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天王之夜叉》

第九章 去留肝胆两心知

作者:马荣成

  “真的话”可怕?

  还是“假的话”可怕?

  或许,真话假话,还不如……

  不说话更可怕!

  *******************************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也不知昏了多久,聂风终于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他没有余暇再定一定神,只因第一件事,他已发现那批天下精英还未醒来,甚至断浪也

未有醒过来!

  断浪真的有和聂风等人一起昏过去吗?抑或,他仍在假装昏迷?他根本已乘聂风及天下

精英们昏迷之时,干了他想干的事,才再回来原位继续昏迷?

  饶是众人犹未苏醒,聂风亦无暇唤醒他们,只因为他瞿然醒觉一件事……

  “啊?不妙……”

  “天医阁内殿……”

  是的!所有人都昏过去了,在这段昏迷期间,什么事情也可以发生!

  聂风不由分说,第一时间一纵而起,以他毕生最快的速度划过天医阁大殿,真进内堂,

谁料当他掠至天医阁内堂那道精钢巨门之前时,他瞿地发现,一件他最不想发生的事情,终

于发生了!

  赫见天医阁内堂中门大开,内里一地狼籍,所有奇珍妙葯都撒满地上,显然曾遭人肆意

搜掠!

  而在满地奇葯当中,铁尸雄蚕,竟然已不见了!

  天啊……

  到底是谁偷了铁尸雄蚕?为何一直都没有事发生,偏偏就在断浪……

  送酒来后才有事发生?

  难道……

  聂风简直没有勇气再想下去!他逃避自己这样胡思乱想!

  “不……!不……可能是……他!绝不可能是他做的!他绝不会这样……对我!”

  聂风的心里在反复安慰自己,反复否定自己的胡思乱想!而就在他正处于紊乱与震惊之

间,他身后戛地响起一阵惊呼之声……

  “啊……”

  “天……天医阁内堂……门……为何开启了?风……”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啊……”

  惊呼的人是断浪!只见断浪不知何时已然醒转,更随着聂风之后掠至天医阁内堂,他还

在搓着惺松睡眼,恍似犹在如梦初醒,犹不知已生巨变!

  只是,他真的是如梦初醒?抑或……

  断浪的惊呼并没持续多久,缘于聂风一直未有回答他一连串惊呼中的问题!也未有向他

说过半句话!

  聂风仅是徐徐回首,平静的望了断浪一眼。

  惟是,这丝平静的眼神,却平静得近乎心死……

  然后,聂风便再没有对断浪说过半句话!

  断浪终于明白,无论是真话假话,都不比不说话来得……

  更可怕!

  ***************************************

  什么?

  铁尸雄蚕……竟然不见了?

  一声如雷贯耳的怒吼,响彻三分教场,一时之间恍似地动山摇!天在动,地在动,只因

雄霸在怒!

  雄霸本在三分教场之上,与步惊云、秦霜、文丑丑等一起检视三十岁以上的徒众武功,

谁知聂风与断浪蓦然向他报告铁尸雄蚕已经被盗,登时龙颜大变∶

  “你敢再说一次!”

  站在聂风身后的那群守阁精英,见帮主如此暴跳如雷,登时浑身发软,统统低首不敢看

帮主的眼睛,断浪亦知事态严重,只有聂风……

  他仍然木无表情地傲立着,沉沉回答雄霸这个问题∶

  “不错。”

  “铁尸雄蚕!已在昨夜失去!”

  雄霸此时怒不可遏,暴喝∶

  “妈的!你是老夫第三入室弟子!你竟连这等小事也办不了?你━━”“居然失职?”

  怒喝同时,雄霸突又怒掌一挥,“□”的一声轰在聂风胸膛之上,劲力之强,登时将聂

风平地轰出丈外,可是聂风犹屹立如故,未有倒下!

  只是,他的嘴角已渗出一道血丝,显见雄霸这一掌真的动了真怒!

  其实以聂风轻功,本亦可避过雄霸此掌,只是他亦心知自己真的失职,硬接雄霸此掌只

是让其尽情发泄。

  不过,雄霸出掌后也是一呆,他向来皆讨厌任何人失职,哪管是他的三个入室弟子!一

般门下只恐怕早已死无全尸了!如今他在盛怒中所出的这一掌,本慾将聂风轰个人仰马翻,

狂喷鲜血,要他在天下徒众面前出丑,以泄他心头之愤!

  岂料一掌下来,聂风竟然只是平地被震飞一丈,兼且也仅是口角渗出一道血丝,依然能

傲立如故,雄霸心中不免也暗暗震惊,此子内力进步之神速,已完全超出他想像之外,相信

再假以一段短短时日,他内力能追上雄霸已是不足为奇!

  雄霸勃然大怒出手轰飞聂风,秦霜及断浪见之不由变色,步惊云却犹是默默如故,他只

是静静看着聂风口角的血丝,似在打量着若雄霸适才一掌是轰在他的身上的话,他会否也像

聂风一般只流一道血丝,抑或,他,根本不会流出血丝?

  秦霜急忙上前劝道∶

  “师……父!且别……动怒!万事以和为贵”“住口!”雄霸罕见地怒斥秦霜,眦目

道∶

  “这次他实在犯下弥天大错!谁都帮他不了,你给我站开!”

  乍见其师对自己如此疾言厉色,秦霜亦知自己这次怎样也帮不了聂风,当场噤若寒蝉,

站过一旁。

  雄霸厉声对聂风道∶

  “畜生!告诉我!究竟你为何失职?”

  聂风不语,他只是茫然看着前方,也许,就连他自己也不知自己为何失职?是因为他太

信任断浪?

  雄霸深知他脾性,若真的不说就是不说,故而转移目标,沉声问那群守阁的天下精英,

道∶

  “他不说!就你们说!快告诉我真相!否则我统统斩了你们!”

  那群精英本已在担心得要命,如今听帮主此言益发魂飞魄散,他们看了看聂风,又看了

看断浪,战战兢兢的答∶

  “帮……帮主,我们……也不大清楚,只是……昨夜……断浪携了……两坛酒前来……

探望聂风堂主,我们……大家都喝了少许,于是便开始……昏睡过去……,以后什么……都

不知了……”

  场中所有人骤闻此语,千百双眼睛不约而同朝正呆立着的断浪望去,俨如千夫所指,而

雄霸目光中的怒意,亦已落在断浪身上,似要将他撕为肉碎,岂料他还未执问断浪,戛地,

一直不想说昨夜情况的聂风终于开口道∶

  “不!”

  “不是断浪干的!”

  “你们,别冤枉他!”

  聂风所说的每一字都如此斩钉截铁!俨如他那日曾矢言“即使断浪向他说谎,他说的谎

都是真的”的语气一样!

  雄霸冷笑∶

  “嘿!蠢才!断浪送酒给你们后,你们便全军尽昏,他有极大嫌疑在酒中下了*葯,其

实以你如今的资质及本事,根本不轻易会被人下*葯,所以断浪利用你对他的信任,令你的

警戒松懈,他才轻易达到目的……”

  雄霸的推想亦绝对合乎情理!许多时候,最要好的朋友就是最要命的敌人!

  但聂风对断浪的信任依旧不为所动,他坚定的、一字一字的道∶

  “我,绝对信任断浪!”

  “他,绝不会出卖━━我!”

  乍闻聂风此语,一直不敢多言的断浪陡地一阵感动,鼻子一酸,心忖∶

  “风……你……你为何至此仍如此……维护我?我……真的值得你如此信任么?

我……”

  除了断浪,就连秦霜亦为聂风此等信心动容,至于步惊云,无论发生什么事,他的面也

不会动容!但,他的心中或许会的……

  雄霸不屑地道∶

  “哼!冥顽不灵!你居然仍如此信他!我问你!你凭什么如此信任这小子?”聂风直视

雄霸,义正辞严的答∶

  “就凭他与我……不变的友情!”

  雄霸只感到被聂风瞪得也有点震动,但还是失笑道∶

  “嘿!友情?”

  “好!那如今老夫就给你们的友情一个最严峻的考验!”

  他说着霍地抽出放于其龙椅畔一根两寸粗的皮鞭!那是天下会的……

  家法!

  雄霸朗声对聂风道∶

  “我如今给你两个选择!一,你就放弃对断浪的信任!让我带他回天下第一楼好好审问

他!二,你就尽管坚持对断浪的信任,坚持这段‘不知所谓的’友情!不过,你要为这段友

情付出代价!因为此事,一定要有人受罚才能干休!”

  “你若想令断浪置身事外,你就代他受我……”

  “三百鞭吧!”

  三百鞭?秦霜、断浪闻言当场色变,常人受刑三十鞭,已经痛不慾生,更何况是三百鞭

之多?更何况是由内力高不可测的雄霸亲自操鞭?这简直会致命!

  断浪当场焦灼如焚,正想张口叫聂风别要接受,谁知聂风已比他更快张口!

  还是那句话……他,义无反悔!他无悔!

  “好!我,就受师父━━三百鞭!”

  雄霸狂笑∶

  “好好好!想不到老夫所教的你,功力一日比一日进步,脑袋却反而一天比一天愚不可

及!你既然忠于友情,老夫就成全你,不再追究断浪!”

  “不过你且别太早高兴!即使你愿受三百鞭,此事还须有个水落石出!受鞭之后你大可

回风云阁,但明晚子正,日尽之时,我与所有天下徒众都会在三分教场等你,倘若你还认为

此事绝非断浪所为,你,便必须在所有人面前给老夫一个满意的解释及交待!”

  “若你不能给老夫一个满意解释,我并不会罚断浪!但我却会再正式重罚你!”

  “无论你曾为天下立下多少丰功伟绩,但帮规在前,为表公正,即使你亦绝对不能姑

息!你明白吗?”

  “你真的决定没有?”

  既然聂风拼死也在维护断浪,雄霸此举,无非是借重罚聂风以断浪恫吓,希望断浪为不

忍心聂风因他受罪而不打自招!惟是,聂风似乎并不想给断浪任何不打自招的机会,他又在

断浪要张口前抢先张口答∶

  “如果我对断浪的信任,会因为这三百鞭以及明晚的重罚而改变,那,我对他的,就不

是真正的信任!”

  “师父!聂风再重申一次!我绝对相信浪并没干过任何出卖我的事!即使你再正式重罚

我,甚至死,我也愿意坚信!”

  聂风一语至此,忽地“啪□”一声撕开自己上衣,精赤上身,正色道∶

  “师父若在重罚我也没有办法,请师父━━

  下鞭!”

  如此豪情,与平素温文、谦厚退让的聂风简直判若两人!原来一个人竟可为友情变成这

样!可见他对断浪的友情非比寻常!

  雄霸本来只是想对他及断浪恫吓,毕竟聂风对他仍有少许利用价值,惟此刻亦给聂风强

硬的态度弄得下不了台,本已极怒的他更即时面色一沉,暴喝道∶

  “好!想不到老夫教出一个硬得像铁的徒儿!那你就给老夫先吃三百鞭吧!”暴喝声

中,雄霸手中鞭已重劲挥出,鞭劲如刀,“裂□”一声,第一鞭已将聂风肌肤抽得皮开肉

绽,爆裂迸血!接着便是第二鞭,第三鞭……,霎时“裂□”之声迭起,人与鞭之间血肉横

飞!秦霜早已别过脸不忍观看!步惊云却是一片死寂!

  眼见聂风为维护自己受此痛苦,断浪更是羞愧难当,他眼眶一热、一红,哽咽的劝∶

  “风……,我……断浪今生能遇上……你这个好兄弟,真是……我最大的……福气!

但……你何苦为我……这个被人看不起的……贱人,白白受此……痛苦?”

  “住口!”雄霸虽一鞭比一鞭用力,惟聂风依旧如泰山一般,在血泊中傲立,他终于出

言喝止断浪∶

  “你若还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你就是真正的━━贱”“那就连我也要看不起━━

你!”

  乍听聂风如此喝令,断浪登时噤声!因为他知道,一旦聂风决定了的事,即使任何人如

何劝说,他都会绝不改变!

  只是,断浪不但止声,他还像秦霜一样别过了脸,他也不想再看下去。

  他并非不敢看聂风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九章 去留肝胆两心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四大天王之夜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