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天王之夜叉》

第四章 夜叉一八六八

作者:马荣成

  断浪满以为自己已经死定了。

  想不到,

  他仍可睁开眼睛!

  ****************************

  断浪能够睁开眼睛,第一个感觉是“惊喜莫名”,只因他还没死!

  他犹记得,自己是给夜叉池内一个神秘的血红人影以血丝紧缠脖子,还说了一些什么拣

选了他的话,随后断浪不知因何缘故昏厥过去。

  他以为自己这回势必凶多吉少,谁知竟又可苏醒过来。

  而当断浪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更开始怀疑,究竟自己所遇的那条血红人影,会否仅是一

个不真实的噩梦!

  缘于……

  *****************************

  只见苏醒后的断浪身处之地,仍是在血红的夜叉池畔!且天色已是旭日东升,显而易

见,断浪在夜叉池畔昏迷了整整一夜,如今已是新的一天。

  但最令断浪讶异的并非这些,而是他在昏厥前亲手所杀的五十多名秦宁遣来的刺客,他

们的尸首……

  赫然全部不知所踪!

  一切竟像从没发生一样!

  *****************************

  断浪不由心忖∶

  “怎么可能?我清楚记得,夜叉池内曾有一股无敌力量……驱策我将那五十多名刺客拦

腰斩杀,如今……他们的尸首何以不见了?莫非……我……造了一场……噩梦?”

  不!那血红人影与及断浪一招斩杀五十多人的事绝非噩梦!断浪已即时否定了自己这个

想法!

  只因当他轻抚自己的脖子时,方才发现,脖子上确有一道很深的瘀痕!

  那条血红人影确曾以血丝紧套他的脖子!他,是真实存在的!

  至于那五十多条刺客的尸体究竟又去了那里?断浪不期然朝那血红一片的夜叉池一望,

暗想∶

  “据闻夜叉池足可煎皮蚀骨,若那个血红人影乘我昏过去后,将那些尸体掉进池内,经

过整整一夜,相信亦已给池水蚀至尸骨无存了!

  但━━

  血红人影既自称是夜叉,敢情是村民传说于很久以前为友投池、誓要成为夜叉回来雪恨

的那个男人,他又说拣选了我,更以血丝把我擒下,还以为他必会将我拖下夜叉池,想不到

他却居然放过了我……”

  “那,他为何又说拣选了我?他拣选我……究竟有何作为?”

  断浪愈想愈不明白,遽地,心头复升一个很可怕的念头∶

  “不……妙!那血红人影既然说已拣选我,却没有伤害我,极有可能……仅是我表面未

有什么伤害而已,但我的体内……”

  一念及此,断浪随即盘膝坐下,闭目凝神,气运全身,企图以内气察视自己体内各个部

位,会否已中毒或有任何异样,他绝不相信那条自称是夜叉的血红人影,既已擒下了他,却

又会对他毫无伤害!

  然而,断浪气运全身一周天,居然未有发现自己有任何中毒及不适之象,相反,他感到

自己体内的气,竟在他提运之间愈来愈强,愈来愈强……

  戛地,完全出乎意料,断浪一直盘坐着的地面,赫然在其运气之际发出一声“隆”然巨

响……

  当场被他所运的气,震个爆裂!

  直如山崩,地裂!

  *************************************

  不可能!怎么……可能呢?

  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就连断浪亦瞠目结舌!他造梦也没想过,自己只是稍为提气运走

全身,还未有出招,体内的气已可将他所坐之位方圆丈内的地面震个迸碎!

  纵是绝世高手,修为也不过如此而已!惟断浪自量自身武功仍未至绝世高手的地步!

那,他此时却为何会身负与绝世高手同样可令山崩地裂的真气?难道……“难道昨夜我昏厥

时,那血红人影将我的内力……大大提升了?只是,他为何不加害于我,反而将我的内力提

升?”

  断浪百思不得其解,完全不明白这条血红人影的动机!不过他深信,血红人影提升了他

的功力,一定与其拣选他有关!可是到底他拣选断浪作甚?断浪始终想不出所以然来。

  既然平白获得更强的功力,断浪纵心存忐忑,却也无谓浪费,正想认真地出拳一轰附近

的树木,看看自己强至什么地步,谁知就在此时……

  一条人影正由远步近,朝夜叉池这个方向走过来。

  断浪连忙住手,一瞄这条缓缓步近的人影,发现此人影不是别人,竟然是那个一心一意

只造夜叉面谱的━━

  玉儿姑娘!

  ************************************

  断浪乍睹这个双目失明的玉儿姑娘,私下不由泛起一阵莫名喜悦!就连他自己也不知自

己何以如此喜悦,也许他实在很欣赏这寂寞女孩,为要造出完美夜叉的一颗上进心吧!又或

许断浪对她……

  不过无论如何,此时已是晨曦,玉儿的家与夜叉池近在数百丈内,她在此时此刻经过此

夜叉池亦不足为奇,这其实是她前赴天荫城市集的一条必经之路!

  但断浪万料不到,正推着木头车缓缓前进的她遽在竟在夜叉池畔,

  停了下来!

  断浪又好奇起来∶

  “啊?玉儿姑娘手推木头车,我还以为她正赶着往市集摆卖,她为何于夜叉池畔停下

来?她想干什么?”

  玉儿是瞎子,故迄今仍未发现断浪在夜叉池畔静静的瞧着她,故此断浪也很快便知道玉

儿想干什么了!

  只见玉儿蓦然从怀中取出一个雕琢异常细致的夜叉小面谱,这面谱甚至比她载于木头车

内的夜叉面谱倍为精巧,惟如此精巧的一个夜叉面谱,玉儿居然想也不想,“咚”的一

声……

  便把它仍进夜叉池内!

  断浪当下为之一怔,不明白玉儿何以会有此“奇行”“哦?玉儿姑娘不是立志要造出最

完美的夜叉面谱吗?何以又将如此精致的夜叉丢到池内?”

  断浪满腹狐疑,唯未及深究,更离奇的事接踵发生了!

  玉儿将那个夜叉小面谱丢进池内之后,竟然对着夜叉池喃喃自语∶

  “已经是第一千八百六十八个面谱了。”

  “叔叔,玉儿绝不会死心的。”

  “你,何时才会愿意见……”

  “我?”

  **************************************

  叔叔?

  玉儿竟向夜叉池直呼叔叔?断浪听罢只感奇上加奇,益觉匪夷所思,且更见她此刻的神

情相当迷惘失落,似有一些遗憾,断浪终于再无法按捺自己的好奇,他猝地干咳一声∶

  “咳……”

  干咳只为要吸引玉儿的注意,玉儿骤闻这声干咳,随即醒觉起来,慌忙的问:

  “是……谁?是谁站在……我的身畔?”

  “是我!”断浪直截了当的微应一声。

  盲人的耳朵非常灵敏,玉儿一听之下便已认出是谁,半惊半喜的道∶

  “啊?是……断大哥?为何……一大清早,你便在夜叉池畔?”

  断浪也不知该怎样的向她解释昨夜他不平凡的遭遇,唯有胡乱编一个理由支吾以对∶

  “是……这样的!昨夜我回去后,发现遗失了曾在你摊档所买的那个夜叉小面谱,心想

不知会否掉在夜叉池附近,于是今早甫一醒来,便立即前来寻找,刚刚给我找回它的时候,

便见你经过这里了。”

  这个理由总算也编得合情合理,玉儿似乎也相信了,她看来相当感动∶

  “断……大哥,那个夜叉面谱在其他人眼里,甚至连三文钱……也不值,想不到……你

会如此在乎我所造的夜叉,谢谢……你……”

  瞧她脸上那丝感激断浪的知遇之情,差点令人误会她会“以身相许”报答,断浪私下不

禁为自己捏造故事骗她而感到少许内咎;不过坦白说,断浪所编的藉口也非无要无据,若他

真的遗失了玉儿的夜叉,他亦会不惜回到夜叉池寻找的,那管长途跋涉!

  幸而,那个夜叉面谱由始至今,断浪都未失未忘,还是安然藏在断浪情内。

  断浪又道∶

  “是了!玉儿姑娘,适才我见你将一个夜叉面谱放到夜叉池内,又朝夜叉池说了一番

‘你绝不会死心’的话,究竟……你为何会如此?”

  终于说到正题上来了!这亦是断浪故意让玉儿发现他在身旁的目的!玉儿闻此一问,当

下微微一愣,道∶

  “原……来,适才我的说话,断大哥……已听见了?”

  “玉儿姑娘,若你有难言之隐,断浪也不会勉强你说出来,反正我也仅是一时好奇,信

口一问罢了。”

  “不,断大哥,其实玉儿也没有什么难言之隐,更没什么需向断大哥隐瞒的;不过,此

事说来话长……”玉儿说着顿了一顿,续道∶

  “断大哥,我俩不若边走边谈,如何?”

  边走边谈?

  “好。”断浪已忙不迭一口赞同了!更已抢先为玉儿推动那辆摆卖的木头车,直朝天荫

城的方向徐徐进发。

  他如此乐意,不全是他对玉儿适才奇行的好奇心,更因为,他很乐于与她同行,那管在

其他村民眼中,她仅是一个又穷又只会造狰狞夜叉的残废盲女!

  但在断浪的眼里,她却并不比其他每日不知自己为何生存的群众更差!

  只因为她虽盲,却坚持自己要造出完美夜叉的理想,她并不━━盲目生存!

  **************************************

  就在断浪与玉儿离开夜叉池一带之后,那个适才被玉儿丢到池内的夜叉面谱,本来一直

浮在池水之上,倏在,竟如给一股吸力牵扯似的,“噗”的一声!整个面谱已被扯进池下。

  而偌大寂寥的夜叉池,亦逐渐响起一阵如鬼如魅的神秘语声∶

  “是……的!”

  “玉……儿……”

  “真的已是第一千八百六十八个夜叉面谱了……”

  “想不到,一个女孩子也会有如此有恒的决心……”

  “叔叔……实在为你的决心……感到骄傲……”

  “而叔叔,亦将会不惜一切,为你干……”

  “一件将会扭转你一生的事!”

  “因为……”

  “我已成为真正的……”

  “夜叉!”

  “叔叔已有足够的力量,为你及你的爹娘……”

  “清算一切!”

  如魔如幻的声音骤然而止,接着却是一阵隆然巨响!

  “洪”的一声!一条血红人影自池内冲天而起,俨如夜叉已在其百劫炼狱中破茧而出!

血红人影一飞冲天的这份无俦逼力,更猛然将其方圆十丈内的所有树木连根拔起,与其一起

扯上半空,再在半空之中━━爆为木碎!

  天!

  好雄浑可怕的逼力!

  好无敌的绝世力量!

  难怪这声音说,他已足够力量清算一切!以其力量,已经足可清算整个万里神州了!

  这条血红人影就是曾慾擒下断浪的夜叉?

  只不知,他此刻要往哪儿清算?

  他要清算━━

  谁?

  *****************************************

  “什么?”

  “玉儿……姑娘,你坚持要造出完美夜叉的理想,原来只为见一个不见多时,可能已自

投夜叉池下的……叔叔?”

  断浪与玉儿推着那辆木头车边走边谈,断浪听玉儿说至这里,不由诧异的问。“嗯。”

玉儿轻轻点头,表情较平素的她倍的怅惘,像在追忆着一些连她也不大能记起的如烟往事。

  “其实……许多小时候的往事,我……已不大记得清楚了;缘于我在出世时不知何故,

曾患了一场……不知是什么病的大病;事后听爹娘说,我几乎病死了,幸而最后都救活过

来;只是命虽保住,但这个病在我五岁时又再复发,且我的一双眼睛亦因五岁这次病发而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夜叉一八六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大天王之夜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