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英雄》

第13章 天煞孤星

作者:马荣成

“这便是你华英雄的宿命所在!”命煞的语气愈来愈强烈了,而且双眼中更爆射了凶杀的光芒!

华英雄也抑压不了心中的狂跳。

“在你二十岁那年,‘天煞孤星’转入大运,主宰你全部命格,你已成为‘克煞魔体’,所以我可以肯定你二十岁前,你所有的亲朋戚友甚至敌人都会舍你而去!否则不得善终!”命煞大声道。

命煞叙述的都是千真万确,英雄反复思索自己的种种际遇,他与妻儿子女生离死别的一段悲惨往事也剧烈地浮上了他的心头。还有他的朋友,甚至仇敌,只要与他有关联的人,哪个不是彼厄运所缠,不少更加死于非命!?

他心中所感到的那份凶兆,便是这个意思!!

“嘿!”命煞发出一声冷笑。“华英雄,这便是你‘天煞孤星’的宿命,你的挚友罗汉就是被你所克杀的!当日我遇上罗汉先生,为他占了一卦象。卦象显示他身边有一克星存在,所以他过不了今年的七月十五日。老身细心推敲,占算出那害人性命的‘天煞孤星’便是你华英雄!所以老身叮嘱罗汉先生,若他身受什么不测,便要你立刻来见我!我要把你的宿命全部告诉你,我要你知道你就是一个不祥的人!”命煞斩钉截铁地道,双目吐出迷幻人心神的绿光。

英雄心头大震,沉思:“十五年前,我与罗汉一同隐居唐人街,双方一直相安无事,及至最近我重涉江湖,他便在钢牛谷冤枉惨死……莫非,他的死是因为我的命格所克?”

“还有剑圣前辈、金做师父。洁瑜……很多很多人,他们也是与我有所接触之后辞世的,难道这便是我的宿命?”英雄想到全身抖颤,汗水洋样而下。“那股会把一切东西也毁灭的‘凶兆’原来便是自己?”

“你便是‘天煞孤星’,一切也因你而起……你便是‘天煞孤星’,一切也因你而起……”命煞犹似念咒地催眠华英雄。

天上的黑云不断聚厚,瞬间已是灰天黑地……

英雄的神志已渐变模糊,命煞哺哺的咒语在他双耳中徘徊不散。他已陷入了自己的内疚和迷失中……

“你的妻儿子女也是因你的命格遇害,你的朋友罗汉也是因你的命数而克亡,你是个累人害物的煞星,你继续活下去,只会令更多人为你无辜而死……”命煞一边说,那些烛光便忽明忽暗,映照得命煞那苍老的面容倍感阴森可怖。“所以,唯一的解决方法,便是你自己必须要——————”

“死。”这个字一说,十三支蜡烛的火舌便如毒蛇般疯狂蠕动。

“呛。”被命煞催眠的华英雄竟抽出了手中的赤剑。

“你注定终生孤独,为了朋友,为了关心你的所有人而轻生,也就是大意所在……”命煞继续催眠华英雄放弃生存的意慾。

“不错,我就是害人的‘天煞孤星’,残留在世上又有什么意思了?”英雄已把剑锋抵在自己颈项大动脉位置之上。

只要他使劲一拖,那么一切便会完结了。

“割下去,割下去吧……一切的罪咎也会因此而消解了。”命煞面露出狂喜之色,因为她的目的快要达到了。

剑锋已深入了皮肉中,一丝血水渗了出来。

“嘿……嘿……”命煞笑了,她的笑容令她原本衰老不堪的面容增加千百倍的丑陋。命煞,她显然不是一个普通的占卦师,她的真正目的似乎是要取华英雄的性命?究竟,她真正的身份是什么?

远离纽约市中心数十公里内的大森林区。一条巨大瀑布之前,一个年约三十岁的俊美男子正在展示他的武功。

只见他从瀑布顶上跃下,双掌一收一放,拉出了一道赤红色的火焰。火焰在那男子双掌的推动下焚烧得愈来愈巨大。男子双掌下压,火焰便轰在瀑布下的水潭中,激起水花万丈,而且一大团的水蒸气犹似一条白色气龙,直卷上半空。绩绕未散。

男子翻身,几个起落!便轻巧地落在水潭旁的三个白发老者身前,三个老者面露赞许之色。这三个老人便是罗修门中的“天音三老”:天琴长老,雷鼓长老及金钱长老。而那个男子便是他们的弟子,“五术人”中的火四郎。

“四郎,你的‘烈火四象诛仙邪功’已经大成了,好!”金钱长老开心他说。

“多得三位长老悉心教导,四郎才有今大的修为。”火四郎恭敬他说。

“四象诛仙邪功”乃是东流罗修门的镇派绝枝,从来只有罗修门的掌门才有资格修练。“四象诛仙邪功”共分四象,分别为“暴风”。“奔雷、“烈火”及“疾电”。“天音三老”自金太保上台后,极之不服,碍于门规森严,不敢造次。所以决定暗中训练一个出色的人材,以便发动政变时利用武力对付金太保。经过秘密的挑选后,一致同意最理想的人选便是“五术人”中的火四郎。

火四郎生性淡泊名利,但对武功却克勤用功。三老主动收他为徒,火四郎更加喜出望外。“天音三老”乃前任罗修门主的忠心手下,由于屡建奇功,所以前任门主分别传授三老小部分“四象诛仙邪功”中“疾电”及“烈火”的口诀作为奖励。三老为了令火四郎武功速成,故把自己所识的四象功口诀也传授给他。两年后,火四郎已尽得“烈火”、“疾电”四象邪功的精髓,成为罗修门中的超级高手。

而此时“天音三老”亦将慾推翻金太保之事向火四郎道出,火四郎本身却无此慾望,奈何他已尽得“天音三老”真传,又对三老敬爱尊重,所以己是骑虎难下。此番来到美国,“天音三老”便如金大保所料一样,随时预备发动政变。

“四郎,你的四象功已臻化境,看来我们一直等待的时间也来临了。”雷鼓说。他说的“时间”自然就是发难的时间了。

火四郎低首,面露忧色,其实他一向不赞同发动政变,推翻金太保。

“四郎,打垮金太保之后,你便是新一代的罗修门主,怎么你好像不开心似的?”金钱长老问道。

“请恕徒儿无礼,金师兄掌教后,教务蒸蒸日上,我觉得他比谁都胜任做门主。我们何必节外生枝,增加杀戮呢?”火四郎道。“但是,无论如何,他都不是大和民族的人!”金钹长老义正辞严地说。“罗修门是大日本帝国源远流长的武术流派,若是给一个金发蓝眼的洋人发号施令,那是本门与日本国民的耻辱!”

“金师兄乃本门嫡传,何必因种族之见而内哄起干戈,自相残杀呢?”火四郎说。

“四郎,金太保虽然是本门弟子,但他始终不是日本人。加上他野心巨大。今翻率众前来美国,也只是为了自己的仇恨、私慾而做事,他有顾及罗修门的利益吗?若给此洋人掌教下去,罗修门必败在他手上。况且今次来到此地,正是我们师徒四人发难的最好时机,这个机会一失,回到日本,金太保亲信众多,我们更难发动政变。”一直沉默,性格比较冷静的天琴长老说道。

“四郎,看你优柔寡断,一脸狐疑,你真是令为师好失望呀!”暴噪的雷鼓长老说。

“对不起。三位师父……徒儿只是不想同门厮杀而已……”火四郎低首道。

“四郎,罗修门百年来的荣辱,全紧于咱们师徒之手,你是绝不可以循私畏缩的!”金钹怒道。

金太保武功空前厉害,这是“天音三老”最担心的事情。三老年纪老迈,所以若要政变成功,火四郎是十分重要的一环。如今火四郎战意并不鲜明,那对整个行动影响其大。

“天音三老”当然并不知道金太保已先发制人了。

远方传来一个罗修门忍者的叫喊:“门主拜访三位元老!”

“金太保突然找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三老不禁满腔疑团。

“四郎,你先回避一下。”天琴向火四郎道。

“是!”四郎身如疾电,已穿入了大瀑布之内。

过了片刻,金大保与十多名忍者,还有:‘五术人’的其余四人出现在曝布水潭之前。其中‘五术人’的木子与水千面搀扶着一个似因重伤而昏迷了的人,他便是金太保的人室弟子:邪童。

“五术人”的其余四人,金三绝是一个年约三十岁的壮汉,擅长暗器与腿法;土原权是一个七尺高的巨汉,手持一支重逾百斤的铜杖;木子则是一个年约十七。八岁的美貌小姑娘,精通忍术及用毒;水千面则是一个相貌十分丑陋的男子,面上纵横交错着数之不尽的疤痕,他擅于易容和暗杀。四人也是金太保的忠心得力手下。当然,四人的武功相比“五术人”中剩下的一个火四郎,也是远远不及。

“天音三老”看见金太保率众而来,已知来者不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华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