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英雄》

第16章 同门生死决

作者:马荣成

  火四郎已运聚“烈火式”的最高功力,挥掌拍向金太保。金太保脚踢开雷鼓长老,

双掌与火四郎迎上!“拼吧!”

  霹雳!……

  一股震裂穹苍的巨爆声响起!

  “火四郎的功力果然非同凡响,妈的三个老鬼竟将毕生所学也传授了给他来对付我!”

金太保心中不禁一惊。

  双方各被彼此内劲反震弹开。金太保退在水潭岸边,双手一分,“暴风式”四象功

内劲卷出,卷起刚刚毁了雷鼓长老大鼓的降妖刀,激射向退到瀑布前的火四郎身上。

  “四郎!小心!”金钹长老急道。

  火四郎绝非弱者,空手入白刃,双掌合十便接着了降妖刀!但金太保这记攻击只是

扰敌招数,他的真正目标是刚落在岸边的天琴长老。金大保“奔雷式”推动的一掌已向

天琴长老扫去,天琴惊魂未定,来不及反应,手中三弦琴已被金大保击碎!

  天琴已打算与金太保同归于尽,贯劲双指,便向他双眼插去。电光火石之间,天琴

双指插在金太保眼皮之上,而金太保的掌亦印在天琴胸口之中!但金太保有“金甲元功”

护体,只痛不伤。而天琴胸口爆出清脆的裂骨声,他的肋骨已尽碎!金太保并没有吐劲

杀他,转掌为爪,抓住了天琴长老的胸口。

  火四郎丢掉降妖刀,已救不了大琴,“师父!”他翻身落在金钱长老身前。

  “火四郎,天琴这叛贼性命已落在我手上,你再动,我便吐劲毙了他!”想不到堂

堂罗修门主,竞使出了挟持人质的卑劣手段。事实上,刚才金大保与火四郎交拼了掌,

已知道火四郎功力非同小可,若单打独斗,自己也没有十成必胜的把握,况且加上“天

音三老”合击,自己便必败无疑。

  “掌门,求你放过天琴长老一命!”火四郎毅然下跪!火四郎是一个重情的人,内

心比之更加炽热,大概这便是至今他仍然在罗修门担当卑微角色的原因吧!

  “四郎,上前与金大保拼了吧!”金钹长老怒道。

  在金太保爪下的天琴长老也耗尽最后一分气力说:“四郎……不要理我……快杀了

这卑鄙小……人!”金太保见天琴仍在说话,爪下吐动,天琴又吐出一大口鲜血。

  “火四郎,如果你想我放过天琴,你便自废右臂吧!”金太保狡猾地道。

  火四郎犹豫了……他与金太保相处多年,早对他的性格一清二楚,如果自己废了一

臂,他与“天音三老”的性命也会不保!

  但是,他的个性会容许他看着自己的恩师断送性命吗?

  “四郎,你在想什么了?上前拼出生天吧。”站在火四郎身边的金钹说。

  这时,刚才被金大保一脚蹬进水里的雷鼓长老也跃回火四郎身边,说道:“四郎,

我们三个人拼吧!天琴绝不会在死的!”

  “火四郎,你给我决定吧!”金太保怒喝。

  火四郎内心挣扎。同时,心乱如麻的还有她——五术人中的木子。本子原来一直暗

恋着火四郎,只是一直也没有机会表白,此刻火四郎正处于如此的危局之中,这怎叫她

不心乱了。

  “火师哥怎会参与今次叛变的?他一向也是不爱权势的人……还有,我怎会有一份

不安的感觉了?难道……!?”

  木子环顾四周,见不少罗修门人坐在地上运功疗伤,但独独不见了擅于易容的“五

术人”之一:水千面门

  就在火四郎作出决定拼命的同时!奇变骤生。雷鼓长老竞在怀中抽出一把三尺匕首,

直插入火四郎小腹之上!

  “怎会……!?”火四郎惊觉已经迟了。

  距离瀑布不远处,有一个深入地底十尺的地穴,地穴深处,便藏着被金太保在唐人

街掳了回来的华剑雄,他双手双脚被牛筋所缚,口也被布条封着。自从金太保捉了他回

来之后,他一直假装不懂武功,任由摆布。不过,聪明绝顶的他只是一直等待着一个脱

身的机会。

  他的耳朵正细心聆听地穴顶上两个看守他的忍者的对话。

  “爆布那边好像发生了大件事?”其中一名忍者道。

  “难道‘大音三老’存心叛变的事是真的吗?”另一个说道。

  在两个忍者的对话以及刚才听见的碰打声之中,剑雄已知道他的机会来了。甫一使

劲,手脚上的牛筋已被扯断。他自小在地狱门中被上一代门主培训,功力根本十分强横,

只是他明白金太保比自己厉害得多,所以才苦心守候机会。剑雄背起背包及那柄油纸伞,

跟着双手按着洞壁,施展壁虎功,人便如一条游鱼般跃出了地穴。

  两名忍者见剑雄破穴而出,大声喝止,抽出兵刃便向他砍去。

  “对不起,除了你们口中所说的掌门之外,这里没有人是我的对手!”华剑雄抽出

油纸伞向二人刀上一格,两柄武士刀已被击得脱手飞出。原来剑雄手中的这一把油纸伞

并不是一把普通的雨伞,而是地狱门掌门的信物:掌门天罗伞!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天罗伞分刺两名忍者心坎穴,二人便被点倒,晕在地上。华剑雄的武功果然十分高

明。正当他预备转身便逃的时候,一名老者已挡在他身前,那老者不是别人,正是被金

大保废了一掌的太阴毒宗!

  “又是你?”华剑雄大惊。

  “少主人,本座乃地狱门毒宗,奉了地狱门元老会的命令,特来美国把少主人带回

地狱门复命。”毒宗的话用词虽恭敬,但语气却一点也不客气。

  “毒宗,你既是地狱门的人,便该听从我命令,我来美国是要找我爹华英雄,待我

与他见面后,我自然会回中土地狱门交代广剑雄说。

  “少主人,老纳千里迢迢来到异乡,饱经风霜……而且为了找你,更损失了一只左

掌,今日,我是决不会给你轻易离去的。”毒宗语气已变得极之深寒。“老夫一生纵横

江湖,何曾受过如此委屈?你若不是上代掌门钦定的继承人,我早便将你化成一滩毒水……”

  “毒宗,你说什么?”剑雄一边说,已运用轻劲向前窜。

  但毒宗比他更快,一个起落已落在剑雄身前,右掌出手如风,已啪打了剑雄胸前要

穴,剑雄顿感前胸一阵窒息,全身已酸软无力,倒在地上。

  “少主人,劳烦你在此守候一会,我还要办一件私事才可带你离去。”毒宗道。

  剑雄全身脱力,但视觉还在,他看见毒宗步近刚才被地点了穴的一名忍者身边,聚

劲右掌,整只右掌便插入那罗修门忍者的胸口之内。

  “他在干什么?”剑雄不禁心生疑惑。

  只见那忍者不断惨号,身躯已变成完全紫黑,而且身体不断肿胀,衣衫也被逼爆!

我的天,毒宗竟把他身体内的毒狂注入这名忍者身上!

  “金太保,断掌之仇,今日我太阴毒宗便要和你好好清算。”毒宗一面失控狂笑,

一面说道。

  究竟毒宗在干什么呢?而他又怎会在此现身呢?

  雷鼓长老突然发难,匕首已刺在火四郎左腹之上!

  “你不是师父,你是水千面!”四郎怒道。

  原来适才雷鼓长老被金太保一脚蹬落水潭之中,便已被早前潜伏在水潭中的水千面

偷袭割断喉咙身亡。水千面在水中换上了雷鼓的衣服,割下了他脸上的皮替自己易容为

雷鼓长老。然后跃回水面,向火四郎作出偷袭。

  “火师哥!”木子见火四郎中刀,不禁惊呼出来了!

  “水千面,干得好!”局势逆转,金太保立刻吐劲,天琴长老哼也没哼一声便立刻

被震毙!眼看天琴惨死,火四郎也心中大骇,挥掌便向水千面击去。

  掌力雷霆万钧,速度奇快,水千面眼看便要爆头惨死,但是火四郎的掌竟在半途顿

了下来,他仍顾及同门之义,不忍下手杀水千面。水千面捏了一把冷汗,匕首抽出再刺,

火四郎又中多一刀!

  情义是可以向人说;但人并不一定会向你说的……

  连中两刀,火四郎剧痛攻心,掩着伤口。易容成雷鼓的水千面已哈哈大笑跃出丈外。

“世上竟有如此的蠢材啊?还学人造反?”水千面椰榆地笑说。

  火四郎脑内一片混乱,自疚、悲愤、耻辱充斥思维,加上刀伤,他的一身惊世力量

竟无法施展出来。忽然一声惨号传来,刚杀掉了天琴的金太保已注劲十成功力扑向金钹,

“奔雷式”一掌击在金钹长老面上,脑浆、鲜血夹着骨头的碎片便如烟火般爆开!

  金钹死得突然,并没有机会开口说半句说话,但火四郎脑中却明确听见了金钱的一

句话说:

  “四郎,你令我们好失望呀!”

  “天音三老”收火四郎为徒,目的便是培养一个高手对付金太保。但是火四郎却把

持不定主意,连累“天音三老”全部阵亡。“天音二老”之死,四郎难辞其咎,此刻他

义愤填膺,痛苦地疯狂嘶叫!身体内抑压的怒火和伤痛己不能自控,双掌带着“四象诛

仙邪功”的“疾电指”与“烈火掌”两象的顶级功力,疯狂向金太保拍去!

  但是,这不是太迟了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华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