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哭》

第二章 滴血的刀

作者:马荣成

岁月如暴放的烟花,在一片琢烂升平过后便转趋平淡,即使显赫如天下会,当中的

岁月亦一样。

  转眼又已过了数天,可是对于孔慈而言,这数夭,简直就像她一生最难受的数天!

  只因为,就由步惊云苏醒那日开始,他真的言出必行,不许孔慈过于接近他!

  孔慈只感到不知所措,她照顾步惊云已有多年,一直长伴在他左右,直如步惊云的

影子,如今,影子的主人却要影了远离自己,身为影子的孔慈,心中的失落可想而知!

  正如这数天,孔慈虽然仍如旧为步惊云在厨里辛苦地烧菜弄饭,忙得好不辛苦,可

是,就在她将饭菜端到云阁之时,步惊云却不许她将饭菜直接送进他的寝室内,只隔着

寝室的门,着她将饭菜放在云阁偏厅。

  每一次,都是待孔慈退出云阁之后步惊云才出来用腊,似不想再与孔慈见面。

  他似乎已真的封锁了自己的心!

  着是换了往昔,即使冰冷如步惊云,在用膳时亦总会让孔慈相伴。

  仅管雄霸曾下严令,绝不容任何下等婢与主子一起平起平坐用胯,但能够默默站在

她的云少爷身边,长伴在他左右,看着他一口一口地吃着她为他费尽心力烧的家常饭菜。

  孔慈便已心满意足,从不觉那是一种委屈。

  可是如今,她连卑微地站于一旁,伴着步惊云用饭的机会也没有!

  亦因如此,孔慈至今方才逐渐明白,自己一直在心里牵历挂肚的人,到底是谁?

  还记得有段日子,孔慈也有点怀疑自己是否喜欢上她的凤少爷,唯是如今……

  即使聂风在数日前曾亲口说出将她视为亲妹,她在异常感激聂凤仁慈之余,却仍掩

盖不了自己无法再伴在步惊云身旁的那分失落!

  孰令至此?

  孔慈不知道,只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逐渐无法离开她的云少爷。

  她仿佛己堕进一个情网之中,若步惊云真如江湖上所言,是黑暗与死亡的化身,那

孔慈亦宁愿永远与他一起栖于黑暗,与他一起不见天日……

  倘若她的生命中没有了云少爷,她要青天白日又有何用?

  即使步惊云总为与他亲近的人带来死亡,孔慈愿意──

  接近死亡!

  她一直默默守在步惊云身伴,从不要求什么,只因她太明白,自己只是天下会内一

名下贱婢女。

  若非当年得步惊云点名,一定要她当他的贴身恃婢,恐怕她早已被待婢主管香莲折

磨至死!

  一颗楚楚芳心,早已不求什么,更不敢奢望步惊云有朝一日,会像怀念那条白衣情

影般,怀念她这个在天下会众眼中的贱婢“孔慈”。

  只求长伴在死神左右,做他黑暗中的一个影子,即使全天下的人都与步惊云为敌,

地亦愿痴痴站在他身边,默默的支持着他!

  可惜,即使孔慈这个最大心愿如此卑微简单,命运,却始终未对她有半点“手下留

情”!

  她造梦也不想过,自步惊云醒过来后,竟然再不要她伴在左右,她竟连这点点卑微

的快乐,亦已失去!

  就像今夜,当她又如常端着自己费尽操心力烧成的饭菜,送到云阁厅堂之上,心想

步惊云亦会像过去数天一样闭门不纳时……

  椎知,今夜原来与过去数天,并不一样!

  不一样的是,当孔慈轻轻敲着步惊云寝室门的时候,内里竟然浑无反应!

  这可奇了!步惊云苏醒后已有几天,一直足不出户,他看来不仅已经“锁心”,更

是在云阁内“锁身”!

  孔宏不由纳罕:

  “啊?寝室内空无响应,难道……,云少爷出外了?”

  一念至此,孔慈随即战战兢兢、轻轻推开步惊云寝室的门。

  只见寝室之内一片幽暗,空无一人,看来,步惊云真的不在。

  孔慈不禁又想:

  “云少爷不在,敢情被帮主召去了。”

  是的,步惊云在这数天一直锁心,如非必要,他亦绝不露面,若非雄霸传召,恐怕

亦无人能请动死神步出他的寝居。

  他心的坟墓!

  既然步惊云不在,孔慈遂决定看看他有什么衣服需要清洗,谁知,却给她发现在步

惊云枕下,轻轻压着一些东西……

  那是一根白练。

  孔慈连忙将那根白练抽出,只见这是一根以丝罗织成的白练,已在时日摧残之下,

在白中呈现微黄,就如一段早该逝去的情……

  白练更异常纤簿,薄如一个苦命女子的一生……

  孔慈看着这根白练,不由心中一动:

  “啊……?这白练该为女用,云少爷怎会将它放枕下?

  难道……,这根白练原非属于云少爷,而是属于云少爷脑海中的那条……白衣……

倩影?”

  一念至此,孔慈连忙走回床边,却将白练放回枕下,一面还在心想:

  “若这根自练真的属于云少爷脑海中的白衣倩影,我更不该……妄自触及!像我这

样下贱的婢女,又怎有资格……

  云少爷珍之重之……之物拿在手上?”

  “更何况,云少爷即使已无法记起在西湖时发生的事,脑海却始终对这条白衣倩影

念念不忘,显见那个‘她’,定必是个对云少爷义重情浓的她,二人最后有缘无份,更

可能是因为‘她’早已为云少爷……牺牲,我……根本就……无法与她相比!”

  想到这里,孔慈更是自惭行秽,一颗异常卑微的心,更怕冒渎了步惊云与那条白衣

倩影的情,慾将白练放回枕下的手更急。

  准知,就在她差点使将白练放回步惊云枕下之际,遂地……

  发生了一件事一件教她心胆俱裂的事!

  赫听“嗖”的一声!一道无形气劲突从窗外急射而入!这无形气劲竟不偏不倚……

  正正打在孔慈手中的白练之上!

  “裂勒”一声!那条白练就在那道无形气劲一轰之下,赫然一一断为两截!

  啊……?雪缘唯一留给步惊云的白练竟然……断了。

  代表阿铁与雪缘之情的这条白练竟亦……断了?而且还断在……孔慈手上?

  天啊……

  孔慈极度震惊,她造梦也没想过,窗外竟会射进一道无形气劲,将她手上的那条白

练一断为二,到底是谁如斯狠心,对步惊云珍之重之之物遂下杀手?

  “是,纵然满腔疑团,孔慈亦已无心细想,只因此刻在她脑海不断盘旋的,却是无

限自责与内咎:

  “啊……,怎么……办?”

  “都是……我不好,若不是因我……一时好奇,将这条白练……拿来看,也许……

它便不会……断,啊……一切都是……我……不好……”

  不错!无论她是有意挣或无心,步惊云与那条白衣倩影之间的唯一信物毁了,始终

由她而起,她实在于心难安,更不知如何向步惊云交代!

  可是,孔慈其实也无法内咎多久,就在她焦急万分同时,她赫然发现,步惊云寝居

门前,不知何时竟站着一个人!

  一个似乎已明白“白练”为何会毁、却可能并非真正明白的人!

  步!惊,云!

  天……!想不到,他竟然也在这一刻──

  回来了!──

  如果,世上真的有一种表情可以叫人魂飞魄散的话,相信对孔慈来说,如今流露在

步惊云脸上的表情,使正好足叫她魂飞魄散!

  缘于步惊云此刻的表情,不但冷,更冷得令人──心碎!

  但见他缓缓地、一步一步地踏进自己寝室之内,一双冷得发光的眼睛,一直未离孔

慈手中那条毁的白练半分,直至他已站在孔慈面前,方才以他冷得不带半丝感情的语调

吐出数字。

  “你──”“为何这样做?”

  步惊云平素虽冷如玄冰,但孔慈总觉她与他之间,一直存在着一股很微妙的亲切感

觉,然而步惊云此刻所说的这句话,孔慈却再也无法感到他与她之间的亲切感觉!

  是因为什么缘故?

  孔慈心知,一切是因为她此际手中的那条白练!步惊云既然能为这条白练的主人锁

心,这条白练对他的意义,必定凌驾一切!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死穴”!

  说穿了,人心也只不过是血肉所造,异常脆弱!而死神的心亦一样有个死穴,也许

正是这条白练!

  毁了它,亦即毁了他对那个“她”的承诺!

  只因步谅云曾在梦中向那条白衣情影承诺,一定会锁心等她,可是如今,她的人未

再现,人却连如唯一留给他的白练亦已毁,试问,他还有什么资格去保存这段慾晰难断

的情?

  孔慈心知眼前形势,对她极为不炒,为怕步惊云有所误会,她连忙故战兢兢自辩:

  “不……,云少爷,请你听我说,这条白练并不是……我弄断的,是因为……适才……

有一道……无形真气自窗外轰进来,白练才会……一断为二!”

  孔慈虽然说出真相,但不知是否因为那条白练对步信云异常重要之故,这一次,他

晚一反过往不易动气的常态,一手紧执孔慈的手,再度冷冷执问:

  “真气?”

  “为何我感觉不到?”

  是的!以步惊云的修为,若方圆半里内有可“以气隔空断物”的高手,他一定能够

感觉得到!

  既然连他无法感到,亦即是说,孔慈分明在对他说谎!

  但,适才真的是有一道真气隔空而入,难道,轰出这道真气的人,是一个修为深厚

得连步惊云也无法感到的高手?

  孔慈只感到百词莫辩,她看着步惊云紧紧执着她的手,蓦然感到一份莫名的失望和

悲哀,她突然幽幽的问:

  “云……少爷,孔慈也……明白,这条白练……可能对你……极为重要,但……,

若真的……是我毁了……它,我……

  到底又有何目的……要毁它?”

  “况……且,我……已跟随你……这么多年,一直都对你……忠心……不二,难道……

只是因为……一条白练,你便……对我……猜疑?”

  孔慈的话亦不无道理!然而,步惊云却始终无动于衷,依旧冷冷道:

  “但一一一”“你还未能解释……”

  “我为何会──感觉不到?”

  孔慈只得苦笑,那些所谓高手感觉,从来就只是那些绝世高手们的玩意!试问,仅

懂得花拳绣腿的她,又如何解释步惊云何以未能感到附近有高手的真气?

  然而,若他真的相信她这个恃婢,即使她未能解释半句,他也会为她编个原因,来

原谅她……

  归根究低,还是一句活,步惊云在乎那条白练,甚于在乎孔慈这个在过去无数日子

里,对他忠心耿耿的待婢!

  她虽体谅步惊云在乎那条白练,原是因为更在乎那条白练的主人“白衣情影”,但

孔慈一颗芳心,却始终仍为自己的卑徽而悲哀……

  其实在这么多年来,难道孔慈自己不明白,自己真的是天下会一名贱婢?但她的低

位虽贱,她的人格却不贱!

  她认为自己一直伴着云少爷,至少他会明白她的性情,尊重她的人格,可惜,今日

她才发觉,处在步惊云的眼中,原来也只是一个人格下贱的婢女……

  她的心仿佛被深深刺伤,一时之间,她发觉自己已不想再多作解释。

  向不信任自己的人解释,有时侯,是一件相当心力交瘁的事。

  尤其是那个人,是一个自己可能喜欢的人……

  孔慈忽地像豁了出去似的,她索性真认不讳道。

  “云……少爷,既然你……不信我,我再解释……下去……亦没意恩……?

  “如果我直认做了……能释去你的猜疑,那……好吧!我孔慈就……认了吧!”

  “不……错!那条白练确是我……不小心弄断的!是我干的又如何?”

  “你,又会如何处置我?”

  势难料到,孔慈竟突然招认,步惊云仍是冷冷盯着她,良久良久,他方才突然张口

吐出答案:

  “走!”

  “我不想再见你──”“这个一直依附男人生存的──”“废物!”

  废……物?

  孔慈虽豁了出去,但她造梦也设想过,原来自己在步惊云心中,一直是个依附男人

生存的……废物?

  霎时之间,“废物”两个字,简直如两道旱天惊雷,将孔慈的心重重轰伤,如果可

以挖开她的胸腹一看,恐怕必会发现她的五内正在滴血,伤至血肉模糊……

  就因为死神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章 滴血的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