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英雄》

第34章 断情义 生死决

作者:马荣成

“叫我如何出手了?”鬼仆颓然跪下。

“鬼仆……你……!?”英雄也硬咽了。二人间的感情无比深厚,就比血浓于水的亲生兄弟更浓的感情……此情此境,怎叫他们不难堪。

黑龙司令更加高兴了,因为华英雄似乎感受到与他为敌的果报。

鬼仆忽然一声怪叫,使劲向笼顶铁枝撞去,此举无疑是自行了断!不过一只强而有力的手却及时按着了鬼仆的肩膊,把他按回地面,这只手自然是华英雄的手。

二人心灵相通,英雄哪有不知鬼仆慾自行了断的心意。“鬼仆,你轻生便剥夺了我儿子剑雄与其他人的生存权利,间接成为凶手。”英雄说。

“到了这个田地,我俩的生死已毋须介怀,惟有尽自己最后一分力去救人。至于救得了谁,就凭天意作主……我们还有一个小时……。”

英雄更后一句说话说得极细声,旁人绝不可听见。

言下之意,自然是提示鬼仆作最后挣扎,只要二人仍然生存,他们便有机会反扑。

龙泉水柱高逾十丈,而天下亦乌云密布,是苍天也看不过眼了?

“鬼仆,你我习武以来,从未互相砌磋过,其实我一直有一个疑问,你的轻功,鬼辫铁发功与我比较,究竟谁胜推负呢?”英雄的情绪似乎回复平静,鬼仆亦为之讶然。

“难道主人已想出脱身之法?”鬼仆心道。

“今日我们被迫作生死决,不若就利用这个难得的最后机会,求一次彻底的较量吧!”英雄续道,到底此刻他的心在想着些什么呢?

英雄收敛了黑龙司令预期的激动,亦令他心感奇怪,他立刻向身后的一联兄弟说:“加紧戒备,以防二人发难。”

事实上,刚才英雄心中听见了一个人的呼唤,一种奇异的心灵感应,这灵感的来源竟是笼外他陷入了昏迷的儿子——华剑雄。

华英雄装作若无其事,心中却听见了儿子的说话:“爹,你千万不要奇怪。也不要打草惊蛇,是我一一一剑雄啊!你现在感觉到的感应是地狱门一门至高无上的绝学,名为‘回梦心经’,由于我是地狱门主继承人,这绝学我十岁便学会了。只要使用‘回梦心经’,我就可以令我心灵感应你的思维;此外心经亦有催眠控制敌人的能力……现在还有时间,爹,你先与鬼仆叔叔交手,分散他们注意力,而我便会把握机会制造混乱,杀出重围。”

英雄摆出架式,说道:“鬼仆,进招吧!就让上天决定我们的生死吧!”

“好!”鬼仆虽不知英雄心中所恃的是什么?但他绝对信任这个多年来与自己出生人死的朋友、主人。

腿影一动,“蝎鞭腿”已如风扫向华英雄!

腿影似虚似实,隐藏变化之多乃是英雄平生所未见,鬼仆双手残缺,故腿上功夫能集中锻练,威力自然非同凡响。

英雄聚劲指上,指如利剑,打出四季剑法一式“夏雨点点”,以快打快,以密破密,与蝎鞭硬碰,发出连串爆竹爆破之声。

腿势一老,鬼仆一摆头,鬼辫铁发功出击,一把铁发已悍然扫向英雄,铁发犹如数千把利刀带着劲风扑面。

英雄转指为掌,伸掌直推,无量神掌气劲轰向发丝。鬼仆也不作硬碰,身形一跃,已跃在英雄头上,“倒头三柱香”披发又由上而下袭来,英雄手捏剑诀,贯满真力上刺,正是一式“冬寒刺骨”。英雄内力深厚元伦,发刚碰上剑气随即瓦解。但鬼仆头颈一扭,带动铁发,已缠上英雄手腕,右腿疾射英雄面门,来一招连消带打。英雄左掌掩面,挡下鬼仆一击,右手手腕转动,已切断鬼仆发丝纠缠,大喝一声,左掌贯注内力外推,鬼仆便被弹得向铁笼边缘撞去。

铁枝上通有强力电流,鬼仆当然知道,他腰上运劲,“千斤坠”神功令自己向后飞退的身形骤然下坠,硬生生停住了身体。此时,英雄的“大海无量”的强横掌力又猛然攻来。

几乎在不可思议的时间及角度之中,鬼仆竟能从英雄双掌中央飞窜过去,身法如同鬼至,一个筋斗翻飞出去,避开这强横一掌。

“大海无量”掌力雷霆万钧,扫在铁笼铁枝上,引动高压电流爆出火花,整座铁笼也剧烈晃动。

鬼仆举世无双的轻功,有若电光乍现,又已落在英雄身后十尺之遥。

在场所有观众看见二人对拆招式,精采百出,无不看得目定口呆。有很多人现在方才明白为什么黑龙司令会视华人为心腹大患。

中国人的武功实在厉害!

四季剑法之中,“春雾迷步”乃是一门独特步法,英雄身法如春风飘逸,步履若迷雾莫测,似慢实快,一晃身已抢人鬼仆身前。鬼仆施展轻功后退,英雄迷步施展,如影随形般步步进逼。

鬼仆飘忽来去,直似轻烟乱窜,但无论他身形在什么位置,华英雄亦紧跟其后。两人一放一追,有如凌虚御风,足不沾地,轻功强如一联兄弟四人,也着得心中佩服。

“鬼仆,小心了!”英雄步法未停,掌法由刚转柔挥去,这正是华英雄身负的另一掌法绝学:“绵掌”。绵掌主柔,令掌法变化更大,速度更快。鬼仆脚法一变,蝎鞭腿如疾风般踢出,硬拼绵掌攻势。二人专心对拆招式,转眼已拆了七、八十招,二人愈打愈快,直如两个灰影在笼上穿梭飞舞。

一些不懂武功或功力较浅的旁观者只看得头晕慾呕。

英雄以罡烈的“无量神掌”见称,想不到柔掌造诣也是登峰造极,黑龙司令也被这手绝学吸引得惊叹起来。

霎时,在场所有的注意力也集中在铁龙中的激斗之中……。

就连那些用刀架在华人颈上的刽子手也把视线放到华英雄与鬼仆之战中,而其中有几个便看得心神幌忽,产生了倦意……。

其实,华剑雄“回梦心经”的气劲已开始在他们身上作用了。

服了麻葯昏迷的元武,也被意识内的一把声音唤醒。“元武大哥!醒呀!快醒来呀!”元武睁开朦胧双目转醒。“是谁?”元武心道。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鬼仆与英雄已对拆了三、四百招,忽听得鬼仆“啊”的一声叫,他已被英雄重掌击中腰腹。鬼仆飞退,他中了英雄一记重掌,不但没有伤,反而感到全身真力充沛。“英雄是以内家真力注入我体内?”足一着地。又再缠上英雄。

岛上的天空打起隆隆沉雷,暴雨已狂然洒下。

黑龙司令更加心绪不宁,心中暗道:“天色变幻莫测,莫非将有剧变?”眼见宠内鬼仆与英雄使出浑身解数相拼,势均力敌,互有攻守。“他俩愈战愈流畅,但这种打法却全无性命相持之意,他们究竟要耍什么花样?”

在通向黑龙岛的石桥上,在狂风暴雨中出现了两条人影,雨水打在一个高大的男人身上时,顿化成一团水蒸气!?

“来者何人?”岛上守卫大多集中在两极龙泉岩,故此把守人口的守卫只剩几个。但这几个人仍未看得清楚来人的面貌,已被一个人快如疾电的指法点倒。

“我们现在就去拯救华先生吧!”出手点倒守卫的男子说道,此人相貌俊美,清高孤做,他正是火四郎。而在他身边的一名少女,正是青儿。

“时间还剩下十分钟!”那名嗓子清亮的头目向笼内的鬼仆与华英雄说道。

英雄与鬼仆交换了一个眼神,英雄收招屹立,鬼仆则加速在英雄四周狂旋。渐渐华英雄的身形也被鬼仆狂旋的灰影吞噬……鬼仆旋转速度愈来愈快,一股巨大的吸力随即出现,这一招正是鬼仆的绝技:

离魂大法!

吸力迅速以几何级数加强,近距离的弱卒也被扯得双脚离地向铁笼方向撞去。

其他距离较远的旁观者亦得找着桌椅,形相狼狈,不少更感到呼吸不畅,大吓惊呼!更有些没有武功底子的宾客被吸力扯得跌在地上。

一些弱兵已被吸力扯得通满高压电流的铁枝上,惨遭电极,痛得惨号连天。情况更加乱上加乱。

“华英雄身处风眼核心,不会被吸力干扰,鬼仆此招发动,看来是对我们的垂死挣扎!”黑龙司令坐在椅上,心中分析眼前形势。“他妈的,看来游戏已经完了。”

“杀。”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吐得清脆响亮,传到了各刽子手耳中。“这个“杀”字也传人了在风眼中的华英雄耳中,他大惊了,提聚全身内力。双掌交叉一圈……。

发动无量七煞掌最后一式一一一

气海无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华英雄》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