重的男人声音道:

“测?字?未?终,”“缘?何?要?走?”

“我,亦想你──”“为一我──测──字!”

来了!真的来了!即使是字仙自己,亦瞩即感到如今这个说话的人,正是令他今夜心绪不宁的主因!

只因来人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已隐隐透发着一股令人心胆俱裂的无上威仪!每个字更蕴含万斤之力,硬生生将字仙正慾离开的步履重重压下!

他的双目,竟真的被其沉厚声音压至动弹不得!

字仙暗暗一惊,他为人测字半生,阅尽奇人异士成千上万,却从未遇过一个可以用声音中的威仪便能令个人止步的人。

这个说话的人,其威仪比诸当今天子,实有过之而无不及,定必是个非凡之辈……

字仙不由无限好奇地回头一望,所有人亦随他的视线回头一望。

只见在那茶室后方的暗角,不知何时,竟真的沉沉坐着一条人影!

但这条人影,还算是一个人吗?

严格来说,众人回头看见的,其实真的不像一个人!只可以也是一条血红人影!

但瞧真一点,这每人影之所以血红,却非因身披一身血红衣衫,而是其浑身上下,竟在激发着一层浓厚无比的红气!

这层红气竟如同“布匹”一样,将其头脸身躯重重覆盖!

字仙与其它茶客眼见这幕诡异情景,不单膛目结舌,所有茶客更已无限张惶地尖叫:

“哇……这家伙……到底……??是人是妖?”

“大家……快走……啊……”

无法想象的诡奇异象呈现眼前,茶客们第一个反应便是走为上着!可是同一时间,那条不见头脸身躯的血红人影,却突然又再吐出数个字:

“走──不──得!”

声音缓而沉重,然而“走不得”这三字乍送到所有茶客耳中,众人只觉全身如迫雷击,当场如字仙一样无法动弹,双腿钉在原地,却走无从!

不但如此,众人的咀巴更陡地变得僵硬乏力,甚至连呼叫的气力亦骤然失去!

天!仅是三个字,便足可将茶室内的数十茶客弄至动叫不得,如石像般散立四周,这份能将苍生任意鱼肉的修为,到底是绝世奇功?还是妖术?

眼见其它茶客呆立四周,字仙唯有强掩,心中的极度震惊,战战兢兢问遭:“你……到底是谁?”

那诡异的血红人形,还是以无比低沉威严的声音答道。

“问得好!可惜,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本座是谁!”

“你,只有资格为本座测──三个字!”

“你到底要测……什么字?”

那血红人影答:

“一个你可能亦已听过的名字……”

“步!”

“惊!”

“云!”

步惊云?

呵?这条血红人形,到底是何方神圣?

他,为何要字仙为“步惊云”的名字预测吉凶。

字仙但听步惊云的名字,也是一怔,沉吟道:

“原来……你是要我为你测字步惊云,此人的一生吉凶?这个……步像云,听闻是那个天下去雄霸帮主的入室弟子……”

“这个本座早已知道,用不着你唠叨相告!我如今最想1知道的,只是步惊云的一生吉凶!”

血红人影语声之中,复再运发着一股无上权威,字仙不知怎地,心头竟似被这股无上权威牵引,“心”不由己地开始为其测起字来……

但听字仙恍似自言自语地呢吶半响,终于对那血红人形道:

“以‘名’测字,先分上、中、下三庭,以代表其人早、中、后期命运。

“而步惊云三字中的?步,为上庭,正好代表其早年命运……”

终于说到正题上来了!那血红人形道:

“步惊云的早年命运如何?”

字仙沉吟道:

“步,有步步惊心,亦有步步上升之意,故此,这个步惊云的童年命运,可说吉凶参半,凄苦自知……”

“观其名字命格,他童年必刑克至亲,任何令他刻骨铭心的人,都会劫数难逃,包括他的亲生父母、继父,尽皆要英年早逝,甚至恋人,亦会命如丝萝,白发难偕!”

“只是,由于‘步’字亦有高升之意,所以他童年虽有种种不可告人的痛苦过去,却还是会遇贵人,逢凶化吉,且更会得贵人扶持,正如他如今能晋身成为雄霸的入室弟子;

地位超然,其实亦可在其名字中有迹可寻……”

字仙一口气算出步惊云童年命运,那血红人影亦不由微徽颔首道:

“唔。字仙一名,果然名不虚传!你倒是有点料子!”

“拒本座所知,步惊云在童年确母父母早亡,甚至对其疼爱有加的继父霍步天,最后亦在其寿宴当中死无葬身之地,与步惊云从此永诀,成为他毕生一个最大遗憾!”

什么?自从霍步天一死,世上已只有当年的无名及不虚知道,步惊云的真正身份其实是霍步天最疼借的儿子,即使是雄霸,亦不知道这个埋藏在步惊云心里的秘密!

如今这条血红人彤;却竟然会知道这个惊人真相?

他到底是谁?

但听字仙又再沉吟下去:

“至于步惊云姓名中的‘惊’字,则满含惊涛骇浪、阴死还生之意,正意喻其童年时代过后的青壮期,个中经历可能会尝透生离死别之苦,甚至数番从死里逃生。”

“但因他名字中最后一字为“云”,暗示阴晴难料、无法捉摸,故即使是我字仙,亦无法看透他经历一生重重劫难之后,最后的下场会如何!”

“我只知道,他一生会遭遇几个大劫……”

“是何大劫?”那血红人影似乎对步惊云的大劫很感兴趣。

“一个与‘霍’字有关,一个与‘雪’字有关!而最近,他亦会遇上两个劫数,一个与‘慈’字有密切关连,而另一个,则是一个‘无’字!”

“霍”字,显然是指步惊云最怀念的那个不是父亲的父亲──“霍步天”了。

“雪”字,亦可能是指步惊云一生中的最爱“雪缘”。

而霍步天及雪缘带给步惊云的,亦可也是情“劫”……

然而,字仙最后所说的“慈”字与“天”字,所指的又会是谁?

但听字仙又道:

“霍与雪,这两个字,已在步惊云生命中成为过去,再算下去亦没意思,而步惊云最近的两个大劫──‘慈’与‘天’,当中的‘慈’字极可能与步惊云身边一个极为亲近的人有关……”

那血应人影未待字仙把话说完,已打断他的话道:

“依本座估计,那个‘慈’字,极可能是步惊云的贴身侍婢──”“孔慈!”

什???么?孔慈亦会成为步惊云的……大劫?她和步惊云之间,将会发生什么事?

这条血红人影竟连孔慈是步惊云的贴身侍婢也知道,字仙也不虞他对步惊去的一切了如指掌,不禁愕然道:

“,可能是吧……不过,步惊云两个大劫中最后的那个‘天’字,我字仙即使穷究玄机,亦无法算出那人是谁。”

乍闻此语,那血红人影却发生一声鄙夷的笑声,仿佛在耻笑字仙在号为“仙”、他道:

“呵呵,这个本座倒较你更神通广大,步惊云那个‘天’字的大劫,本座早知道是谁了!”

字仙不由纳罕道:

“哦?你知道那个‘天’字所指是谁?字仙愿闻其详。”

血红人影侥有深意的答:

“很好。那就让本座告诉你,步惊云劫中所指的那个‘天’字,其实是……”

“我!”

字仙当场一怔,道:

“是……你?你为何会说……自己是步惊云的……大劫?”

“因为,”血红人影又一字一字地吐出一个惊人答案:

“本座就是千秋万代的茫茫众生,都应五体投地朝拜的……”

“天!”

“无?道?狂?天”!

天!一个人敢自称为“天”,已属狂妄,何况还自诩为“无义无道”的“天”?

若这样一个狂人真的成为所有众生畏服的“天”,只怕更是“苍天无道”!

字仙的战战兢兢的道:

“天地……人间,神人……有序,若人妄自尊大为……

‘天’,恐怕最后……必遭天谴,请君……三……思……”

这个浑身遗发血红真气的“无道狂天”却冷笑道:

“呵呵,想不到一个测字老头,也竟然有胆怀疑我‘无道狂天’的资格?”

“字仙!你若知道本座的真面目,使会知道,我绝对有资格成为──‘天’!”

字仙虽在战战兢兢,惟仍然好奇地道:

“那……你的真正面日,到底是……怎么样的?“无道狂天狞笑着道:

“呵呵,你真的很想知道吗?但,要看本座的真面目,可要付出代价。”

“什么……代价?”

“就是──”无道狂天说到这里,忽地语音稍顿,复再一字一字地道:

“死──的──代──价!”

死的待价四字一出,一直笼罩着这个无道狂天身脸的血红真气,霍地“蓬”的一声闪电散开,同一时间,字仙已瞥见了这个敢自尊为天的狂人的真正面目!

不但字仙,甚至适才被无道狂无压至动叫不得的数十茶“客,亦全都瞥见了!

他们虽然无法动叫,然而吃他们脸上此刻的表情,就像在看见真正的“苍天”降临一样!

一样的可怕!

字仙的表情,更是震惊得无以复加,此刻的他,一面在张惶盯着“无道狂夭”的真正面目,一面在失常高叫:

“啊……?原……来,你……真的……是……”

“天……?”

“天……啊!世……上,怎……可能……有人……真的……”

“有资格……成……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天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