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天王之夜叉》

第十一章 诀别也是朋友

作者:马荣成

  一日夜后。

  很快便到了日尽之时━━

  午夜子时。

  今夜,也可能会是世上其中两个难得的朋友……

  缘尽之时!

  断浪……

  聂风……

  已快接近子正,风雪依旧漫天,天色更浓黑得如同断浪的前程;三分教场之上,已陆续

有无数门下鱼贯入场。

  因为帮主雄霸曾经扬言,今夜聂风与断浪都必须于三分教场之上,在天下门众之前,向

雄霸为已失去的铁尸雄蚕作一个圆满交待,否则,聂风将会为庇护断浪,而接受他应得的公

审、惩罚!

  既然帮主有令所有门下必须到三分教场见证此事,天威难犯,徒众们又那敢不从?就在

距子时还有一盏茶时分之前,所有门下“几乎”已齐集于教场之上!

  说是“几乎”,只因还有五人未到!

  这五人就是━━

  步惊云!

  秦宁秦佼!

  聂风!还有断浪!

  步惊云向来都对任何人或事爱理不理,从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对此事或许并无

多大兴趣,迟了出现甚或完全不出现,雄霸亦绝对不足为奇!

  然而,向来视断浪为“眼中钉”的秦宁父子没有出现,雄霸倒是有点奇怪;不过,即使

他俩不出现亦毫不碍事,反而,今晚的主角儿“聂风”与“断浪”还未现身,倒是大出雄霸

意料之外。

  他不期然眉头一皱,问在旁的秦霜及文丑丑;

  “霜儿,丑丑,快近子时,风儿与断浪那小子,为何还不现身?”

  秦霜深恐雄霸又再多怪责聂风一分,忙不迭为聂风解释∶

  “师……父,风师弟……昨晨受了三百多鞭,早已皮开肉绽,他……受创非轻,或许正

因如此……才会迟来,风师弟……他不会是有心的……”

  雄霸道∶

  “那断浪呢?断浪那贱种又为何迟来了?”

  秦霜这次倒真是哑口无言;一来是他私下并不认为断浪是贱种,相反更很欣赏断浪与其

风师弟间的友情,他真不知该如何在他亦尊亦敬的师父面前为断浪申辩!二来,是自从昨夜

之后,天下会的人赫然再也未见过断浪,不知他去了哪里,故秦霜亦无从回答!

  然而秦霜虽无法回答,文丑丑却乘机插嘴,嘻皮笑脸的道∶

  “嘻嘻!帮主,依属下愚见断浪可能早已畏罪潜逃了,否则又怎会整整一日夜不知所

踪?可怜风堂主今夜还要为他受罚呢!属下早说过断浪这小子蛇头鼠目,并非可信任托付的

人了!唉,想不到真的给我文丑丑言中……

  文丑丑此言本为奉承雄霸,谁知雄霸听罢却是一点高兴的意思也没有,他斜斜一瞄文丑

丑,道∶

  “丑丑,如今你这样说断浪未免言之尚早。依老夫看,断浪未必就会舍得下风儿而畏罪

潜逃,不过;”“倘若子时一过,丑时一到,断浪仍未出现的话,那他便真的会连累风儿

了!”

  “因为老夫这次绝不会偏私!任何人包庇偷铁尸雄蚕的人,都━━”“必须接受重

罚!”

  断浪为何仍不出现呢?他不是不惜一切浸身夜叉池内,也要增强自己回来救聂风的吗?

难道他如今还浸在夜叉池内未能功成?

  不!他早已离开夜叉池了!此刻的他,原来正在……

  *******************************

  这里是天下会的一个乱葬岗━━

  天葬场!

  这个天葬场既是一个乱葬岗,亦即是说,葬在此地的人根本不受尊重,故在他们死后,

天下会众便把他们弃尸此地,任蟠踞此地的老鹰们吸食他们的尸体。

  而这些被弃尸满地的死者之所以不受尊重,全因为,他们生前尽皆是━━

  雄霸敌人!

  这就是雄霸敌人的下场!

  这些年来,雄霸不断剿灭大帮小派,许多不服的门派帮主,更被掳回天下严刑逼降,且

还有许多人受不了残酷无比的酷刑而惨死,他们的尸首被仍在此天葬场,多得堆成一个个的

山丘,也养肥了这带的老鹰们。

  可惜,近数年已甚少有人敢不归降,故天葬场亦甚少派上用场,这里的老鹰们亦随之无

尸可吃,变得瘦骨嶙峋,终日无精打彩似地,只是……

  今夜,似乎又有食物给它们送来了!

  鹰眼永远最锐利,饥饿已久的鹰眼更为锐利百倍!老鹰们蓦然发现,在距天葬场数百丈

外的一条小径之上,正有一条人影徐徐步近!

  是天下会送尸体来了?

  老鹰们登时食指大动,垂涎慾滴,兴奋得展翅乱拍,然而当这条人影逐渐接近之时,它

们忽然感到有点不对劲!

  来的好像不是一个寻常的天下徒众!

  来人的每一步,竟深深烙在积满冰雪的路上盈尺之深,那些雪,似被一股热烘烘的火劲

融掉,而来人的身上竟散发着一股无穷热力,远远已把老鹰们烘得喉干舌燥……

  啊!来人竟似把地狱之火也与其一起带来!

  他,像是把整个火地狱也带上人间!

  “呱”的一声!纵是天寒地冻,老鹰们也无法忍受这愈来愈近的火热煎熬,猝地纷纷展

翅高飞而去,这个火热的来人朝满天受惊的飞鹰一望,不由苦涩一笑,对老鹰们沉吟道∶

  “我,真的已变得那么可怕吗?”

  “鹰啊!你们可知道,人最可怕的地方并非力量,而是人的心……”

  是的!他,已变得非常可怕!纵然他的容貌未有丝毫改变,他如今深藏的力量,不但唬

得满天鹰飞,更唬得风雪也不敢接近!

  所有飞近的冰雪,都在他三尺之内给他那股火灼感觉融掉了!

  他正是━━断浪!

  断浪再次在天下出现,是否表示,他已在夜叉池功成出关?他已有足够的力量解决今夜

一切?

  他既已回来天下,又为何不先上三分教场?而前来这个天葬场?

  断浪前来这里,全由于他要在解决一切之前,先见一个人。

  玉!三!郎!

  却原来,自从秦宁父子往断浪马槽搜索玉三郎不遂之后,断浪为防万一,便将玉三郎藏

在天葬场附近一个极为隐蔽的山洞内;这天葬场向来阴风阵阵,尸骸遍野,人迹罕至,绝对

是一个可以让便创乏力的玉三郎,慢慢回复功力的安全地方!

  而此刻的玉三郎,正在那个隐蔽的山洞内闭目行功,断浪早前曾给他服下十五颗“气转

心丹”,虽已令他受的重创在这数日内逐渐痊愈,惟他依旧无法使出半分气力,仍然动弹不

得,他必须尽快回复功力解决自己的问题,他不想再负累断浪,不想这本来可以前途无限的

大好青年,为他及玉儿毁了宝贵前途!

  可惜,要待他回复功力,至少也在一个月后,实在是太迟了!

  断浪,今夜会先用他自己的方法,解决所有问题……

  倏地,玉三郎在闭目调息之间,只觉山洞内蓦然充斥着一股热力;这股热力似曾相识,

缘于在他过去藏身夜叉池的岁月中,每次他因夜叉池增强功力之后,全身都会散发着火股热

劲。

  但,如今的他浑身乏力,又何来热劲?他不期然心中一懔,睁目一看,终于发现散发这

股热劲的人,此刻竟已无声无息地站在他的跟前!

  断浪!

  “断……兄弟?”玉三郎乍见此刻一脸木然的断浪,当场心知不妙,更见他浑身不独在

散发热劲,且还能如此无声无息地出现于他跟前,修为明显暴升,他有一个极不详的预感,

愣愣的问断浪∶

  “断……兄弟,不见……一日一夜,你为何……看来……像是……不同了?难道……难

道……你……?”

  已经不用再难道了!语声方歇,断浪斗地上前,一把按着玉三郎下颚,一把已从怀中掏

出一瓶物事,“拍”的一声!便将瓶内物事全倾进玉三郎嘴内……

  瓶内物事甫一入喉,玉三郎已知是什么东西,震异的瞥着断浪,问∶

  “是……你仅余的……十五颗……气转心丹?”

  “断兄弟,你将气转心丹……全给我服下,那你凭什么……为自己疗伤?”

  一直木然的断浪,看着玉三郎虽然重创乏力,却仍然异常关心他的样子,终于有回少许

表情,他慨然答∶

  “玉前辈,你自己身负不共戴天之仇,更伤重乏力,身陷天下险境地,却依然如此关怀

我断浪,断浪实在相当感激;只是,也许我已用不着气转心丹了……”“因为,我已经和前

辈一样,成为……”

  “夜!”

  “叉!”

  此语一出,玉三郎登时心头一沉!虽然他适才已觉断浪身上火劲有异,但还是不敢肯

定,如今经断浪亲口承认,玉三郎益发难掩满脸震惊,他怔怔的问∶

  “什么?你……已成为夜叉?你……已去过……夜叉池了?断兄弟,你……为何……

要……这样做?”

  断浪苦苦一笑,答∶

  “因为要治愈玉儿姑娘的眼睛!”

  “还有,我更要救我的兄弟━━聂风!”

  他说着从怀中取出那个藏着铁尸雄蚕的皮囊,方才续说下去∶

  “玉前辈,断浪已将铁尸雄蚕弄到手,相信玉儿姑娘的眼睛快可重见光明,她可以继续

追求她自己的理想;然而,在拿这条雄蚕回去救玉儿姑娘之前,我还必须带它去见一个

人!”

  “谁……?”

  “雄霸!”断浪直截了当的答∶

  “若我今夜不能带着铁尸雄蚕,在三分教场向雄霸交待,风便会被他挑断手筋脚筋,成

为废人!但若我带着雄蚕往见雄霸,如果仍是功力平庸的我,根本便绝不可能再取回雄蚕救

玉儿姑娘,所以,我不得不借助夜叉池暂时增强自己,因为我必须向雄霸表明雄蚕是我断浪

所取,与风无尤,然后还有能力逃出雄霸的追击,回去救玉儿姑娘……”

  原来,断浪不惜牺牲自己,是如此用心良苦?玉三郎闻言更是为断浪不顾自己的行为而

震惊∶

  “不……!断……兄弟你……怎能……不顾……自己而要成全……我和玉儿?你这样与

雄霸反目,以后……便不能再与……你的好朋友聂风一起了!你……不若就将……雄蚕交回

雄霸,救回聂风……算了,你……决不可以……为我们……那样做!绝……不……可……

以!”

  断浪又是幽幽一笑∶

  “可是,前辈,断浪已在夜叉池浸了一日一夜,早已变为夜叉,已经来不及……回头

了……”

  “不……!还来得及!你虽然已浸身夜叉池……一日夜,但……只要你不催动……你暴

增的力量,这股力量……便会在一日夜后……自然散去,而……你的心……便不用步向……

邪道;断兄弟,真……的!只要你……不用那力量,你……真的仍有回头……之路!”

  眼见玉三郎千央万求自己别去,别要因用了夜叉池力量而走火入魔,断浪实在非常感

动,只是,他的━━心意已决!

  他霍地背转身,不再看玉三郎的脸,语调又回复木然;

  “前辈,人生在世,有些时候,都会身不由已!但在我断浪短短十多年的生命中,却实

在有太多身不由已的事!而今夜,却是我真的有机会由自己意思去决定自己该干的事,该走

的路!那管这条路可否回头!我相信若风知道我肯立志走自己的路,他……也会非常高

兴!”

  说来说去,断浪还是为了聂风!为了令聂风真心的高兴,他才如此坚决当一个有主见的

人!

  “前辈,虽然你总是说你和玉儿连累了我,但,其实断浪却要衷心的多谢你们!遇上你

们,是我断浪的运气,因为我一直浑浑噩噩过活,直至你们出现,方才令我断浪这个没出息

的家伙,有机会挺起胸膛反抗一直将我贬为贱仆的雄霸!令我有机会可以战得像个真正的━

━男人!”

  “我爹当年对我的期望尽管甚高,但我知道,在他老人家的心里,无论我能否名扬江湖

或扬眉吐气都不要紧,也许最重要的,是他希望我能活得像个男子汉!”“所以,纵然我仍

有回头之路,但回头之后只会讼我再像贱仆般苟且偷生,与其如此,倒不如活得轰轰烈

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一章 诀别也是朋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大天王之夜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