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哭》

第四章 同心盟

作者:马荣成

破镜,能否真的重圆?

断炫,能否真的重续?

迷茫芸芸众生,有无数破裂了的“情”和“物”,就像破碎的镜子及断了的琴玄,无论人如何对其恋恋不舍,如何不想失去,都无法再恢复原状。

但,据说在这世上,至少有一些事物在破断之后,仍可恢复原状。

譬如……

匹练。

又譬如,步惊云曾误会孔慈弄断了的那条白练……

要令断了白练彻底恢复原状,传闻必须以一个方法方能办到。

然而,那却是一个痛得令人心碎的恐怖方法!

那个方法就是……

秦霜从没想过,向来在其眼中寻常不过的孔慈,此刻在她身上,竟发生了一件相当不寻常的事!

正因为这件不寻常的事,平素淡定自若的秦霜也不由极度震惊,从云阁破窗而出,直向滂沱大雨中的孔慈跑去!

然而,即使秦霜身如疾电射出,却还是迟了一步!

孔慈,已经在他掠至半丈之外时……

不支倒地!

“孔……慈!”

秦霜连忙上前抱起孔慈,只见她已气若游丝,手中还拿着一条微微发黄的白练。

但这些都并非令秦霜适才感到不寻常的原因!令秦霜感到不寻常的,其实是孔慈的脸!

只见孔慈的脸,不知何故,竟已变为一片火红,红得面上血丝青筋暴现,似要随时爆裂一样!

难怪秦霜刚才在云阁内,亦能透过滂沦大雨,瞥见孔慈这个不寻常的变化!只因如今她的容貌,简直如同恶鬼,极为丑陋可怖!

“是……同心蚕?”

看着孔慈面上像会随时爆裂的恐怖血丝,再看了看她手上仍紧握着的那条白练,秦霜似已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但,她为何突然吐出“同心蚕”三个字,且面上还流露极度担忧之色?同心蚕,到底是什么可怕物事?

而孔慈此刻虽已极为虚弱,手上却仍紧紧执着雪缘留给步惊云的那条白练,似极为珍之重之,不想因自己下支倒下而令其有失……

然而,那条白练不是早已断为两截的吗?如今却又怎可能恢复原样?俨如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但见本已渐渐昏迷的孔慈被秦霜一抱,方才半睁双目,虚弱地对秦霜道:

“霜……少爷……也知道……关于……同心蚕……的事?”

“那……很好……!”

“情……霜少爷……代……孔慈……将这条……白练……交给云少爷……吧……”

秦霜见其如此辛苦,仍不忘千咛万嘱将这条白练交到步惊云手里,不由皱眉问:

“孔慈,你为何懂得用……同心蚕?这条白练既然如此重要,作为何不亲自交回给云师弟?”

秦霜一连串的问题,虚弱的孔慈一时间也不知从何答起,她只是看着秦霜,无力苦苦一笑,再若断若续的道:

“我……一直不知……自己在云少爷……眼中,只是……一堆依附男人生存的……废物……”

“我知道……云少爷……此刻极不愿见……我这难废物,所……以,为免……令他……不快,还是……请霜少爷……帮孔慈……这个忙,将这条白练……转交……云少爷吧……”

孔慈说着已将自练递至秦霜面前。

这条白练,曾由雪缘转到步惊云手中,再由步惊云的手转到孔慈手上,仿佛,曾接过它的人,在茫茫情海皆“不得善终”!

若秦霜此刻接过它,又会否像步惊云、雪缘及孔慈一样?

情?海?难?逃?

然而,看着快将痛苦至昏迷的孔慈,试问,秦霜又怎忍心拒绝她的请求?

雨还在倾盆的下,天还在凄然的哭。

步惊云却仍是万变不动地坐于他的云阁内,上天下地。

只有号称不哭死神的他,依然不曾落下半滴眼泪。

然而,无论他如何不想被任何世情打动,有一个人,此刻却突然走进云阁,似誓要将死神的心打动。

来人正是“秦霜”。

秦霜本已离开云阁,此刻却蓦然折返,步惊云脸上却浑无半丝讶然之色,仿佛,任何人对他皆只是过客。

也许,在他那双冰冷却又深邃如迷的眼睛里,根本从未将任何人真正看在眼内。

而秦霜甫进云阁,亦未有实时走近步惊云,他只是站于云阁一个阴暗角落,道:

“云师弟,你可知道,我为何会突然去而复返?”

没有回答!正如秦霜所料,步惊云并没有回答!他又续说下去:

“我今次折返,无非是给你看一样东西!”

说着这地手里一扬,一团物事已从其手中疾射而出,直卷向步惊云!

步惊云却连眼角也没看秦霜一眼,反手一接,已然将来物接在掌中!

然而同一时间,死神冷如玄冰的脸,却罕有地微微一变,只因其接着之物,触手的感觉异常熟悉!

低头一望,只见自己接在掌中之物,赫然是……

那条白衣倩影留给他的“白练”!

但……,这条自练本应已被一断为二,何以如今却完整无缺?且还落在秦霜手上?

步惊云眉头轻皱,一瞥远处暗角中的秦霜,他向来已极少言语,自从为那条白衣倩影“钩心”后,更是益发静得可怕,故死神这一望,秦霜已知其心意,道:

“我知你一定在奇怪,这条本应已断的白练为何会回复原状?”

步惊云仍没响应,不过没有响应,向来是他的“专长”,也是他等待答案的最佳方法!

他在过去的生涯中,早已明白一个道理:

只要愿耐心的等,任何事总会有水落石出、清楚明白的一天!

时间,永远能给世人一个最好的明证、答案!

问题只是,人们大都不愿花长时间去等待答案,或是根本便没有时间、甚至没有命去等待答案!

但死神其中一个专长,但是如恒久不变的石像般等待。

等待朋友!

等待敌人!

等待……

复仇!

可以说,等待,已经成为他的生涯,他的习惯!

果然!未待步惊云再有任何响应,秦霜又继续说下去:

“就让我告诉你!这条白练能回复旧观,全因为有一个人,为你服下了……

“同。,“心。”

“蚕!”

乍闻“同心蚕”三个字,步惊云冷面之上竟出奇地微微动容,仿佛他亦知道同心蚕究为何物!

然而,能令死神微微动容的,亦不仅此三字!因为就在秦霜吐出同心蚕三字之际,他的人亦已自暗角步出。

步惊云终于看见,原来进入云阁的人不至秦霜,还有另一个人!

一个已至昏迷不醒、被秦霜抱在怀里的人!

孔慈!

只见昏沉不醒的孔慈脸上一片赤红如火,血丝责张慾裂,步惊云似已实时明白,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而秦霜此时看着自己怀内不醒人事的孔慈,不禁无限怜惜地叹道:

“我在云阁外发现孔慈之时,她已陷于半昏半沉,我真是万料不到,她……竟会为你吞下同心蚕!”,“云师弟,虽然你我从未见过同心蚕,但你也该知道,同心蚕究竟如何可怕吧?”

是的!步惊云当然知道,甚至已在无道狂无手上的聂凤亦知道!

缘于在多年之前,雄霸曾将武林发家毒学的溉略告诉他们三师兄弟,当其时,他们亦曾听闻有关同心蚕的事……

所谓同心蚕,其实是一种“同卯所生”的罕有异蚕,这种蚕有一种奇妙本事;只要人将其中一条同心蚕吞下,这个人便能在一个时辰内吐出一些丝线。

据闻这些丝线,具备可将世上一切断裂丝罗修回原状的神效,这本来是件好事,然而很不幸,同心蚕亦是一种奇毒无比的蚕!

吞下同心蚕的人,全身的血及肌肤,皆会如被火烧般痛楚,就像给地狱之火燃烧一样,听说,至今还未有一人在吞下同心蚕后,能有方法死得好过一点……

更不论有方法可解毒!

若真的要解同心蚕的剧毒,便必须找未与其“同卯所生”的另一条蚕。

由于二蚕同卵所生,毒性相近,故能以毒攻毒,化毒无形!

虽然同心蚕剧毒无比,便自古以来中毒者甚少,缘于很少人会因为要修回一些丝罗而吞下同心蚕,大部份中毒的人,都是被人用强喂下,以令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因此,像孔慈这样因为要修补一条白练而服下同心蚕,简直便是凤毛瞩角,甚至接近愚痴!

是的!孔慈真的是“愚”,为“情”而愚!

倘若不“痴”,又如何能生吞一条奇丑无比的毒蚕?还要受尽其毒性煎熬?

可是,她这一切愚痴,为的又是什么?

还不是为了成全她暗暗恋慕的云少爷?

即使在步惊云脑海暗角,有的只是那条白衣倩影,并不是她这堆下贱的废物,她还是义无反顾地吞下可令她“焚心”,甚至“毁心”的同心蚕……

只因为,焚心毁心,都不及“痛心”……

看着仍未醒过来的孔慈,秦霜不由又语重心长地对步惊云道:

“孔慈曾在未昏迷前告诉我,是那个‘无道狂天’的使者红眉,在据走她的那段期间,将那条同心蚕给她,并告诉她那条同心蚕可彻底修回你那条白练,当然,他亦同时告诉孔慈关于生吞同心蚕的恶果……”

“因此,孔慈在生吞同心蚕前,绝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将会有何惨谈下场,更不会不知道,即使她在痛得昏迷过去后,还会再醒过来继续痛苦……”

“这股痛得魂飞魄散的彻骨痛楚,将会每隔数天发作一次,直至十日之后,若她还未能得到另一条同心蚕作为解葯,便会大限临头,全身的血及肌肤,会被剧毒烧千,变为一具干尸而死……”

是的!孔慈在吞蚕之前,绝不会不知道后果,可是为了步惊云,她还是诚心将蚕吞下,将自己的生命毫无条件、毫无奢求地彻底奉上……

纵最愚昧的人,相信亦会明白孔慈的一丝芳心,更何况是人神共怕的死神?

可是,听毕孔慈所干一切,步惊云却始终份是无动于衷,只是将那条已恢复原状的白练收进怀内,再若无其事的道:

“很好。”

“既然白练已恢复原状,”“你,可以将她──”“带走了。”

天!想不到孔慈一番苦心,却只是换来步惊云一句冷淡无情的话?就连本来事不关己的秦霜,骤听下也忍不住道:

“云师弟……,孔慈为了修补你那条白练才会弄至如此的,你……怎能这样……不近人情,叫我……将她带走?”

步惊云却已连眼角也再没看昏述的孔慈一眼,只是如一个冷面幻判官,木无表情地吐出他的人生格言。

“江湖,并不是一个留情的地方。”

“无下会,更不是一个留情之地!”

“为情不顾一切的人,”“根本就不适合留在天下会!”

他所指的,当然便是孔慈!

秦霜简直不忍相信自己的耳朵,缘于他虽知步惊云向来冰冷无言,却并非真的冷酷无情,冰冷与冷酷,根本便是两码子不同的事!

然而,秦霜的震异并没维持多久,很快很快,他心中这股震异,已被另一个在脑海闪过的念头盖过:但见他蓦然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对步惊云道:

“云师弟,不知你有否听过,某些人若喜欢了一个人,有时候,反而不会想与那人接近,甚至可能会对那人若即若离?”

秦霜突然说出一番这样的话,步惊云不由一愣,但仍十分冷静,并没响应,静待他说下去。而秦霜此刻也直视着步惊云,仿佛要看时他心中的地狱里,他又道:

“其实,一直以来,我就有一个想法,但是孔慈随你已有多年,一直默默守在你身边,你,会否对她一日久生情?”

“初期我也不大相信,我冰冷无情的云师弟怎会对一个婢女日久生情?可是如今看见你对她这种超乎想象的冷酷,我却开始有点怀疑,你,可能已真的喜欢上她!”

骤闻此语,步惊云不知是因被说中痛处,还是别的原因,竟一反常态地断然否认,但听他冷冷回秦霜一句:

“依你的说法推断下去……”

“那,若我一掌杀了你,”“我,岂非也喜欢了你?”

秦霜给他说得啼笑旨非,他苦笑:

“云师弟,无论你如何否认,有时候,人就是这样莫名其妙,愈是喜欢的人,便愈是害怕面对她。”

“若不在乎孔慈,又何俱面对她?团此,你这样冷待她可能正因为你已在不知不觉间喜欢了她……”

“你逃避她,其实是因为你害怕自己与她再长久共对下去,会──”“更喜欢她!”

真是一语中的!步惊云闻言亦陡地一脸死灰,仿佛真的被说中心底深处……

是的!也许真正在害怕的人,是他自己!孔慈便从来没有逃避!

然而,即使秦霜这番话令死神变色,死神很快便以其熟练的冰冷表情,盖过他脸上的死灰,甚至盖过他对孔慈的感觉!但听他又以冰冷的语调道:

“随你……”

“怎样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同心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