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天王之夜叉》

第七章 天医

作者:马荣成

  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只是关于一条蜈蚣。

  蜈蚣,虽是一种毒虫,惟在神州的寻常百姓家里,也自存在不少,本来并不是一回甚至

值得大惊小怪的事。

  不过,在数百年前的那一夜,那一夜“夜叉村”内的蜈蚣,却很可怕。

  非常可怕……

  *************************************

  数百年前的夜叉村,其实还未正式命名为夜叉村,仅是一条藉藉无闻的平凡村子,而数

百年前的那一夜,也和这条小村无数寻常夜一样宁静。

  正因为宁静,所以在那夜,有一双年轻夫妇便往村里一个幽静的树林赏月谈心。

  花月情浓,本应是一件相当醉人的事,可是这双年轻夫妇谈心谈至最甜之外,那个女

的,蓦然……

  花容一变!

  那男的不由问∶

  “娘子,你脸色何以变了?有什么事吧?”

  当丈夫的虽然温言慰问,唯他的妻子却依旧脸如土色,干睁着眼瞪着他的身后,男人不

禁大奇,于是回头一望,他便瞧见了……

  他瞧见自己身后的一棵树上,正有一条蜈蚣在蠕动,但这还不是最令他的妻子色变之

处,最令她色变的,是这条蜈蚣赫然是━━

  血红色的!

  红得像血!

  不单色红如血,这条蜈蚣还较一般蜈蚣巨大逾倍,俨如世外异物,令人见之毛骨悚然。

  “这……真的是……蜈蚣吗?天下间的蜈蚣尽是棕褐色的,怎会……有红如血的……蜈

蚣?而且……它还相当巨大啊……”

  眼前情景诡异非常,那男人饶是平素胆大如牛,此时仍不免惊呼起来,他霍地从地上捡

起一根枯枝,正慾将树上蠢蠢蠕动着的那条血红巨蚣砸死,谁知正当此时,他夫妇俩蓦又听

见一阵异声……

  “沙……沙……沙……”

  声音虽轻微却急速,恍如有许多事物正躲在草叶之后,这双年轻夫妇随即战战兢兢拨开

草叶一看……

  天啊……

  不看犹可,一看之下,他俩当场瞠目结舌,面无人色!

  草叶之后,赫然有成千上万的巨大蜈蚣在蠕动!它们全部是血红色的!

  它们,更全都是从树叶后的一个小池爬上来!

  那个池的池水,向来都清流见底,但今夜,却不知何故化作一片血红,万千巨大的血红

蜈蚣不断从池边爬出,那种千虫万蚓的恐怖,竟如一帧地狱之图!

  仿佛,这个血池不独爬出无数巨蚣,还即将有一头血红的夜叉从地狱降临人间!

  眼见千虫万蚓钻动,且还似有向自己扑噬之势,这双年轻夫妇登时吓得拔足狂奔,跑回

村内求救,最后,村内所有男丁在半信半疑下,纷纷手持火把前来扑灭蜈蚣。

  据说众人整整耗用一日一夜,方才将这些诡异的血红巨蚣统统杀光,惟不少村民,却在

混乱中给巨蚣螯伤了!不消半盏茶时分便毒发身亡,葯石无灵!可知那些巨蚣较诸一般寻常

蜈蚣还要毒上许多倍!

  这一役;村民们可谓伤亡惨重!更对那个爬出无数巨蚣的血红之池畏而远之,后来,又

传说这池有夜叉出现,故村民索性唤其作━━夜叉池!

  可是,本来清流见底的池水,何以会一夜之间变为血池?更孕育出无数蜈蚣?村民们一

直都不得而知!而这个谜语,也一直流传了数世数代,仍是无人能偈。然而数百年后的今

天,冒险救了夜叉“玉三郎”的断浪,于其马槽屋内听罢玉三郎一段说话之后,终于开始明

白,“夜叉池”究竟是什么一回事了!

  他很吃惊!吃惊得不由又愣愣再问已气衰力坏的玉三郎∶

  “什么”“夜叉……池,原来并非什么被诅咒之池?而是一个……”

  “万?葯?之?池?”

  ************************

  万葯之池?

  断浪的马槽外风雪呼呼,吹得整个马槽籁籁震动。

  然而马槽的震动,犹不及正在马槽小屋里的断浪之心更震!更动!谁会想到,所有人畏

而远之的夜叉池竟是一个━━葯池!

  “对!夜叉池……千真万确只是一个……万葯之池!并非传说中通向地狱的血池!那只

是……后来的人……穿凿附会罢了。”

  眼见断浪如斯为“真相”震惊,玉三郎纵然伤重乏力,还是强鼓一口气,继续为他释

疑∶

  “断……浪,其实……追源溯始,夜叉池最后沦为一个……血池,也全因我先祖……

‘葯仙’而起……”

  “葯仙”你先祖曾是葯仙?”断浪一阵讶然。

  “嗯。”玉三郎微微一应,一双如夜叉般的可怕眼睛,仿佛在回忆着以前其先祖的故

事,他又续说下去∶

  “断……浪,我不是曾……告诉你,我玉家世代是习医的?医与葯……从不分开,所

以……我先祖是葯仙又何足为奇?而关于我先祖葯仙的一生,也是数百年前……的事

了……”

  “当年……我先祖葯仙医人半生,医遍……天南地北,愈人何止千万?葯仙……称号亦

因而得名!可是,医遍天下……奇难杂症,我先祖发觉,人之所以……得病,只因人的体质

实在太荏弱,无论外表如何强的壮汉,仅是一场水落石出灾所引发的……瘟疫,已足教硬汉

抱病……低头,更遑认……更为荏弱的妇孺……”

  “当时神州大地正值……天灾连连,百疫横行,我先祖……眼见无数无辜妇孺……染病

惨死,更起恻隐之心,他一面医,一面为一些已医无可医的……垂死孩子而……老泪纵横,

最后差点连一双老目也哭盲了……”

  “后来……天灾过后,我先祖……终于决定,为了减轻……人间疾苦,他要在自己仅余

的有生……之年,造出━━”“完人!”

  “完人?”断浪听至这里一愕,追问∶

  “什么是……完人?”

  玉三郎侃侃而答∶“完人的意思,就是……”

  “完美人!”

  他的目光似回到从前∶

  “我先祖……决心要炼成一种……唤作‘天葯’的奇丹妙葯!只要任何人服下……这种

天葯,身躯便会产生……异变,会变得更强,不仅。。神力无穷,更再不怕……疾病之逼,

成为绝对无病无痛,一生强不可挡的……完人!”好一个完人的痴想!然而纵是痴想,不过

断浪也为玉三郎先祖“葯仙”对人间苍生的一番好意而感动,他追问∶

  “那,你先祖最后是否真的炼成天葯,造出完人?”

  玉三郎苦笑摇头∶

  “不……他几乎已炼成天葯,但最后还是……功亏一篑!”

  “只因为,冥冥之中,天地之间似也有……天地的自然法则,人,既是……天生较弱,

便该顺应……自然天命,否则一旦违逆自然,反而会……自招恶果……”

  “我先祖……穷尽下半生,终于以万种奇葯炼成……自以为完美的……天葯,后来更因

不忍以其他人试葯,而不惜以身试葯,初期,他发觉自己身体,好像真的再无病无痛了,而

且不谙……武学的他,一掌已可……夷平一座数丈高的小山丘,力量较一般武林高手……更

强上不知多少倍。”

  “他以为自己已真的炼成天葯,成为完人,谁知在……数日之后,我先祖身体开始产

生……异变,他的全身肌肤,都变得赤红如血,目光更如同……野兽,甚至……一颗心,亦

愈来愈邪异,有一种……走火入魔,不能自控的可怕感觉……”

  “我先祖……深深震惊,他逐渐明白,人根本不可能……违逆自然成为无病无痛、绝对

强而有力的完人,完美的人,根本只是……一个奢想!若要一个人,无病无痛、力大无穷,

那这个人已……根本不能再是‘人’,而是一头……凶兽!”

  “我先祖固然后悔,自己的奢想,可是已……来不及补救,因其时……他服下天葯产生

异变之后,在短短数日之内,心态已愈来愈走火入魔,很想杀人,甚至连自己的妻儿亦想

杀,最后,我先祖为怕已变得极强的自己……一旦入魔,便会贻害苍生,他……他不惜抱着

另一炉正在炼制的天葯,一同投入当时还未唤作夜叉池的……小池内,誓与天葯共亡于池

下”“啊?你先祖不自杀,与葯同亡?他真的因此死了?”

  玉三郎哀伤点头∶

  “是……的,他终于因此死了,只因他决不能让如此邪异的天葯……再存于世,为要彻

底毁灭他自身这头异兽与天葯,他最后……惟有走上自毁之路……”

  想不到一心想为苍生谋求幸福的一代葯仙,最后竟因害怕自己反会贻害苍生而含恨池

下,断浪听至这里,私下亦难禁一阵黯然,人,真的不能违逆自然,改变天命?

  他又道∶

  “既然你先祖葯仙与葯同亡,事情岂非就此解决了?”

  玉三郎又虚弱的摇头∶

  “不,事情犹未……圆满解决,只因亡的仅是我的先祖,与他一起沉向池下的天葯,

却……仍然存在,我先祖或许做梦也没想过,天葯竟可……完全融于池水之中,将本来清澈

的池水,染……为一池血水。”

  “而这血水,更有一种……邪异之功,任何人或物误堕池内,都会给池水煎皮蚀骨,死

无全尸,所以,数百年前的村民……已对这个池……相当害怕,有些人误堕进池中后……并

不即时死去,反而拖着已被蚀至体无完肤的身躯上岸才死,模样极度骇人,遂令村民……误

以为有夜叉恶性循环鬼在池内出没,久而久之,便将这血池叫作……夜叉池!”

  原来夜叉池之名居然由此而来!断浪听罢总算明白个中因同。只是,他犹有一些不明白

的地方∶

  “夜叉池既然是一个足可将生灵煎皮蚀骨的葯池,为何到了后来,却又传说投池的人,

会变为夜叉?更可增强自己报仇雪恨?”

  玉三郎苦苦一笑,徐徐答∶

  “那只是因为……”

  “夜叉池的池水……虽煎皮蚀骨,惟……人若能有方法熬过这种……煎皮蚀骨之苦……

而不死的话,便真的可吸收融于池水内的天葯葯力,别忘记!当初我先祖葯仙……炼成天

葯,是希望人能无病无痛,力量增强,天葯既融在夜叉池内,池水更具备天葯的……葯性,

可以令人的力量暴增……再暴增……”断浪总算理出一个头绪,他道∶

  “我总算明白了,难怪你当年为替你大哥玉飞惊报仇,不惜自投夜叉池沦为夜叉,以图

增强自己实力雪恨!但,你怎能熬过夜叉池的蚀骨煎皮而不死?”

  玉三郎道∶

  “关键……就在这里!自从我先祖与天葯……同亡于池下之后,这数百年来,我们玉家

后人,一直苦思……有什么方法可摄取池中天葯的奇效,却又不用在池内……蚀骨而死,后

来在百多年前,我们玉家……其中一位祖先,终于悟得一个可以投进夜叉池……而不死的方

法。”

  “什么方法?”

  “这个方法就是……”玉三郎一语至此,脸色似乎极为凝重,他一字一字地答∶

  “蜈!”

  “蚣!”

  *********************************

  对了!断浪闻言登时记起,数百年前的夜叉池,不是曾有成千上万的血红巨蚣爬出?那

些蜈蚣既然没被夜叉池水所蚀,岂非表示,蜈蚣并不怕池内之毒?

  玉三郎叹道∶

  “数百年前,就在我先祖葯仙……抱葯投池之后的翌夜,夜叉池已沦为一池剧毒池水,

池内所有的游鱼……已给蚀至死无全尸,但夜叉池之毒,却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寻常蜈蚣……

潜进池内,这些蜈蚣非但没被池水蚀骨,更吸收了池内之毒……产生异变,一夜之间……已

变为遍体血红,体形亦暴增……逾倍,甚至连毒性……亦增强。”

  “由此可见,天下万物相生相克,夜叉池……虽毒,却仍能以蜈蚣体内之毒……化

解……”

  断浪道∶

  “你的意思,是只要人能在投进池前吞吃蜈蚣,便不用惧怕夜叉池之毒,更能借池内天

葯之力增强自己?”

  “是!”玉三郎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七章 天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大天王之夜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