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英雄》

契子

作者:马荣成

人活着;为了会什么?

为了达成内心的慾望?为了在轮回的巨轮中肆虐?

经历了生,老,病,死……体会过贪,慎、痴之后……便什么也没有?

“答案。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

他活着;却只是为了“刀”。

对他来说,刀比生命更重要。而刀切割人肌肤爆射出的血花,也比一切都还要美丽和壮观……。

刀;就是他活着的意义。

自从他把自己的双目挖下来的那一天开始。他更清楚看见了他的命运。一切的浮光掠影也自死寂的黑暗中扫除……只剩下一条康庄的生命大道展现在他的眼前。路是血所涂染的赤红,路旁尽是堆积如山的尸首,路的终点是一个虚幻的概念:“无敌”。但对他来说并不虚幻,因为“无敌”便是他生命中的一切,也是他的名字。

某一天,他的妻子跪在地上痛哭了很久……。要求他的丈夫不要抛弃妻儿远去。但他却完全没有听见他的妻子的痛哭声。他只沉溺在脑中对敌时敌人的惨叫声和哀求嘶叫声之中……。

他拿起了刀:步出了家门。

然而;他的妻子的痛哭声却消失了。只剩下他步出家门的脚步声。

因为他步出家门之前,用刀将他的妻子杀掉。

他拭抹着刀锋上仍带微温的鲜血,踏上了他唯一所能着见的生命之途。他嘴角有点笑意,因为他刚刚卸下了绊着他多年的沉重包袱:他把他的妻子杀死了。

从此以后,便只剩下他的刀;与他的名字。

无敌。

一个不足十岁的小孩子从门缝中看见了父亲亲手把自己母亲杀掉的情景:小孩看不见刀光,只看见母亲的血在颈上的大动脉上如泉喷出的光景,犹似霜雪般洒落在榻榻米的麻缝之中……。

小孩的泪已流满了一脸,但他仍不作一声,就是咬得嘴chún流血也不给自己吭出一声悲呜。因为他仿佛知道,只要有些微的声音出现,他便会立刻步上他母亲的后尘。

过了很久很久,小孩才敢步出自己的房间来到母亲的尸身旁边,但是此刻她的母亲己散发着腐肉的尸臭,颈上一条细小的裂缝中已钻出了十多条蠕动的蛆虫……敬爱的母亲已转眼成为了一件无比恐怖的死物。但在小孩的心中,这“东西”仍然是他最敬爱的母亲。

“哇——!”哑忍了七日七夜的悲鸣终于在小孩抱着母亲身体的同时爆发出来。

一个男人在一间封闭的房间内盘膝而坐……。

他的相貌比他的实际年龄年轻得多,但这并不表示他所经历过的风霜比一般人少。反而他前半生所遭遇过的风霜比任何一个人还要多。

但是,他的风霜和不幸已经在若干年前停止下来。自从他的妻子死去,一对儿子跌人汪洋怒海的那一天夏然而止……。

痛苦、灾劫。悲哀在那一刻已经完全停止。之后的十多年,他只是静静地、平凡地度过,平凡得仿似没有人知道他存在着。生活在此地一样,尤其是他不爱说话的沉默个性,更令他隐藏在人海的深渊里。

干着简单而平凡的掌柜工作,打理一所在世界上每一个角落也会存在的唐人街中国酒楼的业务,占据了他的青春生命……。

一干就十五年……。

一切只为了平复内心的枪痛,一切也只为了对一位恩人的承诺:

“退隐杀戮江湖;追求内心的宁静。”

但他愿意吗?如果以行为作为判定心中的意志的话,他是愿意了。

他的眼睛睁开了,可以看见他成熟的双瞳内仍残存着年轻人的那股冲动人焰,在滚滚而动。

他的双臂动了,以十分缓慢的速度转了一个圈。然后抱在怀中。但是当他的手挥动的那一刹那,房间内的一切也在震动。挂在墙上的字画掀起了一角、桌子上的茶杯溢出了茶。椅子也微微向后移了半分……!?

他的武功原来从来没有放下过。十五年的苦练,已使他进人了中国武学中的最后化境……。当然,这个秘密在他所居住的唐人街中知道的人不出五个。

这五个人也是唐人街中唯一知道他除了是“华掌柜”之外的真正名字一一“华英雄”。

华英雄;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名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华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