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英雄》

第14章 四象诛仙邪功

作者:马荣成

“掌门大驾光临,老朽有失远迎,请问门主有什么要事吗?”金钱长老充当三老的发言人向金太保说道。

“昨晚小邪修练本门护体神功‘金甲元功’时,不慎真气误人岔道,故我特来请三位长老替他诊断。”金太保说。

天琴长老环视四周,观察到各忍者所站之处皆是封杀了所有去路,金太保此次来到,必定有诡计,故他口中说道“好吧!”心中却在沉思“难道我们慾叛变之事已给他知道了,今番借故来先发制人?”天琴侧看雷鼓及金钹长老,他们目光一接触,便立刻明白了彼此也有相同的想法。

三老精通脉理,一替邪童把脉便知邪童并非走火入魔,而是给强横内力封塞经脉而昏迷。这一切显然都是金太保所下的手脚。

“禀门主,小邪身上有三处血脉不畅,性命却是无碍。”天琴说。

“天琴,若以内力打通小邪闭塞的经脉,他便可彻底痊愈了,是不是?”金太保道。

“不错。”天琴说。

“我们之中,论内力深湛,舍三老莫属!相烦三老高抬贵手,替小邪打通比塞的经脉吧!”金太保说。

“邪童明显是给金太保内力所封,他此举是借题耗损我们内力。”金钹长老轻声向天琴耳语。“不如现在就反了吧!”

“四郎战意狐疑,我们难操胜算,不宜轻举妄动,何况替邪童打通经脉,最多耗损我们十分之一的内力吧!”天琴也轻声向雷鼓与金钹二老说。

“这三个老家伙暴躁了,倘若不替小邪行功,那便公然违令!”金太保心道,口中却说:“小邪乃是我入室弟子,行功迟了则恐有变,请三位长老尽速眷小邪输入内力吧。”金太保心狠手辣,步步进逼。

三老迫于无奈,替邪童疗伤通脉,雷鼓、金钹二老分别握着邪童左右手腕,而天琴则单掌按在邪童的心坎穴上。三老的内力慢馒输入邪童身体之内,冲击他体内三股金太保事先注入阻塞经脉的真气。

行动过了一刻,金太保缓缓步近小邪,说:“三位长老,待我来助你们一膏之力吧!”金太保说罢,续劲右掌,按在邪童百汇穴之上。

金太保输出强横的内力,却不是协助卫穴通脉,而是把三老输入小邪体内的真气钳制。

“不妙。”三老立刻感到他们的内力已受制于金太保。

金太保钳制了三老内力,当下急剧收劲,三老的内力便如江河决堤般被金太保的内力牵引着,涌人邪童体内,再注入金太保右掌之中!三长老雄浑无伦的真气流经邪童身体,令他一震而醒,更感四肢真力充盈。金太保利用邪童身体作饵,正在狂吸三老的百年修为,倘若三老这制吸下去,内力将会涸尽而亡!

“金太保,你欺人太其了!”天琴生性冷静,此时也是狂怒不已!

“反了”雷鼓长老暴哮。

三老同心,雷鼓长老厉吼一声,三老同时撤离小邪身体,运劲向全太保轰去!金太保早知有此一着,运起罗修门护体神功“金甲元功”挡架三老来势,纵身上跃。

“‘天音三老’,你们是作反了!?”金太保怒道。至此,他果然利用毒计逼得“天音三老”提早发难。

“少说废话,纳命来吧r三老一出手,已是犯上造反重罪,他们再不犹豫,发动石破天惊的攻势,攻向金太保!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三老一时间已攻出过百招杀手,把金太保的身形逼得飞上了十丈半空。但是金太保有神功护体,中招只痛不伤!

“三位圣老若还不停手,休怪得罪!”降妖刀出鞘,挥刀就砍!

刀气森寒,逼飞了三老,刀气过处,地上残留了一道刀痕,罗修门众亦被强大刀气逼得四散。

“门主的力量果然霸道无比,‘天音三老’造反,无疑自掘坟墓!”邪童心道。

三老落回地面,已被罗修门众所包围,但是他们却一点惧色也没有,因为在三人眼中,敌人便只有一个金太保而已。

“金太保的功力比我们想像中更强横。”金钛长老道。

“势成骑虎,今日就与他拼过死活!”雷鼓长老怒说。

只有天琴长老斜视瀑布,因为他明白,所有胜负的关键便在于瀑布后山洞内的火四郎一人身上。

金太保也还刀回鞘,说道:“‘天音三老’叛逆犯上,罪大滔天,念在你们是元老身份,我赐你们切腹谢罪!”金太保目的已经达到,故作宽容。

“我等亦知罪无可恕,若你肯辞去掌门之位,我们一定切腹抵罪!”天琴长老说。

“胡说,罗修门成为日本第一门派,霸业如日方中,都是我金太保领导后的成果。我对罗修门只有功而无过,你凭什么要我辞去掌门一职!”金太保怒道。

其他旁观的罗修门人也有同感,他们只认为这次造反全是‘天音三老’不是。

雷鼓心下大怒,大声说:“罗修门是大日本国武术支柱,绝不能让这个洋鬼子做掌门,掌握罗修门命运!凡我罗修门弟子,都应以国家荣辱,本门兴衰为重,合力驱除金太保,还我大日本人为罗修门主之位!”他说得振振有词,其他人也无不愕然,不知所措。

“哈,原来是种族歧视?他妈的我金太保乃上一代罗修门主嫡系,我虽是洋人,但我的心却是大和民族的心,日月可昭!今日你三个老匹夫借故造反,死罪难饶。现在我便以罗修门主的身份,清理门户!”

降妖刀再次出鞘,一股森寒的气劲直袭众人面上。此刀乃罗修门内法器、传闻死在此刀锋下不下一千人,所以刀带着寒极阴气,锋利无比。难怪强如地狱门太阴毒宗,当日亦被金太保一刀断掌。

“全太保,你无非也是想逼我们造反,然后清除异己!哼!来吧!”金钹圣老一掌向瀑布水潭拍去,掌风到处,水潭中飞出几件物体,那些正是“天音三老”的兵器。“取兵器!战吧!”

天琴长老取了一个三弦琴;金钹长老则取下一对纯金铸造的金钱;而雷鼓长老的兵器则是一个大鼓。

邪童为讨金大保欢心,喝令所有人:“快把这三个犯上作乱的老匹夫宰了!”众人不敢违令,掷出各种暗器和毒性葯弹。

“雕虫小技。”天琴长老拨动手中的三弦琴,琴音以强横内力弹奏,透视出尖锐刺耳。夺人心魄的音波,音波有形有质,犹似一个指法高手指用指劲将袭来的暗器震飞。接着,雷鼓长老使劲拍打在雷鼓之上,声如霹雳,直撼所有人心房。严如一个用拳高手,用拳轰击听者心胸,罗修门众顿感五脏绞痛,心如刀割般撕裂。

“老二,姑念他们是罗修门后辈,也是身不由己,放他们一条生路吧!”无琴长老道。

“死罪可免,恬罪难饶,惩戒他们,也削减金太保的实力。”金钹长老说罢,金钹互击,发出刺耳的坚强声,仿入一个用掌的强手在所有人脑门拍了一掌,大部分罗修门众也受了内伤,吐血当场!众人被震得人仰马翻,只有一个金太保不为所动。

“犯上作乱,此时还伤及同门,‘天音三老’,你们是死罪难饶!”金太保提刀疾劈,已向三老雷霆万钧的攻去。

“金太保修练‘金甲元功’已臻化境,全身刀枪不入,但元功到了极限,仍剩下半寸‘罩门’只要找出‘罩门’所在!我们必可杀掉此人厂天琴长老一翻身,避过金太保刀气,右手运指如飞,弹出如凌厉指劲的琴声,直刺在金大保胸口的各大要穴之上。

“想找我‘罩门’所在?发梦厂金太保横刀就向天琴削去。但刀招至中途,竟被金钹长老的金钹挟着!

雷鼓猛拍鼓声,密集的拳劲便疯狂轰打在金太保背门穴位之上。

金钹长老运劲腿上,已扫中金太保咽喉。

金太保对于“金甲元功”极为自负,因此练功时忽略身法及招式,此刻与经验丰富的“天音三老”埋身肉搏,高下立判。

瞬间,金太保身上一百零八个穴位已有半数被攻击过。这令自负的金太保狂怒攻心。暴哮一声,全身已运聚“四象诛仙邪功”气劲。

“是‘四象诛仙邪功’!?”三老不禁一惊。邪功乃惊大动地的武学,一经施展,威力无可估计。金太保注劲降妖刀上,“挣”的一声巨响,已震开金钹!金钹长老虎口更被震爆溅血。

接着金太保人刀急旋,强大气流轰出,三老立刻被强风轰飞,这正是“四象诛仙邪功”的“暴风式”。

顷刻,风起云涌,金大保怒掷出降妖刀,刀如疾电,已刺入雷鼓长老手中的大鼓之上,战鼓立刻爆碎!

啪!金太保双掌合十,带动天雷怒哮!由上而下疾劈向雷鼓长老身上,这正是第二象神功“奔雷式”!

恐怖的“四象诛仙邪功”,引动大自然的可怕力量,“奔雷式”引发的大雷,除了震得在场所有人掩耳吐血之外;这记天雷,更惊醒了远在数十公里外的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华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