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英雄》

第18章 歼毒

作者:马荣成

  木子救了火四郎,把他背在身上,便在森林中狂奔。但木子也不过是一个十七。八

岁的少女,奔走了数里,也不得不放下火四郎喘息一会。

  火四郎耗力过度,而且身负重伤。早在木子拉下地底时已陷入昏迷状态,此刻安顿

下来,他才悠悠转醒。

  火四郎说道:“木子……是你救了我?你为什么要救……我……?”火四郎总觉得

自己与“天音三老”一起死掉比较恰当。

  木子温柔地掩着四郎的口,在他耳边细声道:“火师哥,不要作声;追兵已来了……

我救你是因为我喜欢你,自从三年前,我便每晚做梦也会看见你,所以你不能死,无论

如何我也会令你活下去。”女孩子对“爱情”有时候十分简单直接,火四郎被木子的

“坦白”而感动了。

  “你的伤势十分重,一定要快点治理……”木子急得眼角湿润了。“如果我没记错,

我们很快便会到达森林旁的公路上,那时候我们便可截一辆路过的车子逃走。”

  天色已经开始暗下来……丛林中传来了追兵的寨窜声。

  木子大惊,立再背着火四郎向前狂奔。显然他们的行踪已暴露了。再走多半里。从

后而来的声音愈来愈近,邪童与众忍者已追得相当接近。

  几阵惨叫声响起,与邪童一起追捕木子与火四郎的数名忍者,已踩在木子撒在地上

的毒钉上。

  “木子,你放下我……你自己先走吧。”火四郎说道,语气十分虚弱无力。

  “火师哥,不要这样说,今天逃不掉便一起死好了。”木子断然说。

  银光一闪,一枚忍者镖破空飞至,劲力无侍,便钉在木子腿弯之上,木子一下跄踉,

便与火四郎滚下一个山坡之下。发镖之人,正是邪童,他是金太保入室弟子,手底下的

功夫自然不俗。

  木子与火四郎滚下山坡,木子的腿不停淌血,但是此时他们原来已在一条公路的围

栏旁边。这时公路前方有一阵耀眼光芒射来,一辆大货车正向他们高速驶至。

  “火师哥,你快跃上货车逃生,不要理我!”木子急道。情势已是十分危急,山坡

上邪童与众罗修门忍者已经追下来了。

  火四郎看见本子腿上血流如注,他不忍心独自离去,他在犹豫不决,那货车已愈驶

愈近……

  “火师哥,去吧!一切也不重要了,只要你知道我木子是爱着你的,那便足够了!

你还要留下性命替‘天音三老’复仇呀!”木子一边急着说,一边流下泪水。“去吧!”

木子双手击在火四郎身上,把他推出了公路。同时,邪童已到了木子身后。

  “吃里扒外的叛徒!”邪童一刀便插在木子背部!木子惨叫一声,仍竭力对火四郎

说:“火师哥……快……逃!”血如泉涌般在她背上溅出。

  “木子!”火四郎大叫,那货车已驶过他的身边。

  火四郎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如果他不想死在这里的话“如果他还想替“天音三老”

和木子报仇的话。

  火四郎捉着驶过他身边的货车车尾货架的木栏杆上,跃上了货车的货架之中!

  “不要给他逃呀!”邪童怒喝,手中挥出钢镖。奈何夜晚在公路上的货车速度十分

快,转眼间货车已绝尘而去!公路上只剩下钢镖脱力坠在柏油路上的碰击声。

  木子眼见火四郎安全脱险,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便气绝身亡了。至此“五术人”只

死剩一个火四郎。邪童看着火四郎逃脱,心中大怒,他当然不知道现在金太保那边业已

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剧变。

  所有罗修门人也差不多死光了!

  太阴毒宗是一个性格十分好胜的人,年轻时在江湖打滚,结下了不少仇家。不过他

的仇家却没有一个有好下场,大多中毒惨死,诛连全家……太阴毒宗从不欠人,有债他

必定还,有仇他一定会报!

  金太保的超群绝掌“四象诛仙邪功”终于斩杀了毒宗的“万毒战神”,不过此际他

也被毒力入侵,面泛紫金之色。他虽有强横的“金甲元功”护体,但是“万毒战神”所

流出的毒力是世上最剧烈的毒,堪称无孔不入。金太保现在已感到全身一阵麻痹……。

  “我千里迢迢来到了美国,什么也没有完成……难道今日便要栽在这个老头的手上

吗?”金太保已暮然看见了毒宗紫黑色的掌心拍至面门。

  金太保愤怒地把所有力量贯注在刀刃之上,自下而上划出一个弯孤,刀锋便向毒宗

右腕上割去。

  毒宗左掌已被斩去,他绝对珍惜他余下的这只右掌。右掌一缩一伸,化掌为指,直

刺向金太保下路的气海丹田穴。

  指未到,金大保降妖刀已由上而下疾砍毒宗背门。

  毒宗翻身闪避:地上又被金大保砍出一条深坑!

  “疾!”毒宗身体一旋,右掌尾指如流星疾刺,已重刺在金太保左边的太阳穴之上!

以招式身法而论,大阴毒宗比金太保不知强上多倍!

  这一招“蝎尾指”是没有后着的招数,因为带着天下第一剧毒的尾指若成功刺在对

方太阳穴之上,对手必死无疑。但金太保的“金甲元功”乃是东流第一的护体神功,毒

力竟未能直穿透他的脑部,他只感头痛若裂,天旋地转。

  金太保的反射神经仍抽刀水平削向毒宗。“嚎!”

  双方惨号一声……

  毒宗的腹上被降妖刀拖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狂流。

  金太保太阳穴上出现了一个恐怖的凹陷。

  这两个半生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却在命运的神秘安排下在这里进行着生死酷杀,他

们其至在连对方的性格,历史、样貌也不完全认识清楚的同时,已经把“生”“死”押

在对方手上……

  他们之间,唯一共通的——大概只有他们都是华英雄的“敌人”。

  “天煞孤星”的“敌人”。

  金大保中了这一指后,只感头脑像要爆炸似的,他的皮肤也由紫色渐变为紫黑色。

  他已中毒极深了。

  金太保嘶叫,运聚他毕生的内力逼毒,他明白他不可以死在这里,因为他还有很多

事情要做……杀掉仇人宿敌华英雄;还有夺回本来属于他的黑龙会江山……起码,还有

这两件事情。

  夜空中风起云涌。“风”、“雷”、“火”。“电”的气劲已从天空中铺天卷在金

太保身上!世上竟有如此可怕武功,毒宗不禁看得呆了。

  一丝丝紫黑色的毒血在金太保运劲下从他身上的毛孔飞溅出来。

  毒宗竭力站起来,运聚身上最后的一点一滴功力,“金太保竟可将我的致命剧毒逼

出来……我要尽快了结他……”本来,金太保全心全意在逼毒,受了重伤的毒宗大有逃

生的机会,可是他却放弃了。

  仇恨、执着已充斥了他的内心深处……

  今天已是——不死,不休。

  金太保挺胸一喝,横蛮的肌肉就似钢铁般拉紧,胸前两块精钢般的胸肌暴射出一团

毒血,他已经成功把身体所有的毒逼出了!不过他的一生中从没有产生过如今天的感受:

  他心生畏惧,真正惧怕死亡会随时降临在自己身上的那股“畏俱”。

  这种畏惧并不是因为“天音三老”与火四郎的叛变,也不是因为他的手下全部被万

毒战神及毒宗杀光。

  甚至不是来自将要对他作垂死一击的毒宗。

  那种骤然而来的畏惧告诉了他:

  “真正的敌人还未出现哩!”

  毒宗右掌一翻,全身内力集中在自己尾指之上,尾指指甲暴长了三寸!他七十多年

的人生之中,最强的一次攻势来了!飘浮在四周空气中的毒雾好像被毒宗尾指全部吸扯

过来,集中在一只手指之上!

  金太保傲然而立,怒目瞪着毒宗。他手中的“降妖刀”亦已被他的澎湃内力注满,

发出嗡嗡的怒鸣。

  “不是你!我心底产生的那份畏惧并不是因为这个垂死的老毒物,因为他已经是一

个死人!”金太保沉思着。传说中,当一个武功高手修练到惊世层次的时候,他便会具

有如秃鹰一般的敏锐无比的洞察能力。

  洞察“死亡”会在什么时间发生!

  “你害怕了吗?……金大保,我看出你的惧意……你是死定了。”毒宗阴森地道。

  可是毒宗错了,错得彻底!金太保根本不是在畏惧他!

  黑气一划,太阴毒宗右掌的尾指,猛然戳去。

  四·象·交·融!一·击·必·杀!

  金太保向前疾劈!集合了“四象邪功”的刀气破空击出!

  “啊”毒宗错愕无比的同时,刀气已隔空穿透了他全力扑向金太保的身体!

  毒宗脑内已变成一片空白……

  世界混饨初开的那种空白。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华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