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天王之夜叉》

第六章 变

作者:马荣成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断浪首先发现已经改变的,是他身处的地方!

  他原来已不在三分教场之上,更不是身在他自己污脏的马槽之内。

  他已身在━━

  风阁内的一张床上!

  然后,断浪更发现,就连他向来所披的那袭残破旧衣也改变了,不知何时,他身上已披

着另一袭全新的淡绿衣衫!这袭衣衫华丽非常,在衣袖的边缘……

  竟还缀满了闪闪生光的金线!

  ***********************************

  断浪陡地一阵纳罕,不虞自己在一昏一醒之后,居然会变为如此!正想坐起来察视,谁

知一时用力过猛,胸膛之内突然传来一阵彻骨痛楚,他不期然低哼一声∶“吼……”

  这声低呼,登时惊动了房门外的两个人,二人随即推门而进。

  只见进来的人,竟是━━

  聂风与孔慈!

  聂风与孔慈见断浪终于苏醒过来,当下暗暗感到高兴;惟又见断浪痛得满额大汗,聂风

不由温言劝道∶

  “浪,你的胸骨虽已驳好,已无大碍,本亦可下床行动自如,但也别要过于使力,否则

牵动伤患,后果不堪设想。”

  孔慈也道∶

  “不错,断浪你新伤初愈,可要小心保重自己,只因如今你已不同往昔了。”断浪实不

明白孔慈在胡诌一些什么,问∶

  “但,雄霸曾严令我不能留在风阁,这里……也不是我该养伤的地方,我……还是赶快

回去马糟自行调息好了,否则,若给雄霸发现我在这里,风!他一定会怪罪于你的!”

  说着已诚惶诚恐的赶着下床。

  说来说去,断浪不为雄霸怪罪于他而担心,只唯恐雄霸会降罪聂风,手足之情已不言而

喻,聂风相当感动,道∶

  “浪,你为救我,不惜以自己血肉之躯挡那疯兽一腿,我聂风怎能让你如此离去?更何

况,你以后也不用再回你那个脏马槽了。”

  断浪大奇,道∶

  “哦?风,到底为何?”

  聂风饶有深意一笑,答∶

  “因为━━”“雄霸已选取了你为━━”“第五个候选天王!”

  ***********************************

  什么?

  断浪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怔忡半晌,方才懂得说话∶

  “我……我是第五个……候选天王?这……怎么可能?风,你一定在……骗我……”

  孔慈笑着插嘴∶

  “断浪,风少爷怎会骗你?真的!除了陆青、舒宇、凌南、铁武,帮主真的还选取了你

为第五个候选天王。”

  “但……他向来瞧我不起,为何一反常性?”

  聂风笑道∶

  “因为,你帮了雄霸一个大忙!”

  “浪!你可还记得?在三分教场之上,你为了救我不惜以身挡那疯兽,更牢牢紧抱他的

腿,在我们四人合力制肘之下,雄霸终于以他的三色指劲令那疯兽重创;当其时,场中其余

五名少年门下陆青、舒宇、凌南、铁武,甚至秦佼,亦不敢稍有妄动,统统呆立原地,只有

你最勇最狠,敢一起加入战圈;雄霸说选你为第五个候选天王,不但因你立了大功,更因你

无论在资质及胆识上,亦都远胜他们五人!”“可是……,我曾身不由已一拳轰击雄霸,难

道他不怪罪于我?”

  聂风摇首∶

  “雄霸早知道那是对方的一套独门武学━━嫁衣神诀!这套嫁衣神诀,是将自己部分功

力转嫁某人,然后利用某人的功力与自己功力同出一脉之下,在方圆二百丈内,大可同力相

生相吸,以达到控制被贯注功力之人的目的;这是一套专为刺杀而创的武学,雄霸知道你是

受人操控,所以并不怪你;更何况,你被那人以腿轰碎胸骨,他转嫁给你的邪门功力亦已尽

散,你已不用再受其功力控制……”

  “再者,雄霸除了挑选你为第五位候选天王外,还下令你不用再回马槽充当贱役,可以

留在风阁,更遣人为你送来这身华衣,可见他对你已另眼相看!呀!对了……”

  聂风说到这里似是记起一些东西,随即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递给断浪道∶

  “雄霸还给你这瓶‘气转心丹’,一共三十颗,只要每日服食一颗,你所受的内伤便会

更快痊愈;而服毕这三十颗的一个月后,便是你完全伤好之时,那时候,也是你将可选战我

们三大堂主,成为第四天王之日!”

  断浪一愕,问∶

  “哦?选战大会不是在选候选者的半月之后吗?为何又会延迟至一个月后?”孔慈道∶

  “那只因为你呀!帮主已有言在先,必须选出五位候选人挑战三大堂主,所以也不想失

信于其余被选的少年徒众,以失威信;但自你立下大功后,其实帮主已属意你当第四天王,

所以为了让你有足够时间伤愈培元,他便选战大会延迟至一个月之后。”

  想不到,断浪仅是为救聂风而碰巧立下一功,雄霸已对他一反过往刻薄作风,想必,断

浪所立的这个功,一定是个大功了;而一心想狙杀雄霸的血红人影,亦必是雄霸极想狙杀的

人无疑……

  一想及那个最后异常惨烈的血红人影,断浪不期然问道∶

  “既然雄霸已重创……那个血红人影,他……如今怎样了?”

  “他实在太利害了!纵然被雄霸三色指劲轰个全身肌肤爆烈迸血,还有余力震开我们及

雄霸,疯了一般冲出三分教场,跟着便不知所踪!不过雄霸说他中了他的三色指劲,全身经

脉已受重创,任他武功盖世,也非要一个月的培元养气方能回复本身力量,故此,暂时已不

足为患……”

  “而且,在你昏过去后,雄霸已吩咐云师兄及霜师兄率众在天下会内彻底搜索,希望乘

此疯兽最脆弱的时候先擒杀他;本来我也需一起率众搜索的,但因要照顾你的伤势才暂时可

免,所以,既然浪你如今已无大碍,我也需立即率众前去。”

  断浪闻言,当下心头凉了一截!虽然他很高兴雄霸会对其另眼相看,然而,是因其为他

立了大功才会如此,而断浪所立的大功……

  却是助了雄霸一臂之力,让其顺利轰中那血红人影,若那血红人影真的是玉儿叔叔的

话,他这次前赴天下想来也无非为玉儿之父报仇雪恨,断浪忽然感到自己很不该……

  聂风不知此番就里的恩恩怨怨,他相助雄霸亦不足为过,但断浪是知道的……

  他很不安,突然道∶

  “风,既然你要去率众搜索那怪人,那,我也一起与你离开风阁。我,要先回自己的马

槽!”

  聂风一怔,问∶

  “浪,你已经不用再当洗马杂役了,为何还要坚持回去?”

  断浪苦笑∶

  “因为,风阁实在太舒服了,而我这身衣衫,也实在太华贵了,我……有点不太习

惯。”

  断浪说此话时,意外地发现自己那袭残破的旧衣裳搁在案上,连忙脱下这身华衣,再次

披上自己的污脏衣衫。

  对于断浪这失常的举动,聂风有点讶异,惟断浪已解释道∶

  “风,我很明白雄霸对我另眼相看之心,但,我如今还未正式成为第四天王,我只是候

选而已,太早拥有这些与我不相配的华宅丽衣,也许反而会令我疏于斗志,倒不如在选战大

会前的这个月内,让我回去马槽好好再感受那种苍凉,待我再一次刺激自己的斗志,这样反

而更好……”

  聂风虽不明断浪何以定要坚持回马槽,惟见他如此说,也不便再阻挠,只好道∶

  “那……既然浪你慾以马槽提高自己的斗志,也……并非坏事,好吧!一切就随你的意

思去办好了。”

  断浪真的为要提高自己的斗志而回马槽?

  当然不!

  只是,就连断浪也不大清楚,自己为何要回马槽受苦。

  也许,只因为他心中仍存的……

  一点良心。

  他,是一个有心人……

  ********************************

  与聂风、孔慈别过之后,断浪更独个儿一步一步的蹒跚前行,他要回马槽。

  回去那个藏着他五年艰苦过去的地方,藏着他良心的地方……

  一路之上,他也遇上不少天下会的婢仆;平素这些低下的婢仆,远远看见断浪,便已掉

头而走,或是绕路他去,就连眼尾也不会瞄断浪一眼,活像断浪比他们更下贱一样。

  可是今日,这些婢仆都不约而同朝断浪友善笑,竟如变了另一副面孔,想必,是早已风

闻帮主选了断浪为候选天王了吧?

  这就是“趋炎附势!”

  江湖之内,只要一朝得势,便有人前来阿谀

  奉承,或是前来挑战,这是千古不变定律!

  正如此刻,大家都对断浪一反常态,只因他若一朝荣登天王,远远在他们之上了!既然

如此,便须预早未雨绸缪,在断浪的心中好好为自己打下基础。

  断浪自加入天下以来,几曾尝过给人如此“厚待?”有一个平素对他不瞅不睬、冷若冰

霜的婢女更为“夸张”,竟然走至断浪跟前,故作含羞答答的道∶

  “断浪……”

  “我叫小菊。”

  “你,可别要忘记我啊!”

  说着已掩面娇羞而去。

  断浪只是给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呆了!环绕他周遭的整个世界都仿佛变了,变得更为

美好,美好得脱离真实,迹近虚伪!

  对了!是虚伪!

  断浪本已逐渐飘飘然的一颗心,忽地像给泼一盆冷水般回到现实∶

  “不错!连我也差点乐极忘形了!这是一个不真实的虚伪世界!他们适才对我的笑意与

奉承,都是不真实的;真实的他们,其实是从前的那些势利面孔……”一念及此,断浪不由

自主捏了一把冷汗。

  ***************************************

  好不容易,断浪冒着雪回到马槽,那三十多匹马儿骤见断浪无恙回来,登时“嘶嘶嘶”

的叫了起来,活像很高兴似的。

  马,仿佛也比人━━更有真心!

  断浪不期然心生一阵感动,鼻子一酸,登时泪盈于睫,他连忙上前轻抚着那三十多匹马

儿,温然笑道∶

  “嗨!老朋友,你们不见了我一日一夜,一定很挂念我吧?哈,你们如今看我,一定很

开心了”马儿都摇尾嘶叫,恍如听懂断浪的说话,作出愉快回应!断浪实在万料不到,马儿

们会如此关心他,不禁又道∶

  “想不到,我断浪在天下除了风及孔慈关心我外,便只有你们这群老朋友不鄙视我了!

若我他日真的能成为第四天王的话,不知还……可不可以每日为你们擦背?若然我不能够再

干这些的话,不知雄霸会派谁来照顾你们?那人,又不知会不会像我一般……细心善待你

们……”

  说到这里,一直盈在断浪眼眶内的泪,终于掉了下来。

  是的!他不舍这马槽内每一位老朋友!更不舍这马槽内每一条污脏的柱梁!它们都曾与

他共渡了多个寒暑,与他一起在冷雨凄风下颤抖着身子……

  骤见断浪下泪,其中一匹马儿,竟不禁以舌为他舔干泪痕,如此温柔、细微的举动,更

令断浪感动不已,他当场轻轻拍了拍那匹马儿,接着转身步向自己在马槽畔的小屋子,一面

还道∶

  “看你们已一日一夜没洗刷了,一定很不畅快吧?虽然我有伤在身,不过,也不会让你

们难受的。”

  断浪说着,已然步进小屋;只因他向来用以洗马的木刷与盛水的桶子,就放于小屋一个

两扇大木柜之内。

  可是,当断浪揭开那大木柜,正慾取出桶与木刷时……

  他赫然发现……

  *********************************

  天!

  他赫然发现柜内有一条人影在蜷缩着!

  那是一条……

  血红色的人影!

  啊……

  *********************************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六章 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大天王之夜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