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英雄》

第15章 绝函

作者:马荣成

世事往往难料,世间上的一切便是如此巧合地发生。

金太保使出“奔雷式”引发的天雷怒哮,竟惊醒了在数十公里外一座建筑物天台上的他!

华英雄。

在他的剑正要割下颈上动脉的一刻,天雷的怒鸣令他在迷糊中醒觉过来了!“我在干什么了?”英雄不禁满腹疑团。

“妈的!功亏一篑,难道真的是天意?”命煞沉思。

英雄还剑入鞘,怒视命煞,说:“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杀我?”语气之中带着一股威严和巨大气势,命煞不禁心中一寒。

命煞也不作隐瞒,把自己真正的身份说出来:“老身乃是黑龙司令麾下‘q’级杀手,特来取你狗命。华英雄,你敢与黑龙会为敌,杀黑龙会的人,今天你便要付出代价!”

黑龙司令麾下共有四级杀手,分别为“a’,“k”、“q’、“j”四级:每级有四人,此十六人乃黑龙会内精英之精英,武功奇高,多年来辅助黑龙司令。今趟阴阳使受金太保唆使,向黑龙司令告状,司令早忌华人势力,现在竟给他知道唐人街内有一绝世高手华英雄存在,他更视为心腹大患,故特派‘q’级杀手命煞前来对付华英雄。

但是,命煞在黑龙司令命令出动之前,已与罗汉算命,知道了英雄的存在。故此在罗汉的遗书之中,罗汉希望华英雄去找命煞……这到底又有什么玄机呢?

这个疑问,华英雄也想到了。故此他向命煞问:“你是如何遇上罗汉的?是黑龙会派你来对付我俩吗?”

“华英雄,我不怕将所有事情也告诉你。事实上,在司令未知你存在时,我已知道了你这个‘天煞孤星’的存在。因为我与黑龙会司令曾经占算过一课。”命煞道。

“你曾替黑龙司令占卜?”英雄一时间也未能完全了解命煞所指。

“司令乃旷世奇才,武功、才智、运势、命格也是人中之龙,世上根本没有几个人可以与他为敌。但是司令命中所示,却有两粒星宿可坏他大事,碍其霸业,其中一颗,正是你华英雄的‘天煞孤星’!当我知道了这件事之后,我便明查暗访,终于给我算出‘天煞孤星’便在唐人街内。当时你隐姓埋名,我根本不知道‘天煞孤星’便是你华英雄!直至无意中遇上罗汉,老身替他占了一课,算出他将不久人世,而他死亡的原因便是由他身边的‘天煞孤星’所引发,所以我便从罗汉口中肯定了你便是那星宿之人!本来我慾与你见面,是要从你的八字来证明我的揣测,但是凑巧昨天,司令忽然向我对你下格杀令!这真真正正是天意安排的巧合。”命煞道。

命煞再次道出罗汉是受英雄命格所克死,英雄不禁问:“命煞,你刚才替我算命的一切也是属实?”

“华英雄,今日我的任务虽然是取你性命,但你是‘天煞孤星’的命格却是千真万确!倘若你再留在世上,只有令更多人因你而死。”命煞狠狠地道。

“命煞,你既能未卜先知,今日一战你已心中有数了。”英雄道。

“荒谬,我接获任务后,从不自卜,以免行事受心理影响。”命煞反扑说。

“命煞,你既相信命运主宰人生,应该自行了断,我饶你一个全尸!你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你,今日,你根本不能够杀我!”英雄厉声说。

“混帐,老身偏不信命广命煞失控地大喝,她身前的烛光暴长,火舌如十三条火龙,直噬向华英雄。

英雄纹风未动,吐纳真元,气劲猛然急吐,十三道火舌已被英雄内力所操控,结集成一巨大火焰,反向命煞轰回去。命煞狼狈闪避,她的占卜水晶球已被火焰轰成碎片。

“恐怖!他的内力修为之深,已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若单打独斗,十招之内,我必死在他手上……怪不得他有资格成为司令的命中克星了?”命煞心想。

“命煞,凭你这点道行,要杀我根本毫无可能,不过若然你肯回答我一个问题,我便让你一百招,既不动及挡架,你认为如何?”英雄倏然说出了这样的一个交换条件。

“哼!一百招内不挡架,岂不是自杀?”命煞狐疑地想。跟着说道:“好!老身接受你的条件,你要问什么?”

“你既说我对身边的人有刑克之命,那么,有什么方法趋吉避凶呢?”英雄问。

“嘿,你终于也信服老身的神机妙算了!不怕老实告诉你,若是朋友,你只要疏远他们便行。”命煞道。

“若是我的儿子,那又如何?”英雄沉默他说。英雄与华剑雄刚刚重聚,剑雄又被金太保掳去,不知生死,这怎叫英雄不担心了?一直以来,英雄所担忧的就是连累亲人的这回事,故此他不惜以性命相搏,求解决之法。

“你与儿子有血脉相连,命运中息息相关。如果你想你的儿子超过十八岁阳寿……你就要与他断绝父子之情,其次是……你先死!”

英雄听罢,心情十分激动,牙关也咬得嘲嘲作响。

天,是一直在作弄着他吗?

一腔悲愤无处渲泄,华英雄只有仰大长啸:“老天,你主宰我华英雄的命运,赐我身负旷世奇功,却又安排我与亲朋相离,孤独一生,这便是你的所谓‘天命’吗!?”

英雄怒哮,四周仿如卷起十级狂风,天台上的破旧水管也被怒鸣喝爆,命煞更被震得掩耳狂退。

“鸣……他根本不是人k”命煞的血也从口中吐了出来。“你要知道的事我已经告诉了你,接招吧!”命煞扑上,一记牛刀已轰在英雄胸口上,英雄果然不挡不避。

命煞见英雄守信,拳、爪、指、掌如狂风暴雨洒在华英雄身上,转眼间,命煞已攻了五十招,华英雄亦捱了五十招。

命煞只感双手麻痹,她的手竟被英雄的护身气劲震得酸麻,而英雄只是衣衫破损,身上却连伤也没有!?

“好可怕的人,普天之下竟有内力如此深厚的人?天亡我也厂命煞不禁垂头丧气。因为她明白就算英雄再多让他百招,她仍没有资格杀他……因为命煞的修行根本连英雄的护身气劲也轰不破。

“还有五十招,再来吧!”英雄怒视命煞道。

命煞被英雄的目光逼得连退数步,心中也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天……煞……孤……星!”一边吟一边退,命煞已退到天台的围栏前了。

“你现在才明白天年将至的那份惧怕吗?”英雄怒道。

命煞大哮一声,竟从天台跃下。英雄抽出赤剑,已跃出了围栏,“休想走!”红光一闪,命煞跌在一货车的顶部再重搓在地上,左臂己与身体分家,血如泉涌,命煞在街道上打滚惨号,她的一条膀臂被英雄斩去了!

华英雄出招狠了,他是在渲泄命运作弄他的那股怒火。

“命煞,认命吧。”英雄已落在街道上,提剑向垂死的命煞步去。

“华英雄……今日死在你剑下,我心服口服……但你可否替我完成一个遗愿……”命煞上气不接下气他说。

“你即管说吧。”英雄道。

命煞从怀中取出一个黑色信封。“这是……一封密函……请代我转交……黑龙司令……”

“黑龙司令!?”英雄也感一阵诧异。这个一直与自己素未谋面的黑龙会首领,似乎与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华英雄……这函件内有重大天机……请妥为保密,而且你必需亲手交给司令……你会食言吗?啊……”命煞吐着血说。

“华某答应你便言出必行!”英雄接过密函。“现在,你可以上路了。”

“华英雄……你是天煞孤星……活在世上只会令更多人为……你而死,何必呢?”命煞临死前仍在告诫华英雄。

“命煞,命运虽由上天主宰,但我却更相信:人定胜天!”手持赤剑一挥。命煞的头颅便跌在地上,面容仍残存一丝诡异的神色。

赤剑回鞘。英雄慢慢步远命煞的尸身。

命煞的死,带给华英雄很多的启示……人真的要顺着命运的安排而前进吗?抑或……人根本有能力扭转一切,如果你从不妥协的话?

不过,可以不妥协吗?

可以把世上一切也轰破的双掌,正向雷鼓长老的身上轰去……

掌未到,掌风已扫得雷鼓长老七孔流血。

天琴。金钹已被金太保暴风式卷飞远处,眼看抢救无门,不禁同声惊呼!

不过,瀑布中却激射出一个火球,直向金大保与雷鼓长老方向扑去,火球中却听见一把声音大叫:“勿杀我师父!”这火球自然便是“天音三老”的徒儿火四郎。在瀑布之后,火四郎已知三位师父被逼造反,奈何他意向未决,一直忐忑不安,直至雷鼓长老命悬顷刻,他才决定出手!

“嘿。火四郎,你终于肯露面了!”金太保狂哮。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华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