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哭》

第三章 谁教天翻地覆

作者:马荣成

除了死人,每个人都有明天。

神话“无名”的明天,是一切惊世璀璨归于平淡,宁可弃世逃名!

霸者“雄霸”的明天,是指日可待的雄日霸业,誓令天下英雄竟折腰!

仁者“聂风”的明天,是总有一日会被自身天性使然,为世间作出他最大的牺牲!

复仇声“步惊云”的明天,却是早已将自己的一生豁了出去,誓与自己痛恨的仇人玉石俱焚!

然而,又有谁会关心,一个卑贱下女的明天,到底会是怎样的?

正如孔慈,她也从未想过,在天下会地位极为低微的她,竟会有一个极度震撼的“明天”!

就在孔慈被带往那个神秘牢狱后的“翌晨”,天下会内,就发生了两件令人极度震撼的事……

第一件事,发生在“天下第一搂”……

天下第一楼,位于天山之巅,一直是雄霸盘踞之所,绝不容外人擅闯。

只有雄霸的弟子及亲信,方有资格进入第一楼,甚至身为雄霸贴身待从的文丑丑,亦只配在第一楼内“下跪”!

就在此刻,文丑丑又如常在第一楼内下跪,向高高在上的雄霸报告天下会的近况:

“禀告帮主,小人已遵照帮主吩叱归纳本帮各地三百多个分坛状况。”

“依各地分坛坛主汇报,本帮最近一切大致如常,在内并无任何明争暗斗,或门下有心与没作浪谋反!”

雄霸一直坐在他那张“九龙之椅”之上,静静听着文丑丑报告的一切,此时听至这里,却暮然沉沉问道:

“晤,既然各地分坛如常,那,我们所处的这个总坛又如何?”

文丑丑恭恭敬敬地道:

“总坛亦无多大变化,正如帮主所知,秦霜少爷早日受帮主之托到山下所办之事,他咋日亦已办妥归来!”

“致于云少爷,自西湖之行回来后,亦如往昔一样,整日将自己藏在云阁之内,鲜有露面!”

想不到,在文丑丑的眼中,步惊云仍如“往昔一样”?

不!他错了!死神虽然仍如往昔一样,将自己的“身躯”囚在云阁之内,但,今次其实与往昔并不完全一样!

从今开始,他不但将自己的“身”囚困,更将自己的“心”牢牢闭锁!

他的“心”将会成为一个无比神秘的黑暗箱子,永远不会再为任何人而敞开,永远都不会被任何人“了解”、“明白”!

即使向来最能体谅死神之心的聂凤,今后亦将再看不透死神的心!

一切一切,都只因为死神要回报一个他无法记起、无法再见的薄命红颜……

雄霸听罢文丑丑所言,随即又道:

“好!霜儿及惊云既然如常,风儿又如何?”

甫提及聂凤,文丑丑似面有难色,支吾道:

“禀告……帮主,请恕……小人不力,但白说,风少爷的……近况,小人……真的……不大清楚……”

“哦?”乍闻此语,雄霸不由面色一沉!

文丑丑战战兢兢的道:

“是……这样的,凤少爷在数日前……已不在天下会,无论小人如何问其它门下?亦元人知道其行踪;依小人估计,风少爷也许是……因为一些私事而暂时离开天下吧了,相信不出数日,他便会回来天下……”

数日之前?

难怪无人知道聂风行踪了,只因在数日之前,他已被那个神秘莫同的无道狂天……

雄霸问言冷笑:

“也许”“嘿,我雄霸一生最讨厌‘也许’这二字!任何为我办事的人,都必须给我一个确切答案,绝不能模梭两可,含糊猜测!”

雄霸说着瞪着文丑丑,一字一字的道:

“风儿办事向来甚有分寸,若要离开下天多于一日,必会先向为师禀告,他今次不辞而去,必有不寻常的内情,你绝不能给我一个马虎答复!”

文丑丑见雄霸疾言这色,不由心头大震,慌忙答:

“是是是……,帮主……言之有理!帮主言之有理!小人这就去办!”

“请问……,帮主还……有何吩咐?”

文丑丑一边诚惶诚恐地附和,一边已地低下头,不敢再看雄霸一眼,只怕再多看雄霸一眼,他一个不悦,便立即叫他死无全尸!

他本预期雄霸会立即打发他走,可是,一件奇事,就在此时发生了!

雄霸,并没有再出言打发他走,相反,文丑丑低下头等了许久许久,都不闻雄霸再向其下令!

文丑丑,心里不由大奇,终于鼓起勇气,将自己低下的头微微翘起,偷看雄霸究竟在故弄什么玄虚!

岂料仅此一眼,已教他面色陡变!

缘于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幕他从未想过会出现的情景!

赫见向来无限威仪的雄霸,此刻脸上竟然……

竟然淌下一滴冷汗!

天!文丑丑服侍雄霸至今,从未会见他在人前淌过半滴冷汗,此刻却见他突然趟下冷汗,简直便是天下一大奇景。

然而,此际的雄霸又为何会突然淌下一滴冷扦。

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就是第一件发生在天下会的奇事!

而第二件令人震撼的奇事,却是发生在……

秦霜的“望霜楼”内!

就在雄霸淌下那滴冷汗同时,已从山下回来数日的秦霜,正在其望霜楼内休息。

谁知,秦霜还未合上眼睛,门外已响起了一阵急速的拍门声,一名门下已无限惶惑地冲了进来,一面还在高呼:

“霜……少爷!不得了……”

这名门下,正是平素为秦霜奔跑通传的“卢平”!秦霜见其神色如斯惶惑,不由问道:

“卢平,你为何如此着急?到底发生何事?”

卢平上气不接下气,气急败坏的道:

“霜少爷!不得了!三分教场上发生了事啊……”

秦霜面色微变,道:

“什么?三分教场发生了事?到底是什么事?”

卢平面上随即流露一丝惊恐神色,但要说出一些连他也无法置信的事,他道:

“霜少爷……,三分教场上……不知何时,突然出现了四件东西……”

“什么东西?”

“那是……?卢平说到这里语音稍顿,吞了一口诞沫,复再一字一字他说下去:

“那是……”

“四。口。棺?材!”

秦霜眉头一皱;

“棺村””卢平点头道:

“是……啊!而且,那四口棺村并不像一般棺材!而且……血红色的!”

“棺材之上,还各自刻着一些字……”

哦?这可奇了!秦霜听后即问:

“棺材上刻着什么字?”

卢平复再无限惶惑地答。

“那是……四个名字……”

“雄……霸!”

“秦……霜!”

“聂风!及……”

“步……”

“惊……”

“云……”

三分教场,向来是雄霸检阅门众之地。

今日的三分教场之上,亦同样聚集了无数门众,然而,他们并非在等待雄霸检阅!

而是尽皆在目定口呆地等待──答案!

只因三分教场上,此刻正有四口刻着帮主及风云霜三大堂主名字的“血红棺材”!

那种血红,恍如有人正向天下会警告,不久之后,天下会将会经历一场──

血色暴劫!

没有任何门下知道,何以守卫森严的三分教场,竟会被人在神不知鬼不觉间放下四口棺材!更没有人知道,这四口棺材之内是否空的?

可是,帮主及三大堂主未到之前,他们亦不敢轻举妄动,掀开棺材一看内里玄虚!

因此,所有门下唯有在“等待答案”!

而就在众人等候之间,秦霜,已第一时间闻讯而至!

乍见秦霜赶至,一众门下尽皆喜形于色,当中更有人脱口呼道:

“啊!霜少爷来了!”

“霜少爷,我们已找人通知帮主及风云两位堂主,可是不知什么缘故,他们还迟迟未至,幸而你先赶来,否则,我们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秦霜看若教场上四口血红棺材,不由眉头大皱,问:

“是谁最先发现这地口棺材?”

门下指着站在最前的一名徒众,道:

“是沉七!”

那名沈六随即向秦霜恭敬一揖,道:

“是……!秦霸……少爷,小人是今夜镇守三分教场的百名门众之一,那四口棺村确是小人先发现的!”

“那,你到底是如何发现这地口棺材?”秦霜又问!

秦霜少爷,小人其实也不知那四口棺材怎会被放在这里,小人只是在巡经教场上这个角落时,突然感到一阵极为异样的感觉,就像苍天正向我压下来,压得我有点透不过气,接着,一阵寒风拂过,小人回头一望,便发现这四口棺材已无声无息地整齐排在小人身后……”

秦霜闻言一愣,沉七话中那股如苍天压下来的感觉,敢情是绝世高手的气息无疑!

但更令秦霜讶然的,是有人竟能在沉七身后,无声无息放下四口棺材,功力之高,简直已到了神魔鬼魅的境界!

而就在秦霜正思量着事情曲折之际,另一件叫他更为讶然的事亦突然发生……

那四口棺材,嘎地传来了一阵微弱的呻吟声!

呵?棺材之内原来有人?

总算秦霜,耳明,一听之下,已实时听出那阵中呻吟声,是传自……

第一口棺材之内!

“蓬”的一声!秦霜已身如鹊起,伸掌一抽,已将第一口棺村的棺盖掀开,只见躺在内里的不是别人,正是……

孔慈!

“孔慈?”

变生时腋,秦霜乍见棺材内的竟是孔慈,不由一愕,随即发现孔慈嘴巴被人以一条红巾捆绑,连忙为她先松绑。

柜料红巾甫解,孔慈却第一时间高呼:

“霜少爷!先心……”

小心?孔慈为何在被救之后,第一时间叫秦霜小心?秦霜很快便知道了……

只回就在他找出孔慈同时,一条满身红光的血红人影,已自另一口棺材“破棺而出”,秦霜还未看清这条人影是谁,来人已一掌重轰其天灵!

来势实在太急,而且不但急,更————-重!

秦霜在此剎那间只有一个感觉──即使他能及时挺起他的“天霜拳”迎挡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来掌之重之快、亦会将他的拳头一击粉碎,再直捣他的天灵!

他始终还是逃不了!

然而,就在秦霜命悬毫发之间,一道乌云,突然自三分教场入口如奔雷掠至!

这道乌云;迅即已盖过那条破棺而出的血红人影的浑身红光,乌云中更暴然轰出一掌,竟及时为秦霜格着那──迎头一击!

霎时间,乌云与血红人影的掌霹雳火并,当场爆出一声惊无动地巨响,半里可闻!

同一时间,乌云与血红人影亦被火并所生的强大逼力,互相震飞开去,接着又是两声“轰”然雷响!

只见难条血红人影,竟被震飞至三分教场后方一逾半丈的石柱上,当场将石柱撞个粉碎!

瞧真一点,这条血人影,赫然便是那个无道狂天的使者──红眉!

而那团乌云,亦一直震飞至三分教场的观武台上,当场将那座观武台轰个彻底粉碎,顷到之间,观武台那方一片砂石飞场,闭人心目!

也不知过了多久,观武台的砂石方才沉寂下来,只见在一片面垣欧瓦之中,一条魁梧的人影,正如魔神般矗立!就连偌大的观武台亦被轰塌,他,却仍是不倒的,也许更将会万世不倒……

他,正是本已锁心、最后仍不得不出关的──

步惊云!

只因既然有人在三分教场上为他这个不哭死神预留了一口棺材,他当然不会错过一看自己棺村的机会!

见步惊云及时救了自己,秦霜不由有点讶异,只因适才来袭着一击之重,即使他自己亦没有十足把握可挡,步惊云却竟能挡此致命一击……

他的云师弟,不知何时,在内力方面竟已远远超越了他这个大师兄!

再者,死神虽亦与那个红衣使者互相震飞,但显而易见,来人功力与步惊云相比,仍有一段距离,只因为眼前的那个红眉,落地后己有一道红丝自嘴角渗出!

然而,步惊云却仍然纹凤不动,浑无损伤……

就连被轰伤的红眉,此刻亦不禁举指赞叹,道:

“好……!不愧是不哭死神步惊云!险些亦为我带来死亡!真不枉我主人一番心思,亦要命我向你下战书了!”

什么?原来这个红眉掳了孔慈,再在教场上放下四口棺材,但是为其主人元道狂夭向步惊云下战书?秦霜问言随即道:

“主人?嘿,你主人为何要挑战我的云师弟?”

秦霜险些成为其掌下亡魂,红眉无限不屑地答他道:

“这个你们管不着!反正,我主人既然下了战书,步惊云就不能不应战!”

红眉愈说愈是张狂,这下子,就连不喜言语的步惊云亦不禁冷冷道:

“我,为何一定要应战?”

“因为,你有一个不能不战我主人‘无道狂天’的理由”——-“你的三师弟?虽凤”已落在我们主人手上!”

乍闻聂风落在敌人手上秦霜不由做微变色,只因在这数无以来,他们真的不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谁教天翻地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