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天王之夜叉》

第一章 夜叉池

作者:马荣成

相传,佛教有四大守护神四大天王!

---东方持国天王,守着天之东!

---南方增长天王,守着天之南!

---西方广目天王,守着天之西!

---北方多闻天王,守着天之北!

这四大天王,各坐镇天涯海角一方,守着三十三天,九山八海,祈求茫茫红尘,千秋万世风调雨顺……

而这四大天王的容貌,据佛教经典所载,亦有不同描述。

---东方持国天王,虽然身披战甲,惟却时常流露慈颜微笑,性恪慈爱悲为怀,可说是刚柔并济,相当完美。

---南方增长天王,手持出鞘宝剑,横眉怒目,神态冰冷,令人望而生畏,百鬼见之皆惊,俨如死神再世。

---西方广目天王,虽不完美,亦不慑人,惟貌若平庸的他,手执定风珠,生就净天慧眼,能审视风界众生,明察秋毫,洞悉一切,了然于心。

---北方的多闻天王,却是四大天王之中最复杂难明的一个。

因为,他有两副不同面孔!

在神州数不清的佛寺之中,多闻天王的塑像大都手持宝幡,一身绿衣,彬彬有礼,活像一个白脸皮神将。

可是,在天竺的古籍当中,多闻天王的容貌却大相迳庭,他长相奇丑,有三条腿。八颗利牙,形如狰狞夜叉;不!他不仅是夜叉!在天竺古籍之中,多闻天王亦同时是魔怪之弟。

夜叉之王!

*********************

夜叉,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外号!部分世人乍闻夜叉之名,大都不寒而栗,缘于在世人眼里,夜叉泛指为极凶的恶鬼!

只是,本属文质彬彬的多闻天王,何以又会是丑恶狰狞的夜叉之王?

是否暗喻,无论是人抑是神,心中都同时存在着“善”“恶”两面?要荣登万人景仰的天王,或沦为令人畏而远之的夜叉,都有只有一念之间?

如果,当今武林要选出四大天王的话……

相信一般江湖人,定会选聂风为脸露微笑,刚柔并济的持国天王,步惊云为横眉冷目,百鬼皆惊的增长天王,秦霜为平庸却又独具慧眼,一切了然于心的广目天王。

但究其实,广目天王虽同是夜叉之王,在佛经的记载中,有不少夜叉却是很好的。

有的夜叉可能真的很恶,然而“恶”,并不一定相等于坏。

恶人也不一定是坏人。

夜叉千秋万世被世人鄙视。畏惧,全因部分的世人太肤浅,不明白夜叉的心。其实,纵被世人视为恶鬼,更被讥为永不见光的邪物,夜叉也有夜叉的尊严,以及自己的心声!

夜叉也愿有青天!

这是一段关于一个本可成为天王之人的故事。

也是一段关于夜叉的事迹。

只因为,他,曾经有大好机会差点成为天王,最后却为了一个苦衷,一段友情,沦为最为人鄙视的夜叉!

他----

断浪……

*****************************

天荫城外,除了天邻小村,还有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穷家村子。唤作“夜叉村”。

好端端的一条村子,虽仅是穷乡僻壤,何解会以“夜叉”这两个令人闻之色变的字为名?

却原来,“夜叉村”之所以得名,缘以村内有一个池,名为---

夜叉池!

****************************

这个池,径阔约为十丈,就位于夜叉村北面的偏僻之地,据闻,曾有夜叉在池内出现,故当初居于此村的村民才会将之叫做夜叉池。

除了传言曾有夜叉,这池还有一个异常独特之外,便函是池内的水,赫然是……

血红色的!

那是一种非常可怕的血红色,俨如夜叉将人的躯体撕吃后所溅的---血!

而关于这血红的池水,也有一个耸人听闻的传言!

传说,认叉池内的血红池水,实是从地狱里的“死水”!故浊不见底的夜叉池下,根本便是通往恶鬼地狱之路!夜叉池是受地狱诅咒之池!

若有人有冤难伸,有仇难报,只要投进夜叉池的血水之内,便会沉向地狱,成为永不超生的夜叉,再回来人间雪恨!

虽然这可能仅是一个穿凿附会的连篇鬼话!惟夜叉村的村民,却是对那池血红池水甚为忌惮。

曾经有一次,有一个村民不慎堕进夜叉池内,几经艰苦,村民们才险险把他拉上来,幸未让其沉进夜叉池下的地狱,可是,这个侥幸被救的村民,却于同一夜里,在家中全身溃烂而死,显然,他虽能逃过夜叉池的诅咒而未有沦为夜叉,最后亦难逃一死!

故此,村民对于这个夜叉池,更是敬而远之,绝口不担!也没有村民再敢步近这夜叉池百丈之内!

然而,在很久很久以前,却曾有一个忠肝义胆的男人,完全无视夜叉的诅咒,自甘投进血红的池水内!

那只因为,与他出生入死的好友,有一段无法伸诉之冤!

可惜这男人却没有能力为其友雪恨,唯有甘心受夜叉池诅咒!为了友情,他誓要成为世上最恐怖。最有力量的夜叉,他要回来阳间为友伸冤!

可是,这男人在自投夜叉池后,一直也再没有浮上来,一年,两年,三年,四年,十年……

是否,夜叉池的诅咒根本便属讹传?那男人早就在池内淹死了?世上,根本便没有夜叉?

更遑论会有为友雪冤的夜叉?

而村民,虽仍是不敢接近夜叉池,久而久之,却已逐渐淡忘了曾有一个热血汉子,为好友伸冤不惜自甘沦为夜叉的一颗心……

惟是,人们淡忘恩负义了,却并不表示,这世上没有夜叉,以及那个不知已否变为夜叉的汉子。

就在半月之前的一个雷雨之夜,居于夜叉村北面的村民,忽地在一声雷响过后,矍然听见夜叉江那方传来一声兽吼!

那声兽吼,甚至比雷声更响,恍如一头夜叉向天怒诉其惊世之冤!

翌晨,当村民步往夜叉江附近察视时,赫然发觉,夜叉池畔,多添了一个脚印!

那是一个极度可怕的脚印!因为……

这脚印深逾----两尺!

两尺?究竟要多重的人,才能踏下一个深逾两尺的脚印?

抑是,造成成这个脚印的并非重量?而是力量?

腿的力量?

若然这个脚印真的由腿的力量造成,那这个人的腿,已不是人应有的腿,简直可比一件绝世兵器!

最奇怪的是,瞧这个脚步印的方向,好像是从夜叉池刚踏上岸而造成,到底,是谁仍有本事能从足可令人全身溃烂至死的夜叉池回来人间?脚印为何只得一个?是否从夜叉池上岸的人,刚在地上留下这个脚印之后,便已不再地上行走,已经如夜叉般,飞天而去?

村民们简直不敢再想下去,他们深信,那声雷雨之夜的兽吼,一定是那个曾甘心自投夜叉池的“他”,从地狱回来后的怒嚎。而他,亦准已成为一头-----

腿力足可入地两尺的夜叉……

*******************************

如果,夜叉池的传说是真的话,试问在这个重视友情已被视为愚蠢行为的江湖,还有谁会如此愚不可及,为了自己的知已而赴汤蹈火,不惜自投夜叉之池?

夜叉还在等待着,等待着下一个投池的人……

********************************

在天山之巅,在那令人差点自以为是天下第一人的第一楼,也有一个人想如天界的四大天王一样,千秋万世的守着他曾打上的铁桶江山,雄奇霸业。

可惜,任他一世枭雄,打遍天下无敌手,以其出招之快,也快不过匆匆而过的茫茫岁月。

更敌不过自己有限的生命。

只是,无论他如今拥有的霸业能否长存万世,单是雄霸一世,对他来说亦已相当足够了!故他还是以自己有限的生命。追求无限的霸业,朝朝暮暮,一生一世,从不言倦,决不松懈。

正如此刻,他----雄霸,又在他蟠踞的天下第一楼内,凝神倾听着正跪于其跟前的心腹丑丑,向他报告天下会的一切,也是绝不松懈。

“禀告帮主!风少爷。云少爷已经回来整整一月,孔慈爱与断浪亦已苏醒及回复常态,至于幽若小姐,她……”

乍闻幽若的事,雄霸一直肃穆的脸总算开始流露少许像人的表情,可知他纵是绝不容情的枭雄,心中还有许的亲情,他横眼一问∶

“幽若这丫头怎样了?”

文丑丑见帮主出奇的有少许反应,战战兢兢的答∶

“幽若小姐她……她虽然被风少爷以死神之吻的解葯救活,更知道帮主已守诺,让她从此可于天下会内自由出入,现……其实好象无此必要,因为自从她醒过来后,一直都将自已关在湖心小筑,避见任何人,甚至连……风少爷也不想见……”

“什么?她连聂风也不想见?”雄霸一愣,幽若曾亲口向他承认,她对聂风已动了真情,如今她既已可自由出入天下,何以反不想再见聂风?

不过回心一想,雄霸亦深感庆幸,反正他也绝不会让自己一生唯一的女儿配给聂风,聂风只是他打下铁桶江山的战斗工具而已,如今幽若主动疏远聂风,正合雄霸心意。

雄霸笑道∶“唔,很好!既然幽若主动疏远聂风,也省下为父不少再拆散他俩的工夫!是了,丑丑,风儿与惊云可已说出他们往找黑瞳的经过,以及达摩之心的下落没有?”

文丑丑摇首∶“还没有,风少爷与云少爷只说黑瞳已经死了,达摩之心亦随她于一场巨爆之中一起毁灭,至于详细过程,他俩也不想再说太多!帮主不是不知道,云少爷向来都不爱说话,而风少爷外表虽看似温顺,惟一旦他决定的事,亦绝不改变……”

这一点,雄霸固然十分明白!他很清楚“风”“云”二人的特性,也更清楚二人对他仍存的高度利用价值,所以纵然二人对黑瞳之事不愿多提,雄霸亦未有过于勉强。毕竟,二人亦总算为他救回其爱女幽若一命。

更何况,雄霸向来办事都极度小心,风云回来后的一个月内,他亦曾派人再上嵩山少林寺查察究竟,只见少林一片颓垣败瓦,看来真的曾经历一场巨爆……所以,雄霸之父“紫衣老大”始终未有回来天下会,雄霸一点也不感到奇怪。他相信,也许其父亦于这场巨爆之中死去。

不过,雄霸看来亦没有半丝哀伤,事实上,他这个曾经为钱当上“追魔七雄”老大的爹,一直在背后助他打天下,名为助他,实则也曾令雄霸心生顾忌,缘于紫衣老大自己也曾想当霸主,谁知道他会否于雄霸一统江湖之后,父压子位?

这就是枭雄霸主真正可怕的地方!枭雄就像鹰!

当没有权力斗争的时候,也鹰爪之下还有一点亲情,就像雄霸对幽若,但当一牵涉了权力斗争,那就----

六亲无情!

历史上的不少帝侯将相,不也曾亲手弑父杀兄夺位?人人皆是,绝不手软!

雄霸想到这里,脸上不期然泛起一丝冷笑,笑意之寒,更令跪在地上的文丑丑,见之亦连连颤抖,皆因文丑丑从来都猜不透帮主在冷笑之后,会否突然吐出一个“死”字!以雄霸目下的江湖地位,足可一字定生死!

幸而,雄霸这次在冷笑之后只是沉声道∶“丑丑,除了上述,还有何事禀告?”

文丑丑诚惶诚恐的答∶“帮……主,没……什么了……”

“是吗?”雄霸冷眼朝文丑丑一瞄,问∶

“丑丑,你今日看来说话吞吞吞吐吐似地,说!到底还有什么事未有向我禀告?”

文丑丑见雄霸对自己如此冷言质问,当下三魂不见七魄,和盘托出∶

“帮主,属下不敢!属下不敢……瞒你!坦白说自从我们……天下会成功吞并无双城后,势力又突然急速增长,整个江湖,都以我们天下会马首是瞻,余下一些还未归顺我们天下的派系,亦已毫不碍事,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吞并无双之后,我们的徒众暴增逾倍,人多了,便开始难以一一管治,最后……更发觉不少天下徒众……三五成群组党,如此……下去,恐怕军心再难一致,会……乱如散沙……”

文丑丑实情相告,道出自己对天下会的潜在隐忧,满以为雄霸会当场不悦,谁知雄霸听罢,却只是豪情一笑,道∶

“说得好!丑丑,你说得好!”

“事实上,老夫也早知天下徒众愈来愈多,势力愈来愈大之时,一定会出现内患之忧。”

“什么?帮主早猜知天下会出现军心离散的内患?”

“嗯,而且,老夫也早已想出一个解决方法。”

“帮主,你……已想出解决之法?那……到底是什么方法”雄霸气定神闲,一字一字的答∶

“老夫的解决方法便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夜叉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大天王之夜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