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英雄》

第21章 弑师

作者:马荣成

两个在命运线上相遇的人,只能有一个可以活着。

他们是华英雄与金大保。

如果说他们之间为什么要生死相搏,不死不休,那么答案只会是两个字:“宿命”。在宿命的巨轮辗磨底下,人性已经被彻底扭曲。

杀掉敌对的对方,令自己可以“安心”地活下去……便是一切斗争、战争、杀戮的源头所在,当然,也是唯一的游戏规则。

几乎是相同时间发招,金太保与华英雄的重招也向对方身上轰去。

但华英雄的速度始终快了千份之一秒,弹指而逝的刹那——胜。负,生,死已经就此判定!

一声划破穹苍的惨号……华英雄左手的剑指已经刺进了金太保第十节的脊骨之上,也是他金甲元功的罩门所在!

金太保罩门被戳破,全身的功力四散,铁铸般的肌肉立刻浮松,一身金刚不坏的护身气劲化为乌有,痛苦地在嚎叫。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华英雄……我的四象诛仙邪功在你之上,若非我受伤在先……呜……这一仗败的绝不是我……呜……!”金太保一面在地上痛苦地打滚。一面狂嚎。

死里逃生的华英雄也不禁想:“金太保的邪功确是举世无双:若不是他之前耗损了部分功力,死的人必然是我。他此败是天意?还是因为我的命格?天煞孤星……”

金太保使尽最后一分气力,扑向华英雄。

“彻底废掉你吧。”英雄提起赤剑,剑锋如电光疾刺,已把金太保四肢手筋。脚筋全部挑断。英雄面对敌人,也是狠辣无比。

金太保颓然倒在地上,他已经彻底惨败。所有的野心、慾望也在顷刻之间付诸东流。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任凭衰败的身躯躺在地面上。

“华英雄……干脆地杀了我吧。”金太保平和他说。

“金太保,你已得到应得的报应,你我一战,就此了断吧。你的武功已废。下半生好好反省你前半生的罪孽吧。”华英雄将赤剑还鞘。

“嘿嘿,华英雄,你果然够绝,到头来,你仍想我活着受罪。我天生下来便是一个霸者,要我像狗般活下去,就是比死更难受百倍。快来……杀了我!”金太保竭力向华英雄吐出了最后的要求。

“我不会杀你……。”华英雄转身步人丛林。但是,一股不安的感觉却摹然涌现心中。

“剑雄?”华英雄心中有比刚才生死相搏更大的震撼,因为他发现刚刚重聚的儿子华剑雄又失去了踪影!?

英雄洞察了地面上有一个人的足印,而那足印却不是华剑雄的。“莫非又有人把剑雄掳去了?是罗修门的人?还是地狱门?”英雄施展绝世轻功向着足印前进方向遁去。

“剑雄,你千万不要有事啊!”此刻,华英雄心急如焚。

难道他们父子注定波折重重……

华英雄遁着足印伸延的方向,追踪到了一条高速公路的旁边。他再次失去了剑雄的踪影。

他的身体在抖震,忿怒,不平,自咎……种种复杂的感觉索烧在英雄的心。

这时候,华英雄心中向自己起了一个誓。

“我——华英雄再也不会向自己的命运让步!”

金太保的身体已没有任何活动的能力,这时候,他隐隐然感觉一条身影已站在他面前。

“小邪……!?”金太保虚弱他说。而站在他面前的人正是他最信任的入室弟子——邪童。

“小邪……快给我三颗返魂回春丹……快。”返魂回春丹乃是罗修门起死回生的大补丹,金太保看见邪童的出现,强烈的生存慾望又再燃起。只要可以活下去,总会有一日可以——卷土重来。

“哦……。”邪童在怀中掏出了丹葯,却面露犹疑之色。心中暗忖:“师父手脚筋已断!已是废人一个……加上双目已瞎……他还有能力可以当上罗修门主之位吗?日本本土总坛,天音三老有不少拥护者,师父今趟美国之行杀了三老,回到罗修门岂还有活命之理?哼!他活不成不要紧,我身为他的徒儿,必定被株连啊!”

邪童手中的三颗返魂回春丹始终没有放入金太保的口中,金太保不禁有一些怒了,说道:“小邪……你干什么了?快给我……返魂回春丹……师父真气全散……很快便会给四象诛仙邪功内力反噬而亡……”

“没错!四象诛仙邪功!”邪童心道。“金太保身负四象诛仙邪功秘籍,以他狐疑的性格,岂会放心把邪功的秘籍乱放,那秘籍必定藏在他身上!”

“师父,你交出四象诛仙邪功秘籍,我便把葯给你服下。”邪童知道金太保命在顷刻,竟流露了本来阴险的真面目。

一场师徒,到了最后只剩下了赤躶躶的贪婪。

金太保听见了邪童的说话,竟竭力抑压心中爆发的情绪,平和地说:“小邪,秘鼓被我安放在一处秘密地方,并不在我身上,加上四象邪功深奥不堪,自行苦练,稍有不慎便走火人魔,还待我伤势复元,亲自传授给你吧!为师已弄至如此田地,回日本后我已准备把掌门之位传予你了!你又何苦心急于一时呢?”

邪童眼中闪出阴覆之色,心中盘算了千百个念头,“金太保为什么要向我说秘复收藏在另一处地方了?此地无银三百两,四象诛仙邪功秘籍必定收藏在他身上。另外,他说给我掌门之位,传我邪功之秘,只是利诱。他岂不知我狼子野心,今日他可以活下去,他又岂容我活命了?”师徒二人相处日子极久,邪童又怎会不明白狡桧凶暴的金大保的个性?

邪童手中的灵丹妙葯,依然没有喂人金太保口中。

“小邪……为师快不行了……快给我……葯……”金太保喉头吐出了一如垂死般的凄呜。

“杀了他!”邪童忽然出现了这个他从来没有去想过的事情。

他从前不去想,只是因为那是不可能的事。

而今天,这个“可能性”存在了!眼底下的金太保已是强音之未,就连一只缕蚁也不如……。

这个念头出现,邪童手掌一震,返魂回春丹自他掌中掉下,却没有准绳地掉人金太保的口中,只是跌掉在金大保头颅的边旁。

可怜的金太保就连动一动的能力也缺乏,他已知大事不妙。“邪童……你……你……。”金太保惊惶惊地呻吟。

邪童抽出武士刀,道:“杀了你,秘籍归我所有,他日练成一身神功,罗修门掌门之位便非我莫属。”

金太保听见了武士刀出鞘之声,已知道生命了尽头。“小邪……你竟然想拭师……?”

“师父,你还记得当日我拜在你门下成为你入室弟子,你教我的第一件事是什么了?”刀尖已抵在金太保腹腔之上,没有了“金甲元功”气劲护体的颓破肌肉,已被一戳即破,血水自刀尖与肌肤交接之处如泉般喷射出来。

邪童神秘地狞笑:“为了自身利益,为了成其大事,非“狠辣”不可!那便是你教我的第一句说话。”

“无恶不丈夫!”邪童道,手下加劲一压。

刀尖穿过金太保身体,直插在地面上,跟着邪童使劲一拉。“嚏裂”一声微响,金太保的腹腔,以至胸膛已被水平削开。

金太保就连感觉他生命中最后不舍的那份感觉的机会也没有,便气绝身亡!

血;溅在邪童身上、脸上、chún上……。

他伸出尖尖的舌首舔了金太保鲜血的臭腥味,他感到一份奇异的味道。

那便是邪恶的味道吗?

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华英雄折返到了金太保倒下之处,他却发现金太保已经胸腹破开,被人屠杀了。而且身上衣衫不整,显然有人在他死后彻底找寻一些东西。

金太保死了,剑雄失踪的唯一线索也断了。

整个大森林,只残存了一阵阵尸臭及血腥味。

华英雄点了一把火,把金大保的尸身就地火化了,燃烧尸体发出的肉香焦烟冉冉升上明月之天空,一条充满了慾望和仇恨的生命便从此化为乌有……完全消失在这个尘世之中。

华英雄之后找到了罗修门的大本营所在,只是尸横遍野,宛如地狱修罗场。没有半点人气……想不到金太保今次带同罗修门众多高手来到美国,预备大展拳脚,成就鸿图霸业,却在不足一日一夜之间,竟全数被歼灭殆尽。世间事情的玄妙变幻,的确令人不可测度……。

之后的数日,华英雄只身在大森林区四周打探剑雄的下落,但是他却什么也调查不到,华剑雄就似人间蒸发似的,音讯全元。

当英雄回到唐人街,已是五天后的中午时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华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