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天王之夜叉》

第十章 葬身

作者:马荣成

  如果没有友情,回忆又有何用?

  就让一切欢笑随友情逝去而沦为黯淡。

  我以为友情可以永久,

  可是我却错了,

  谁又会料到,

  从来情义倍多磨……

  ***********************************

  那虽然不是人血!

  但毕竟也是血!毕竟也是生命!

  血,不但染满整个马槽,血更多如泉涌,不断流出马槽之外!

  那是断浪老朋友们的━━

  血!

  赫见断浪马槽内的地上,正横卧着五、六具马尸;原来秦佼并未为斩杀一匹老马而满

足,他还信手一挥,手中刀“刷刷刷”的,再将另外五匹马儿━━

  一切两断!

  两父子方才异常满足地扬长而去!

  仅余下仍然万分震惊的断浪,在呆然的看着地上那五、六具马尸。

  这五、六具马尸虽已身首异处,惟五、六双眼睛犹在紧紧瞥着断浪,仿佛它们的头颅纵

与身躯分家,它们仍不想死!

  它们还想再多看断浪一眼!它们犹舍不下他这个每日细心为它们洗刷的老朋友!更不放

心让这个孤苦伶仃的小子面对未来莫测的厄运!

  不单它们,就连在秦佼刀下幸存的老马,也在看着断浪,不断哀呜。

  马儿,仿佛也知道人情险恶,仿佛也知道有些人比禽兽更凶残,它们全都在为断浪担

心!

  是的!是值得担心的!秦宁秦佼两父子不惜千方百计,偷取铁尸雄蚕以陷害断浪和聂

风,他俩在离去之前,还扬言要断浪今晚夜半丑时前赴夜叉池,否则他俩将会毁掉铁尸雄

蚕!

  秦宁父子的动机,断浪再明白不过!他俩尽管雄蚕在握,却不在马槽内干掉断浪,只因

若他们真的这样做,恐怕断浪的尸首被发现后,他们也避不了嫌疑!

  秦佼父子曾竭力要揭发断浪窝藏玉三郎的事,显然对断浪成为第五候选天王怀恨于心;

若他们真的在天下内杀断浪,天下会众定必怀疑是他们干的,甚至可能会联想铁尸雄蚕会否

是他父子俩所偷,以诬陷断浪……

  因此,他们以雄蚕诱逼断浪今晚丑时前往夜叉池,再在那里干掉他,甚至将其尸首信手

仍进夜叉池,毁尸灭迹,天下会众便只会怀疑是断浪自己━━

  畏罪潜逃!

  好歹毒的心计!断浪一直呆呆看着那五、六具老朋友的尸体,蓦地,竟喃喃自语起来∶

  “是……我……不好……”

  “老朋友……”

  “都是……我不好……”

  “一切都是……我断浪不好!”

  呢喃声中,这几年已甚少流泪的断浪,遽地涕泪交零,他紧紧抱着那几具可怜的马尸,

潸然哀号∶

  “是我……断浪……没用!”

  “是我……断浪……连累你们!”

  不错!他确是连累了真挚关心他的它们!

  他更将连累一心一意只为他设想的━━聂风!

  只因今夜丑时,秦宁父子必会在夜叉池严阵以待,若断浪为取雄蚕赴会,相信势必凶多

吉少,但他自己一死也还罢了,他若一旦被天下会众误为畏罪潜逃,那以命保证断浪的聂

风,亦准会被雄霸挑断手筋脚筋!

  然而,即使断浪今夜前赴夜叉池能取回铁尸雄蚕,难道他便可不顾玉儿这可怜弱女的那

双眼睛?难道他便可不理玉三郎而将雄蚕交回雄霸,以救聂风?

  不!

  他不能不救聂风!

  他也不能不救已重创乏力的玉三郎安全离开天下!

  他更不能不取雄蚕,以治好心怀理想的玉儿!

  但,力量如此渺小的他,又如何可在雄霸手中救回聂风?他甚至未必可轻易逃过今夜秦

宁父子在夜叉池所布下的十面埋伏!

  一切一切,都只怪他没有足够的力量━━救人救已!

  断浪很后悔,很后悔自己在天下这五、六年内,进境为何如斯的慢?他甚至连他的爹断

帅所给他的蚀日剑谱亦忘了!

  一想起蚀日剑谱,断浪在无比焦灼与哀恸之中,霍地冲回自己的马槽小屋之内;

  “不错!只要找回蚀日剑谱,也许还有……一线希望可以骤然增强自己,那时候,便可

解决所有问题了……”

  断浪虽是如此的想,惟他早已不知将剑谱丢在何处何方,要找也不是一件易事!

  可幸皇天不负,他找不了多久,居然给他在自己床下找回━━它!

  蚀日剑谱!

  这卷其父断帅千叮万嘱他一定要在十五岁时方才可练,否则就会令他走火入魔的蚀日剑

谱,终于又回到断浪手上来了!

  断浪满怀希望的揭开剑谱,希望能在内找出可以暴增功力的方法,可是……结果却令他

非常失望!

  因为世上并无一朝一夕、不劳而获的事!

  蚀日剑谱内所载的每一式剑招,无疑都是杀着凌厉、足可惊天动地的绝世剑法,然而,

这些剑法都必须配合深湛的内家修为,方能发挥不可思议的无上威力。

  惟剑谱内亦指出,要习练可以配合蚀日剑法的深湛内家修为,至少需时……“三……

年?”断浪看至这里陡地一愕∶

  “三年实在……太长了!如今,恐怕……三日时亦已经……来不及了……”

  断浪的一颗心直向下沉,似要沉进万丈深渊;看来若要以蚀日剑谱解决他眼前困境,已

是极为渺茫,只是,正当他一筹莫展的时候,瞿地,啊!

  他突然发现,在其小屋内的一个墙角,有一件物事……

  一件可能会解决他困境的物事!

  乍睹这件物事,断浪本在焦灼的双目,霎时竟泛起一线希望!

  究竟墙角有何物事,居然会为已濒临绝境的断浪,带来一线希望?

  *********************************

  夜叉池。

  今夜的夜叉池似乎比平素倍为血红,骤眼看来,更像一个夜叉的血盆大口,一个兴奋得

慾吞噬苍生的血盆大口!

  而此时此刻,正站在夜叉池畔的秦宁秦佼,以及五十个他们收买的爪牙,看来亦和夜叉

池一样,极为兴奋!

  全因为,向来是秦宁父子心头刺眼中钉的断浪,今夜势必栽在他父子俩手上;断浪这小

子纵是机智过人,资质不弱,惟他羽翼未丰,独以他一人之力,已极难应付秦宁父子,更何

况还有这五十多名爪牙?

  而只要断浪一死,秦佼便可名正言顺成为第五位候选天王,试问,他父子俩又怎能不感

到兴奋?

  “已经是丑时了。”一直在兴奋期待着的秦佼蓦然对其父秦宁道∶

  “爹,断浪那狗杂种为何未出现?”

  秦宁胸有成竹一笑,答∶

  “佼儿,毋庸操心。你第五候选天王之位是跑不了的!断浪他一定会来!”

  “爹,从何见得?”

  秦宁又是一阵狞笑∶

  “这世上有一种愚蠢的人,只懂顾念朋友,不懂考虑自己处境!他们无论干什么都先会

为朋友设想,甚至宁愿自己捱饿,也会义不容辞先借钱给朋友解困!断浪和聂风,便正是这

种蠢材!”

  秦佼闻言一乐,笑道∶

  “所以,爹认为断浪为取铁尸雄蚕,今夜一定会来?”

  “这个当然了!”

  “哈哈!爹,那断浪岂非是蠢材中的蠢材?因为他该老早猜到,他一来便会连命也丢

掉?他不独无法取得铁尸雄蠢回去帮朋友,更会赔了夫人又折兵!只有蠢材中的蠢材,才会

明知必死也要前来送死!哈哈哈哈……”

  秦佼边说边笑,非常洋洋得意,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沉冷的声音戛地响起,道∶

  “是的……”

  “我,确是蠢材中的蠢材!而我这个蠢材,如今已经前来送死了!只不过━━”“要我

死,还没那样容易!”

  语声方歇,一条人影已自远处冉冉步近,那条人影一身青绿衣衫,在这阴森死寂的夜

里,更像是一头━━

  摄青厉鬼!

  也许不单是鬼,“他”还快将会变为鬼!因为“他”此来可能真的只是送死!“他”根

本便没有绝对把握可以对付秦宁父子,以及五十多名爪牙而取回雄蚕!

  可是“他”还是来了!

  无论“他”此来是为了聂风、玉儿、还是玉三郎,却肯定并非为“他”自己……

  “他”━━

  断!

  浪!

  断浪乍现,一直在兴奋期待的秦宁父子本应倍为兴奋,只是,此际他们的脸上却反而收

敛了兴奋之色。

  终于断浪虽已应约出现,惟他仍只是从远处徐徐步近,夜叉池这树林又昏黯非常,一时

之间,他们也看不清断浪的脸及表情,仅是从断浪适才的说话中,感到他的语气反常的沉

冷,沉冷得令人有点骇异……

  究竟断浪的语气何以骤变为如斯沉冷?

  秦宁父子并没多想,也没骇异多久;断浪既已来了,亦即表示,他们的计划即将实现!

秦宁一面狞笑,一面从怀内取出一个小皮囊,对正步近的断浪道∶

  “很好!断浪你来得正好!但你的步伐何不快一点?否则,你要的铁尸雄蚕,便会丢进

夜叉池内了!”

  秦宁说着随即将手中皮囊一开,便探手入内取出一物事,这件物事,赫然正是━━

  铁尸雄蚕!

  只见这条大家一直千方百计要取得的铁尸雄蚕,原来是一条遍体皆蓝的蚕,且居然还活

生生的在蠕动着;这么多年了,这条铁尸雄蚕犹未死,可见真的是人间异物!

  断浪骤见铁尸雄蚕,双目登时在黯黑中放光,可惜秦宁此时却飞快将雄蚕放回皮囊之

内,且还作势慾将皮囊扔进夜叉池,他邪笑∶

  “怎么样?断小子!你再不快快上前,老子可是言出必行的!但只怕雄蚕一掉进池内,

便会给池水蚀至化为乌有,那时你此行便将徒劳无功啊……”

  秦宁说着又将手中皮囊放在夜叉池上摇了摇,可是,断浪的步履却仍然未有加快,相

反,他依旧语调冰冷的道∶

  “秦宁秦佼,你们真的那么想我上前来吗?不过只怕我上前之后,你们会觉得我很可

怕。”

  “废话!”在旁的秦佼猝然插嘴道∶

  “断杂种!你以为自己是步惊云吗?你有啥可怕?你若再不乖乖步上前来,就别怪我爹

将铁尸雄蚕扔进夜叉池了!”

  “很好。”断浪又是冷冷一声回应∶

  “既然如此,那你们━━”“别要后悔!”

  说话声中,断浪立即如言快步上前,他的面目与表情,亦在逐渐接近之间,给秦宁父子

看个清清楚楚!

  “啊?你……你……?”

  “断浪你……这狗杂种,你……你……到底在干啥?”

  势难料到,秦宁秦佼在瞥见断浪此刻面目之时,竟会有如斯震憾的反应!甚至那五十多

名爪牙,亦尽皆哗然!

  全因为,眼前的断浪,正在干着一些他们造梦也没想过“人”会干的事情!

  断浪他……

  他正在生吞蜈蚣!

  天!场中所有人不但极度震憾!更异常毛骨悚然!

  赫见断浪手中并没带任何兵刃,却拿着一个尺许大小的布袋,布袋内更似有千虫万蚓在

攒动;只是,秦宁父子已相当肯定袋内至少有数百条蜈蚣,因为单看断浪信手从袋内一抽,

竟已抽出三数条在挣扎着的蜈蚣之多;断浪更毫不犹豫,一把一把的将蜈蚣往嘴里送!

  最骇人的,是断浪的一张脸,已变为一片紫黑,显然他在前来的路上,早已生吞不少蜈

蚣;看样子他已中了极深极深的蜈蚣毒!

  秦宁秦佼见状当下恍然大悟;终于明白断浪适才的语调为可会反常的冰冷,缘于他在干

着一件极度反常的事……

  然而,断浪为何会生吞蜈蚣?难道他是……?

  啊……?

  “你……你……疯了!”秦佼陡地惊呼起来;

  “断浪你疯了!你……居然……生吞蜈蚣?”

  饶是场中众人尽皆是为这邪异情景心胆俱寒,惟断浪却面不改容,依旧一把一把的从袋

中抽出蜈蚣往嘴里送,仿佛仅是一件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 葬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大天王之夜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